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折翼天使(小说)

精品 【流年】折翼天使(小说)


作者:燕剪春光 进士,8641.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325发表时间:2016-03-28 21:44:27

【流年】折翼天使(小说)
   冬至时节,昼短夜长。刚过六点,浓重的夜幕已经拉开。
   顾思明驾驶着他的宝马,驶过黑魆魆的乡村,途径灯红酒绿的闹市,于傍晚八点到达省城的江天大酒店。
   他停好车,刚一走出车库,就从两边蹿出几个孩子,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们高矮胖瘦差不多,大概七八岁的样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上去严重营养不良。他们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金属碗,里面有少量的钢镚和小面额的纸币。
   五个孩子叽里呱啦、互相推搡着站在他面前,争先恐后地,把五只碗高高举起。
   “孩子们,别着急,每个人都会有的。”他温和的声音,仿佛一剂特效镇静剂,孩子们霎时安静下来。
   他把手伸进呢子大衣口袋,从里面掏出一把钢镚,依次放进五个碗中,口里反复念叨:“每人两个,不多不少。”
   拿到钱的孩子一个个兴奋地散去。当他把最后两枚钢镚放进一个女孩的碗里时,他的心似乎被什么蛰了一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透亮,又胆怯惊慌;耳朵和脸上长满了冻疮,溃烂流脓;那只拿碗的手,又红又肿,不停地颤抖,连带那只铁碗也在抖动。
   “孩子,拿着,去买双手套戴上。”他多给了她十元钱。
   女孩嘴里吐出一串含糊不清的发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正在这时,一个人亲热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顾总,你终于来了!”是约好了在酒店见面的客户。他们握了握手,一起向酒店的大堂走去。
   第二天,顾思明办完事,将近十点才回酒店。天空飘着细雨,夹杂着雪粒沙沙而下。车的挡风玻璃上弥漫着一层雾霭,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将车开往车库。刚下斜坡,一团黑影横穿过来。“嘎吱”一声,车停了。一声惨叫,吓得他魂飞魄散。他急忙下车查看,只见一个孩子倒在了车前——是昨天那个乞讨的女孩。
   值班的保安应声而至,协助他把女孩送到了医院。
   在路上,保安告诉他:“最近,有几个孩子天天晚上到酒店门前乞讨,见到客人就围上前去。一个个面黄肌瘦,好像都是残疾孩子。看着怪可怜的,我们也不忍心驱赶。今天晚上,其他几个孩子早就撤了,很奇怪,这女孩一个人留下了。”
   顾思明焦躁不安,从走廊的这头到那头,来来回回,丈量了不知多少遍。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依然紧闭着。他在心里一遍遍祈祷:“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他实在太疲倦了,走到旁边的塑料椅子上坐下。屁股刚一挨上座椅,即刻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噩梦。梦中,他的小恬恬,穿着紫红色带帽棉袄,被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拎小鸡似的,塞进了一辆面包车。面包车绝尘而去,小恬恬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他在后面奋力追赶,可是,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一步也挪不动。他朝着面包车离去的方向,绝望地呼喊:“恬恬!恬恬!”
   “谁是恬恬的家长?”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位男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我,我就是。”顾思明从噩梦中被惊醒,木然站起来,脑子迷迷糊糊的。我怎么成了那个乞讨女孩的家长呢?
   在江天大酒店地下停车场入口,他的车撞到了乞讨女孩。她的腿部严重受伤,流血不止。保安走过来帮他。他载着女孩直奔医院急救室。登记的护士问女孩叫什么,他哪里知道啊!可情况危急,他来不及解释,就脱口而出:“恬恬!”护士以为恬恬是他的女儿,他也懒得解释。
   医生面无表情地说:“病人大腿动脉破裂。血已经止住,但身体极度虚弱,必须输血。她的血型是Rh阴性,俗称熊猫血,属于稀有血型,医院血库里没有。”
   “Rh阴性?这么巧!我也是Rh阴性啊!”顾思明一下子激动起来。
   “这有什么巧不巧的?她不是你的女儿吗?没见过你这样的父亲,自己人模人样的,把女儿养成啥样啊!”医生似乎对他恨之入骨,用眼睛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我的女儿?这——”
   “别磨磨蹭蹭的,快点去手术室抽血检查!”医生不由分说,几乎是将他裹挟进了手术室。
   躺在雪白的手术台上,当他殷红的鲜血汩汩流进隔壁床上女孩的血管时,顾思明有一种亦真亦幻的感觉。恍恍惚惚中,他看到小恬恬,身穿紫红棉袄,笑靥如花,向他飞奔而来。
  
   二
   八年前的冬天,顾思明和余欣的爱情结成了硕果——他们的女儿诞生了。她是一个又健康又漂亮的孩子,他们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恬恬。”
   小恬恬沐浴着爱的阳光雨露,像一株嫩苗,拔节成长。苹果似的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水灵灵,亮晶晶,像一泓清泉,又像闪烁的星星。她八个月便会喊爸爸、妈妈;一岁学会了走路;一岁半常常伴着音乐起舞。顾思明和余欣视之若珍宝,呵护备至。
   天有不测风云。两岁那年,天使折断了翅膀,小恬恬成了弱智儿。一个寒冷的深夜,她发起了高烧。当时,顾思明出差在外,余欣患了重感冒。恬恬得的是急性脑膜炎,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脑组织遭到破坏,智力受损,基本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含糊不清地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不过,听力正常。
   余欣后悔莫及,自责不迭。“我怎么那么傻呢?恬恬烧得那么厉害,我竟然没有连夜带她去看急诊!我真该死!”她一边像祥林嫂那样絮絮叨叨,一边使劲地揪扯自己的头发。
   顾思明一度也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那么聪明乖巧的小恬恬,怎么就变成了弱智儿呢?难道是自己前世做了孽,今世遭到了报应吗?经过两个多月的煎熬,他终于平静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顾思明的母亲是位佛教徒,几十年来,虔诚地吃斋念佛。他从小耳濡目染。三岁开始,跟着母亲去寺庙,母亲跪下来叩头,他也跟着一起拜。从母亲那里,他听到过不少因果轮回的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早早地形成了“善恶相报”的观念。
   每当余欣烦躁不安、自我折磨时,他便耐心地安抚:“凡事皆有天注定,你必须从自怨自艾中解放出来。如果恬恬确实没办法恢复正常,我们就申请再生一胎。我们本来只能生一个孩子,这样不就有两个了?这不是坏事变成好事了吗?不管他们是聪明还是呆傻,都是我们的心头肉,我们都会爱他们,用心去呵护他们。”
   恬恬三岁那年,他们生下了一个男孩——琦琦。
   夫妻俩欢天喜地,如获至宝。尤其是余欣,自从恬恬出事后,一直闷闷不乐。琦琦的到来,宛如温暖的春风,吹开了她脸上的笑容。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顾思明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余欣的母爱几乎全部转移到琦琦身上,对恬恬从开始的冷淡、不耐烦,逐步变为态度恶劣,非打即骂。
   “笨蛋,连衣服都不会穿。我要给弟弟喂奶,叫爸爸给你穿。”
   他停下手头的工作,给恬恬穿好衣服,擦掉她脸上的泪花,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滚一边去,这是给弟弟吃的蛋羹。”恬恬像一只受惊的小鹿,退回到一个小角落,抱起她的布娃娃。
   “啪!”一个巴掌扇过去,“你这个死丫头,看你把饭菜弄得到处都是。”恬恬哇的一声哭了,一双无助的眼睛迷茫地望向爸爸。
   “余欣,别这样对待恬恬!她不过是个三岁的孩子。”顾思明实在看不下去,多次温言细语地提醒她。
   余欣听不进劝告,反而提出一个自以为合理的要求。
   “思明,把恬恬送到乡下去吧!让你的父母带,我们出钱。”
   顾思明坚决地摇了摇头,回答得干净利索:“我爸爸身体不好,妈妈忙不过来。再说,恬恬是我们的孩子,照顾她是我们的责任!怎么能把责任推给父母呢?你不用上班,只要一心一意把两个孩子照顾好。”
   余欣口头上没再说什么,心里在嘀咕:“恬恬要是个正常的孩子,我才舍不得送到乡下去呢!她现在这个样子,看得我心烦!她不离开,我终究会得神经病!”
   一天,顾思明从公司回家,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恬恬嘤嘤的啼哭,还有余欣恶毒的咒骂:“你这个讨债鬼,早死早投生!”
   “怎么啦?”
   余欣脸色铁青,指着躺在地上的小雪,“你看,她把小雪掐死了!”
   小雪是他们家养的小狗,刚刚三个月,宛如一个白雪球,非常可爱,琦琦喜欢得不得了。
   “我刚刚带琦琦去医院打预防针,还不到一个小时,她在家里就——”余欣心痛得说不下去。
   顾思明心里也不好受。他用一只臂膀轻轻抱起已经断气的小雪,一只手抚摸着恬恬的头,“恬恬,小雪是我们的朋友,你怎么能伤害它呢?”
   余欣一阵冷笑:“你真是对牛弹琴!她是个傻子,连狗都不如。要是她死了倒省心!”
   “啪”,一个巴掌落在了余欣脸上,当即刻下几个鲜红的手指印。顾思明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大吼一声:“余欣,你太过分了!”
   余欣摸着自己火烧火辣的脸,怔怔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有点不敢相信似的。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像一头母老虎似地扑向他,拳打脚踢,边打边骂:“好!你有种,今天就打死我!不然,你等着瞧!”
   他的脊背一阵阵发凉,心一个劲儿往下沉。他对她的疯狂感到陌生,对自己的行为也难以置信。从谈恋爱到现在,五年了,他从来没有对她发过一次脾气,更不用说动手了。
   他出身在农村,家境贫寒。她是城里姑娘,工厂老板的千金。她欣赏他的才华和善良,不顾父母的反对,义无反顾嫁给他。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恨不得把自己的一颗心掏出来奉献给她。她平时偶尔会发小姐脾气,他总是报以忍耐和宽容。他记得有一句名言:“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包括他的缺点。”
   可是,一个母亲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他再也无法容忍。
  
   三
   顾思明抽了300毫升的血,头有点晕。医生给他吊了一瓶葡萄糖,加了少许的安神剂,让他好好睡了一觉。
   他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女孩还在沉睡,大概是麻药还没过去吧?阳光从窗口斜照进来,使得阴森森的病房有了些许生气。
   他临窗而望,外面一片银妆素裹。昨晚下大雪了?怪不得母亲总是说雪天预晴呢。八年没有见过这么大雪了。他记得恬恬出生的那天晚上,大雪纷飞,气温骤降到零下五度。他冒着大雪,将余欣送到医院。第二天早上八点,一个新生命带着响亮的哭声降至人间,给他和余欣带来了一种全新的生命体验。她天使般的面庞,曾经给他们带来多少欢乐啊!可是后来,她病了;再后来,她失踪了!
   顾思明怔怔地站在那里,往事浮上心头。
   四年前的一个秋夜,顾思明到省城出差。深夜十二点,余欣的电话把他吵醒。她不说话,只是抽抽搭搭地哭个不停,哭得他心里发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话呀!”
   “呜呜呜!恬恬丢了!呜呜呜!”她哭得更厉害了,上气不接下气。
   顾思明的脑袋“嗡”的一声,感觉天塌了下来。他二话没说,抓上衣服,拎起包就往外跑。他跑到大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南都!”一路上他不停地催促司机,“快点!再快点!”
   凌晨四点,他终于赶到家。家里灯火通明,余欣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在,满满一屋子人。余欣的眼睛又红又肿,满脸的憔悴和忧戚。
   见到顾思明,她扑进他的怀抱,声泪俱下:“我真该死,我把恬恬弄丢了,你打我、骂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岳母端了一杯水走过来。“欣儿,别这样,先让思明喝口水吧。”
   顾思明早就渴得喉咙直冒烟,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岳母转述了恬恬丢失的经过。
   那天早早地吃过晚饭,余欣推着琦琦,带着恬恬去南山公园散步。一路上,恬恬兴高采烈,在前面蹦蹦跳跳。到了公园,有人卖糖葫芦,余欣给恬恬买了一串。看到不远处围着一圈人在看杂耍表演,余欣带着恬恬挤了过去。
   大概不到五分钟吧,余欣发现恬恬不在身边。她在附近找来找去,不见恬恬的踪影。这时,天黑下来了,公园里的人渐渐散去。余欣慌了,央求大家帮她。几个热心人将公园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有。于是,她打电话给我。我全家及亲戚朋友一起出动,找遍了公园及附近的街道……
   “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顾思明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低吼。
   还是岳母回答:“欣儿说你出差辛苦,想让你好好睡一觉,明天再说。说不定晚上找到了呢。”
   “报案了没有?”
   “报了。可派出所说要24小时之后才能立案。”岳父详细地描述了报案的情况。
   “咚!”顾思明一拳砸下去,面前的玻璃茶几即时裂成几块,桌上的茶杯、水果,像跳舞一般弹起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之后,全部掉在地上,碎了一地。他的手顿时鲜血淋漓。
   “你干什么?怪罪我就痛痛快快说出来呀!”余欣歇斯底里地叫喊,转身向门口冲过去。她的父亲一把抓住她,厉声呵斥:“欣儿,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思明他心里难受,让他发泄出来吧!”
   一屋子的人,折腾了一个晚上,都累了,困了,一个个歪倒在椅子上、沙发上。顾思明通宵没合眼,一遍遍在心里呼叫:“恬恬,你在哪里?”
   天刚蒙蒙亮,顾思明将屋子里的人分成几组,分别到车站、码头、闹市寻找。可是,南都市方圆几十里,两百多万人口,要找一个人,好比是大海捞针。再说,已经过了一个晚上,假如恬恬被坏人拐走,说不定已经不在南都了。

共 9559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运用倒叙插叙并用的手法为读者讲叙了一个弃儿重新回到父母身边的故事,情节感人,触动心扉。恬恬,本是爸妈的心头肉,一场疾病,让她成了智障与失语的残疾儿。妈妈对小弟弟的疼爱对她的训斥责骂,让她心理失衡,残杀了小动物。怕她加害弟弟,做妈妈的狠心遗弃了她。父亲顾思明痛不欲生,苦苦寻找,之后,把爱付之于那些乞讨的孩子。母亲余欣也一直内疚难安,儿子的童真善良触动她对着丈夫吐露真相,并痛改前非,和丈夫一起创办救助残疾儿童的慈善机构——折翼天使之家。善良大度的顾思明原谅了妻子,但一直不放弃对女儿的寻找,一次偶然,他撞到了一个曾向他乞讨过的女孩,在医院里,他发现浑身是伤的女孩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女儿。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帝送到人间的天使,那些身体有着残疾的孩子尽管身体有缺陷,也是天使——折了羽翼的天使,更需要人们的关爱和疼惜。小说把视角投向了残疾弃儿这个弱势的群体,旨在唤醒那些为人父母的良知,不要再遗弃那些折翼的天使了,而应多给他们一些关爱,让他们也快乐地享受人间阳光的温暖。小说题目一语双关,既是指着成了残疾孩子的恬恬,也暗喻曾经精神残疾的恬恬母亲余欣,所幸,折翼的天使恬恬回到了温暖的家庭,余欣亦良知复苏。小说多种叙述手法并用,使得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颇有吸引力。恰切设计的伏笔,厚实严谨的铺垫,生动优美的语言更使得故事波澜迭起,催人泪下而又贴近生活,真实可信。小说立意深刻,借主人公顾思明的家庭悲喜剧来唤醒那些遗弃孩子的人们的良知,呼唤他们人性的回归,也侧面鞭笞了那些拐卖孩子赚钱的黑心罪犯的罪行。精彩美文,文笔厚重,蕴含深刻,倾情荐阅!【编辑:风逝】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329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逝        2016-03-28 21:50:54
  喜欢文章的叙述方式,使得故事很有层次感;
   喜欢本文的语言,干净,美丽,读着舒服;
   喜欢小说的题目,蕴含丰厚,耐人品味;
   更喜欢作者拥有着一颗良善的心,把写作的视角投向了会的弱势群体,呼唤善良的人性的回归!
   小说立意积极,为《折翼天使》点赞!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02:27
  谢谢风的谬赞!辛苦了!去青岛好好地慰劳你。
2 楼        文友:风逝        2016-03-28 21:53:51
  把写作的视角投向了社会的弱势群体——对不起,啥时删掉一个字,补上哈。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2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04:43
  托你的2099的福,拙文侥幸成为流年第9999篇精品,很有纪念意义。
3 楼        文友:彩云伴海鸥        2016-03-28 22:02:23
  故事感人至深,文笔流畅,感情饱满,佳作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
彩云伴海鸥
回复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05:12
  谢谢朋友!祝福春安!
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6-03-28 22:38:07
  祝贺姐姐,又出佳作。回头再来细品。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06:42
  你先忙,有空再看不迟。
5 楼        文友:假面        2016-03-28 23:04:18
  看完小说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个社会有太多的乞讨者。有的小孩、青年、中年、老人,他们中有些是真的由于生活贫困而不得不做出如此无奈之举,有的是好吃懒做以此为生的,而有的则是一些不法分子组织的专业的乞讨团伙,以至于最后也分不清谁是真正的乞讨者啦。
   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天使,而残疾的孩子则是折翼天使,他们或许由于一些原因而不能像正常的孩子那样玩耍,生活,但那却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多关注些那些乞讨的孩子们,也希望每一个人都参与其中关注他们以及弱势群体,让他们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文章感人,很喜欢。拜读,问安。
摘下温和的面具,只剩下一张哭花了的脸!
回复5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08:28
  谢谢假面!本文的确是有感而发。
   祝你春天快乐!万事顺意!
6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6-03-28 23:29:25
  当我阅读完这篇小说时,已经是夜晚的23点。也许是年龄和阅历的关系,对这类至情至爱的充满人间真情的作品,尤其的喜欢,很想写一点阅读的感受。
   小说通过夫顾思明和妻余欣的思想感情起初不同,对比落笔塑造,将“爱”延伸和放大。是的,爱,从来都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不曾被离弃,不曾受伤害,怎懂得爱?怎么懂得深爱?爱,原来是一种经历。因为爱是一种经历,妻将智障孩子的有意丢弃(失踪),使故事情节的得到上升和盘旋,直到孩子曲折的回归,一连串的因果,使整篇小说慢慢地、静静地勃发人性。这人性出自骨子里的元素,挤作一团,携带着人心DNA式的爱。
   “折翼天使之家”占据了整篇小说生命的主体,所承载着的“爱”,胜过某些波澜壮阔而又遗恨与疼痛的人生,味道十足。
   此文,看似是一个我们平时听说过的一个故事,可爱的味道,伤的味道,穿越时空呼唤着人性、法制的健全,弥漫了整部小说,引起读者思考。
回复6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09:34
  洞天这么晚还在读拙文,感动中。
   你的评论总是充满激情,别具一格。喜欢!
7 楼        文友:妖怪山        2016-03-29 03:30:14
  很吸引人的叙述。
回复7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09:54
  谢谢妖怪!
8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6-03-29 06:51:54
  这篇小说是流年第9999篇精品。昨天忙碌,今天细品。被这带着疼痛的故事感动。折翼天使,也本应是天使呀!哎!
   姐姐第书写也是一种力量,相信更多人看到,会从自己做起,关爱身边人。哪怕是陌生的,如折翼天使这般的孩子们。
回复8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11:42
  谢谢真真!耳闻目睹许多孩子的不幸遭遇,
   无能为力,只能借文字表达自己的一份关注。
   祝春天安好!编写愉快!
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03-29 08:12:19
  祝贺燕子!摘得逝水流年社团第9999篇精品!替你开心,替你自豪,我们文采飞扬的燕子,真是棒棒哒!
   燕子宽容大气,心地善良,待人和善,平易近人,性格通和,大家闺秀品质,高雅,随时散发淡淡的芬芳!
   小说写法精致,语言流畅凝练,取材视角好,立意好,富有正能量,弘扬正气,弘扬真爱,向往阳光,呼唤社会美好,关注弱势群体,击中社会要害,惊醒人们良知。题目富有诗意,结尾耐人寻味。
   祝贺燕子!欣赏燕子!向燕子学习!
回复9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0:38:17
  谢谢山地谬赞!你总是不吝赞美!懂得鼓励的老师才是好老师。
   我比较关注社会问题,但掌握的素材有限,写起来并不顺手。
   我要向你学习,多写,多评,勇于探索。
   我相信,努力总是有收获的!
   遥祝安好!
10 楼        文友:江凤鸣        2016-03-29 10:23:21
  小说写得真好。喜欢这样的布局。春光写这篇小说,显然是动了不少心思,阅读这篇小说,让我见到了人性的光辉,也感慨春光不同常人的慈悲。特别是对顾思明与妻子矛盾的处理,只有春光才会给出那样的结局。不是愤怒的情感冲撞,而是接受了妻子的悔意。我想,惟有佛家大慈悲的大智慧,才会有如此的睿智。真好,别具一格的美。
江凤鸣
回复10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3-29 15:42:24
  谢谢二哥的鼓励!
   其实我有自知之明,笔下生涩,写文像挤牙膏一样。
   二哥文思泉涌,读来有酣畅淋漓之感。要多向二哥学习才是。
共 23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