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风波

编辑推荐 风波


作者:叶抹夕阳 布衣,313.7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10发表时间:2015-11-24 22:03:55
摘要:献给奋战在山区第一线的养路工

“死到哪里去了?你还知道回来呀?”
   妻子冯瑛沾满面粉的食指已经点到了陶贵和的鼻尖上。老陶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一只小丑才有的白鼻子。他可不敢擦,可怜兮兮地站在那里。很快,脚下就形成了一滩泥水。这时冯瑛才发现,老陶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活像一只泥猴子。身上新换的白衬衣,蓝裤子,黑皮鞋早就分不清颜色,一律像涂了牛粪似的黑不拉秋,简直就像披了一张巨大的狗皮膏药。
   “哎哟喂,你这一身行头我可花了小一千块呐,你这是咋弄的呀?”
   老陶看着自己这副狼狈相,心里也挺懊恼的。一千块对自己来说,毕竟不是小数目啊。可是能怪谁呢?谁叫自己是干这行的?又是谁叫自己多管闲事呢?
   今天一早,老伴就逼着老陶换上了这套新行头。吃了早饭临出门时是千叮咛,万嘱咐:“我就只有舅舅一个亲人了。动车是十一点十分到,接到人之后先吃饭,别太寒碜了。吃完饭就带他在城里逛逛,回来时别忘了买点舅舅爱吃的猕猴桃。”
   老陶大咧咧地笑笑说:“我办事,你放心!”说完就开着他的破工具车出发了。
   只听见老伴在后面喊:“把上面的那些破工具扔下来吧,上城里接舅舅带着这些破玩意儿干啥呀?”
   “有备无患嘛!这可是我二十几年的老习惯了。”话音未落,破工具车像个老头似的猛咳了几声叽叽嘎嘎地跑了。
   其实老陶当时就想:才六点多钟,时间有的是,先去看看仙人湾那块风化石,虽然台风来前临时加固了一下,但总有点不放心。反正也是顺路。到了那里,老陶仔细地检查几天前的加固工程,见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放心地驾车直奔县城而去。
   夏天的天目山,气候瞬息万变,刚才还是山风徐徐,翠竹曼舞。一眨眼已是乌云翻墨,狂风大作。老陶边开车边寻思:台风刚过,公路两旁山上的土质疏松,根据经验,仙人湾那块风化石,还是有点不保险。正想着,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紧接着铜钱大的雨点,劈头盖脸地打在挡风玻璃上,组成了一张水帘,倾泻而下。“不好!仙人湾十有八九要出问题!”这时,老陶早把接舅舅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调转车头,直奔仙人湾而去。
   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耳边是山风呼啸,眼前是绿竹狂舞。公路两旁排水沟的水翻着浪花,已经漫上了路面。车刚过仙人湾那块风化石,老陶就听到车后传来轰隆隆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他一脚把车刹住,跳下车一看,身后的公路已不见了踪影。
   “好险啊!”老陶不由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一边掏出手机通知了管理处,又让管理处通知交通部门,让进山的车绕道而行。一边不顾危险,跳下车,冒着大雨在车厢里拿出警示牌,放在事故地段两头的一百米处。接着又马不停蹄地背上保险绳,一步一滑的爬上山坡,仔细地选了一棵老松树,系好保险绳。然后把保险绳系在腰上,小心翼翼地顺着绳索滑到塌方处。仔细地查看了一遍,确保不会发生二次塌方后,才慢慢地爬了下来。收好保险绳,又在事故区拉上了安全警示带。
   这时,工友们赶到了,铲车也来了。老陶又立马安排工友们开始清障作业,并再三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很快,抢险作业有条不紊的开始了。直到这时,他才得空擦了一把脸上的泥水,轻轻地舒了口气。
   “哎呀,你们来凑什么热闹啊?快撤到警示带外面去!小命不要啦?”不知什么时候,事故区那头来了辆电视采访车,几个男女工作人员正带着长枪短炮在采访呢。看着老陶凶神恶煞的样子,他们害怕地伸伸舌头,乖乖地退到警示带外面去了。
   很快,路面的浮泥乱石已基本清理干净,只剩下那块风化石了。它浑身黑幽幽的,像一头巨大的水牛,纹丝不动地稳坐在路中央。大家都拿它没办法。老陶围着这头“大水牛”转了两圈,仔细地观察了一遍。胸有成竹地从车上拿来电钻,爬到大石头上。“突突突突……”电钻清脆的轰鸣压倒了风雨声。半小时后,一切准备就绪,老陶疏散了众人,猛地按下电钮,“轰”的一声巨响,大水牛神奇地变成了四头小水牛。
   “厉害呀!”“姜还是老的辣!”工友们纷纷朝老陶竖起了大拇指。
   铲车马上过来了,正准备把小水牛往路边推下去,老陶突然拦住了他,跳上铲车说:“你知道这些石头滚下去,要压掉多少毛竹吗?”
   说完,就小心地把铲车掉了个头,冒着随时塌方的危险,穿过作业区。由于斗里的重量超出了铲车的限载标准,前面的份量更重。又是下坡,再加上路又滑。只见铲车的后轮时不时地离开路面。真是险象百出。谁不为老陶捏把汗呐!只见他全神贯注地操纵着铲车,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前方。此时的老陶,似乎已经和铲车铸在了一起。众人不知等了多长时间,老陶才把最后一头“小水牛”安全地运到了几十米外的陡坡下。直到老陶跳下了铲车,大家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老陶回来却若无其事地笑着对大家说:“以后那边建防护栏,刚好用得着。”
   一个工友说:“老陶师傅啊,你还笑得出来,刚才你开铲车时,我是吓得一直在念阿弥陀佛。现在脚还发软呢。”
   老陶说:“放心吧,我刚退休,享福的日子才刚开始,阎王怎么忍心叫我走呢?”
   等到清障完成,已是下午六点多钟了。老陶收了工具,坐进驾驶室才猛然想起,不好,舅舅还没接来呢,可现在上哪儿去接呀?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回家了。
   看着暴跳如雷的老伴,老陶陪着笑脸,心虚地问:“要不,咱打个电话问问,舅舅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去接?”
   “接你个头啊,赶紧去洗澡换衣服,等下陪舅舅喝酒!他都等你半天了,肚子早就饿坏了。”一听到舅舅来了,老陶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这时他才想起,自己午饭还没吃过呢。
   正在这时,只听见舅舅在房间里喊:“冯瑛啊,你快来看看,这不是贵和吗?”
   冯瑛跑进去一看,电视上正在播放“竹乡新闻”。画面上的老陶活像只泥猴子似的,正在指挥抢险作业呢。那付威风凛凛的样子,和眼前的他俨然判若两人!
   “开饭了!”冯瑛喊道。
   老陶拿起酒杯,刚要敬舅舅。只见冯瑛一把夺下,笑着对舅舅说:“舅舅,不好意思了。先让老陶吃几个饺子垫垫肚,他一天都没吃饭了。来,我先陪你喝一杯!”
   舅舅笑着对老陶说:“别看冯瑛咋咋呼呼的,其实心里可疼着你呢!”
   凤瑛笑着说:“我哪里是疼他呀,我是疼他那身千把块钱的新行头呢。”
   正在这时,老陶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他在省报当记者的儿子打来的。儿子告诉他,省抗台领导小组刚接到县电视台上报的抗台先进事迹,决定明天由自己组团来实地采访。所以先来个电话,好让爸爸有个准备。老陶听完电话,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云。他对着电话着急地说:“都一个退休老头了,有什么可采访的呀?”
   放下电话,他摸着自己的脸喃喃地说:“才喝了一口酒,怎么觉得脸就发烫了呢?”
   老伴看着老陶局促的样子,冷不丁地插了一句:“现在才是真正的泥猴子了。”
   哈哈哈哈,欢畅的笑声充满了整个温馨的小屋。

共 26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简短精干的作品。将人物认真负责,舍己为人的一面刻画出来。文笔流畅,情节明朗。老陶的付出不仅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更是收获了意外之喜。作者善于利用肢体语言来体现人物内心,人物个性十足。结尾余韵袅袅,喜剧效果之中夹杂着令人感动的成分。具有正能量的作品!推荐赏阅!【编辑:紫玉清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5-11-24 22:04:46
  感谢赐稿系统短篇栏目,期待您的更多作品!
紫玉清凉
2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5-11-24 22:06:07
  风波有许多种,这种带有善意和正义的风波让人感动之余,对人物也生出敬佩之意。文短意丰,刻画人物,情节铺叙方面都不错。问候作者!
紫玉清凉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