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那年】谢谢你让我爱过你(征文·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那年】谢谢你让我爱过你(征文·小说)


作者:静之水流深 秀才,106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36发表时间:2016-04-06 22:02:24
摘要:夏子然摘掉围巾和帽子,脱掉棉衣,一个人在路灯下跳霹雳舞,没有音乐,没有观众,没有掌声,但是她依旧很认真很用心地跳着,她为他而舞,而他永远不会看到了。

【晓荷·那年】谢谢你让我爱过你(征文·小说)
   (一)
   春夜深深。不冷不热,睡觉刚刚好。
   刚晒过的蚕丝被,有淡淡太阳的味道,新换的床单,柔软舒适。夏子然选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放松身体。据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美女睡着时样子都不好看,夏子然不介意许智总是笑话她睡着了比猩猩还难看。
   有一只手悄悄伸进了夏子然的被窝,夏子然抬手把那只不安分的手推出去,裹紧了被子。结婚十年,她和许智一直习惯同床异被。
   许智嘴巴凑近夏子然的耳朵,悄声说:“春天来了,花儿开了,小母狗,该发情了。”
   夏子然把被子再裹紧一点儿,说:“大公狗,你去和王叔家的大狼狗决斗吧,谁赢了我跟谁。”
   许智捏住夏子然的脸蛋,假装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明知道我打不过还让我去决斗,万一它把我咬残了,你独守空房多寂寞,多孤单,不如我包夜,十块钱。”
   夏子然伸手挠许智的胳肢窝,许智连忙放开手。夏子然说:“没事,残了好,残了我就跟你离婚,找一只公鸡拜堂成亲,然后再昭告天下,广寻帅哥,凡十八到三十五岁之间,身体强壮,眉清目秀,能说会道,精通音律,篮球棒球乒乓球,机器舞霹雳舞民族舞文武双全的帅哥,我都要了,一天换一个。”
   许智敲了夏子然的额头一下,说:“美死你,这样的帅哥已经死绝了,你的小春心是不是又蠢蠢欲动了?”
   夏子然说:“那我就找个克格勃,穿黑西服,帅帅的那种。”
   许智伸手拧夏子然的脸,说:“你找个勃朗宁。”
   夏子然低低地笑了说:“勃朗宁是手枪。”
   许智抱住夏子然的头,嘴唇拱在她耳朵边,呵呵笑着说:“那就找屎壳郎。”
   夏子然伸手推许智,说:“屎壳郎是什么?是不是知了,知了用什么姿势?”
   许智吻住夏子然,在她耳边呢喃:“废话真多,专心点。”
   这时,夏子然手机微信“叮咚”了一声,夏子然说:“别管他。”
   许智汗淋淋地翻身躺下,说:今天作业完成了,可以安稳睡觉了。”
   夏子然从枕边拿过手机,打开微信,是林宇:夏子然,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许智问:“谁呀?”
   夏子然把手机伸到许智眼前晃了一下,说:“林宇,我的初恋,他说想睡我。”
   许智在黑暗里笑了,说:“跟他说,二十年前不睡,现在晚了,让他靠边站吧。”
   夏子然笑了,伸手摸许智下巴,说:“胡子拉碴。”
   许智拿开她的手,说:“滚吧,爷要睡觉了。”
   夏子然伸手放在许智胸膛,说:“付钱,十两银子。”
   许智打夏子然的手,说:“赊账。”
   夏子然翻身坐到许智身上,说:“本姑娘卖身不卖艺,不赊不欠。”
   许智推夏子然,说:“进被子里,夜里凉,冻感冒了你就不作了。”
   夏子然钻进自己的被子,许智伸手轻轻拍着她,说:“乖了,来哄哄睡觉了。”
   一会儿,许智酣然入梦,夏子然把他的胳膊放进被窝,帮他掖好被子。转过身打开手机,又看林宇发的信息,久久不能入睡。
   (二)
   那年夏子然十七岁,高二。
   看见林宇的第一眼,夏子然便知道自己完蛋了,喜欢上他了。
   那天是高二开学的第一天。林宇高高瘦瘦,肤色白白的,穿一件立领的白衬衫,蓝色牛仔裤,骑一辆蓝色山地自行车,刚好在夏子然前面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买冰淇淋,长长地腿笔直地蹬在地上,头微微向左倾斜,黑黑的短发,眼睛微垂,真是帅极了。
   林宇已经走远了,夏子然还眯着眼寻他的背影。一起走路回家的薇薇不高兴地推了她一把,说:“看傻了吧,瞧你魂不守舍那样儿,一见钟情啊?”
   夏子然回过神来,斜了薇薇一眼说:“谁说的?我是对他那自行车一见钟情,真漂亮,得不少钱吧?”
   薇薇轻蔑地哼了一声,说:“有钱人家的孩子,骑个自行车算啥,人家里有两辆小汽车呢?”
   夏子然惊讶地看着薇薇,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认识他?”
   薇薇撇嘴啧啧了半天,说:“说你笨你说冤枉你了,说你孤陋寡闻你说小看你了,林宇,高二(107)班,和咱们一届,家里做煤炭生意,超有钱,女生们心里的白马王子。不过,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追林宇的女生多了去了,他和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
   夏子然撅撅嘴,自嘲地笑笑,说:“我干嘛要追他,我追他的自行车行不行!”
   晚上,夏子然翻来覆去睡不着,林宇和她是一届,而她居然是第一次看见他,要命的是,自己就是喜欢上他了,没错,一见钟情,看见他的那一刻,她怦然心动。可是,可是,他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又那么帅,而自己呢,夏子然摇了一下头,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住的还是爸爸单位的公房,一家五口人,不到三十平米,家里最多的家具就是床,连张像样的书桌都没有,她总是坐在小凳子上趴在床边写作业。
  
   挤在一张床上的妹妹睡着了,夏子然悄悄起来,开了灯,拿了镜子看,镜子中的自己,头发黄黄的,细眉细眼,高高的额头,黑黑的皮肤,鼻梁有点蹋,嘴巴呢,嘴角向下,无法微笑成美美的样子,最主要的是发育不良,矮而瘦。夏子然泄气地把镜子扣在桌子上,拿起毛巾被捂住自己的脸,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三)
   夏子然下决心把林宇忘记,反正也不过是见过一次而已,他也不认识她,也没说过话,也不在一个班,就当是看了一场电影,林宇就是电影里帅死人的男主角,自己是台下众多观众之一,只能看看过过眼瘾。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夏子然发现,林宇就像是故意的一样,总是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课间操,她回头找薇薇说话,一眼就瞥见,林宇在她的斜后方,她呆呆地看了他一眼,忙不迭地转身。她上厕所,路过男厕时,林宇正好出来,躲闪中,差点撞到了他身上,林宇皱皱眉,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哎呀,不看路”,一脸的嫌弃,夏子然的心顿时凉凉的。她是语文课代表,去教学楼给老师送作业,正好在楼道里迎面碰上,她低了头红了脸快步走开。
   夏子然咬牙切齿,难道他是我的劫难,还躲不开了么?
   薇薇警告夏子然,在她耳边说道:“收起你蠢蠢欲动的小春心,林宇就是水中月镜中花,这辈子不可能和你有交集,人家每天独来独往,清高自傲,不屑与普通人来往。你就是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你呀,有空多去庙里烧烧香,求求菩萨,保佑你下辈子生得花容月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再摊个有钱或者有权的爹或者哥。”
   夏子然做不屑一顾状,摇摇头说:“切,有钱了不起呀,好看了不起呀,我要做个心灵美的好学生。一看你就是被资产阶级腐蚀了思想的落后青年,不求上进,没有高尚的情操和伟大理想,别想拉拢我这样的革命好青年下水。”
   两个人说笑着打闹着,跟在大群放学回家的学生队伍里。夏子然的眼睛还是不停环顾着,希望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不过是一晃而过,但对她而言却是一种安慰。
   夏子然不爱运动,体育课是她最头疼的,特别是跳木马,简直就是遭罪,别人都能跳过去,就她,每次都得跳好几次,不是骑在木马上,就是没跳上去。所以,一到体育课,夏子然就会吊一张苦瓜脸,跟体育老师苦大仇深的样儿。
   薇薇大有恨铁不成钢之意,使劲儿翻夏子然好几个白眼,不满地唠叨:“夏子然,你长的手脚让干嘛用的,摆设呀,每天吃的饭都去哪儿了?就没长二两力气,使一点点劲儿就过去了,这笨呀,笨姥姥家了都。”
   不管薇薇怎么唉声叹气,捶胸顿足,夏子然还是我行我素。立定跳远,夏子然又是倒数第一。薇薇叹了口气,说:“夏子然,你这辈子就这样了,人林宇可是体育健将,长跑短跑,篮球棒球乒乓球都顶呱呱,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全校女生的偶像,你呀,还喜欢人家,就你,场边拉拉队都不要你,瞧你细胳膊细腿,这破身体,喊个加油也是有气无力,哼!”
   夏子然就偷偷去看篮球队训练,果然有挥汗如雨的林宇。运球,上步,投篮,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夏子然的眼睛仿佛粘在了林宇身上,不肯离开半秒,运动中的男生原来可以这么美。
   夏子然跟薇薇说说:“你监督我,从今天开始,我每天跑三千米。”
   (四)
   夏子然有个外号叫“开心果”,走到哪笑声带到哪,喜欢她的同学说她性格开朗,热情似火,天生的热心肠,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子一样。最主要的是她不喜欢说小话,不虚荣,对任何人都是不卑不亢,从不恭维从不取悦。不喜欢她的人说她一天到晚叽叽喳喳,太闹腾,学习不努力,散漫随意,不讲究,不像个女生。
   夏子然从不管别人喜欢不喜欢,没心没肺的。薇薇说:“你能不能长点心,没看有人瞅你白眼了。”
   夏子然说:“看见了,她爱瞅瞅吧,翻白眼多了容易得斗鸡眼。”
   薇薇便笑了,说:“就是,想一个人安静就找没人的地儿,上课悄悄给人写情书,下课了装模作样看书,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教室,假装用功,表现给谁看呀?林宇也不在。”
   夏子然抓住薇薇的胖胳膊,说:“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扯上林宇,你一天到晚念叨,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薇薇故意扭捏一下说:“哪有啊,人家不过是喜欢他的自行车。”
   夏子然便在薇薇背上捶了好几下,娇嗔道:“故意的,是吧,你再敢臊我,我就大声喊薇薇喜欢林宇。”
   薇薇连连作揖,说:“我怕了,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民女再也不敢了。”
   夏子然认为自己天分不好,不是学习的料,脑子笨,数理化就是不懂,一脑子浆糊,所以选了文科。她说:“文科就是文科,干嘛还要学数学,这什么微积分,函数能干嘛,我妈都没学过,也能当售票员,烦哪,不会不会就是学不会。”
   薇薇甩给她几张卷子,说:“赶紧做题,什么时候你当了国家主席,第一件事就是教育改革,让所有的数学老师都下课,高考不用考数学,全国人民肯定拥护你。”
  
   夏子然兴奋地拍着手,说:“薇薇,你这个建议太伟大了,我坚决支持你。”
   薇薇拿尺子敲了一下夏子然的头,说:“支持吧?首先你得先学好数学,考上大学,想当国家主席,高中学历是不行的,夏大小姐。”
   夏子然无精打采地把下巴放在桌子上,嘟囔道:“上帝啊,求求你快来拯救拯救我吧。”
   薇薇斜夏子然一眼,说:“上帝拯救不了你,林宇可是数学尖子,学霸,参加奥数比赛的,就你,每次数学都考五六十分,林宇肯定正眼都不瞧你一下。”
   夏子然咬牙切齿地说:“老是拿林宇来要挟我,你要不要脸啊,我有那么色么?我夏子然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好不好,不是地主恶霸家的小姐,看见帅哥就走不了路,就要据为己有的。”说着,还是翻开卷子开始做题。
   冬天来了,一个下着雪的夜。
   晚自习的数学测试夏子然不及格,按老师要求要改正错题后才能回家。夏子然可怜巴巴地坐在一个角落里,合起双手举过头顶,祷告说:“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过往的各位神仙,小女子冥顽,求指点迷津,如何才能开数学的窍。”
   薇薇捶了夏子然好几下,骂道:“死妮子,半夜了,还不赶紧改题,闹什么闹。”等夏子然改完时,教室里只剩下她和薇薇了。
   雪下的很大,大片大片,在路灯下翻飞。夜,安静的可怕,两个人拉紧手,快步走着,夏子然有点心虚,说:“有点吓人啊。”
   薇薇抬手放在唇上,说:“嘘,悄悄的别说话,别让坏人听见了。”
   突然,她们听见有吵闹声,有人打架。这雪夜茫茫,是不是有坏人,俩人加快脚步往前走。
   路上围着一团人,看不清楚谁打谁,可是,夏子然突然停住了,雪地里,林宇的自行车倒在地上。薇薇看着夏子然,摇摇头说:“这么多人,咱不多管闲事。”
   夏子然还是快步走到了跟前,有人看了她一眼,没搭理她,薇薇也跟着过来了。
   夏子然看见了,倒在地上被打的那个人是林宇。周围的几个人围着林宇,拳打脚踢。夏子然蹲下,大声叫起来,有人踢夏子然,有人拽她说,滚,跟你有什么关系。夏子然不走,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薇薇吓呆了,看到夏子然哭也跟着大哭起来。那几个人互相看看,其中一个抓住夏子然的头发,说:“你嚎什么嚎,又没打你。”
   旁边有一个人说:“她好像是夏子然,跟我一哥们关系特铁。”
   于是有人问她:“你是夏子然?跟宁晓光是哥们?”
   夏子然呜咽着点头,有人又指着林宇问:“他呢?”
   薇薇连忙点头说:“也是她哥们。”
   那个人不知道嘟囔几句什么,其他人便都跟着悻悻地离开了。
   林宇被打的鼻青脸肿,原本俊俏的脸上血迹斑斑,在惨白的路灯和雪花中显得有点恐怖。夏子然和薇薇拉他起来,林宇拍拍身上的雪,说:“你俩也回这么晚?”
   夏子然点头,问:“他们是谁?为什么打你?”
   林宇淡淡地说:“咱们学校附近那个职业学校的,能干什么,要钱了么。”
   夏子然气愤地说:“也太那个了吧,这就是抢劫么。”
   林宇说:“就这天气,回家晚了,路上人多了他们也不敢。”
   薇薇拉着夏子然,问道:“你刚刚怎么了,哭那么厉害。”

共 755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文章标题具有艺术美感,同时点明中心,引起读者兴趣。文章故事情节主要讲述一段灰姑娘爱上王子的故事,一次晚上回家途中,见到林宇被一群人殴打,夏子然不顾一切去解围,从此他们成为好哥们。最后林宇还是与别人在一起。夏子然从此将心思全部用在学习上。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时隔八年夏子然仍然单身,但在工作上小有成就,最后在家人催促下,与别人步入婚姻殿堂。毕业二十年之后第一次聚会,林宇与夏子然再次相遇,当初那份英俊帅气早已被岁月的沧桑所代替。“春风十里,从不后悔认识你,谢谢你,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恰到好处的收笔,给读者无尽思绪。同时升华主题,寓意深刻,具有人生哲理。小说结构严谨,情感细腻,语言朴实,故事情节虽然没有跌宕起伏,但勾勒出现实生活画面,深入人心,引起读者的共鸣。一段暗恋,一段美好的爱情,让一个人成长,也让一个人变的更好,才不辜负曾经付出的真情。推荐阅读欣赏!感谢赐稿晓荷!期待新作!【编辑:双头狼】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双头狼        2016-04-06 22:04:38
  小说结局新颖,寓意深深,充满正能量!感谢赐稿支持晓荷!期待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4-07 14:24:20
  谢谢老师精彩编案,辛苦了
2 楼        文友:你猜        2016-04-06 22:19:37
  欣赏,学习老师佳作,期待你更多的精彩。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2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4-07 14:25:00
  谢谢鼓励,问候春安
3 楼        文友:文三少        2016-04-07 14:18:46
  好的作品是没有一句废话的,像《教父》那样的电影,每个镜头都有存在的意义。老师的小说同是!
每次书写到最后、都习惯性的落款,而你、便是我遗落、未曾执笔的烟雨江南。
回复3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4-07 14:26:14
  您过奖了,谢谢,问候春安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