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渔舟唱晚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渔舟】酸涩青果的永久伤痕(小说)

编辑推荐 【渔舟】酸涩青果的永久伤痕(小说)


作者:莫真 秀才,1084.3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66发表时间:2015-11-24 20:51:38
摘要:曾经有一份青涩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现在追悔莫及。如果能再次遇见,我会对(他)她说:我想再次爱你……

曾经有一份青涩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现在追悔莫及。如果能再次遇见,我会对(他)她说:我想再次爱你……
   楔子
   岁末年初,在省城举办的一次教育研讨会上,我意外与师大的三位同窗校友重逢。分别数年后再见,内心感怀的同时亦感欣慰:能够参加此次回忆,想必学弟学妹们在三尺讲台上成绩斐然,小有建树。
  
   一
   一间宁静雅致的咖啡厅包间,灯光昏暗迷离。安宁幽静的氛围令我的心沉淀,慢慢开始翻阅尘封记忆中那段青葱岁月的记录,感慨万千。
   “啪!”一声打火机响,空气中飘来香烟的味道。白蒙蒙的烟雾中,对面昔日学弟夏鹏的脸影影绰绰。小伙子保养得不错,除一双眼睛外,外表依旧年轻帅气,周身的气场已渐渐散发出成熟男人的味道与魅力。
   “咣、咣、咣——”名贵的手机被他捏在手里,360°旋转把玩着。这个习惯性的动作,他始终保持着,当年也曾迷倒一票女生。
   简单聊了几句家常后,我切入了正题:“昨天苏苏找过我。”
   小鹏眉毛一挑:“哦,是吗?什么事?”
   “她想和你重新在一起。”
   “和她?”小鹏想也没想回绝道:“不可能。”
   “为什么?”我疑惑:“你和她是曾经的校园情侣,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最纯洁的感情都给了对方。如今你和她同在一座城市,没有阻碍呀?”
   想当年,小鹏和苏苏这对情侣在师大火过都教授和千颂伊。
   他摇头打断我:“多谢师哥关心,但我和她真的不可能了。”
   我劝他:“你还在怨恨当年的事?嗨,谁年轻时没犯过错呢。她早就知错了,说那时的自己不懂事,要我代她向你道歉。男人嘛,大度一点。”
   “是啊,谁年轻时没犯过错呢。”小鹏喃喃道,目光变得遥远而深沉,他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直到现在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是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肯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手机录音一遍遍回放着与现今时代格格不入、俗套的老掉牙的电影台词。想不到时尚、新潮、前卫的小鹏居然喜欢这个。
   “其实无所谓原谅不原谅,我都忘记了。我说的不可能是因为我心里已经有别人了。”
   “哦,原来如此。”我有些失望:“这人谁呀?”
   “悠然。”
   我的心被猛地刺痛一下,“悠然,怎么可能?”
   “因为曾经的我没有珍惜,所以失去了。”
  
   二
   正午时分,阳光炙烤着大地,宛若当年火热炽烈的青春。此刻,这群天之骄子们却正顶着烈日站在A师大的宿舍楼前,仰着头,近百双眼睛汇聚到楼顶。天气热,焦点更热,火上加火。
   悠然正站在楼顶,垂下的长发遮住了脸,一袭纯白的婚纱折射出点点光斑,明晃晃的刺眼。炽热的天气撩拨着躁动不安的情绪。
   人群骚动着,楼下的导员和班长劝得苦口婆心、口干舌燥。悠然始终无动于衷,木木然地立着,犹如一具塑胶模特。
   劝了半天没效果,“没办法,报警吧。”导员身旁的班长正要掏手机,有人喊了一嗓子:“夏鹏来了。”
   “唰——”的一声,焦点转移,齐刷刷回头望去,夏鹏正拉着新任女友的手,满脸阴沉地走过来。
   谢天谢地你来啦。百双眼睛汇聚在了小鹏的背后,寄托着拯救一个年轻生命的希望。
   小鹏爬上楼梯,“闹够了没有,赶快下来!”斥责的语气里满是厌恶。
   悠然不为所动,依旧木呆呆地立着。
   “你以为采用这种方法就能留住我吗?让我喜欢你不可能,别做梦了。”小鹏向下瞄了一眼:“你知不知道害臊?你这么一闹,不光全校,恐怕全中国都要扬名了,真贱!”
   悠然抬起头,满脸的泪痕。阳光下,晶莹璀璨。
   “没有来……”小鹏听到她哀伤空洞的喃喃自语。“听见没有,下来!”他去拉她的胳膊,悠然手里紧紧地攥着。
   拽她不动,小鹏放狠话:“你去死吧。死了,就没人缠着我、烦我了,你去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下楼,背影决绝。底下一片唏嘘。
   唯一的救命校草牵起满脸幽怨的女友的手,大踏步离开。狂热如火的天空下,带来一丝彻骨的冰冷与阴凉。
   “报警!”导员果断下令,班长的手指正要按下发送键时,人群惊呼,楼顶的悠然动了起来,对着楼下的师生们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转身,下楼。
   悠然顶着烈日从楼顶下来,她的泪干了,目光沉静。从此,悠然不再笑了。
  
   三
   进入师大的第二年冬天,我帮助美术老师整理画稿。小鹏和悠然还有另一位同学正好也来团委处理工作。
   窗外,银装素裹。室内,温暖如春,一朵朵形态各异、晶莹雪白的窗花盛开绽放。
   我一页页翻看着画稿,忽然眼前一亮,忍不住“哦”了一声:烟波浩渺的夜空下,湖面星光点点,一个出水少女对着月亮低垂双眸,双手合十,长发如瀑。身后,长身玉立、面容清俊的王子深情凝视。
   画功虽然生涩稚嫩,但意境渲染得梦幻迷离,画面背景烘托出淡淡的朦胧暧昧。在众多题材单一、创意平庸的画稿中尤显个性突出、独树一帜。
   我瞄了一眼画稿的左侧,转过头望向梳着麻花辫,认真抄写的悠然,时不时俏皮地皱一下鼻头,嘟起嘴巴。
   “哟,你画的是什么呀?”那个同学凑过来对着悠然打趣道。
   悠然瞄了一眼:“没什么,就是她想和他说话。”
   “可我怎么看怎么像这个男孩子要向这个女孩子求爱。”
   “不是啦。”悠然脸红了:“你理解错了。”下一秒,她飞快地瞟了一眼身旁的小鹏。
   “哈、哈、哈——”后来,大家都笑了。
   虽然春天的脚步还未走进,但我的心里分明怒放了一朵纯洁高雅的白合。
   我在A师大读书时,担任学生会职务的同时兼任团委的工作,因此认识了了夏鹏和悠然。悠然喜欢夏鹏是A师大人尽皆知的秘密。两人像极了一对欢喜冤家。悠然热情火辣,像小强一样死缠烂打。教室里,操场上,时常可以看到悠然追着夏鹏身后屁颠屁颠的身影,而夏鹏从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爱理不理的样子,“你有完没完?别缠着我。”“要我说多少遍,你真的很烦人诶。”“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至今记得一个朝气蓬勃的清爽早晨,空气中弥漫着甘甜的花香,粉白相间、芬芳圣洁的桃花树下,梳着麻花辫子的悠然睁着一对水淋淋的双眸,忽闪着洋娃娃似的长睫毛,“师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
   “我想。”她瓷釉般的脸颊染上两朵淡淡的红晕:“我想求你和夏鹏说一声,我想和他……”她羞怯地低下了头。
   我的眼前光华璀璨,如梦似幻。
   我将她的意愿转达给了小鹏,出乎我的意料,“和她?”小鹏坚决回绝:“不可能。”
   “怎么?人家悠然哪点配不上你。”我有点愤愤不平:“眼光不要太高哦。”
   “多谢师哥关心,但我和她真的不可能。”小鹏一脸冰冷的坚决。
   “师哥,我后悔了。”
   “什么时候?”我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
   “在她宣布更换偶像的时候。”小鹏的表情落寞而忧伤:“那天,她向所有人宣布,她的偶像不再是L,而是Z时,那一瞬间,我感觉心里空了。因为我看到,她的笑容回来了,她的眼睛重新焕发了神采。她是那么的快乐开心,就像当年在我面前。她又开始写诗、画画,编织玫瑰花,绣钱包、打毛线,却已不再是为了我。我明白,她不再属于我了。”
   明星L,相貌与气质与年轻的小鹏有几分相似。
   “你会接受未来的爱人‘有过去’吗?”
   “不会,我不会接受。”他的回答与当年一样干脆利落。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在心里暗骂他,同时有几分幸灾乐祸。还记得你是怎么对待悠然的吗?你是怎样无情践踏她的爱的?如今怎样,报应来了。
  
   四
   清冷的冬日早晨,我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突然传来的争吵声破坏了宁静美好的气氛。白色雾气的迷茫飘渺中,碎石子铺成的小径尽头,一个粗壮的男生正脸红脖子粗的对着悠然,瞪着一对青蛙眼,鼓着腮帮子。小鹏和苏苏站在一旁,他们脚下横七竖八躺着几把用来清扫的扫帚。
   “你会不会扫地呀?扫到我脸上来了,你瞎呀!”他冲悠然大吼。我注意到男生一侧的脸上、头上灰突突的。
   “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我都向你道过歉了,你还想怎样?”悠然气得眼圈发红。
   “想怎样?哼、哼。”男生撸胳膊挽袖子,一步步向悠然靠近,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悠然怕了,瞥着无助的眼神向身旁的小鹏求救。小鹏大义凛然地挡在苏苏的身前。
   “我今天非要……”男生攥紧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同学,有事好商量,动手算什么本事。”我提着他的胳膊。
   男生对我出言不逊:“你谁呀?少管闲事,信不信我连你也一块……哎呦。”
   “我是谁,你不认识?”我挺直了腰杆:“你要是敢动手,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卷铺盖走人。”
   我没说大话,当时的我确实有这个本事。
   男生畏惧了,放下了拳头。临走时,我不忘送他一句:“打女人的男人是最被人看不起的。”
   我走到悠然身边:“你没事吧?”
   悠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团委还有点事,你跟我处理一下。”
   我把悠然拉走了。悠然睁着一双泪眼看小鹏:“没事吧?刚才有没有吓到你?”
   “吓死我了。”苏苏靠向小鹏,珠泪莹然,楚楚可怜。
   进入团委办公室,“谢谢你。”
   “没什么。以后他要是敢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
   “放心吧,他再也不敢了。”悠然的眼底被泪水弄得花里胡哨,脏兮兮的。
   我倒了杯水给她,她接过去,“咦,你的手怎么了?”
   她赶忙缩了过去:“没,没什么。”
   尽管只是匆匆一瞥,但我还是看清楚了,“又是因为赵鹏对不对?”
   她嘟着小嘴低下了头。
   “砰——”水杯重重地按在了桌上,热水溅到了我的手上。我撕掉了温文尔雅、谦谦君子的面纱:“真不知你是装傻还是真傻,那个小鹏值得你为他这样吗?刚才你没看到吗,他就是个软蛋、怂包、窝囊废(我的话音刚落,悠然立刻插了一句:我不许你这样说他)!你还不明白?”
   我的傻姑娘啊,真想一拳敲开你的榆木脑袋,劈出几个窍来,再钻几个眼。
   “嗨,不就是烫伤了一点点吗,没事的。”悠然干笑着。
   “没事?”我一把拉开办公桌的抽屉,翻找出一样东西摔倒她脸上,“你自己看看吧。”
   “这不是我送给他的围巾吗?”为了这条围巾她逃了整整一星期的课。
   “现在是我的,还有——”我走到垃圾桶前,弯腰,伸手,捧出一个报纸包,摔倒桌上:“你自己看吧。”
   悠然诧异地将沾染着辣椒油、瓜子皮、果皮屑的纸包打开,里面竟然都是她送给他礼物,件件凝结了她的心血和真情。为了绣那件虎头钱包,她累得颈椎疼痛,近视眼增加了一百度。如今,它们却被当做垃圾一样丢弃在肮脏污秽之地。悠然刚刚哭过的眼睛又蒙上了一层水雾。
   “你前脚送来,他后脚就扔了,连看都没看一眼。丫头——”我苦苦相劝:“醒醒吧,他的心里根本没有你,有点尊严好不好?”
   悠然咬着嘴唇,小声嘟囔着:“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尊严。”
   什么?我激动得口不择言:“你真贱!”
   “对,我就是贱,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管你什么事!”她竟然冲我吼起来。
   我气得差点晕倒,“从今以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
   悠然的手机恰在此时响了。瞄了一眼屏幕,立刻双眼放光,不是那个冤家是谁。
   “好的,我马上去。”
   挂断电话,连声告别也没有,一阵风似地跑了出去。留下我独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冰冷屋子。
   事后我知道,悠然赶过去后,见到的不只有小鹏,还有他的一帮哥们损友。小鹏无比得意地对他们炫耀:“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哥们说句话就是管用。中午的海鲜大餐,你们请。”
   “师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我的回忆被打断。
   小鹏停下了动作,坐正了身体:“我想求你和悠然说一声,我想和她重新开始。”
   他认真诚恳的面孔令我想起曾经盛开的桃树下,“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清新唯美的纯净画面。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五
   小鹏与苏苏公开恋情,着实在A师大引发了一场不小的地震。小鹏被室友爆料,苏苏的衣服都是小鹏给洗的。消息传开,引发十级余震。想不到高贵如王子的小鹏会折断天使的翅膀,为灰姑娘苏苏放弃天堂,跌落凡尘,放弃尊严与尊贵。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可以移山填海。
   曾经,小鹏与苏苏甜蜜浪漫的身影成为师大校园最为亮丽的风景线。
   某个夏日午后,小鹏、苏苏与悠然在校园里相遇了。
   “你好,悠姐。”小鹏笑意十足地叫着悠然的绰号,他的声音很大,惹得周围同学纷纷侧目,三人间的关系在师大众所周知。
   “你好。”悠然尴尬回应着,四面射过来的目光令她局促不安:“我有事,先走了。”

共 793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青春是一部永不谢幕的演出,那里有最真的懵懂。那时,我们以为为自己所爱的付出一切就是爱情,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还幸福的开出花,即使失去尊严,依然无怨无悔。多数时候却辜负了另一段真情。小说里悠然对小鹏的一往情深,温暖守候,执着认真,都被小鹏践踏得一文不值,而最终小鹏才意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悠然。刘若英的一首歌诠释了青春里的爱情: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小说以跳跃的情节,大量的对话塑造了爱情里三个懵懂到醒悟的人物形象,读后让人深思。爱情是一道无解的题,只有懂得珍惜才会将遗憾降到最低。一辈子,并不长,要好好珍惜那些对我们好的人,一旦错过了,就永远无法再拥有。感谢作者赐稿渔舟,推荐共赏。【编辑:轻舞嫣然】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轻舞嫣然        2015-11-24 20:56:14
  致安作者,祝创作愉快!
真水无香
2 楼        文友:莫真        2015-12-06 21:34:42
  年轻时不懂事,可是如果重来想必仍然如此,青春就是这样。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