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笔端流云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云】暗香(小说)

精品 【流云】暗香(小说)


作者:静之水流深 秀才,106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55发表时间:2016-03-21 18:14:11

【流云】暗香(小说)
   看见桑桑的时候,宏生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她瘦瘦弱弱的身体,小小的脸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刘海被吹得胡乱贴在额头,半旧的灰白色风衣没有系扣子,背包的带子把一侧肩膀的衣服勒得散开,露出了锁骨,整个人是那么疲惫不堪。桑桑是哥们秦叶帧推荐给他的,说受人之托,无论如何照顾一下,说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唉,宏生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秦叶帧怎么推荐这么个人来,好歹是来应聘的,也收拾一下自己呀,就这副样子,到哪儿都不会用她,还信赖,信个鬼。
   出于哥们的面子,宏生还是给桑桑单独安排了一间办公室,就在他办公室的旁边,也是担心大厅里的那些年轻人的冷嘲热讽。回到办公室,他拿出了她的简历,桑桃枝,毕业于某师范大学化学系,比他小六岁。宏生突然有点明白了,她和秦叶帧的老婆樊樱是大学同学。那么,那么,不会是想给他介绍女友吧?他苦笑着摇摇头,秦叶帧这臭小子,做事真不靠谱,二十多年的哥们了,他宏生什么时候缺过女人!至于这个桑桑,尼玛,怎么不干脆叫“桑桃花”呢,不过,就这副模样,哪有一点点桃花的妖娆,也就是没长顺溜的桃树枝。
   宏生把简历扔在旁边,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这是宏生的思考方式,每当有事情时,他就打会儿游戏。过了一会儿,宏生想起刚才忘记告诉桑桑明天八点开晨会,顺便告诉她穿戴整齐一点。宏生叫一个女孩进来,犹豫了一下,又摆手让她出去了。还是自己过去桑桑办公室,刚走到门口,看见桑桑拿着几个插头在插板上来回换,便问道:“怎么了?电脑不能用?”
   桑桑抬起头,一脸无辜地说:“就开不了机。”
   “不可能啊,我亲自试的好好的。”说着,宏生过去,只看了一眼,气得笑了,电源开关关着。
   “不开电源能开了机?你家电脑用的是太阳能啊。”宏生没好气地说。
   桑桑讪讪地笑笑,没说话。
   回到办公室,宏生生气地把她的档案袋仍进了垃圾篓里。
   前段时间和秦叶帧喝酒,宏生抱怨公司养了一群闲人,没有人真正能为他分忧,让叶帧无论如何给找个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可是,这死哥们,居然找了这么个笨蛋。宏生恨恨地自言自语道:“我找的是能做事的员工,又不是特么的保姆,死秦叶,破秦叶,猪脑袋不是进水了,就是被门挤了。”想着,宏生便拨通了秦叶帧的电话,电话接通时,那些抱怨的话却变成了“桑桑到了。”
   秦叶帧说:“到了就好,听说这女人脾气不太好,你多让着她点。”
   挂断电话,宏生真想不明白,又丑又笨的死娘们,她有什么资本脾气不好?
   晨会介绍她时,果不出他所料,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员工一边看着她,一边窃窃私语,皮肤稍黑的那个说出了声:“公司不是有规定么,不穿制服不能上班?我们穿自己的衣服就要扣钱,这位姐姐不穿扣不扣啊?”
   宏生没吱声,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本来要告诉桑桑穿制服的,结果被她笨得气着了。不过宏生也有心想考验一下桑桑,看她会怎么处理?可是,宏生瞟了一眼桑桑,这个女人居然面无表情,好像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呵呵,宏生心里笑了一下,这笨蛋心里还是蛮强大的,对于无关紧要的非议,能做到置之不理。
   接下来的日子,很安静。桑桑每天提前二十分钟上班,八点之前,会打扫,整理,甚至帮所有的人打开水。宏生偶尔路过她办公室,看见她总是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或者就在电脑上看东西,没有任何多余的事。慢慢地,宏生觉得这个女人还算稳重,可靠,有时也让她处理一些重要文件。桑桑也帮着写过几次文案,文笔不错,简洁明了,不过宏生却很少安排外出的工作给她,那些工作太辛劳,宏生知道,叶帧既然托付给他,就是让他尽力照顾的,虽然宏生不知道原因,叶帧不想说,宏生便不会问。
   日子就这样安静地过着,公司也不温不火地运转着。
   这种平静在五个月后的一天被打破了。
   这一天,公司副经理在做入库计划时,因为粗心少写了一个零,所以当一集装箱货到达时,竟然无法入库。因为是危险化学品,国家管理很严格,无法入库,意味着货物要在露天存放,没有任何安全防范措施,万一下雨淋湿,万一泄漏,潜在的危险不言而喻,同时也意味着无法出库,发货。而他预订的发货船是后天,定金也交了。如果不能按时发货,他不仅违约,甚至会违法。更不用说价值300万的货物砸在自己手里,公司虽不至于倒闭,但对于这个刚起步不久的新公司来说,也是重创。
   宏生第一次对着副经理破口大骂,副经理虽然竭力辩解,但无论说什么都于事无补。盛怒之下,宏生指着副经理说:“滚,滚远远的,再别让老子看见你。”副经理收拾东西头也不回地滚了,留下宏生像一只受伤的狼一样在办公室团团转。
   宏生亲自出面去找做计划的赵姐,谁知那胖女人根本不给他面子,说计划已经做了,不能更改,况且说了,这不仅是个人职责问题,这需要付法律责任的,万一出事,算谁的?说完磕着瓜子聊天去了,再也不看他一眼。宏生欲言又止,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把那女人的胖脸打成猪头。回到公司,宏生不停地打电话。可是,那些朋友平常在一起吃喝玩乐的可以,真正有困难时,没有谁愿意伸手帮他。
   宏生打开手机,怔怔地看着一个号码,犹豫着,他知道,只要他拨出这个号码,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可是,最终宏生还是放下手机,走到大厅,对着所有的员工说:大家都动用自己的关系,看看谁能解决,这件事,谁办成了,谁就是公司副经理。大家面面相觑,皮肤稍黑的女孩说:“如果我们有那本事,也不至于在您这公司打工啊,一个月挣这么点工资。”宏生沉默了,却不得不承认,人家说的是实话。
   这时,桑桑的办公室门开了,她轻声但坚定地说:“我去试试。”
   宏生看着她,别人都不行,她凭什么呀?不过,死马当活马医吧。宏生返回办公室,无力地坐下,叫桑桑进来,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轻声说:“一定尽力。”
   桑桑背着包出了门。宏生当然是不敢寄希望给她的,继续找关系求人,只是依旧没有进展。
   天色已晚,桑桑走了一下午了,一直没有消息,打电话也没人接。
   宏生的办公室里间有个小休息室,可是他却没有一丝饿意,也没有一丝倦意,他窝在沙发上,一只接一支抽着烟。听见公司门开的声音,他甚至没有看一眼的欲望,与其失望,不如不抱希望。进来的是桑桑,她一瘸一拐地,头发散下来遮着半边脸,就像打了败仗的国民党士兵。尼玛,宏生在心里骂道,简直就是丧门星。
   桑桑把鞋脱在门口,赤脚走进他办公室,拉开包包,递给他几张纸,没有说话,就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宏生打开看了一眼,差点惊叫起来,入库单,意思货已经入库了,那么多的货呢,她一个小女人,怎么把那么多货搬进库房的,还有那个难缠的老女人,她是怎么说服她的呢?他忙不迭地起身跑进她办公室,却看见她正在脱掉袜子,脚后跟被鞋磨烂了,和袜子粘在了一起,血肉模糊。
   看见宏生,桑桑把脚放下,说:“帮我接杯水吧,还有帮我买几个创可贴来”。
   宏生看着她把创可贴贴好,问:“没吃饭吧,我请你。”
   桑桑淡淡地说:“谢谢老板,给我叫份快餐就行了。”
   宏生打电话叫了两份快餐,特地嘱咐一份多加一个鸡腿。
   宏生说:“怎么不打车呢,回来我给你报销。”
   桑桑说:“出租车也不能飞上楼呀。今天雇佣工人和打车等费用,我明天整理好给你。
   宏生连忙说:“我双倍给你报销。”
   桑桑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是不是以后都双倍?”
   宏生本来准备了一大堆问题想问的,可是,却被桑桑这句话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心里恨恨地想:“真特么不识好歹”。
   宏生送桑桑回家,才知道,她住那么偏远。下车时,宏生突然想起第一次见桑桑,于是问道:“你第一天报到时,是不是找不到公司?”
   桑桑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是个方向盲,下了公交车走反了,绕了很远。”
   宏生笑了,说:“很容易被人贩子拐走的那种。”
   看着桑桑消失在胡同里,宏生打电话叫秦叶帧喝酒,并说带上樊樱。
   秦叶帧说:“樱子就在旁边呢,不带也得带。”
   樊樱很漂亮,黑棕色大波浪的卷发及腰,眉眼里总有说不出的妖娆,这种女人才是他宏生喜欢的。
   三个人很快就在酒吧碰面了。刚一见面,樊樱就拍着宏生的肩膀说:“说吧,宏少,有什么开心事,又踅摸着一个大美女?谁家姑娘又要被残害了?”
   宏生揪了一下樊樱的长发说:“美女算个毛啊,今天可是大喜事。”
  
   二
   桑桑理所当然地做了公司副经理,但是员工们无论大小都喜欢喊她“桑姐”,有时宏生也这样喊。
   接下来的日子,桑桑忙了很多。每天晨会时,桑桑会很细致地布置一天的工作,分工明确,连工作完成的进度甚至的需要注意的细节,她都会交代的清清楚楚。不仅是员工,就连宏生,都觉得桑桑太过较真,太过啰嗦了。可是,毕竟为了工作,宏生虽然总是听到员工抱怨,却也不好说什么。然而,让宏生心生反感的,是桑桑管太多了,她甚至会管宏生,总是不停地催促他。
   有一天,一份前天送过来的文件,宏生因为出去喝酒,回来就忘记了,一直没看没签字。直到桑桑过来要,宏生才想起来,就说:“还没看呢,一会儿我抽空看一下。”桑桑却不依不饶说:“那你现在看,我马上要。”宏生心里来气了,说:“迟一天能死啊。”桑桑说:“死不了,但是要求员工当日事当日毕,如果你都做不到,怎么要求员工做到。”
   宏生不说话,反而把文件塞进了抽屉里,冷冷瞅了一眼桑桑,自顾自打游戏了。桑桑走到他身边,拉开了抽屉,拿出文件放在了键盘上。
   两个人对视了十几秒钟,桑桑说:“你先看,我出去了。”
   宏生说:“你站住,你给我听着,公司是我的,我说了算,你要清楚,我是你的老板,我给你发工资,你分清楚大小王。”
   桑桑转过身来,说:“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知道你是大王,不过,如果没有黑桃梅块,你就一个大王,也赢不了牌。”
   说完,桑桑出去,随手带上了门,身后传来“啪”的一声,桑桑知道,一定是宏生把文件砸在了门上。
   大厅里的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桑桑身上,桑桑便笑了,伸手指指宏生的门,说:“老板心情不好,发飚呢,大家别介意,该干嘛干嘛。”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笑了。宏生听见了,也忍不住笑了,这死女人,还真特么难对付,这样想着,心里的气便也消了,走到门边捡起了文件。
   这样吵闹了几次后,宏生知道这女人就是属狗的,反正每次自己都讨不了好,最后还免不了要斗嘴,吵吧,显得自己多小气,不吵吧,实在受不了她。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宏生尽量在她找自己之前就把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处理好。
   只是宏生心里很不舒坦,大家都在尽量改正,尽量配合桑桑的工作,怎么她这啰里啰唆唠叨的毛病就不能改改呢。终于有一天,宏生忍不住说:“你是八十岁了么,几句话就说完的事,唠叨半天。”桑桑这次忍住没反驳,宏生不禁暗暗得意,终于戳中她的短处了。
   第二天,桑桑简单布置完,便回到了办公室。可是,有人跟着进去,问东问西的,宏生也跟着进去,说:“我要你们来工作的,不是让你们来当小学生的!”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桑桑平静地说:“经理大人,不是所有的人都懂化学的,不管是销售还是日常工作,告诉大家怎么做,总比让他们自己摸着石头过河自己揣摩要效率高点吧?也总比做错了重新来过好吧,明明知道路在哪儿,就是不说,非得要他们花时间去找么?大家都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只是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做,给正确的方法,要比错了再去补救省时省力省钱。”
   宏生竟然无言以对。
   回到办公室,宏生想起那次和秦叶帧樊樱喝酒时,听他说完桑桑的事后,樊樱不以为然,说:“明明你母上大人一个电话就解决的事,你却让一个小姑娘跑的脚都磨烂了,你呀,这所谓的破自尊,其实根本一钱不值。”
   宏生说:“我就不求她,别以为她是局长,我就非得靠她,我就看不惯她自以为是的那做派。”
   秦叶帧伸手搭在宏生肩上,说:“宏生,真不是我说你,阿姨人真的不错,对工作尽心尽力,认真负责,对家庭全心全意,你就是从小被你爸那破思想歪曲了,你妈怎么管你都不对,人呀,总是用放大镜看别人的缺点,用显微镜看自己的优点。”
   宏生抬手把叶帧的手扒拉下去,说:“说话就说话,别总勾肩搭背的,我说桑桃枝呢,总扯我妈那儿干嘛?”
   樊樱说:“不是要扯你妈那儿,你总不能这辈子都不和你妈说话吧?”
   宏生有点不耐烦,说:“还能不能好好喝酒了,你俩是不是我妈派来的说客,不说她了,再说我就和你俩绝交。对了樱子,你和桑桑是大学同学,是不是闺蜜啊?”
   樊樱说:“闺什么蜜啊,她是叶帧高中同学的前女友,那男的结婚了,托叶帧照顾的。”

共 14570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段伤心的往事,暗藏着一个男孩儿对女孩儿的一往情深。一帧照片,演绎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彼时大学校园中,年轻英俊的宏生,爱上了艺术系一位火一般热情执着的美丽女孩儿,本来说好一起赴入婚姻的殿堂,一起生儿育女,一起共谱爱的华章。然而,命运却同他开了一个致命的玩笑,在一次外出写生的过程中,美丽的女孩儿惨遭不测,遇上一头觊觎她美色的恶狼,于是,年轻美丽的女孩儿命殒江水边。从此,年轻有为的宏生不再相信丑恶的人性,不再相信美丽的爱情,从此,放浪形骸的他不停更换女朋友,更我行我素的游戏人世间。直到遇上其貌不扬:瘦弱平凡的女孩儿桑桑。桑桑的最初出现,是令宏生非常恼火头痛的一件事。在公司,站在工作的立场上,桑桑不仅从不给宏生面子,还处处与他作对。最初接触桑桑,宏生对她的感情由排斥到接纳、由恨到爱。在整个过程中,平凡的桑桑不仅没有靓丽的外表;过人的容颜,但她温良贤淑的品质,却如一道炫目的彩虹,点亮宏生头顶灰暗的天空,桑桑的出现,又恰似一缕暗浸润着宏生的心田。事业上,桑桑与宏生齐肩并进,生活中,善良温润的桑桑给予了宏生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曾经桀骜的宏生最终爱上她,接纳她,并娶了她。本文故事立意新颖,布局巧妙,是一篇非常优秀的小说,推荐共赏!【编辑:飞花逝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322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飞花逝梦        2016-03-21 18:17:12
  人生,因爱而慈悲,拜读老师佳作,似有暗香来。
彼黍离离,行迈靡靡。知我,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回复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3-22 13:34:25
  感谢您精彩编稿,辛苦了
2 楼        文友:飞花逝梦        2016-03-21 18:23:38
  感谢老师赐稿流云,祝创作愉快,遥寄春安!
彼黍离离,行迈靡靡。知我,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3 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6-03-21 20:58:28
  欣赏美文佳作,祝创作愉快,佳作连连!问好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回复3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3-22 13:38:35
  谢谢
4 楼        文友:艺苑奇葩        2016-03-21 23:11:22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在工作上,桑桑孜孜不倦、敢作敢当,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和超人的工作能力,她任劳任怨,用柔情温化了宏生冰封已久的心!文以喜剧收笔、合情合理!遥祝春安!
读书写文,乃雅兴欣赏,沉其内,即使百年也不孤独!
回复4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3-22 13:39:24
  多谢精彩留评
5 楼        文友:墨竹抚寒        2016-03-22 10:47:19
  祝贺作品加精!
墨竹抚寒
回复5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3-22 13:58:35
  谢谢鼓励
6 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6-03-22 10:51:49
  祝贺作品加精!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回复6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3-22 13:59:08
  多谢多谢
7 楼        文友:艺苑奇葩        2016-03-22 11:07:51
  祝贺作品摘精!遥寄问候,春安!远握!
读书写文,乃雅兴欣赏,沉其内,即使百年也不孤独!
回复7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3-22 13:59:27
  谢谢谢谢
8 楼        文友:四木夕        2016-03-22 14:06:54
  很精彩的小说,故事曲折,可喜的是最后有个圆满的结局。拜读了。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