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丁香】梅(散文)

精品 【丁香】梅(散文)


作者:施云南 状元,50104.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76发表时间:2015-11-13 15:11:09

爱上它,在一个秋天,秋天的山应该是骨干的,应该用嶙峋的瘦骨来展现寂寞。然而,当我看见了它之后才知道,原来山之清秀,和山无关,只是因为几株梅,才让山显出了几分清骨与凄寂。梅没有寻常草木的丰腴艳丽,没有灿红明黄,在这个季节,就连鹅黄浅绿的叶片也都已经凋零干净,没有一丝对俗世敷衍的阿谀奉承,反而凝聚着一种沧桑感,带着一种温润的天性,滋润着脚下的泥土。
   梅,长在一条路的尽头,这里是大山的深处,这里是白云生根长脚的地方,清秋的宁静将我引入另一个明镜般的世界里,突然间,一个俏丽的身影将我的目光引入到了那片深邃之中,让人竟然隐隐感受到了一丝古意。梅,有枝,无叶,无果,无花,就好像一个干瘦的老僧,独自坐在尘世的尽头,双手合十,干枯的手指指点着禅机,在一片冷冷清清的光色中,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于是,我别无选择,我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赏梅,没有进一步,也没有退一步,进一步是对美的一种亵渎,退一步又融不进这悠然的境界中,所以,只有凝立在原地。梅,不动;我,不动;天地,运转如常,岁月流转,然而,流转是它们的事情,与我和梅无关。
   在树叶凋零之后,在梅花开放之前,我只能伫立,聆听梅的傲骨和梅的磊落风采。梅是有骨骼的,树干就是它的骨骼,如蟹足一般,穿透岩石,穿透深褐色的土壤,穿透苍苔的斑点,因此便有了蟹足一样的锋锐,有了岩石一样的粗糙裂纹,有了苍黑色的土的颜色。看到梅树的枝干,让人不得不感慨,多么精妙的仿生学啊,这是梅的艺术,也是梅的科学,梅没有人的头脑,但是却能如人类一样模仿天地万物。道之相通,有着何其惊人的一致啊。
   很难想象,如岩石和泥土一样耸然挺立的梅树枝干,又要如何迸发出花朵来呢?为何等到东风始发的时候,那贫瘠的枝干里竟然能够爆发出鲜红和嫩绿,而此时此刻,正在孕育这个奇迹的梅树,竟然显得如此清瘦,全然没有十月怀胎的臃肿,毫无半点累赘和拖带,那些鲜红的和嫩绿的,又是如何被它锁在那干枯的枝干中的呢?
   如果我是一个医生,一定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用锋利的解剖刀划开这干瘦羸弱的枝干,如果那样的话,是不是就能够看见黑色的血脉中浮动着暗香,散落的花瓣在月光下闪烁着傲人的姿态。然而,我并不是大夫,自然不好打扰梅的安歇,于是只好耐心地等待,它们正在酣睡,正等着春雷一声,从深邃的地底深处爆发出春的呐喊,在这一声神圣的呼唤之后,在某一个还充斥着凄风苦雨的夜晚,它们便会骤然开放,从清秀的黑色枝干里钻出来。
   于是,它便不朽了,它成了王维在思念故乡的时候,开在绮窗前的那枝梅;它便成了王安石闲庭信步之间,开在墙角的那枝梅;它便成了王冕临池洗砚之后,开出淡淡墨痕的那枝梅……
   然而,今天夜晚,我不是王维,我也不是诗人,也不是骚客,我只是一个平凡的赏梅之人,在寒冬那枯皴的树枝里,遥想一番思念中的璀璨年华。原来绚烂的不只是烟花,原来繁华的不只是都市,原来不需要掌声的华丽表演,并不是不可以的。
  

共 118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咏梅的散文,有些矫情!这个躁动的时代,能静下心来与深山一枝野梅陪伴,真有些不可思议,所以这种矫情难得,难能可贵。文中的梅和文中的我,似乎是同一类,有着相同的品性,安静、不争,干瘦、不屈。又是一年冬天,暗香浮动,寻找一枝梅,静心品香,回味人生况味……好文字,好雅兴!浅按。问好作者,冬日和祥!推荐阅读。【丁香编辑 :秦戈尔】【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114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