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江南青春】记忆深处的那道伤疤(散文)

精品 【江南青春】记忆深处的那道伤疤(散文)


作者:陈戈 秀才,2411.3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40发表时间:2016-04-03 23:14:41

【江南青春】记忆深处的那道伤疤(散文)
   父亲去世后的这几年,妈妈显得更加苍老了。她额头上的皱纹增多了,手上、胳膊上的皮肤纹理也愈加粗糙,经年累月的那些伤痕也没在了其中。可是,有那么一道疤痕却不会轻易消失,因为,它长在了妈妈身上,却也刻在了我的心里。
   现在,每当看到妈妈手臂上那道伤疤,我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下,视线开始变得迷糊,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阴历的六月初六那天,是陕南人晒丝绸、吃凉面的节日。午饭之后,妈妈将她大红的丝绸嫁衣、父亲的毛衣和家里的绸缎被面等挂在晾衣绳上后,又把半袋麦子晾在了席子上,嘱咐着我看着,然后就进了厨房,去做清爽可口的凉面了。
   坐在院角的葡萄架下,瞅着晾衣绳上的衣物和席子上的粮食,又看了看天上火辣辣的太阳,我有点犯困,便伸着懒腰,并不住地打哈欠。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只芦花鸡,开始捣席子上的麦子。这下子可是激怒了我,便一阵追打将那几只贪吃的家伙赶了出去,然后关上了院门,又蹲下身捡拾撒在地上的麦粒。
   毒花花的太阳当头照着,不大一会儿,我就已经满头大汗了,好在终于捡完了,我坐在阴凉处呼哧呼哧直喘气。这时只听着“吱呀呀”一声,一颗大脑袋过从楼门门口露了出来,朝着我直挤眉弄眼,一只手还扬了扬带着红缨穗的小剜刀,一看便知道是川平——他这是叫我一块儿去打核桃吃呢!想到这儿,我登时来了精神,拿了自己用粗铁丝打造的小剜刀,跟着川平蹑手蹑脚地出了后门,急匆匆直奔屋后,把妈妈交代给我的事抛在了脑后。
   屋后是一个小山坡,不急不缓,草木蓊葱。山坡上有几颗核桃树,其中有一棵树是五保户跛子爷家的,结满了累累的青皮核桃。听川平说,这棵树上的核桃和其它树上的不一样,到每年六月初六就已经灌满了油,果仁饱满,足可以让人一饱口福了。
   这会儿,趁着跛子爷不在,我和川平很快便分工合作,不大一会儿便采摘了二三十个青核桃,躲在麦秸垛后剜着吃了起来。简直像几个月没闻过鱼腥味的馋猫,吃得满嘴流油,忘乎所以。
   “小——戈——,小——戈——你滚哪儿去了,快给我回来……”坏了,是妈妈在唤我回家!我来不及多想,胡乱往口袋里塞了几颗青核桃,起身就往家里跑,却不料拉下了小剜刀,又回川平那儿取了过来,这才慌里慌张地跑回家。
   可想而知,院子里晒着的席子上已经一片狼藉了:那帮芦花鸡连吃带刨地,已经把席子上弄得一团糟了!妈妈正蹲在地上,一边捡拾着撒在地上的麦粒,一边骂道着,满脸的怒气,吓得我不敢走上前去。
   “……让你看着粮食哪,你咋就这样不经心——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你的人影,你这是到哪儿去啦,嗯?”
   “妈妈,我……我……”,我知道自己犯了错,也不敢狡辩,一只手握着小剜刀藏在身后,另一只手捂住口袋,支支吾吾,却不料早已露了馅。
   “好啊!这青核桃刚开始灌油,你就开始害人了……”,母亲越说越生气,兀自伸出手来掏我口袋里的青皮核桃。我本能地往后退着,躲进了挂在晾衣绳上的一块大红缎被面的后面,和她藏起了猫猫。
   看到这情形,母亲更生气了,随手拿过地上一把掉光了毛的小扫把,“哗啦”一下撩开了缎被面,朝着我的屁股一阵乱打。我从没见过她那么生气,心里害怕极了,便一边后退,一边胡乱地伸手遮挡着,却忘记了丢下手里那把锋利的小剜刀。
   “啊……”忽然间,母亲扬起的手停滞住了,小扫把掉在了地上,一股鲜血从手腕处流了出来。很明显,是我无意中伤着了妈妈!我眼前顿时一片猩红,吓得哭了起来,眼泪迷蒙了视线,扔掉了小剜刀,也没有留意到她是怎样止了血,又是怎样包扎了伤口……
   那天以后,妈妈胳膊上的伤口竟然化了脓,开始溃烂了。后来,多亏了经镇上诊所小刘医生的治疗,才慢慢愈合可。可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疤痕还是留在了那儿。我知道,这是因为当时没有及时消炎所致,我也知道,妈妈之所以打我,是因为我偷吃了跛子爷家的核桃。
   在这前后,妈妈的手和胳膊还伤过几次,有的是做家务时不小心划伤,有的是在田间耕作时被野蜂蛰伤。尽管当时受了罪,却幸好没留下什么痕迹。可是这一次,这道疤却永久地留在妈妈的右臂手腕处。
   有一年除夕,看到妈妈在往果盘中盛放核桃、红枣这类的干果时,提及起那件事,我又一次愧疚的得满脸通红,嚅嚅喏喏,却早已被妈妈看穿了心事:“孩子,过去的事不要再想了,妈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不过,你应该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该拿,有时候,就即便是仨瓜两枣,事情不算大,可照样会被人看不起……”
   “妈,这些我知道,当时可能是年龄小,不懂事。可说到底,不就是几颗青皮核桃嘛!而且,你咋就断定我偷摘的是跛子爷家的?”我替自己辩白了一番,心中仍有未解之惑。
   “别再‘跛子、跛子’地喊了,他是你德顺爷,挺可怜的一个老人!”顿了顿,母亲脸色忽然凝重起来,正声说道,“别看屋后好几棵核桃树,可六月天能吃的只有你德顺爷那棵核桃树。那棵树根深叶茂,结出的核桃个大皮薄,果仁饱满,每年能卖不少钱,可是颗宝树!要不是这棵树的接济,谁还会相信他能够活到现在?”
   “德顺爷……宝树……接济……”听着妈妈的话,我有些云里雾里的,可随着年岁的增长,后来也就慢慢地明白了:村里人很少去偷摘那颗树上果子,是出于对德顺爷的同情,母亲那天之所以动怒,也正是基于此因。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德顺爷早已不在人世,他家的那棵宝树也日渐光秃,并在前几年死了。关于这个可怜的五保户老人的事,也几乎被人们淡忘了。可当我回到故乡,伫立在屋后的山坡下时,却还能想起那个烈日炎炎的午后,想起妈妈当时的满脸怒气,想起眼前那一片猩红……
   无需多说,留在妈妈胳臂上的那道疤,如今已经镌刻在了我的心里,成了我一生的愧疚。有时候,我不禁心里想:那道伤疤,当初要是留在了我的身上,兴许现在会好一些吧。

共 226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儿时的一段记忆镌刻在记忆的深处,妈妈胳臂上的疤痕,成为了一生的愧疚。孩子小,总会有些顽皮,将妈妈的叮嘱遗忘。作者以回忆为主线,用细腻的文笔串起全文。六月六是陕西人晒丝绸、吃凉面的节日,妈妈嘱咐我在家看着,然而,贪玩的我与川平一起溜出去打核桃吃去了。回来后,妈妈知道我偷跛子爷爷的核桃,生气之余拿着扫把打我,我慌乱之余误伤了妈妈。妈妈手上的伤痕一直刻在我的心上,事后,我知道自己错了,更加明白了妈妈生气动怒的缘由。核桃树是宝树,也是德顺爷——一个可怜的五保户老人经济来源。这里面有着母亲的善良,有着对于孩子教育。文字情感饱满,叙述自然流畅。非常精彩,问好作者,倾情推荐!【编辑:樱水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404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樱水寒        2016-04-04 00:24:23
  问好作者,看了文集,知道是老江南了,欢迎回家。
樱水寒
回复1 楼        文友:陈戈        2016-04-04 09:39:20
  呵呵,看到江南有活动,就来参合参合,凑个热闹,让大家见笑了啊!
2 楼        文友:樱水寒        2016-04-04 00:25:29
  按语不到位的地方望海涵。江南新的写手群号为:375511950 欢迎您的到来。
樱水寒
回复2 楼        文友:陈戈        2016-04-04 09:33:08
  按语写得很好,谢谢樱水寒副社,辛苦了啊,敬茶——
3 楼        文友:樱水寒        2016-04-04 00:25:51
  文字朴实,情感饱满。问好,祝创作愉快!
樱水寒
回复3 楼        文友:陈戈        2016-04-04 09:35:34
  谢谢副社的赞誉、鼓励!
4 楼        文友:第九杯茶        2016-04-04 12:55:11
  如果那道疤留在了你的身上,母亲可能这辈子都会不安。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回复4 楼        文友:陈戈        2016-04-04 20:25:01
  嗯,谢谢你的点评,诚挚问好!
5 楼        文友:杨花        2016-04-05 12:04:09
  朴实无华真挚感人。欣赏。恭喜获得精品.谢谢您给江南烟雨带来的精彩
杨花
回复5 楼        文友:陈戈        2016-04-14 10:40:37
  呵呵,谢谢江山、江南给我和广大文友提供的平台,也谢谢杨花副社的鼓励!
6 楼        文友:禹鼎侯        2016-04-09 01:53:42
  哟,看看我捉到了哪一只,赶快来围观啊,啧啧
禹鼎侯
回复6 楼        文友:陈戈        2016-04-14 10:44:18
  哈哈,你敢情是把我出逃在外的猴子抓了……好久不见了,握手、问好!
7 楼        文友:小镇        2016-06-14 07:18:21
  每个人身上残留着疤痕,或许都有一段往事,而那些因年轻对他人造成的伤疤,却更加记忆犹新。故事里的回忆,是成长背后的成熟,是今天对过去的反思,也是对生活更多的感悟。情汇于笔下,往事便不仅仅是回忆,还有思念
小镇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