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冬日恋歌(小说)

精品 【流年】冬日恋歌(小说)


作者:于漫江 秀才,1362.8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040发表时间:2016-01-08 17:51:26

【流年】冬日恋歌(小说) 看到医院里形形色色的病人痛苦地改变着各种各样的家庭。各种各样的烦恼,考量着人的耐心和人性的底线,道德的审视,病者陪护家属的各种嘴脸,责任,孝心一一呈现。政府的医疗保障过低,还是医治费用猛于虎狼,钱在医院仿佛不是钱,犹如纸片子,轻易地被迅猛吸了进去,都不如一筐土豆那么显而易见,那么有价值。医院又仿佛是一个取景器,里面演绎着众生百态,悲欢离合。有些病,无法预料,有些无奈,只能承受。
   ——题记
  
   一
   南方的冬雨,断断续续,稀稀拉拉下了一周,也不见风停雨歇的意思,犹如一个如泣如诉般失恋的女子,嘤嘤啜泣,没完没了的样子。
   在如此冬雨连绵的日子里,这天夜里林溪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莫名地焦躁,有种抓心挠肺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绘出来。
   辗转反侧间,天亮了,迎来了早晨,刚有一丝困意,却被电话铃声猛然惊醒,打个激灵,困意全无。是林父打来的电话,林溪的妈妈突发脑梗晕倒,120车正赶往医院紧急救治。
   林溪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难怪一夜焦躁不安,原来是母子连心呀!她立刻打开手机网页订了最早回H城的机票,收拾好行礼箱,艰难地捱过一天。夜晚还是睡不着,一会儿把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柜子里,一会儿又从柜子里全部都掏出来,弄得极为凌乱,再叠整整齐齐重新放进去,反反复复地消磨着时间,缓解心中那份急于见到母亲的迫切和诸多担忧的心情。
   第二天早上林溪匆匆赶到机场,经过三个多钟头的飞行,晌午时分,飞机终于稳稳降落到H城的太平国际机场。然而此刻的北方,已被皑皑白雪覆盖,气温骤然寒冷。
   苍茫的冬日阳光,努力透过回城大巴车窗帘的缝隙,映在林溪满是焦急的脸庞。
   林溪匆忙赶到医院,医院广场上的人们,蜂拥走进,又蜂拥走出。不知多少人住院,出院。医院仿佛是个巨大的磁场,不知要吸进多少人;又仿佛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不知又将吞噬多少人?
   林溪联系到父亲,找到妈妈的重症监护病房。林溪看到平日里那个刚强又雷厉风行的妈妈,此刻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让她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来得太突兀了,妈妈才五十多岁。
   吊杆上布满了药水瓶,好几根管子垂下来,胸部也布满了测试线,连接着仪器,仪器屏显着,142、80、93等不同的数字。
   医院走廊里人头攒动,ct室却井然有序,一个接一个地推进去,不一会儿再推出来。CT影射片扫描一个小时后方可取片子,林溪爸照顾着林妈,片子昨天下午就已经出来了,只是没时间去取。林溪到ct部,取出林妈的片子,问询主治医生,脑出血25毫升。院方建议先保守治疗,观察后再决定是否做手术。
   因为林母的病至少要住院八周以上,林溪暂时无法回南方了,她要和爸爸陪护母亲。
   当天夜里,重症监护室林妈的隔壁床突兀抬来一个老人,老人不知出了什么状况和事故,嘴里不停地冒着血泡,林溪眼睁睁看着老人被风风火火地抬进来,不到天亮,人就不行了,又被不声不响地抬了出去,不知要抬到哪里?生命如此脆弱,短促,却触目惊心。
   林溪凝望着妈妈,虽然没有那个老人那么惊心严重,但昏迷中的母亲,却也让林溪一颗心悬在空中,七上八下的。
   林妈醒来后暂时丧失了语言功能,出血点压迫了语言神经。林妈咿咿呀呀,说不出话,显得十分焦躁,左右辗转着身体。
   护理开始,早晨五点多,林溪给母亲洗头,洗脸,擦身子,扣背,润肺化痰雾化。林溪站在父亲身旁,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安慰父亲说,妈妈很快会康复的,别太担心。林溪安慰着瞬间憔悴的父亲,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妈妈何时可以康复出院。
   林溪从医院的食堂买来早餐,小米粥,鸡蛋羹,一口一口喂林妈,每次林妈总是用手打掉林溪手里的羹匙,嗷嗷喊叫着,不知是不爱吃,还是不想吃。林妈可能头部头疼或者怎样,看上去十分难受。林溪像哄孩子一般,哄母亲吃东西,总得吃点东西呀,但母亲吃不了几口就不吃了,林父因为林妈的病也着急上火,吃不下任何东西,一个本就沉默寡言的男人,忽然间变得更加深沉静默。林父本来身体也不太好,脑梗前期,手脚发麻。
   林溪一边安慰父亲,一边哄着母亲,与南方几个干销售的姐妹挣得十几万,只一周时间,银行卡就快见底了。林妈的病,两三天就一万,院方不断地催钱,林溪有点力不从心,忧心如焚,疲惫至极,终于有一天她猝然晕倒在医院的走廊里。
   林溪躺在病床上三天后才醒转过来,这一觉她好像睡了很久很久。她做了很多的梦,梦到自己遇到一位特有钱的老板,帮助她解决了所有困难,母亲也康复如初,为了报恩她决定嫁给他。只是这个男人,林溪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在哪里遇见过他,只是觉得他那张面孔好像很熟悉,也很英俊,他就像一首朦胧的诗。正当林溪恍惚的刹那,他已转身离去,林溪在他身后拼命地追赶,却怎么也追不上,连他衣角都碰不到,急得林溪满头大汗,于是,她从睡梦中悠然醒转……
   林溪打开眼帘,眼中依旧是熟悉不过的白色世界,洁白的床单,往来穿梭的护士,房间里依旧弥散着浓重的药水味和走廊里的人声嘈杂。
   “咦,我怎么也躺在病床上了,难道我也病了吗?”正当林溪看着周遭胡乱猜想之际,这时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子,出现她的床边,说道:“小溪,你总算醒了,担心死我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的爸爸妈妈可怎么活?不过你不必担心,你爸妈被我照顾得很好。”林溪看着眼前的美女,生涩一笑,羸弱地说:“你怎么来了,谢谢你,茜茜。”茜茜也从南方赶来陪护林妈来了,林溪很感动,眼泪止不住地往眼眶外涌出。
   “干嘛,干嘛,你看你,小溪。”茜茜用手轻轻拭去林溪眼角的泪珠,“傻丫头,不许哭,一切都会过去的,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只是身子过于虚弱,疲劳过度,好好静养,一切不是还有我吗。”
   “这几天的住院费,也是你垫得吧。”林溪知道即使她倒下了,妈妈的治疗也不能戛然而止。
   “嗯,不过还有珊珊的,谁让我们是好姐妹呢?”林溪用被子蒙住自己头,恸哭起来。在南方不论多苦多难她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妈妈的病让她太压抑了,那种重重压在胸口的东西,让她呼吸困难。茜茜用手轻轻捏了捏林溪的肩头,给她抚慰和温暖。
   妈妈还在重症监护中,林溪从病床下来,接替累了一白天的爸爸和茜茜。茜茜看着林溪忧心如焚的样子说:“一个女人太要强会很累的,如果有个男人在就好了。”
   寂静的午夜医院,林妈好不容易安静地入睡,百无聊赖的林溪在国内一家大型网站的论坛里瞎逛,信手粘了一个帖子,标题为“怎样才能嫁给有钱人,”另贴上自己的白色貂绒大衣,苹果plus手机,苹果ipad出售的图片,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帖子说的都是林溪的心里话,大概内容如下:“本人今年23岁,颜值高,气质较好,谈吐文雅,有品位,想嫁给一位年收入过百万的未婚成功男士。也许有人会说我贪图富贵,爱慕虚荣,拜金主义。但为了不再次晕倒在医院里,我愿赌上我的幸福。祈求诸神,让我能够遇到有缘人,达成心里的愿望。但我不清楚年金过百万的成功男士,会不会瞧得上我。无论成功或失败我都要试一次,或许幸运女神会降临到我的头上,让我遇到心仪的成功男士,但我的确没有什么方法,也不了解单身的有钱男人是如何选择自己的女朋友的。他们是在灯光幽暗的酒吧,还是在琴声优美的咖啡馆经常出没呢?
   ——林小姐”
   想不到这个帖子居然有人快速回复,而这位陌生男士的回帖,简直令林溪尴尬至极……
   “林小姐,你好,我怀着极大的兴致看了你的帖子,看着你的相片,你的气质的确绝佳,我不清楚你发这个征婚帖的初衷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得了重病吗?还是你的亲人?看到贴子帖得你的社交工具,需要很多的钱吗?真是不好意思,请原谅我的胡乱猜想。真的,非常希望你不要再次晕倒,更不愿看到你将心爱之物拍卖。
   酒吧和咖啡厅我不常去,我比较喜欢具有巴黎浪漫风情的音乐餐厅,或者环境优雅的西餐厅。也许我无法感知你经历的一切,但我想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希望你能够早日康复出院,健康快乐地生活。
   年收入超过百万的人类还有很多,当然也有许多男士不符合你的择偶标准,但我还是要斗胆劝劝你,不要苦苦寻找嫁给有钱人的方法,因为年收入能过百万的人,都不会是傻瓜,他们都是社会上的精英,说俗点都是人精。他们也许会跟你交往,和你游山玩水,游戏感情,但不一定会娶你。有时即使你努力地擦亮眼睛,难免会有一粒沙飞入眼睛,眯住了眼睛,而且又用力揉不得。不过基于你的状况,和心里的想法,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首先得坚强地面对困难,然后再想办法将自己变成年收入百万的成功人士,这远比遇到一个骗子要好,抑或碰到一个有钱的傻瓜的胜算要大,这时幸福的大门也会向你敞开。
   希望我的回帖能对你有所帮助,而不为此对我产生怨恨。祝你好运!
   ——周先生”
  
   二
   周文放下手头所有的工作来护理父亲,这是他父亲第三次脑出血住院了,父亲这次比以往都严重,左手和左脚失去了知觉。他的父亲又一次闯过鬼门关,他和哥哥周山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护理开始,每天他和周山给父亲洗脸刮胡子,洗头发,擦拭身体,扣背,雾化,按时喂饭,换尿垫,洗内衣。
   空闲的时候,周文瞥见父亲临床一个女孩蜷缩的身影,最初他以为这个女孩也是患者,而后见她起身去卫生间,又给临病床的阿姨喂水和扣背,周文才知道她是病者阿姨的女儿。
   周文看到女孩的那刻,一袭过肩的波浪发,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是一个让人很容易就记住的美女。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周文一时之间想不起来,老父还躺在病床上,他也不能过多分心想这些事。
   每天早晨女孩忙活一阵后,又一头扎在临近妈妈的病床躺下了,眯盹过去,赤着脚丫躺在那里,周文看到女孩每晚护理母亲,疲倦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惜。周文那时很想给她找个衣服盖上,然而病房里,还有阿姨床前的男人女孩的爸爸,和其他床的家属,很多人都在看着,周文不好意思去那样做。
   大概从那时起,周文开始有意无意地看着女孩,偷偷欣赏她睡觉的样子,看着她照顾她的妈妈,看着她接待不同的亲人和朋友。
   几日后,一来二去,因为亲人的病患,二人有了共同的话题,又或许因为周文和周山幽默的对话,逗笑了她。周文知道父亲头脑清醒,怕他因为第三次住院而焦急上火,他和哥哥说着一些有趣的话,尽量分散父亲的思绪,防止他情绪激动,不然所有的努力都将徒劳白费。
   于是,周文和女孩熟悉了,有了交流,后来加了微信,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林溪,林间的小溪,是何等的幽静和恬淡之美。不知道从某一时刻开始,他看着她时,心跳的频率,没有预兆,不可抑制地加快。
   莫名我就喜欢你
   从见到你的那一天起
   在黑夜里倾听你的声音
   ……
   周文的耳机里恰在此时传来张洪量的歌,唱到他心里去了。
   林溪见周文一袭米色风衣,面相英俊,两眼炯炯有神,酷似一个若有所思的诗人。林溪初次注视周文的那刻,说不出来的感觉,两人相视而笑,原来周文是隔壁病床叔叔的儿子。
   很多时候,我们步履匆忙,走在拥挤的人海里。很多时候,我们擦肩而过,或不期而遇。
   看着林溪头像,周文顿然想起论坛里那个林女士,及她发的那个征婚帖子和她将出售的喜爱之物。
   周文不由得想起香港作家张爱玲的句子:“在时光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就遇上了。”
   后来林溪的母亲搬离重症监护室,移到1022号普通病房,那时林母的病,让林溪焦头烂额,午夜过后,林母,父亲,还有茜茜都已经睡着了,林溪给周文留言。“明天监护室如果没来患者你告诉我,我过去睡,这个房间太小了,如果我在这睡,我爸没办法照顾我妈,坐的地方都没有。”
   “好的,我看得出来,白天人来人往的,睡不踏实。我的床留给你,你来吧。”为了给林溪留床睡觉,午间他将他临时的陪护床让给林溪睡,而他坐在凳子上靠着墙眯盹。
   期间周文和哥哥研究医疗费为何花销得那么快,后来撤掉了医院里很多华而不实的设备昂贵费用。而后,周文将那五项可以取缔的费用的事,告诉了林溪,意在也能让她少花一些冤枉钱,所幸院方不知道,周文唯恐院方为难父亲,诚惶诚恐了许久。
   后来周文的父亲也离开了监护室,搬到1026普通病房,离林溪妈妈的床只隔了四个门。除了父亲的病床,他和哥哥一人有一个陪护床,这必须得感谢护士长给周文和哥哥好心的安排。
   而林溪她们的1022室,三个人陪护阿姨,只有一个陪护床,白天会显得很拥挤。周文那时也想邀请林溪去他的床睡。
   他们的故事与其说从论坛开始的,不如说从周文的床开始的。

共 21444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讲述的是一段醉心的爱情故事。林溪的妈妈因脑梗昏迷而住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远在南方做事的林溪听到这个信息后,放下手头的工作来照顾妈妈,不到几天,重症监护室昂贵的医药费使林溪的银行卡见底。林溪无奈之下,在网上发征婚帖既而出卖自己的心爱之物,引出了故事中的男主人公周文,而此时的周文也正在同一间重症监护室护理自己的父亲。周文看着邻床有点眼熟的女孩,一时想不起在那儿见过。经过几日的观察,女孩照顾母亲时的细致及种种表现,让周文对女孩产生了好感,同时也认出了女孩就是发征婚帖的林小姐。后来因为医疗费用的纠结,女孩林溪的妈妈被移出了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后,林溪因陪护床位紧张,向周文提出在晚上借用床位,从而让故事的情节进入高峰。在借用床位期间,周文将对林溪的好感转变成了爱,情不自禁的做出了一些亲昵的动作,林溪的不拒绝,周文自认为林溪可能对他也有好感或者也产生了爱的因素。也因为此,林溪在将要离开时,将自己曾经不堪的经历说给周文听,意在让周文认识真正的自己,而放弃这段来得有些稍快的爱情。可能是林溪不加掩饰的诉说,让周文对林溪更怜爱有加,爱情的种子从此深种于心。林溪因工作的原因让妈妈出院在家疗养,自己却没等妈妈出院就飞去了南方,此中的无奈,让读者读出了一份心酸。此后的日子里,两人虽不曾常联系,周文却因思念而频繁的用短信和微信向林溪诉说自己的思恋之情。作者用大段的微信对话,让小说中的人物鲜活,从而给情感赋予了节奏感,也减少了面对面诉说的尴尬与局促,慢慢让双方对各自的印象从水面浮出。小说的结局来得忽然,也是小说的亮点,当读到“周文对着林溪的墓碑说:‘小溪,明年我再来看你。’”时,编者只能用“情到深处,红笺为无字”来对这篇小说作总结。小说构思精妙,语言朴实接地气,心理描写细腻、逼真,抒发情感饱满,读后久不忍释卷,佳作,流年欣赏并推荐阅读。【编辑:临风听雪】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10900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临风听雪        2016-01-08 17:57:57
  一段情,能如此久远的驻留心间,实属不易。虽然结局有遗憾,但拥有过,就是幸福。
   祝福送给漫江,最长情的陪伴,不是朝朝暮暮,而是,你永久的留在了我的心间!
雪,本是人间清冷客
回复1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1-08 19:19:41
  姐,谢谢您,您辛苦了,这篇小说的形成也是医院给我的灵感。
   不论怎样,生活中厄运和噩耗都是以无法阻止的方式出现。
   祝福所有朋友珍视生命,珍惜光阴。安康快乐每一天!
2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1-08 19:25:20
  姐,辛苦了,编按很透彻,也很精彩,将小说的脉络和骨架,分析得精准到位,也使这篇小说增色不少。
  
   再次谢谢你对漫江的关注和鼓励。
漫步江湖,任我畅游。
3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6-01-09 19:37:5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3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1-09 20:44:41
  感谢流年老师为漫江的小说加精。
   依次勉励自己,坚持创作下去。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