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渔舟唱晚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渔舟】阴阳贴(小说)

编辑推荐 【渔舟】阴阳贴(小说)


作者:莫真 秀才,1084.3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30发表时间:2015-12-19 10:15:31

弄假成真
  
   晚自习结束后,谭倩、孙雅婧、王丽娜三人早早回到寝室,守在门口等待着。门打开了,最后一位室友庄妍回来了。
   “老庄。”谭倩递给她封信,“何子明托我转交给你的。”
   庄妍诧异地看着谭倩。何子明可是S医学院的风云人物,帅气而高傲,爱慕追求者众多。从来都只是接信,怎会往出送信?庄妍虽然文静漂亮,但性格内向,并不引人注目,何况两人平时并无交集。
   “真是他让我送给你的。”谭倩强调说。
   “是啊,当时我也在场。”王丽娜作证说。
   一旁的孙雅婧也连连点头。
   庄妍接过后打开,里面是一张精美的粉红色贺卡,看过后顿时脸颊飞过两朵红晕,“谢谢你。”冲着谭倩深深鞠了一躬后,欢天喜地开门出去了。
   待她走远,寝室里的三个女生哈哈大笑。刚才不过是她们合伙演的一出戏,拿老实木讷的庄妍开涮,寻开心而已。
   “一会儿等她回来,咱们好好抢白她一番,看她啥表情。”孙雅婧有些迫不及待了。
   三人等待着,忽听楼下传来不寻常的响动。三人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她们看到了令她们异常震惊的一幕:
   学校门口的路灯下,三三两两的学生围成一个半圆。半圆中央,何子明和庄妍相对站立,庄妍似乎说了一些什么话,最后两人拥抱在了一起。围观的学生们鼓掌欢呼。
   “怎么会这样?”谭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弄假成真了。
   孙雅婧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谭倩一眼。谭倩心下一沉,完了,得罪了孙大小姐,有麻烦了。
  
   阴阳帖
   周末下午,寝室里只剩下了谭倩和孙雅婧。谭倩走到门口打开门,左右瞅了瞅,坐到了孙雅婧的身边。
   “这件事不对呀。”
   “废话,当然不对,用得着你说。”孙雅婧赏了他一记白眼。
   众所周知,孙雅婧喜欢何子明,两人的关系虽然始终若即若离,暧昧不清,但所有人都认为孙雅婧是何子明的正牌女友。如今,何子明与庄妍在一起了,孙大小姐颜面何存,怎能不心痛?
   “我怀疑庄妍用了‘阴阳帖’。”谭倩说。
   阴阳帖!孙雅婧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扯掉了耳机,“你说真的?”
   “十有八九。”谭倩回忆说:“我过后越想越不对劲。后来想起,三天前的晚上,庄妍半夜出去过,极有可能去了后山。回来时,身上一股纸灰味。谁都知道,她是从来不在晚上出去的。”
   每所校园都有一段灵异传说,S医学院也不例外。S医学院地处郊区,后山是一处荒凉之地,稀稀落落立着几处坟包。每到夜间,鬼魂出没横行,阴阳帖的传说来源于此。据说,子夜时分来到后山,将一张写字的阴阳帖烧掉,鬼魂接到后就会帮你达成想要实现的愿望。作为交换,必须同时再写上一件做过的“亏心事”制衡。如果请鬼人欺骗或是罪孽深重,不但达不成愿望,还会被鬼反噬。但无论怎样,请鬼的“见面礼”是必不可少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孙雅婧坐正了身体:“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我发现她的鞋子上沾了一些泥土和纸灰,还有半片叶子。那种树叶只有后山才有。我还纳闷,她一向爱干净,鞋子怎么弄得那么脏。”
   难道,传说是真的?两人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后山惊魂
   夜晚,谭倩和孙雅婧溜出了校园。山下有家专门经营丧葬用品的小店,两人推门进入了犹如坟墓一般,烟雾缭绕的小屋。
   “买什么?”店主幽幽的声音从一堆元宝纸钱中传过来。
   孙雅婧推了一下谭倩,谭倩咽了一口唾沫:“买点纸钱和‘专用纸’。”
   专用纸是代号,暗指请鬼的阴阳帖。
   店主掏出一沓圆形的,印有八卦图案的黑白纸和一支笔放在柜台上。谭倩按照“规矩”在白色的部分写上了想要达成的心愿,黑色的部分写上“亏心事”,中性笔很不给力,连描了几遍才写上。
   弄好后,付了钱,出门,两人进入了后山。
   医学院后山,黑夜幽冥,照进树林的月光被分割成无数的零星碎块,张牙舞爪的树枝忽明忽暗,狰狞如鬼。
   两个女孩强忍住恐惧,找到了传说中的“请愿树”,一株高入云际的树下,谭倩蹲下身点燃了纸钱。
   微弱的火光驱散了些许恐惧,谭倩提着心将那张阴阳帖投进了火中。
   火在烧,空气中纸灰的味道越来越浓。谭倩眼前渐渐变得模糊虚无,身子发轻、上飘。朦胧中,前方一团漆黑中出现了一个白影子,缓缓飘到了她的眼前……
   火苗熄灭了,周围冷静下来。
   恢复意识的谭倩从地上起来,躲在不远处的孙雅婧正一脸恐惧地看着她。
   “我跟你说……”
   “别说了,快走!”
   孙雅婧拉起谭倩跑出了后山。回到学校寝室,两人气喘吁吁。还好今晚的寝室只有她们两人。庄妍和何子明去看午夜电影了,王丽娜跑去和宿管阿姨聊天了。
   “我刚才真的见鬼了。”谭倩哆嗦着说:“一个白衣女鬼,吓死人了。”
   “我知道。”孙雅婧说着,打开了手机。视频里的谭倩先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张着眼睛和嘴巴。紧接着,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最后瘫倒在地上,抱着膀子缩成一团,全身直打颤。
   真的见鬼了,两个女孩默认了一个事实,传说是真的。
   “你在阴阳帖上写了什么?”孙雅婧问。
   谭倩陪着笑脸:“给庄妍一个教训。”
   “黑贴上写了什么?”孙雅婧又问。
   “这个,还是不要说了吧。”
   孙雅婧也懒得追究。
   “经过验证,传说十有八九是真的。我不光要给她点教训,还要把何子明抢过来。”孙雅婧眼中闪着冷冰冰的光。
   传说是真的
   “哎呀!”
   早晨起床,孙雅婧和谭倩听到水房传来了庄妍的一声惨叫,两人连忙跑了过去。
   王丽娜正把庄妍从地上扶起来,看见两人说道:“也不知怎么了,一进门就摔倒了。”
   看样子摔得不轻,脚脖子肿起来了,王丽娜扶她去医务室。
   孙雅婧和谭倩互看了一眼,心照不宣地回到了寝室。
   不必怀疑了,传说是真的。后山的鬼真的可以帮人实现愿望。
   “告诉你件事。”谭倩对孙雅婧说:“其实王丽娜也用过‘阴阳帖’。你还记得一个月前她添置了不少名牌吗?她事后偷偷告诉我,那是她请鬼后买彩票中得奖金。”
   “好。”孙雅婧下定决心:“今晚你陪我再去一趟后山。”
   “好的。”
  
   花钱消灾
   谭倩终于在校园后院的锅炉房找到了孙雅婧,“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告诉你件事,庄妍今天差点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到脑袋,被何子明拉开,结果砸到了脚上,你的愿望实现了。”谭倩给她报信。
   孙雅婧看起来心不在焉,“怎么了你?”谭倩问她。
   “我被反噬了。”孙雅婧抖着手从衣兜里摸出一张圆纸片,正是当天的那张阴阳帖,上面的字迹是孙雅婧的。
   “怎么会?”谭倩也傻了。她可是亲眼看见孙雅婧将这张纸片扔进火堆里烧掉了,千真万确,不会错的,怎么又出现了?难道,来自阴间。
   谭倩赶紧扔掉,拍了拍手。
   “不光如此,我还收到了威胁短信。”孙雅婧掏出手机给谭倩看:“我知道你做过的亏心事。”
   “这、这可怎么办?”孙雅婧吓得六神无主,手足无措。
   谭倩盯着地上的圆纸片,突然一拍脑袋:“放心吧,没事。”
   “什么没事,敢情惹祸上身的不是你了。”孙雅婧结结实实剜了她一眼。
   “你听我说。”谭倩坐下来,细细向她道来:“你不用怕。如果鬼魂真的要来找你麻烦,直接就来了,何必拐弯抹角呢、大费周章呢?你见过哪个抢银行的事前告知对方,我要去抢你,做好准备?”
   孙雅婧平静下来,听她继续说:“这只是一个暗示。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阴间阳间、人鬼一个道理。只要你肯花钱,还有摆不平的事。”
   有道理,一番话说得孙雅婧连连点头:“可是,我去哪儿花钱呢?”
   “就去后山找那个店主。一般开这种丧葬用品店的人都懂点阴阳风水什么的。既然在那里请鬼,送鬼也容易。你多准备点钱给他,不怕他不尽心尽力。”
   孙雅婧家里有钱,不怕多。
   “好的,我现在就去取钱,晚上你陪我去后山。”孙雅婧站起身正要走,突然停下来,盯着谭倩:“你不会把看到的说出去吧?”
   谭倩赶紧捡起地上的纸片撕得粉碎,“放心,绝对不会。”
   和孙雅婧分开后,谭倩回到寝室。庄妍正在床上坐着养伤。见到她,对她说:“今天有个女的来学校打听你。”
   什么、女的?谭倩心脏一紧,忙问:“那女的长什么样?”
   庄妍想了想:“和你我差不多年纪,个头不高,瘦瘦的,向我打听你。”
   “你怎么说的?”
   庄妍耸耸肩:“我怎能向不明不白的人透露个人信息呢?编谎话,糊弄过去了。”
   女的,二十来岁,矮个子,瘦瘦的。完了,我的亏心事找上门来了。
  
   幕后真相
   平安无事度过了一个星期,孙雅婧和谭倩松了口气。看来危机解除了,没事了,金钱的力量果然强大。
   这天,谭倩捏着一沓零钱问庄妍:“有整张的吗?换一下。”
   庄妍从钱包里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她:“喏,给你。”
   “谢......”下面的“了”字还没说出口,谭倩一把抓过钞票,反复看过后朝桌子上一拍:“原来是你,骗子!”
   庄妍吓了一跳,面对着谭倩气恼愤怒的目光低下了头:“原来你都知道了。”
   “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骗我们!“谭倩咄咄逼人。
   庄妍叹了口气:“公开也好,省得偷偷摸摸像做贼似的。”
   嗯,话茬不对,谭倩听庄妍说下去:“其实,我和何子明早就暗中谈起了恋爱。但是碍于孙雅婧,一直没敢承认。她的为人你知道,我怕引起她的不满,对子明不利。谁想到,孙雅婧越陷越深,处处以子明的正牌女友自居。再这样下去,只怕将来没办法收场。于是,我和子明想了一个主意。我晚上故意去了一趟后山,留下了一些证据让你们呢看到。那天晚上接到了贺卡后,我出去后给子明打了电话,演了一场戏。这样,我们既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又把缘由推到了所谓的灵异事件上,让孙雅婧找不到痛脚。不过,现在既然被你知道了,我们也就不隐瞒了,大方承认,堂堂正正在一起。”
   谭倩发现了一个疑点:“你去后山是在三天前,贺卡是在三天后,你是你怎么知道三天后一定会有事情发生,你会未卜先知啊?”
   庄妍一笑:“那张贺卡,你们怕我认出字迹来,找了一个男生写的对不对?那男生是子明的好哥们,他告诉了子明贺卡的内容:18号晚七点半,学校门口见。我和子明才想的办法。再说,即使真的是子明和我的贺卡,一旁的孙雅婧会无动于衷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你真的去后山请‘阴阳帖’烧纸了?你见到鬼了?”
   “哪里。庄妍摇头:“反正也是做做样子,我烧的只是一些废纸垃圾而已,哪来的什么‘鬼‘呀。”
   谭倩盯着桌上的纸币,上面有一个明显的记号,左下角写着一个人的名字。她亲眼见到孙雅婧将这张纸币连同其他的百元大钞交给了丧葬店的店主。如今它出现在庄妍手里,说明什么呢?
   “这张钱是怎么回事?”谭倩夹起来问庄妍。
   “这张票子我也有印象,是王丽娜还钱时给我的。”
   王丽娜!谭倩突然想到了:“‘阴阳帖’的传说是谁告诉你的?”
   “校园里都是这样传的,不过我最先是听王丽娜告诉我的。”
   哦,原来如此。谭倩掏出了手机:“喂,110吗?我要举报。”
  
   揭开骗局
   警方根据举报线索,挖出了隐匿在校园的诈骗团伙,抓获了丧葬店店主和宿管阿姨。
   机缘巧合下,店主和宿管阿姨相识了。好高骛远、总想不劳而获的两人一拍即合,本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理念打起了在校学生的主意。从一本杂志上获得了启发,两人联手炮制了“阴阳帖”的骗局。
   宿管阿姨和店主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头脑灵活,在医学院呆的时间长了,耳濡目染,学会了制作迷幻剂的方法。丧葬店里的纸钱都被掺入了一定剂量的致幻剂,燃烧时释放的气体可以令人产生幻觉。宿管阿姨负责在校园里散布“阴阳帖”的传说。一旦有学生上钩,店主便用手机通知另一伙人,在大树后面装神弄鬼,再加上致幻剂产生的幻觉,学生会误认为真的见了鬼。
   店里书写“阴阳帖”的笔经过“特殊改造”,需要很用力的书写以便在第二张纸上留下清晰的划痕,用笔描一描,显现的自然是书写人的笔迹。二人利用上面的内容和这张纸兴风作浪、装神弄鬼。
   孙雅婧之所以受到了勒索而谭倩没有,是因为他们了解到谭倩家里条件不好,榨不出什么油水来。
   为了将骗局能够顺利进行,弄得更像一些,宿管阿姨选中了贪慕虚荣、头脑简单的王丽娜做“内应”,在学生中间散布、打探消息。
   至于“阴阳帖”上面写下的意愿,能办到的尽量办到,比如庄妍在卫生间滑倒就是宿管阿姨买通了王丽娜在庄妍的拖鞋上抹了润滑油的缘故。办不到,也不会有人来追究,他们会认为被“反噬“了。
   丧葬店的店主和宿管阿姨一直合作得天衣无缝、如鱼得水,谁想到头脑简单的王丽娜果真没头脑,一张纸币露出了马脚,出卖了他们,
   “阴阳帖”诈骗案告破,鉴于王丽娜主动交代情况,积极协助警方破案且并未涉案其中属于被蒙蔽利用,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后不予立案起诉。王丽娜决心洗心革面、痛改前非。
   由于办案过程中,涉及孙雅婧的部分被公开,孙大小姐颜面扫地,威风不再,从此夹着尾巴做人。
   闹腾得沸沸扬扬的“阴阳帖”时间告于段落。
  
   尾声
   谭倩正在校园里走着,“谭倩!“有人在背后狠狠地喊她。
   谭倩身子一僵,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罢、罢、罢,还是勇敢面对吧。
   她回过头,愣住了,身后站着一个陌生女孩。“你是谁?”她问。
   “我是谁?哼!”女孩走近她,“你当然不认识我了,我是‘慈善家’。你在网上编造你父母双亡,自己患了白血病,骗了我一大笔钱。”
   什么跟什么呀?“你瞎说什么呢?你才父母双亡,得了白血病呢。我的网友都是我认识的同学和亲戚,从来没加过陌生人。”
   “你敢说没有?你是不是叫谭倩?”
   “我是叫谭倩,怎么了?”
   “那就对了,你在网上说你是医学院的。”
   两人争吵起来,引来了一帮人围观。推搡中,谭倩手里的书本掉落在地上。陌生女孩不经意瞥了一眼,怔住了,捡起来指着上面的名字:“这是你的名字?”
   “当然,要不要看身份证?”
   “对不起,认错人了。”女孩转身要走,被谭倩拽住:“到底怎么回事?”
   女孩表示歉意:“我要找的的确是谭倩,不过不是这个‘谭倩’,而是——”女孩向周围人借了支笔,在本上写下了“覃茜”两个字,“她的名字是这样的。”
   谭倩看了看,说道:“这两个字是多音字。‘覃茜’既可以念成‘谭倩’,也可以是‘秦希’。还可以是‘谭希’或‘秦倩’,我建议你还是赶快报警吧。”
   一天早晨,谭倩和庄妍到校外散步闲逛。远远望去,后山一片郁郁葱葱,绿意盎然。回想过去,谭倩觉得可笑至极:“你说,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呢,怎么就迷信那套鬼话了呢?”
   庄妍顺着她的眼光望过去:“什么迷信不迷信的,人心里一旦有了鬼,不可信的也相信了。”
   谭倩低头,陷入深深的沉思。

共 549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因为一个“玩笑”引出的故事,让一对处于地下的恋情正式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的猜测、嫉妒、不解、试图拆散这对恋人,一个家境不错的女大学生走上了一条糊涂的道路。当一切都真相大白的时候,原来才发现这不过只是一场贪心的骗局。所谓的‘阴阳帖’,那也不过是因为心有贪念的人才会去相信,因为相信,所以就会执迷,而最终越陷越深。故事的最后还给大家留下了一点悬念,关于谭倩,她真的是那么清白,还是其实也不清不楚,这就只能留给读者去想象。作者很善于制造悬念,而那些悬念又总是把人的心抓得紧紧的,让人不断地猜测可能的种种。非常好的一个故事,推荐阅读。【编辑:第九杯茶】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第九杯茶        2015-12-19 10:19:03
  个人觉得,庄严承认‘假戏真做’那一段有点过于直白,如果能再峰回路转一下就更好了。整个故事嘛,感觉不如昨天那一篇严谨和细致,但还是不错的。加油,感谢赐稿渔舟。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回复1 楼        文友:莫真        2015-12-20 08:40:27
  实在想不出来了,这篇很烧脑的。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