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轻舞飞扬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轻舞·遇见】徐根子(散文)

精品 【轻舞·遇见】徐根子(散文)


作者:林语之春 秀才,1087.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72发表时间:2015-12-12 15:46:19
摘要:后来,我再回到老家的时侯,徐厚才说:“福利院的床位一直是满的,都是附近农村的孤寡、和没人照顾的老人,为了把生活搞好,还种了菜,养了猪。鸡、鸭都是现抓现宰,要鱼就用网去鱼塘里拉,做到了一切自给,全是新鲜的,让这些老人吃好吃饱,没有牵挂,在这里过好晚年。我和老婆就是苦点、累点、亏点,也很乐意。”

【轻舞·遇见】徐根子(散文) 人,有不同的理想、有不同的抱负。有的人为了高官厚禄居心叵测;有的人甘愿为了家乡慈善积德。每次我回家乡,总是感慨万千。
   这是2003年春天的事情了。清晨,我刚从广东回到老家仙桃,屁股还没坐在凳子上,外面传来了“笛笛笛”的小汽车喇叭声。随后,有人喊:“石头哥,石头哥。”我迎了出去,是徐根子在喊。
   徐根子,我们同乡,在一起长大,同一所学校读书,我有个绰号“石头”,他有个乳名“根子”,我们相处得很好,称兄道弟,这样的关系一直维系至今。
   一番寒暄后,我看他的样子春风满面,喜气洋洋,就问道:“根子,看来你今天有好事?”
   “我兴办的农民福利院今天开业!”
   “嗨,这是件大好事啊,恭喜恭喜!”
   “是啊,今天举行揭牌仪式庆典活动,有上头的领导和村里的干部参加。石头哥,等会你也来,还有花鼓戏看呢!”
   我在家里小憩片刻后,出去搭了辆的士上了街,买了对花篮,装进了车尾箱,很快来到了根子兴办的福利院。
   福利院的大门边,挂着牌匾,盖着大红布。两侧,摆满了各式鲜花,到处插着彩旗,放着红、黄、蓝、紫各色的气球。大门前,搭着个大戏台,台上响着音乐,有两个眉清目秀的女子,唱着沔阳小曲拉场子,我们当地人所说的打“闹台”。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附近的村民,从四面八方赶来,汇集到了这里,一下子,场面热闹了起来。
   9点钟,举行了隆重的揭牌仪式。这时,民政局的领导,笑盈盈地走到牌匾前,揭下了红布,露出了金光闪闪的几个字:根子农民福利院。大家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接着燃放礼花礼炮,顿时,整个天空五彩缤纷,鞭炮,“劈劈啪啪”地作响,炸得那纸屑洒红了大地,呈现出一道美丽的景象。
   这时,舞台上演出开始了,沔阳花鼓戏:《孟姜女哭长城》台下的观众一下子鸦雀无声,静心地欣赏着传统剧目……
   徐根子,他的学名徐厚才。
   改革开放后,我们当地很多人出去打工、做生意,而他还是守着那“一亩三分地”,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下来收入微薄。后来,他看到村里有些人赚到钱了,盖起了小洋楼,他也动心了,也想出去闯闯,就跟着他堂哥到了广州,做起了摆地摊的小买卖。
   十三行街,是广州的一条商业街,人流如水,非常热闹。徐厚才就在这条街上摆起了地摊,卖点发夹之类的小货,他堂哥该说的说了、该讲的讲了、该教的也都教了。当他第一天摆摊的时侯,总觉得有点难堪,脸红一阵白一阵,说话结结巴巴,就好像是个大姑娘似的。心想:这做小生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经过一段时间磨练后,他无形中就学会了一些小窍门,还会讲一点点广州话,再也不怕难堪了。他只要把摊子摆下去,吆喝一声,一些路过的女人看到这些小饰品,便爱不释手,再忙也要蹲下来挑上几个,然后来一番讨价还价,那成交爽朗的笑声,在他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
   要是遇到城管来了,这一带的建筑以骑楼为主,四通八达的小巷很多,“走鬼”们“哄”的一声,(广州人称摆地摊叫“走鬼”。)一溜烟人不见了。等到城管走了,再出来摆摊,仿佛是小朋友在躲“猫猫”似的。
   这“走鬼”生意,从早到晚,摆摊、卖货、卖货、摆摊,循环地做着这件事,也从不厌烦,主要是看在它的利润较丰厚。常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赚几个钱,养家糊口,人就是累点、苦点,心里觉得很快活。他肚子饿了,去快餐店吃个快餐,也好像很匆忙。天黑了,街上华灯四起,逛街的人也多了起来,小贩们都聚集在了一起,好像形成了一个夜市。个个小摊面前,围着一群群人,挑的挑、拣的拣,一潮又一潮、一波又一波,那讨价还价声、那笑声,整个夜晚显得格外热闹。
   每当回到出租屋后,他把包里的钱一数,除去本钱外,还赚的不少呢!照这样计算的话,一年不说赚十三万,也可以赚个十万、八万吧?怪不得有人说好多老板都是从摆地摊起家的。心想:老子再也不种地了,就在这街上混着,等赚钱了,也当个老板。
   在后来的日子里,就没这么幸运了。广州市打造卫生城市,整治脏、乱、差,城管加大了对“走鬼”的管理力度,工商所也出动了车,在街上不停地转来转去,还有公安的车查暂住证,没有暂住证的就要强行送到收容所关起来,再遣送返乡。有天夜晚,徐厚才好不容易把摊子摆下来,突然一个过路的穿着短袖黑衣中年男子大声地呼叫:“还摆什么摆?快走啊!”刚卷起摊子要跑的时侯,被工商所的便衣人员给拽着了,说道:“跑啊,看你往哪儿跑?”货全部没收了,徐厚才一下子损失了好几百元。
   徐厚才走在马路边,蔫头耷脑的,心里不是个滋味。“先生,站住,请拿出你的暂住证?”一位高大的警察拦着问道。
   徐厚才把荷包翻了个遍,钱包也找了,惊恐地说:“我……我的暂住证忘记带了,在出租屋里,我去拿。”
   “你们这些人,个个都这样说,既然拿不出暂住证,那就请你上车。”徐厚才死活不肯,就躺在了地下嚷着、闹着。最后,警察还是把他推上了警车。
   警车的车箱,是一个大铁笼,黑漆漆的,唯有两个小窗口射进来一束微弱的路灯光儿,里面挤满了男男女女,有老有少,都是外地人,有的在骂、有的在抽泣着、有的在笑、臭哄哄的,几乎让人窒息。
   车开得很快,那刺耳的警笛声让人心烦意乱,不一会儿,警车进了一个大院子停了下来,警察打开了铁笼的后门,吼道:“下车,下车,快下车!”徐厚才下了车,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觉得舒服了很多,环顾四周,戒备森严。接着被警察像赶鸭子似的,一个个都进了“黑洞子”里,门“咔”的一声关上了。
   这里是广州收容所。收容所背靠小山,长满大大小小的树,郁郁葱葱,山上山下都是些矮矮的房子,关满了“三无”人员(无身份证、无暂住证、无用工证明的外来打工人员),时不时地从山上传来不知明的怪叫声,这声音悲凉凄切,让人毛骨悚然,一切显得阴森恐怖。徐厚才害怕了,浑身哆嗦了起来,捧着头蜷宿在角落里,做着惊吓的梦。天刚蒙蒙亮,外面传来了喊叫声:“大家听好,有钱的,罚款500元,就可以走出收容所,没有钱的,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过几天遣送返回原籍。”
   徐厚才喜出望外,忽地爬了起来,慌张地抬起手擦了擦眼屎,又捋了捋头上的乱头发,挤到铁门窗口,嚷着:“警官,警官,我有。”他出来抖着手交了钱,心想:警察这不是活整人吗?
   人在里面折磨了一个晚上,惊魂失魄的,肚子也饿了,没有一点精神,跌跌撞撞地到了马路边,搭了辆的士回到了出租屋,吃了点东西,呼呼地睡大觉了。
   吃一堑长一智,徐厚才每次出门,都要检查带暂住证没有,然后再去街边摆摊。后来,被城管人员捉到过两次,再后来,又被工商所抓过多次。就这样,前前后后就丢了很多货,垂头丧气的,他再也不敢摆摊了,广州实在是没法呆不下去了。
   他在出租屋,蒙头大睡了两天,心里十分犯愁,蜡黄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丝笑容,好像欠人债似的。夜晚,他去逛了珠江,跳珠江的心都有了,可自己是个男人呀,要是就这样跳了珠江,不甘心啊!他想了想,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还是好好地活着吧。
   几天后,政府出台了《广州市流动商贩管理暂行办法》政策,三开放、两加强、一管住。对“走鬼”的生意人网开一面,安排了小贩疏导点,提供摊位,入室入场经营,为广州市下岗、失业、低收入群体、外来人员、提供就业谋生机会。
   徐厚才打听到了荔湾附近有个小贩疏导点,他去看了一下,就是租金贵了一点,一个月的租金需要6000至9000元。他和堂哥商量,合租了一个档铺,卖起了衣裳,档铺上摆满了各种货物,开业了,门庭若市,销量很好。照这样算下去,这么贵的租金,基本能回本,而且也有赚头,这里人流旺,东西好卖。有了档铺就可以堂堂正正摆摊做生意,安心买卖,不用像以前“走鬼”那样,整天地溜小巷躲避城管。
   在这儿经营了接近两年的生意,也算赚到了一点钱,比在老家种地强多了。但房地产商要在这里盖高楼,他们只有清完货,再找新的地方去做。后来,在其他地方找的摊位,租金便宜的地方生意不好,租金贵的地方,生意也难做了,做了几处都亏了本,他和堂哥只好回到了老家仙桃。
   徐厚才回到家里后,脑子很乱,整天东想西想,晚上还失眠多梦。后来,他去芦林湖表叔的鱼塘上聊天,觉得在家里发展事业好,安安分分地养鱼,才是个好门道。之后,他就每天骑着个自行车早出晚归,跟着表叔学喂鱼,学养鱼,拜师学艺。每天晚上回来后,他老婆总是唠唠叨叨:“厚才呀,外面的钱不好赚了,还是老老实实种地吧?”“你种吧,老子懒得种了。”“不种地了。哼,你有啥本事?那家里的老人、娃儿们吃啥?那等着喝西北风啊?”“老子懒得理你这个婆娘,我自有我的路子。”“你有啥路子?哼,我看是屋漏子!你都屙不起三尺高的尿?人家的婆娘穿金戴银,涂胭抹粉,啥都不干,还坐着搓麻将。老娘跟你做牛做马的,好像欠你们家债的。”“哎哎,你这个婆娘有完没完啦,当初你嫁给我,是你愿意的啊,还说:在苦也跟着我。如今你后侮了,我屙不起三尺高尿?咋地?看人不要这个样子的,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哟哟哟!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不拿个镜子照照自己,哈哈哈!莫把我的肚子笑痛了!”“哼!,老子懒得理你!”两口子也争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徐厚才只好气呼呼地拉起被子蒙头大睡了。
   后来,他跟老婆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要发展养殖业――养鱼。“那哪来的地挖鱼塘啊?”老婆皱起眉头,一脸疑惑地问。“村里不是有块地吗。那地又不长棉花,就是长点花生、红苕的,产量又不高,咋种也不划算,亏钱又亏劳力,谁也不愿意种了,至今一直还荒着,我们把它承包下来。那儿水源好,离太子湖近,挖个鱼塘,栽些果树,还可以养鸡、养鸭,再开个农家餐馆,建设成一个农庄,让城里的人来这儿休闲、钓鱼,吃农家饭,带些土特产,那不就有生意做了。”“是啊,你说的好是好,那哪来的钱买鱼苗啊?”“我和芦林湖的表叔商量过了,在他的鱼塘上赊些鱼苗,等有了钱再还给他。”
   徐厚才承包了村里的那块荒地,他好好地规划了,请来了推土机把一半地推成了鱼塘,还有一半地留着做果园。之后,把周围都架起了水泥电杆,请来电工拉起了电,也同时牵了自来水,还盖起了护鱼棚,一切安排得妥妥贴贴。
   过年了,开春了,他去钟祥县运来了梨树苗,把个果园栽得像一盘棋子,那幼苗的小芽头躺在枝条上,晒着暖暖的阳光,很得意一般,春风一吹,它们的身子摇晃着,好像点头,又好像招手,真是姿态万千,诱人得很。
   鱼塘里,水,清澈见底。投放了鱼苗,在岸边,可以清楚地看到小鱼儿们成群结队地游着,一会儿东,一会儿西,好像在找它们的妈妈,时不时地头露出水面,吐出水泡泡,仿佛喊着:“妈妈,您在哪儿?”春风吹过,池水泛起微波,它们摆起小尾巴,机灵地钻进了深水里。
   岸上,不知名的小草,就像个顽皮的孩子,一个个从泥缝里探出嫩绿的小脑袋,虽然它们也很脆弱、也很娇小,但它们不怕寒冷,似乎在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不管是烈日炎炎,还是数九隆冬,徐厚才夫妻俩日日夜夜滚打在鱼塘上、果园里,精心地呵护着鱼儿、果苗。看到了鱼儿一天天地长大,果苗一天天地长高,他们笑了,笑得那样的甜!那样的美!
   三年后,果园的梨树,棵棵都挂满了果子,很密集,个个枝桠压得弯弯的,那黄澄澄的脸儿,迎着太阳笑着;塘里的鱼儿长得又肥又大,聚集在水面,争抢着抛下的鲜嫩的青草,荡起层层漪涟。
   卖了鱼,卖了果子,有了钞票,徐厚才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的甜,摆出一副成功的样子,跟老婆调侃着:“老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种地吧?”“哟,你笑话我了?笑我那时说得不对啊,瞧你这副模样?倒是很得意。厚才呀,我们是庄稼人,刚起步,不能忘本啊!”“好好好,还是你说得对,算我服了你。”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喂起了鸡,养起了鸭,开了个农家饭店,取名:太子湖农庄。
   城里的人休息的时侯,开着车,把一家人带来,在这儿钓钓鱼、散散步、看看田园风光、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来到这里的小朋友,觉得乡下一切好奇,拿着个小铲,挖着一条条渠,堆着一座座水库,把土踩得结结实实。再从鱼塘里打来水,倒在里面,然后用铲子在提坝上捅个洞,水往渠里流,跳起来叫着:“开闸分洪了,分洪了哟!”玩腻了,他们就去追蝴蝶,捉蜻蜓,再拿个棍子捅捅蜜蜂,赶赶果园里歇着的小鸟,跳着、蹦着、闹着,在这儿好玩,玩得开心。肚子饿了,一家人吃一顿农家人用柴火烧的饭菜,大盘大盘的,大碗大碗的,那沔阳三蒸,做得很地道,香,美味可口,回味无穷。回家的时侯,再带上一只鸡,一只鸭,还有新鲜的鱼,感到十分惬意,开着车一溜烟地走了。

共 620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完这篇文,脑海中一直闪现着一句话:“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作者开篇讲到自己回乡后见到儿时一起长大的伙伴徐厚才,并有幸参加了徐厚才开办的农民福利院的揭牌仪式,然后讲述了徐厚才历尽艰辛的创业经历:徐厚才因不满现状,决心告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和堂哥一起去广州摆地摊卖小货,因为整治市场,被执法人员驱赶被抓收容所,然后租档铺,卖衣裳,但依然是亏本无钱可挣。万般无奈之际,只好随堂哥回到了老家仙桃。“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徐厚才开始了新的设想,挖鱼塘,栽果树,养鸡、养鸭,还开了一个农家餐馆,建设成一个农庄,让城里的人来农庄休闲、钓鱼,吃农家饭,买土特产,徐厚才的生意越做越好,但是他不忘乡亲们,逢年过节,布施乡里,最后又做起了农民福利院,让附近农村的孤寡、和没人照顾的老人住进福利院安享晚年,让那些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这是一篇很接地气的文章,作者在文中没有为主人公写到一句豪言壮语,只是通过讲述徐厚才的创业经历,告诉读者:人生并不是一帆风顺,只要你坚持不懈,做有利于社会的事情,你就一定能成功!很不错的文,推荐加精共赏。感谢赐稿轻舞,轻舞因您而精彩。【轻舞编辑:玉美人】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212002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玉美人        2015-12-12 15:47:36
  欣赏老师的文,感受老师带来的正能量。问候老师写作辛苦。
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如此安好!
回复1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5-12-12 20:23:18
  玉美人老师,编辑辛苦了!帮我斧正了文,谢谢你!祝你周末愉快!万事如意!
2 楼        文友:永远的狼        2015-12-12 19:32:10
  又见春林老师美文,拜读了,一篇正能量满满的文章。祝冬怡!
时光静好,与卿语!似水流年,与卿同!繁华落尽,与卿老!
回复2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5-12-12 20:25:30
  谢谢狼友留评,祝你创作丰收,佳作连连不断!
3 楼        文友:自然        2015-12-13 13:25:32
  祝贺林语之春老师的佳作获精!
爱文字,爱生活,爱自然!
回复3 楼        文友:林语之春        2015-12-13 14:41:45
  谢谢自然的鼓励,向你学习,祝你周末快乐!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