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 一只猫的流浪记(散文)

编辑推荐 【流年】 一只猫的流浪记(散文)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4.5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19发表时间:2016-03-25 17:00:37

【流年】 一只猫的流浪记(散文)
   一
   纷飞的雪片,落在青瓦上,簌簌有声。
   絮絮的白,挤挤挨挨,亮瓦蒙上了一层纱幔,堂屋的光线转暗了。
   台灯被拧亮了。室内的一切陈设,在黄晕的影调中显了形。
   南墙壁上,一幅水月观音,一盏荷花灯。
   东墙根,一长椅,一木几,几上堆满了花花绿绿的吃食。
   屋子的正中间,一张桌,四张椅,还有一对伏案读书的大小主人。
   案桌的下方,一火炉,一棉窝。
   我蜷在我的棉窝里,干暖的身子打着抖,似梦似醒。
   小火炉,悠悠地旋转着,像天上的太阳,散出暖洋洋的光。
   小主人,有一口恬柔的童音,一对细长的辫子,还有一双大而亮的眼睛。
   她翻着绘本,时而念念有词,时而凝眸沉思。那熟悉的声响,像跳荡不休的音符,震颤着我的心。
   当我瞟向她时,总会被她的目光捉个正着。我以假寐回应她。但,那盈盈有泪的目光,暖了我,连同那些铭刻于心的记忆。
  
   二
   除非带上丢丢。老主人搂着我,坐在门槛上,树皮一样的脸绷得像泥塑一样。
   妈,你别添乱了。安置房,不适合养猫,你年纪大了,也不适合养猫。满面粉尘的中年汉子抽动的嘴角冒着白沫,一双手翻转着拍打,似乎要赶走一切旧物件。
   该丢的都丢了,还算计我的丢丢。老主人喘了一口长气,又用枯藤一样的手搂了搂我的肚子。寒噤会传染,我也连打了几个寒噤。
   妈,你放心。丢丢,我会安排好的。中年汉子一把拽过寒噤不止的我,头也不回地往巷口走去。胡子拉碴的他满口泡泡,含糊地说。
   丢丢,对不住了。苗苗是阿拉囡囡的校友,她们会善待侬的……
   转角的刹那,我泪眼模糊地望了我的老主人。她巍颤颤地依着门墙,宛若房檐后那一节露出地表的老树桩,被抽干了生命迹象。她盈泪的目光,追向巷口……
   长江,别走!丢丢,回来!
   瞄……瞄……瞄……深巷里,我听见了我凄凉的回音。
   汪汪汪……断垣残壁的深处,有一只同样孤独的狗,回应了我。
  
   三
   绿轴体育公园,高山流水雕塑身披银装,奇巧的场馆也白得晃人眼。三五成群的居民们,追逐着漫天的银蝶,欢声笑语。
   花枝低垂的花坛,积了厚厚的一层白。我僵直的身子,蜷缩在一张半开半合的石伞下。我的四围,时有炮仗炸响,火星点点。
   一只丑猫!穿新衣的女孩发现了我。
   一只流浪猫!一个戴兔子帽的男孩扔给我一片面包。
   一只快死的猫!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十指相扣,从我的身边无视地走过。
   狗来福,猪来穷,猫来拖孝布…….
   大过年的,不吉利。
   把它赶走!一个衣冠楚楚的人,用脚碰了碰我。
   颈部一圈黑毛!与刘老太家的猫,倒有几分相似。一个穿花格大衣的胖婶粗声粗气地说。
   雪白的毛色!没错,是寒塘村刘老太的猫。一个尖细的声音附和道。
   前些日子,路过寒塘村口,我还碰见了老太太母子俩。
   老太太歪在一张破沙发上,眯着眼晒太阳。她儿子长江吊着个脸,吹着烟圈。我打个招呼,就引出了长江一串苦经。
   换了环境,老太太过得不安生啊!他两手一摊说,年节了,非要回来看看。早知如此,我就不把丢丢送人了……
   老太太想家,也惦着丢丢。哎……我劝了几句,就逃走了。
   一片碎砖破瓦场,一对恋旧的母子,一辆新F6,那情景恓惶得慌。一说起来,这会儿我的心里还不得劲。
   树木砍了,田地平了,小河填了……撤村,并镇,起高楼……折腾来折腾去,受益人真的是我们老百姓?老人心苦,中年人再就业…..
   家畜杀得杀,卖得卖,猫狗们也没了去处,四处流浪…….
   丢丢?
   谁叫我?我艰难地动了一下笨重的身子,每一个毛孔都撕裂般的疼。
   丢丢!
   没死!
   自己走丢了?
   大雪天,怪可怜的。
   谁喜欢,先领家去吧?
   商量村,赵阳女儿叫苗苗。前不久,我倒见过一次,那丫头抱了只恹恹的白猫,哭兮兮的。
   苗苗家,或者,刘老太家,有谁知道?
   只要有心,总归能寻到的。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议论,跟雪片一样,越来越重,越来越凉。我是一只病入膏肓的生灵,但内在的生命却逼迫我保持着最后的警觉。
   喵……我以一个游丝般的单音,表达了我的抗议。我蜷得更紧了些,我飘忽的生命像孩子们手中的一枚雪团子,随时会抛向微渺的远方。
   让开……请……一个恬柔的童音,如清悦的铃声,在我耳边响起。
   丢丢!妈妈,我们终于找到了!苗苗拖长了哭腔,我的丢丢!
   苗苗,小心,还是妈妈来抱。
   一阵暖流穿过肚腹,我硬僵僵的身子离开了冰硬的雪地,徐徐抬升,裹进了一团柔暖之中。
   谢谢!我家丢丢,腊月八就丢了。
   商量村,寒塘村,边边角角,都寻了遍。
   绿轴公园,是苗苗她爸无意中提起来的。苗苗拽着我就赶来碰碰运气。
   阿弥陀佛!丢丢果真在这里。
   两天了,功夫不负有心人。
   丢丢,乖!苗苗用小手轻抚着我颤动的身子。
   这个世界,还有靠得住的。我想起自己的任性和受虐式的矛盾心理,我的眼睛湿了干,干了又湿。
  
   四
   腊月八,一个晴好的日子。
   一个重要的人要回家过年了。大小两主,一个除尘,一个挂灯笼,忙得不亦乐乎。
   香热气一缕缕散去,腊八粥冷成了红红白白的冰团,我混沌的意念也化成了一个成熟的指令。我要走了。
   一入腊月,我就病了。女主人带我去过宠物医院。越是吃药,我的喉头越是堵得厉害,食量也一天天减少。那些悲伤的注视,尤其是苗苗泪光盈盈的眼神,我就明白了一切。
   我活不长了。我得有尊严地离去,回到我的出生地。
   我拖着病体,翻过矮门槛,爬过硬邦邦的水泥坝,钻过冰凉凉的铁门,一个久违了的广漠世界铺展在了我的眼前。
   平阔的公路,泛着雨水的亮光,衰草的花坛,散着青白的霜花,高大的行道树,顶着干瘦的枯枝,仿佛向天空示威似的。
   我的体内有团火,左冲右突。我被燥热与亢奋挟裹着,趟过了水滩,爬过了车道,攀上了花坛,爬呀爬,我要爬向记忆中的温暖地。
   突然一只大黄狗挡住了我的去路。我陡地竖立起来,怒目圆睁,口里发出呼呼声。它夹着尾巴,四蹄翻飞,溅了我一身的泥水,然后,消失在一片断墙根后。
   那就是寒塘村,我温暖的出生地。一里地,对于疲困至极的我却是遥不可及!难道,我要死在冰天雪地中?
   生的自尊与死的恐惧织成一张密实的网,兜头一罩,一片黑影儿似地遮暗了一切。我困在了一种无际无涯的黑里。
   夜来了,纷飞的雪,也来助威了。
   一片,又一片,漫舞的飞雪,飘呀飘,栖落在我雪白的身子上。
   含泪的眼,拧着伤悲的眉,红彤彤的火塘,白皑皑的雪地,热与冷,冰与火,病的疼痛与生的希望,奇异而虚幻的片段,在我清凛凛的梦中辗转。
  
   五
   堂屋亮堂了。
   插上了电源的荷花灯,一闪,一闪,眨着眼。光晕中的水月观音,也冲着我笑。
   暖洋洋的小太阳,蹲在我的棉窝边,悠悠地旋转着。我卧在我的棉窝里,守着暖意融融的火。
   案桌上,摊开的几本书,静静地守着它的主人。
   飞扬的雪,早已住了。
   我听到了院子里的说笑声。
   这雪人,插个红圆椒当鼻头,古灵精怪。老爸,你猜是谁?
   自然是苗苗了!
   呆又灵,就是你嘛。苗苗娇声婉转响。
   苗苗她妈,也来一起玩!
   丢丢好了,我陪它一起玩!
   苗苗叫我了。
   我挣了一下,身子骨软嗒嗒的,又跌回了窝里。
   喵……我试着应了一声。一阵惊喜滑过脑海,我又能发声了。
   丢丢!
   喵……我又应了一声,喉头也似乎不太疼了。
   堂屋里,卷进了一股凉风。
   三个欢快的身影,环护在我的身畔。
   丢丢,我打听到老主人的新家了。妈妈搓着苗苗的小手,冲着窝里的我说。
   天放晴了。我们就带丢丢去给刘奶奶拜年……老爸,红包就免了,我只有一个小小的心愿。
   苗苗踮起脚跟,附在一张俊朗的笑脸旁小小声地说——如果有一天,我们家也要拆迁了,我家的丢丢……
   丢丢永远是我们家的一份子。苗苗爸妈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两只葱白的小指头,弯成了一个漂亮的环扣。
   盈盈水眸,泪汪汪。我也许下了一个心愿。
   有光明和爱的地方,就是家。没有流浪的日子,或许,我一辈子也体会不到。我有家,我也有亲人。
   外面的世界,响起了密集的鞭炮声。
   年来了,春满人间福满家。

共 301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读罢此篇散文,我的眼前便浮现出在社区里,在公园里流窜着的一群、一群地流浪猫。这些可怜的小动物,也牵动了许多人的心,它们不缺吃喝,只是没有一个固定的、温暖的、安全的住所供它们栖息。小说中的流浪猫丢丢,因老主人搬迁,把它送给了新主人。它生病后,因不愿拖累新主人,便离家出走,把自己变成流浪猫的。当它奄奄一息的时候,新主人找到了它,并为它医治好了疾病。丢丢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至少还有主人的关心与爱护,还有一个温暖的家。小说采用倒叙的手法,描写了丢丢的处境,遭遇,及最终的归宿。小说构思巧妙,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饱满,内心刻画细腻,对话的方言极具地方色彩。小说最大的亮点就是表现出了善良的人性及小动物的懦弱及无奈。具有教育意义。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五十玫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6-03-25 17:01:57
  小小说写的一波三折,欣赏学习了!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6-03-25 18:10:11
  谢谢姐姐的美按。抱抱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03-26 16:23:03
  雁子写法别具一格,可见你平时对动物的观察。
   语言凝练优美,雁子风格。
   令人思考的文字!赞!
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30 19:06:08
  这篇文章前几天读过,再读又有新的感受。
   每天傍晚散步来回的路上,都能看到流浪猫的身影。
   偶尔我也有一种冲动,想收养几个。
   可是,我哪有收养动物的条件?
   再说,那么多流浪猫,我能收养得过来吗?
   流浪猫是怎么产生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雁子的文章触动了我,我还是对小动物缺乏爱心。
   如果都像丢丢的新旧主人那样,流浪猫将会少很多。
   文章用散文的笔法,讲述了丢丢经受的痛苦和温暖,
   旨在唤起人们对弱小动物的关爱之情。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