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墨海放牧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墨海】母亲的狗狗(散文)

精品 【墨海】母亲的狗狗(散文)


作者:毕雨民 秀才,2064.5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29发表时间:2016-03-15 13:07:21
摘要:与母亲朝夕相处的两只狗狗,在母亲去世后不离开故园,执着守候,演绎了一场主人与狗狗的感天动地的故事。

【墨海】母亲的狗狗(散文)
   姐姐死得早,我那个所谓的混蛋姐夫不负责任地逃之夭夭,留下年幼的孤苦伶仃的孩子。善良的母亲不顾一切,担负起了把外孙养大成人的责任。
   从此,一老一少,祖孙俩相依为命。外甥也就有了温暖的童年,有了简单但幸福的少年,慢慢成长为一个懂亲情、知恩报、有爱心的正气男儿。母亲则从两鬓发染,到满头白发,到步履蹒跚。沧桑岁月,把她推到了风烛残年。
   两年前,母亲出门变少。外甥每天上班,我忙碌公司的工作,老人总是一个人独居家中。看到母亲寂寞无聊,我便从集市上买来一条狗狗陪伴她。黄色绒毛,机敏聪明,非常可爱。母亲高兴极了,嘴里不停地喊着“小黄、小黄”。外甥也不失时机地尽孝,看到姥姥这样喜欢狗狗,不久,又从集市上买回来了一条白色的。
   这一下,母亲可有活干了。喂狗狗,打扫卫生,逗弄着狗狗玩耍。嘴里的话说不完:“小黄,你是姐姐,让着弟弟点。小白,不要那么毛手毛脚,沉稳点。”
   母亲每天忙忙碌碌,但是笑容多了,笑声响了,充实了许多。
   外甥下班回家,门一响,母亲便招呼两条狗狗:“快去接接你们哥哥,辛苦一天了,是他养着咱们一家子。”两条狗狗跳跃着跑去,“汪汪、汪汪”地叫着,又一左一右跟随着外甥回来,有点夹道欢迎的阵势。母亲早已经准备好饭菜,心疼地招呼外甥洗手吃饭。小黄、小白也不例外,面前分别放着一个小碗,盛上粥饭。小黄嘴刁,母亲总是给她放一点咸菜汤;小白别看年龄小,饭量大,母亲多给他半个馒头。后来,随着他们长大,又换上了大碗。虽然粗茶淡饭,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蛮幸福的。
   平时忙,周末我去看母亲,成了贵宾登门。小黄、小白用尽喜悦的情感,“汪汪、汪汪”地叫上好一阵子,那叫声的频度、强度、节奏、旋律分明就是一套欢迎词,慢慢我也读懂了他们。狗狗们跳跃在我的身边,吻我的鞋子,在我脚下蹭来蹭去,把我鞋子上的尘土都弄干净了,分明就是一种献媚、讨好。他们用尽各种招数,取悦于我,向我表达非常欢迎。不一会儿,母亲说话了:“你们叔又不是外人,别像欢迎总理大臣,快停下来让你叔歇息歇息。”接着拿出来好多好吃的东西,非让我吃上一点才肯罢休。两只狗儿安静下来,趴在我们面前,总是小白在左,小黄在右,两双大眼一汪清水般,平静、温柔地注视着我。我分别扔给他们一些食物,他们不去争抢,各自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此时,我看不到狗狗一点疯狂、野性的另一面,只看到与人和谐相处,知恩、知爱、懂人性善良的一面。
   我在想:如果人与自然能和谐相处,顺应大自然的规律,人类会得到大自然的恩赐;如果人类与动物和谐相处,人有爱,也会唤醒动物的爱。久之,会强化并深厚动物与人的感情。在传说中,许许多多狗儿在关键时刻救了主人的命;在战场上,战马把奄奄一息的主人拖回了家。爱是相互的,会不断升华,甚至换来以死相拼,相伴而终。
   母亲平时坐在床上,闭目养神。手不停地抚摩小黄的头,小黄则像个姑娘似的温柔地趴着享受,母亲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讲着外孙小时候的故事。小白安静不了多一会,跳来跳去,撒着欢,母亲不去管他。她知道:男孩子吗,总是有使不完的劲。
   后来,外甥又买来了两只鹦鹉、两只鸭子,这下小院子里热闹极了。外甥下班回来,鹦鹉眼最尖,“回来了,回来了!”不停地叫着。两条狗儿前去迎接,后面跟着两只鸭子,“汪汪、嘎嘎”,“汪汪、嘎嘎”不停。接着,两条狗儿一左一右,鸭子尾随其后跟在外甥后面回来了,母亲笑得合不拢嘴。
   母亲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不闲着。一会儿弄把粮食喂喂鹦鹉,一会儿在地面上扔几片菜叶子,两只鸭子欢快地“嘎嘎”叫。不是自己的菜,小黄、小白也不去抢,安静地看着。母亲嘴里念念有词,嘱咐着、念叨着,幸福地看着这一群孩子们。
   去年冬天,母亲病倒了。我一边工作,一边和外甥轮流守候母亲,这样,来往母亲家的次数频繁了。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现在我回忆起那段时光,觉得很奇怪。那时没了两只鸭子,好像鹦鹉和两条狗狗明白主人大限将至,非常安静地守候着,变得温顺起来。鹦鹉不再说话,小黄、小白每次见我来,发出低沉的声音,在喉咙里婉转着,算是见面礼,之后便没了声音。有时吃饭时忘记了给他们食物,他们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我偶尔抬头看一下笼子里的鹦鹉,它们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地看着母亲。我想到喂它们一些食物,它们好像不知道了饥饿,一动不动。不久,两只鹦鹉静静地走了。我知道它们是在报恩,想顶替母亲到阎王爷那里报到,用它们的两条生命换回我母亲的一条生命。用自己的死换回主人的生,知恩图报。
   剩下饭菜,我去喂小黄、小白,两条狗狗喉咙里悲哀地:“嗷嗷”叫着,慢慢地舔舐着食物,好像心中痛苦,充满着悲凉。
   这样的日子转眼两个多月。有一天晚上,轮到我守候,我趴在母亲身边一直到天亮,发现母亲不对劲,光想喝水,排不出尿来。我意识到母亲病情严重了,打电话叫了救护车,住院治疗。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呆了五天五夜,医生偷偷告诉我没有多大希望了,提前准备后事吧。想到陪伴我半生的母亲要离开我,我的眼泪像开了闸门,哗哗地流了出来,我躲在楼道里哭了一夜。
   那天晚上,外面下着鹅毛大雪,那是去年腊月的最后一场大雪。我透过窗子,看着外面昏暗灯光下正在飘落的雪片,脑海里像电影一样浮现出过去的沧桑岁月:
   两鬓白发的母亲带着外孙下地干活,一老一小,慢慢行走在田间旷野,远去的背影,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阳光下、风雨中,晒黑了一老一少的脸,累弯了老人的腰,外甥渐渐长高。
   夜灯下,母亲为外孙子缝制衣服,穷人家没有条件,不讲体面,也要让孩子穿得暖暖的。外甥在一旁写完作业,很懂事地为老人端上一杯水,捶几下背,高兴地试穿着姥姥为他做的新衣服。祖孙俩是那样地开心,虽然生活苦了点,但是幸福的。
   母亲慢慢变老,头发全白了,但依然坚挺着忙碌家务。外甥到了家里,热腾腾的饭菜已经端到了餐桌,外甥狼吞虎咽,母亲笑得可开心了。
   母亲风浊残年,蹒跚着,小黄、小白跟在后面,摇着尾巴。
   母亲躺在病床上,嘴里念叨着,外甥侍候左右,跑前跑后。小黄、小白趴在床下,静静地,没有声息。
   外面突然狂风大作,雪片飞撞到窗户玻璃上,我身上一阵寒冷,心里疼痛起来。我想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奄奄一息,也许一会儿,也许明天,也许更久一点,就永远闭上她那慈祥的眼睛,母亲真的要走了。
   我的泪水又一次开了闸门,滔滔不绝。我哽咽着,喉咙里发出悲痛的声音。
   任凭我们怎样挽留,母亲还是要走。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我们和母亲坐着医院的救护车回到了老家,那个母亲一直唠叨着日思夜盼的家。那是个冰冷的早晨,但是母亲已经不畏寒冷。到家十几分钟,母亲满意地合上双眼,流下幸福的泪水。
   “姥姥,你别走!”外甥使劲呼唤,我被唤醒到现实中来。母亲真的走了,母亲把我和外甥撇下静静地走了。我强忍着悲痛,没有掉出一滴眼泪来,昨夜的一夜泪流已经干涸。
   三日后,老人入土为安。外甥回到家中,看到小黄、小白已经瘦弱得不成样子。原来这几日我们忙着照顾母亲,忘记了给他们食物,他们却一声不响地忍耐着。从他们泪湿模糊的双眼,可以看出他们已经知道主人过世,他们也同样经历着和我、和我的亲人们一样的痛苦、煎熬,一样处在无限悲痛中。
   我们乡下有个风俗,老人入土为安的第二天圆坟,就是在故去老人的新房子前最后一次告别,并且在新坟上添上足够的土,堆成一个大大的圆房子,之后新坟三年内不能添土。乡下春天风多,刮得厉害,夏天雨水冲刷,三年之后坟也会变得很小。
   第二天去坟地时,小黄、小白好像知道这些,直接窜到了车上。外甥拖曳他们,就是弄不下来,直接拉着他们到了坟场。打开车门的一刹那,小黄、小白像箭射出一般冲向母亲的新坟,前腿疯狂地挠起坟上的新土,顿时尘土飞扬。我们几个人拖拽着狗狗,一边劝说他们让老人安息,这才平稳了他们的情绪。趁此时,几个年轻后生,飞快添土,顷刻间,一个大大、圆圆的房子落成了。
   摆上贡品、点燃纸钱,亲人们又是一次悲天痛地地哀嚎。小白、小黄一左一右,前腿跪下,后腿伏地,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眼中泪水悬眶,不断滴落下来。
   圆坟仪式结束后,小黄、小白不肯离开,是被我们拖拽到车上去的。回到家里,便没了声音,一连数日,拒绝进食。直到十几天以后,才缓缓吃点东西,在院中活动起来,但没有了母亲在世时那般快乐。
   今年春天开始,母亲住的院子要出租出去了,我试着把两条狗狗带出去,与其说带出去,倒不如说是拖拽着,可没走出街口几步,两条狗狗就挣脱了绳子跑回了家。无奈,我只有放弃了这种强硬的办法,便拿着食物去看他们,每次见到他们,就像亲人相见。我、小黄和小白,我们眼里都是泪花。看到他们,总是睹物思人,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在世时的情景,母亲的影子在面前晃动着,慈祥地笑着。
   也许小黄、小白觉得主人还会回来,所以他们执意不走,他们必须守着这个家。否则主人回来看到他们不在,会以为走错了门,那样与主人错过会很后悔的。
   想到在以后的时光我忙碌工作,有时我不能及时看望小黄、小白,我心中一阵阵揪心的疼。他们身上有我母亲的影子,我当初没有能拦住母亲,看到他们,至少能唤起对母亲的思念,释放一下儿子对母亲的那种感情啊。
   我委托租房的人帮我养着小黄、小白,甚至给他们降了一些房租,但我发现他们似乎很烦这两条狗狗,我心中又多了些许担忧,隐隐作痛。他们那里知道我对狗狗的那份感情,他们又那里知道狗狗对我母亲的那份感情啊!
   这件事挂在心里,我在QQ群、微信圈子里总会提及,甚至把小黄、小白的照片发了上去。不久,一对阳光的中年夫妻找到了我,要求租下母亲的院子,并收养小黄、小白,我心里充满无限感激。
   过了几日,我去看望小黄、小白,看到院子里多了几条残疾狗狗,那对中年夫妻正在为一条黑色狗狗抹药疗伤,小黄、小白把我引到近前,然后静静地蹲在一旁。
   又过了几日的下午四时左右,我开车路过那座院子,顺便看看小黄、小白,放上一点食物。开门的一瞬间,我被感动了:
   小黄正在为一条看似流浪狗狗挠身上粘连的绒毛,小白在用嘴舔一条灰色狗狗的伤口,它们把对母亲的忠诚延续到了新的主人身上,它们把爱洒向来自四面八方的兄弟姐妹们。
   三月的阳光明媚灿烂,映照着充满爱心的小院;春风送暖,整个小院暖意融融。小白、小黄像大哥大姐一样,带着新来的狗狗们在院子里晒太阳,玩耍嘻戏。他们继承了母亲的爱心,又把对母亲的爱寄托在新主人和新伙伴身上。
   我眼里噙着感动的泪水,心中却无限宽慰。狗狗们有了好的归宿,母亲的在天之灵也会安心的,我仿佛看见母亲的影子浮现在小院上方,微笑着点头。

共 417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篇感人至深的叙事散文,讲了两条狗和母亲的故事,人和动物之间的情感能够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是何等的珍贵。动物其实也和人一样,是具有生命,具有感情,具有灵性的.只要你用真情去对待它们,那么它们也同样会给你以真诚的回报。本文通过写人与狗的感情故事,抒发了作者对母亲的怀念,行文朴素,感情真挚,一些细节描写尤为生动。感谢来稿,期待精彩继续。推荐阅读。【编辑:不屈的棋子】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315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不屈的棋子        2016-03-15 13:07:50
  感谢来稿,祝好!
2 楼        文友:不屈的棋子        2016-03-15 13:08:13
  一篇感人的文章,赞了!
回复2 楼        文友:毕雨民        2016-03-15 13:12:47
  谢谢棋子老师,终于看到你的编者按了,早在当编辑了。
3 楼        文友:不屈的棋子        2016-03-15 13:08:33
  期待精彩继续!春安。
回复3 楼        文友:毕雨民        2016-03-15 13:14:49
  尝试第一人称写法,真的进入角色了,眼泪都出来了。
4 楼        文友:雨中太阳        2016-03-15 15:54:22
  拜读雨民老师的大作,厚重感人,于平实中见真情,好章法,欣赏学习了!
女人不仅要丽质更要励志!
回复4 楼        文友:毕雨民        2016-03-16 14:14:45
  过奖了,瞎写吧,人家母亲的狗狗,写得想自己母亲的。
5 楼        文友:水中阳光        2016-03-15 16:30:45
  老师好才情,学生品之不再思肉味。读来如饮甘泉,久润不褪。问好!
回复5 楼        文友:毕雨民        2016-03-16 14:17:23
  天上的太阳在水中有影子,彼此彼此。
6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6-03-15 17:04:19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心情!
7 楼        文友:雨春        2016-03-15 17:05:50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期待更多精彩再现,展示你的风采!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8 楼        文友:杨莲莲        2016-03-16 20:24:21
  能把动物与人的情感融合为一!的确是功底!
9 楼        文友:漂泊的云        2016-03-24 23:58:18
  动物具有灵性,平时我也深有体会,欣赏佳作。
喜欢文字,喜欢音乐,文字和音乐都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