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星月】天堂在上,一路走好(散文)

精品 【星月】天堂在上,一路走好(散文)


作者:重庆霜儿 举人,3861.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81发表时间:2016-03-23 20:04:22
摘要:老师,天堂在上,一路走好!


   李老师走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和夫正在鸿恩寺山顶赏桃花。满目粉黛,夹映在红白翠绿间,妖娆了一季的妩媚,令人心襟摇曳。无意中打开QQ群,惊奇地看到群友们都在议论李老师的突然辞世,还有的群友在询问李老师这个马甲的真身。这个噩耗,仿佛晴天霹雳,令我无比震惊。
   在我的印象中,李老师虽然很清瘦,但精气神很好。春节期间,我还和他互相传发过祝福短信,没想到,这么快,就阴阳两隔了。
   已是三月中旬,天气还有些微寒,山上的桃花却已开始凋谢,片片粉色的花瓣被风撕扯着,凄美绝决地在空中翻飞,不甘于红颜的消逝。人说,春天万物复苏,百花盛开,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然而,春天却是短暂的,好花好景稍纵即逝,空留一腔愁怨。
   不禁联想起李老师。
   李老师跟我一样,是初春二月文学社会员。我跟他只有两面之缘,但我能准确地把他在QQ群里的马甲和真实身份联系起来。我和他交流不多,但他那身鲜艳的红衣装束,就像他对文艺的狂热和坚持,点燃了我对他的崇敬和尊重之情。
   还清晰地记得初识李老师是在去年十一月初,一个雾霭沉沉的深秋。
   那天,江北作协组织作协成员寸滩采风。参加活动的人员不多,加上作协正副主席和寸滩街道办的工作人员,总共才十来人,李老师就是其中之一。当时,李老师穿着一身红火的中式外套,扎着长长的马尾辫,手里拎个摄像机,给我的第一印象很不好。我悄悄问夫,此妖怪何许人,一把年纪,还打扮得不伦不类?夫压低声音警告我不要乱说话,说老人是二月文学社的成员,专业摄影者。我想,搞艺术的都这么叛经离道,也就没放在心上。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采风活动,而且作协还定有活动结束后交稿子的任务,我高度地重视和紧张。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外来户,我对江北并无具象,对寸滩这个小地方更是一无所知。来之前,问度娘求了千百遍,也没个所以。到达目的地时,我笨拙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惶惶然,就走得格外缓慢,看得格外仔细。
   行走到至善桥时,由于我贪恋断桥倒影黄叶的静美入了神,一不小心就和队伍走散了。焦急中,忽然发现一只小船从寸滩溪急驶而来,由于船行得快,荡起的水波如孔雀开屏般在船两侧漾开,快到桥底时,拱桥、黄叶、绿水、小舟重叠,组成了一幅绝美的渔舟秋归图。我忍不住拿起手机,追着小船,上下左右不停地狂按快门,以求锁定这个动人的时刻。不经意间,发现溪边的桥墩上,有个红色的身影也跟我一样,对着拱桥小船不停地转换身形。只见他弓背弯腰,双手托着摄像机,时而正向前方,时而侧身向前,时而单膝着地,时而双腿下蹲,不停地调换姿势和方位。溪水绿幽幽的,深不见底,位于溪面上的石墩,没有任何护栏,窄得只能容纳一只脚的宽度。我在远处的高坡上看着都会脚跟发软,真担心摄影者一不小心就掉到了水里。但我不能喊叫,怕惊扰到全神贯注的他发生意外,只能默默地为他捏一把汗,暗自佩服他为了占据最佳角度而不畏风险的勇气。小船驶过后,他收起摄像机,轻盈地跳下石墩,潇洒地冲我挥挥手,还热情地问了我拍到没有,然后爬上了坡。这时,一行的小花姐和周老师也回到了桥边,我们四人汇合,去追寻走散的大部队。走到桥上的时候,在一棵高大的榕树下,他忽然跑到前面,要给我们三人拍照。在拍照的时候,他不停地调整我们的位置、角度、姿势和表情,非常细心和严谨,显示了专业的摄影技术。那张照片,落叶萧萧,红绿层染,人物表情生动自然,显得唯美浪漫,成了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
   就这样,我算和老李老师有了交集,在后来的行程中,他还为我拍了几张单人照。他话不多,除了拍照,他几乎不跟人交谈,显得有些孤僻。但只要见到好的拍摄对象,他马上会变得活泼起来,灰暗的脸上也大放异彩。
   分别的时候,他主动留了自己的姓名和QQ号,要给我传单人照片。于是,我有了第一位长者QQ好友,有了与专业摄像老师交流的平台。
   很快,我收到了李老师发来的照片,除了我的单人照,还有他一组他制作的视频。视频里,每一张照片都唯美、每一个人物都很传神,每一个场景都鲜活。古色古香的断桥、老街、石梯、古屋、老树,配上舒缓的二泉映月,如梦如幻、如泣如诉。观看这组视频,不仅是一场视觉的盛宴、听觉的享受、更是一次艺术的洗礼。我暗暗赞叹李老师的水准和用心良苦。
   但那以后,我和他并没交流过。我是个不爱聊天的人,尤其是在长者面前,更是拘谨。但即使不联系,李老师以他一位长者的宽厚和专业摄像师的高水准,已驻进了我的心里。
   后来我才知道,快七十岁的李老师退休前是重庆晚报的摄影记者,加入二月以来,经常鞍前马后地当免费摄像师。在社长陈老师的眼里,李老师是个重量级人物。但是,由于他在群里经常处于潜水状态,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不知道社里很多活动的精美照片是出自于他的艺术禀赋和辛勤劳动。
   第二次见李老师,是在二月2015年的年会上。
   那天,他来得有点晚,我看到他时,年会已开始有一阵了。他托着摄像机,在狭小的空间里不停地跑来跑去,不停地切换位置和角度摄影。由于人多,我跟他打招呼时,他只是微笑着点了个头,就调转视线,专注地追寻着拍摄对象走开了。照集体合影时,由于参加的人员多,场地小,几个年轻的摄像人员有点控制不住,直嚷嚷照不全,只有李老师没有言语。只见他沉稳地拖过一把椅子,站上去,高举摄像机,俯视人群,转动镜头,摆弄了一会儿,就面带微笑轻松地跳下了椅子。我当时就猜测,李老师照的肯定是最棒的。果然,后来上传到群里的照片,只有李老师的最生动、清晰、完整。
   我没想到的是,李老师会在会摄影照上传之前,第一时间发给我,并且很谦虚地征求我的意见。我虽然是一个文学艺术爱好者,但才疏学浅,不过是文学圈的酱油党一名。对于文艺作品,我只局限于表像的感观认知,哪有资格评头论足?作为一名专业摄像师,李老师的拍摄水平是相当高的,居然会不耻下问,足可见他对待作品的严谨务实、在学术上的不断进取精神非同一般。
   摄影跟写作一样,不但要有喷薄的灵感,独到的审美情趣,还得有后期孜孜不倦的效果处理。作为一名年近古稀的老人,我无法想象是如何忍着视力的疲劳和腰身的疼痛,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制作、调试的。我只看到,一名文艺工作者对艺术的狂热和坚持。我为他的勤劳与毅力深深感动并敬佩!
   二月文学社是一个非营利的民间组织,所有成员都是本着对文学和艺术的热爱相聚在一起。社团包括区作协组织的采风、研讨会等活动,参与者是没有任何报酬的。李老师多次无偿参与活动,并奉献给大家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这不仅是他对艺术的一腔热忱,更是对社会的无私奉献!
   一切,都鲜活地在记忆中,不想,今日,却已物是人非。
   以前,李老师曾让我多去他空间看看,我吱唔着,却从来没有专程去看过他。因为,我是一个懒惰的人,不喜欢花费时间和精力做一些无谓的事。可是今天,却不由自主心血来潮地打开了他的空间。
   他的QQ头像依然亮着,那一袭标志性的红衣头像,红得像燃烧的鲜血,让人眼睛生疼。空间里的日志和说说,除了关于旅游、养身等内容外,大多都是公义宣传的。从中,可以看出,李老师是一位乐观、豁达、充满正能量的人。从网友们和他的留言互动,我还发现李老师是一家婚礼主持的发起和资助者,并且非常耐心地培训和引导学员,很受人敬重。
   当然,最给人冲击和感染力的,是李老师的摄影作品。
   李老师的相册里,存放了大量的相片,有自然风景、花鸟虫鱼、人物、建筑、还有个人生活照和合影。每一张照片都很生动,要么唯美梦幻、要么悠远空灵、要么写实自然,充满艺术魅力。看得出来,这些都是他用心拍摄的作品,并且辛勤地做了艺术加工。最让人震憾的,是一组重庆发展建设的照片。这些照片,包括拆迁改造前的老重庆街景路桥缩影,在建工地的特写、改建后的面目等等,客观真实地记录了重庆的发展历程。不难想象,这些镜头下的历史,是李老师披着多少朝露和夕光,踏过多少路桥和沟壑,费了多少心血和汗水完成的。
   看着照片,我有些困惑。此刻,我是在看一位亡人的遗作,心里除了悲伤,还有敬畏。我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另一空间的李老师,是否也在看着那些照片。但我明显地感觉到,那些图片里,每一张都有李老师的身影。他从不同的角度渗透出来、从不同的光线折射出来、从不同的色彩中浮现出来,让人挥之不去。他的表情很淡然,眼里却充满不舍与期翼。
   我不知道李老师是何故辞世的,也没去为他送行。作为一名敬重的长者,我对自己的薄情深表愧疚,只有在虚拟的空间里,在他的作品面前,默默地表达哀思。
   那些作品,仿佛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不断地在眼前生长、放大,带着某种魔力,让人沉迷、沉醉。再看那个一动不动像被冻结了的红色头像,直感叹相比于艺术作品,人的生命是多么脆弱!
   一位一生为文艺奉献的好老师就这样走了,走在桃花盛开的春天。我不知道,这是偶然,还是必然。人的一生,好像这三月的鲜花,无论开得朴实还是奢华,终是逃脱不了匆匆凋谢的宿命。但花开的惊艳、花香的浮动,却弥留馨香,是人们心中永不褪色的念。
   看李老师年轻时的照片,也是风流倜傥,可想,那时的他,也曾意气风发。如今,人老,作古,是岁月的无情,也是生命的归宿。但他的美好品质、他的作品的艺术魅力和历史价值,却会为人们所肯定和传播,生生不息。我想,李老师的在天之灵,亦会安息的。
   老师,天堂在上,一路走好!

共 367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天堂在上,一路走好》这是一篇缅怀逝者的抒情散文,看完这篇散文小编心里和作者有着同样的沉痛。李老师,一位乐观豁达的长者,他对于摄影事业的执着和敬业精神都让“我”对他有着深深的敬重。一般来讲,搞艺术的人行为有点独特,貌似行走于人群之外,和现实看起来不合拍。如天地间那株突然冒出来的树,也许不挺拔,但他却于旷野中骄傲地生长着。而文中的李老师是一个摄影师,他用独到的眼光染了这世界的五颜六色,留下了许多无与伦比的摄影作品。这些作品晕染开来的时候让我们的生活多了许多唯美的色彩。李老师走了,但他作品的艺术魅力和历史价值永远璀璨、熠熠生辉!作者文笔凝练,字里行间感情真挚,感人肺腑,一篇值得品茗的散文。李老师,天堂在上,一路走好!倾情推荐!【编辑:翰海扬帆】【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32400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翰海扬帆        2016-03-23 20:08:09
  问好霜儿,星月有你更精彩!
翰海扬帆
回复1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4 12:00:24
  谢谢翰海编辑,你的按深刻精准,很喜欢。辛苦了,给你敬茶!
2 楼        文友:翰海扬帆        2016-03-23 20:08:53
  愿李老师天堂里幸福快乐!
翰海扬帆
回复2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4 12:05:52
  谢谢!相信好人都会上天堂。一起祈祷!
3 楼        文友:翰海扬帆        2016-03-23 20:09:59
  霜儿的文笔厚重,感情饱满,学习了!
翰海扬帆
回复3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4 12:07:08
  文字这个领域,我还只是个酱油党,得向你学习。上茶,敬酒,收我为徒吧^^
4 楼        文友:岁月静好        2016-03-23 21:57:50
  霜儿,虽然我不认识李老师,但是我看到很多人在为他写吊唁文字,知道他是一位好老师。愿逝者安息,生者珍重!
岁月静好
回复4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4 12:10:18
  是的,李老师是个挺好的人,我不会写吊唁文字,权以此文纪念相识、寄托哀思吧。姐姐安好!
5 楼        文友:酋黄        2016-03-24 13:17:17
  祝贺霜儿作品获精,你的文笔就是好,学习了!
挥鞭赶四运,拈笔集华彩
回复5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5 10:00:13
  谢谢黄老师鼓励!霜儿很感动。你的文章才是博古通今、文采斐然,敬仰。向你学习。致以春天的问候!
6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6-03-24 21:44:44
  愿李老师一路好走,善良和温暖就是他留给世人最好的礼物。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回复6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5 10:00:58
  谢谢彩蝶留墨!一起祝福。也祝你春安!
7 楼        文友:蹊雨        2016-03-24 22:06:52
  让人想到了李清照,清丽凄美。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回复7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5 10:01:58
  谢谢老师临贴!你的小说写得生动,向你学习!遥祝春安!
8 楼        文友:红尘有爱        2016-03-25 19:17:12
  愿天堂里只有幸福安暖,逝者已矣,留在我们记忆里的,是永远的暖。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8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6 11:25:57
  谢谢红尘,有你也温暖。遥抱!
9 楼        文友:冯无知        2016-03-26 18:05:48
  问候霜儿,一篇感人至深的纪念文,深受感动,拜读了!
冯无知
回复9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3-27 01:32:14
  谢谢赏读,深受感动和鼓励。给你敬茶了。祝周末愉快!遥握!
10 楼        文友:宏声        2016-03-30 21:02:33
  每一次欣赏霜儿妹的文章,真诚而充满情感的进入我的大脑,装进我的心房,文字动人,人为文字感动。霜儿妹的精品名副其实。
回复10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07 15:22:15
  谢谢大哥捧场,给你上茶了。你的小说才是精彩,其实很想知道,你脑子里怎么装那么多传奇故事?羡慕!春天来了,小妹在老家送上真诚的祝福,祝大哥创作丰收,事事顺意!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