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指间微凉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指间】老村(散文)

精品 【指间】老村(散文)


作者:吃嘴猫猫 童生,781.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56发表时间:2016-01-15 10:47:13
摘要: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老村。

【指间】老村(散文)
   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老村。
  
   ——题记
  
   戏台
  
   一直以来,它就一直在那儿,张大了嘴,等着。
   有时候,我从它下面过,不由得抬头看它。看它张大的嘴巴,很饥饿的样子。
   我就想:它到底有多少岁了呢?
   它的年岁一定是大过我的。
   阳光从它头顶塌陷的一处空洞射下来一缕光,在它张大的嘴巴里跳动、闪烁着。于是,我看见它睁开惺忪的眼,懒懒地朝着它面前的大块的空地看过去,就有细密的微尘在光影里飘舞着。
   “咦——呀——”遥远的声音正从它的嘴巴里发出来。
   一层一层的红红绿绿的幕布拉开,乐队的锣鼓胡琴儿等一溜儿排列在戏台一侧,穿红着绿的生旦净末丑。戏台即人生。
   戏台下面人头攒动,黑压压齐刷刷。我钻在拉胡胡儿的人背后,看下去,脊背发麻。
   风从很远的地方吹来,吹开了姑娘头上包着的头巾,把水煎包锅里的香味吹得到处都是,吹得卖糖葫芦的老头儿喊不开了嗓子,还有母亲怀里吃奶孩子的尿骚味儿在空气里酝酿……
   原来它曾经那么风光。
   现在它老了。它极不情愿地无可奈何地一点一点地老下去。
   我听得见它的叹息,一小片被鸟儿踩碎的瓦砾落下来。尽管那声叹息彻底被淹没在了风声里,但是我能听见。
   它老态龙钟,大概已经记不得自己曾经意气风发的样子,或者一些声音,偶尔也会出现在它的梦里。
   “咦——呀——”
   其实它什么都知道。月圆的时候,它看得到自己的影子。剥落的墙皮掉下来,砸住了两只正在打架的老鼠中的一只。秋天,鸟儿不见了,但鸟儿的羽毛和一地的鸟屎留下了。
   我注视它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即使它老了。
  
   看山
   十二月十九日,2015年岁末的一天,我上了熊耳山。
   我眼中的和我心中的几无差别,暖阳抵不过烈烈西风,落叶满阶踏之簌簌作响,草木萧瑟,苍松黯然。偶有鸟雀飞过,孤鸣声声。倒是那山阴处斑斓的积雪,给灰黄的熊耳涂上了一抹亮色。
   我走在山里,沿着山留给我的一条路。这路是青石板铺就,洁净得连纹络都清晰可见。这个季节,路应该是睡着了的,落叶不均匀地覆盖了它。我轻轻地走,尽量不吵醒它。我有点不明白周围大大小小的树,为什么那么多早已枯卷了的叶子还不落下?一定要等到最强劲的西风来扫?是树的挽留,还是叶的依恋?或许都不是,只是某种树种特性使然罢了。
   冬天本不是赏景的最佳季节,我知道。今天,我唯一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山,看看这座名唤熊耳的山,像看我故去二十多年的父亲一样来看它。
   没错,就是这样的。人们常说父爱如山,但我们何时认真地端详过父亲?突然有一天,我们竟然发现,曾经高大伟岸能力超人的父亲,一下子佝偻了背昏花了眼。衰老,如同这暖阳下不带热度的熊耳山,只有寒风中飘飞的枯叶捎来常被忽略的叹息。
   我走在山里,认真聆听山对我的低语,如同父亲当年对我的教诲。没有了花的鲜艳,叶的翠绿,空气的流动里也摒弃了暧昧,山还原出他顶天立地的汉子。我看到父亲佝偻着背,绳子深深勒进他的肩膀,他歪歪斜斜的身躯,还有他身后刚刚播撒了种子的平坦的土地……山俯在我耳边,说:“路长着呢,过了这道弯,还有一到弯。好不容易上到山顶,还得下来。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更难走,小心摔着了哇!”然后,拍拍我的脑袋,又闭了眼不言语了。
   我走在山里,看满山沟壑纵横,就像父亲满脸的皱纹。父亲老了,化成了一撮尘土,和他的山融为一体。山会老吗?如今它也是历尽沧桑,曾经的汪洋大海幻化出层峦叠嶂;两崖间的一根横木宣告着它远古的神奇;祖师爷的葫芦里也许真的装有灵丹妙药……生命都会老去,包括山。就像我,四十岁的我已经知道疼是什么滋味了。山也能感觉到的,只是,它远比我要坚强,它只是隐忍着罢了,只待来年春风的唤醒,就再次勃发无穷生机。
   与其他山们比,熊耳自有其不同,所以我专挑这个季节来看它,看与之相伴整整一季的熊耳积雪。我小心地从雪上走过,动作很轻很轻,生怕弄疼了它。我知道,这厚厚薄薄的雪,是温暖山一个冬天的炉火,有了它的陪伴,山便再也不会孤独寂寞了。一想到这深深浅浅的积雪,要迎来熊耳的春天,就不由得羡慕嫉妒起来。同样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于其它地方的恐早已渗进田地或流进沟渠了,独熊耳的雪,却能从冬到春,陪伴始终,何其幸哉!有雪至此,熊耳的冬天岂不是平添几多温情与浪漫?
   走在山里,沿着青石路,伴着熊耳雪,我偷听着它们之间的窃窃私语,一直来到山顶祖师爷门前。祖师爷也怕冷呀,挂了棉门帘遮挡风寒。烈烈风中,我极目四望,相信这里的日出、云海等景色定然更为壮观。但对我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熊耳山,我来看它,它挺好的。
  
   探望一棵树
   午后醒来,感觉头疼得厉害。我知道,一定是北山那棵树在念叨我了,让我去看它。
   我已经记不清我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北山的。更多的人宁愿上南山,而尽量远离北山。南山有香火很旺的兴国寺,有修得不错的水泥路,有精致的风景。北山有什么呢?除了凌乱的不成才的槐树林儿,除了杂乱的一蓬一蓬的蒿草,除了破败的大大小小的坟茔。
   但,爱是不需要理由的,比如北山,比如北山上的那棵树。
   上次去看它,还是夏天。我冒着酷暑,拨开一路肆意的荆棘,翻越两道陡峭的山梁,才找到它。它将树荫给我,我在树荫里打坐,听风声蝉鸣,看蓝天白云。它不做声,但我知道它的心意。我不说话,它也知道我的心意。我要走了,它一直将我送到我看不见它为止。
   我以为我很快还会再来看它的,但我没想到,时间一过就是一个季节。直到今天,我头疼得要死,我才突然想起来,是它,背上的那棵树,它在想我了,要我去看它。
   是我的错,是我以忙为借口,而忽略了对它的承诺。所以,我迫切地收拾行装,然后在这个冬日的暖阳下,去看望北山上的那棵老树。
   它果然还在那里,一如往常的姿态。我跋涉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在太阳偏西时来到它的身边。
   我实在想不起来夏天时它是什么样子了。应该有满树绿油油的叶子吧,或者树上结的还没有成熟的果子?或者有蝉藏在树叶里吟唱?我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但我能够肯定的是,它一直站在这里,哪儿也没去,只是隔了一个季节,它就变得苍老不堪,光秃秃的枝干伸向天空,像老人瘦弱的手臂。
   我坐在树下,如同坐在老人的膝下。我说,我来看你了。
   它不做声,但我知道,它已经和我打招呼了。
   因为此刻,我不再觉得头疼。我的头脑一片澄明。
   就在它扎根的厚厚的土壤下面,是曾经赫赫大名的卢王古寨。我经过的时候,那坚实的古寨墙和古窑洞还在向人们证明古寨历史上的辉煌显赫。但又能怎么样呢?不过是在历史的烟尘中来过罢了。过不了多久,还是要成为这苍茫大地上的一掬黄土,能在史籍上留下几行文字,已经功德无量了。
   而它,一定更加明白这一点。在经历了无数个春夏秋冬,看过了无数生离死别之后。岁月在它身上刻下的年轮告诉我,它已经很老了。今天的秋天它果实累累,但明年的春天它或许就抽不出新芽了。
   它和我一样,也会老的。
   它会死吗?在它膝下,我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我抬头看它,它低头看我。
   对不起啊,我不该有这么恶毒的想法?我说。
   死很正常啊!你看我周围还有几棵活着的树呢?
   我望向周围,果然,荒凉空旷的山顶上,寥寥无几的几棵老树,在东西南北不同的方向遥遥相望。
   活着的有几棵呢?或者,有的已经死了?
   是啊,有的已经死了。不同的是,它们不像我们人,把自己装进一个匣子里,然后埋进土里,隆起一个坟包,立起一块墓碑,以此企望后人来怀念自己。而它们,死了和或者唯一的区别就是不再长出新的叶片,如此而已,并不妨碍它们依旧站着,沐风雨,知霜冷,与日月星辰对话,和山川大地共眠。
   它不理我。它不屑与我谈论生死,我与它,不在一个轮回的频道上。
   但是我明白它的意思,人生苦短,要珍惜。
  
   虎子
   虎子是是一只纯种的牧羊犬,今年至少有15岁了,为它的主人看家护院,忠心不二,生下的子女为主人带来了不小的收入。很久以前,主人已经不喂它了,所有它一般总是饿着。它的主人和娘是邻居,娘只要剩了饭或馒头,就喊虎子过去吃。每次回家,我都看见它逡巡在娘的门口,一双温柔的亲热的眼睛看着我。它难道也知道爱屋及乌这个词?
   这个周末,我回家看娘。车还没停稳,它倒抢在娘的前面来迎我,一直跟着我进了屋,放下东西,再出来,看我消停地搬个小凳子坐在太阳地里晒暖,也终于不再跟着转悠,蜷卧在我的脚边,将它的脑袋轻靠在我的脚上,眼睛眯上,和我一起晒太阳。只不过,不时会睁开它仍旧明亮湿润的眼睛看我一眼,然后又闭上。
   娘对我的此番行径简直无语。她反对我和虎子如此亲密的接触,因为虎子身上一定有跳蚤,而且我身上也一定会沾上一些狗毛。但是娘反对无效,我依然我行我素,不仅允许虎子卧在我脚边,而且还动不动抚摸它的额头和脊背,以通过人狗之间的互动分享最好的愉悦。
   我们兄妹四个都在城里,娘却一个人住在村里。但是娘一点也不寂寞,不但附近的老人们喜欢来我家串门儿,就连周围的猫啊狗啊也喜欢到我家来。猫狗是很聪明的,它们知道娘只会口里呵斥,实际上却老是给它们留了食物的。老人们围在一起打纸牌、聊家常,猫躲在墙头上,狗躺在大门口。等到饭时,人们散去,猫狗归家,娘的烟囱里冒出袅袅的炊烟,一天不知不觉就这样过去了。
   吃过午饭,闲极无聊,于是和姐提议出去走走。经过队部大院,刚好看见虎子,正低着头找着什么。我喊它:“虎子,走。”
   姐说:“你让它跟你走,它就跟你走啊?”
   我不知道虎子会跟我走,我只是随口喊它罢了。
   虎子抬头看我,拿眼睛询问。
   我一边走,一边又对它说:“虎子,走!”
   虎子确定了我的意图,立即跑了过来,跟在我的身后。
   三人一狗,沿着通向后寨的路,走去。路,出乎意料得好,水泥路一直通到寨根,让我的脚不适应,竟然没有了方向感。还好,水泥没有铺到山上。沿着牛羊和农人踩踏出来羊肠小径,心里才觉得踏实,这才是我真正要走的路嘛!三人一狗,走在阳光下,不说话,却有着空前的默契,默默享受午后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虎子亦步亦趋,紧紧跟随。我以为它只是兴之所来,走不了多久便会改变主意的。然而我错了,虎子虽然中途也会被其他动静吸引,但稍作停留就很快追上我们,甚至期间经过一家人的门前,一只凶猛异常的壮年大狗的恐吓也没能阻断虎子的脚步。除了虎子以外的所有狗,我都畏惧。虎子却很淡定,依旧迈着它不紧不慢的步子从那只狗面前经过,直至那狗羞愧地夹起尾巴悻悻地掉头回去。
   走到山的三分之二处,人和狗都觉得累了。我们将棉袄的拉链拉开,虎子把舌头伸出来呼哧呼哧喘气儿。依照户主的意思,是要一鼓作气上到山顶的,据说那山顶是巨大而平坦的,是古时候用来屯兵防匪的寨子。站在那上面举目四望,一定风景无限好。但是虎子跑不动了,它大概已经很久没有跑过这么远的路,步履明显地慢下来,而且还拉了我们一大截。如果还往山顶爬,它会累坏的。另外,我老远就被看中了一处凸出来的地势,那地方高高上扬,像极了我大姨家门口的一个名叫夜明珠的高台。我把自己的想法一说出来,立即得到了姐的共鸣,于是我们一致选择这个凸起作为终点。
   我们一气登上夜明珠(我立即将它命名夜明珠),真好。宽敞、平坦,阳光普照,天空湛蓝,天晴得简直不像话;远方,青山重叠,影影绰绰,民居村落,水墨画儿一样婉约。户主四仰八叉躺在夜明珠上毫不客气地打起了呼噜,我与姐因为夜明珠聊起了已经故去的大姨,唏嘘当年大姨对我们的好。虎子卧在我与姐之间,安静地闭目小憩。它是真的累了,我和姐叙话的近一个小时里,它耷拉的耳朵一直耷拉着。即使我伸手去揉搓它的毛,它也慵懒地瞄我一眼,就又继续做它的美梦去了。
   我奇怪,虎子怎么轻易就跟上我们走了呢?
   姐说:“狗老成精,虎子看人准着呢。娘说前些日子,有一收狗的看中了虎子,想买。后来,虎子只要一看见那人,就冲他一个劲‘汪汪’。虎子都多少年没冲人发过脾气了呢!”
   我又想到一个问题:“虎子肚子里本来就没食儿,今天跟我们跑了这么大一圈,够呛!”
   姐一笑:“简单,一会儿偷娘一个馒头给它吃。”
   这主意好,成交!
   四点多钟,娘打电话,说开始生火做晚饭了,该回去了。下山很快,经过休息,虎子的体力得到恢复,一直走在前头,不时停下来等等我们。一进门,虎子就趴在放在地上的脸盆里头也不抬地喝水。姐拿出馒头给虎子吃,娘竟没阻拦,只是说:“看你们把它折腾的,不知道它老了呀!”

共 624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那个老村,那个记忆中和眼里的老村,是个历经风雨沧桑的老人,坐在那里,对着自己的儿女安详的微笑。村中那曾演绎人间悲喜的戏台,村外敦厚如父的熊耳山,北山那棵看透生死的老树,那个亲昵如友的老狗,还有独立责己的大表姨。凡此种种,成了村庄烙在作者里特定的符号,亲切温暖。文章中笔触细腻,情感真挚,看似平淡,却饱含深情。平常生活中体味生命哲思,这是智者的行走!您是这方灵秀水土最优秀的女儿,村庄将以您为荣!感谢您赐稿指间,指间也因您而更精彩。【编辑:桂月涵香】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117003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桂月涵香        2016-01-15 10:52:36
  这是一篇很美的散文,老师的文笔精致,构思精妙,着实让人心动!编者竭力想写一个好按,可惜水平有限,望老师见谅!
回复1 楼        文友:吃嘴猫猫        2016-01-16 15:16:55
  感谢编辑老师百忙之中给予编发,编者按又写得凝练深刻,猫猫心中不胜感激。
2 楼        文友:桂月涵香        2016-01-15 10:54:10
  早上第一课看了,后来上课,放弃编辑,第三节课终于完成了。是以此洗礼!
回复2 楼        文友:吃嘴猫猫        2016-01-16 15:17:30
  辛苦了, 编辑老师,遥祝福安!
3 楼        文友:桂月涵香        2016-01-15 15:41:34
  是一次洗礼!错别字了,不好意思!
回复3 楼        文友:吃嘴猫猫        2016-01-16 15:18:22
  俺是别字大王,尤其时越着急越出错,正常。
4 楼        文友:郭永涤        2016-01-15 20:26:32
  温暖厚重,韵味浓郁,哲思警人,喜读作者又一力作,不胜感佩。祝贺!
副高职称,著述多部。
回复4 楼        文友:吃嘴猫猫        2016-01-16 15:18:50
  谢郭社长阅读,望多指导!
5 楼        文友:梓烨灼灼        2016-01-15 21:52:21
  老村的记忆与现实,厚重而优美,震撼中!
依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回复5 楼        文友:吃嘴猫猫        2016-01-16 15:19:27
  谢老师光顾指导,猫猫欢喜之至。
6 楼        文友:郭文敏来也        2016-01-17 10:36:19
  猫猫的文字细腻而厚重,读之如饮甘茗,且有余味无穷之感也!
舞文弄墨,神清气爽;写我之思,终有所悟。
回复6 楼        文友:吃嘴猫猫        2016-01-17 20:27:59
  谢老师夸奖,猫猫定不懈努力,不让老师失望。
7 楼        文友:晴空依旧        2016-01-19 21:00:06
  老师的文笔细腻,构思独到,运笔如行云流水,对家乡老村的真挚情感如小溪般潺潺流淌,感谢老师分享,拜读!
晴空依旧
8 楼        文友:辛夷99        2016-01-25 11:46:47
  这样深沉的文字让人联想到《生死场》,就是这般沧桑而顽强的村庄,就是这样沉郁而苍凉的人生,蕴藏着我们长久的乡土情怀和生命存在感。致敬!
靠近文字的人是美丽的~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