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星月岁月】折耳根,匍匐在舌根的乡情(散文)

精品 【星月岁月】折耳根,匍匐在舌根的乡情(散文)


作者:重庆霜儿 举人,3861.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309发表时间:2016-04-14 11:49:22


   又是吃折耳根的季节。
   市场、商场、小贩的菜框里,随处可见她的翩跹身影。虽然身为不起眼的大路野菜,却因为现代人崇尚原生态饮食的理念而成为珍贵的特色菜,身价菲然。尤其是春节期间,价格直线飙升到十多二十元一斤,比猪肉还贵。
   折耳根这个称谓,除了川渝两地,许多外地人都不知其所以然。其实,折耳根书名鱼腥草,是一种药食两用的草本科植物。
   在药用方面,它具有清热、解毒、除湿、消肿、止血等功效,能治疗多种疾病,并具有抗病毒,预防癌症的作用。据史书记载,于魏晋时,折耳根被正式以“鱼腥草”之名收入医药典籍。
   因折耳根特有的口感和功效,可作为佐料调味,也可作为功能性食品泡茶饮用。还可作保健膳食煲汤、小炒、熬粥。但最常见的,还是凉拌生吃。人们食用折耳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相传,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期间,就曾采摘折耳根充饥,可见它走上餐桌的历史之悠久。
   我是吃折耳根长大的。
   在我的记忆中,每到春来,我的家乡漫山遍野都是折耳根的身影,就连扑到脸上的风,也夹着浓郁的腥香,熏得人食欲空前膨胀。于是,那些刚羞答答地从泥土里探出尖尖头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折耳根,就会成了吃货们的猎物,被无情地从泥土深处拔起,填充了胃壁的褶皱。
   野生折耳根的生长周期比较长,但旺长期却是正月到三月,受气候环境影响,这期间的折耳根地下根茎粗壮、白嫩、腥味浓郁,吃起来爽脆可口,是佐餐的佳肴。而过了这个季节,折耳根的地下根茎变老变硬,纤维粗糙,食之无味,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餐桌,甚至连折耳根这个名字都会被人淡忘。仿佛折耳根这个叫法是专为食用而生的。
   我的家乡在一座偏远的小山村里。在打工潮还没席卷到山村前,村里人都是守着一亩三分薄田过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栖,虽然清贫,却也自足。到了年底,杀上一头自家圈养的大肥猪,就是对自已辛苦一年的最大犒劳。整个春节期间,人来客往多,新鲜蔬菜少,变着花样的肥肉,往往使习惯了清淡的肠胃不堪重负。这时候,一盘开胃理气的凉拌折耳根,就成了餐桌上的宠儿了。席间,只要腥香四溢的凉拌折耳根一上桌,眨眼就被一扫而光,吃的人还意犹未尽。到了时令蔬菜短缺的二、三月,折耳根更是成了饭碗里的主打菜。白生生的根,脆嫩嫩的叶,裹上红通通的辣椒油,微微卷曲着身子,匍匐在白花花的米饭上,不仅是肠胃的佳肴,更是视觉的珍馐。
   那时候,人们还没有栽种折耳根的意识,吃折耳根都是到山上挖采。大人们有忙不完的活,挖折耳根这个光荣而神圣的使命自然地就落到了小孩身上。
   牵着老黄牛,拎着竹篓,拿把小铁撬,哼着不知名的歌谣,把自己放逐在田边地角,面朝黄土背对蓝天,在草丛或庄稼地里寻觅那一株新绿。枯燥的童年生活,就多了一缕浓郁的馨香。
   通常,折耳朵长在阴凉、潮湿,土质肥沃的土坎下。刚打春时,折耳根还没完全钻出地面,只有一小段紫红色叶尖露了个头。它对生的叶片还未完全张开,如含羞的豆蔻少女,娇嫩得令人不忍心去采摘。但只要是山里人都知道,正是这种折耳根,最是爽脆鲜美,芳香扑鼻,而且它节长、毛少、根茎白嫩肥胖,好打理。而那些完全张开或半张开叶片的折耳根,往往地下根茎已开始老化,口感和腥香都远不及前者了。最不起眼的是那种生在沙石地段的折耳根,通常都是叶肥根细,叶子薄而宽,冒出地面的根比较高,地下的茎瘦短干涩,毛多,吃起来还跟嚼树皮一样没有味道。
   农村孩子生来对草木就有特殊的敏锐度。哪怕在寒风凌冽的初春,哪怕地面上还见不到折耳根的身影,我们也能准确地找到折耳根,并且知道什么地点的折耳根更鲜美肥胖。在那些潮湿的田边地角,半蹲着身子,面朝黄土背朝蓝天,手持平时用来插红薯藤用的铁撬,顺着泥缝里冒出的一星紫红插进去,用力把泥土摇松,搭上另一只提起折耳根的顶部用力一拉,一根又粗又长折耳根就成了囊中之物了。铁撬一般是在田边地角使用,防止毁坏庄稼地。在一些空旷地带,就没那么斯文了,通常都是用锄头挖,一锄下去,就是好几根。每每拎着满满一篓折耳根,心底都会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仿佛是凯旋的将士,雄赳赳气昂昂地赶回家向大人们邀功。
   折耳根的腥香味很重,没吃过的人,会受不了它浓浓的腥味,掩鼻作呕。但对于喜爱它的人来说,它却是脆嫩爽口、酸辣稍甜,芳香扑鼻的天然美味。山里人往往嫌炒加工熟后冲淡了腥香味,全凉拌生吃。把折耳摘了须,用清水清洗干净,折成小段,洒入盐巴,拌上红油、酱油、醋、白糖,就是一盘可口开胃的下饭菜。有凉拌折耳根佐饭,往往会食欲大增,一气吃几大碗也不过瘾。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回归大自然”、“药食同源”之风日渐盛行,人们对折耳根的需求量急剧增加,导致价格节节攀升,野生折耳根供不应求。于是,为了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解决供需矛盾,原先不起眼的大路野菜逐渐大面积地引进为人工种植。春末时把折耳根的根种上,勤加施肥,管理,折耳根就会知恩图报地缩短生长周期,赶在冬月上市,让吃货们大饱口福的同时,给勤劳的庄稼人带回了可观的收益。
   因小时吃野生折耳根多,又都是在春节期间,所以总会把折耳根与年联系起来。在外地漂泊的那些日子,一到过年,当肠胃不堪重负时,就会想到折耳根。想到家里那张斑驳的木桌上,它妖冶地盛放着,勾引我无处搁浅的乡愁。然而,异乡的土壤里长不出折耳根,回家的路又太漫长,于是,折耳根就长成了心头的一个硬结,在想家的时候硌得我汩汩流血。
   记得02年时,在深圳福田的一家川菜馆门前,蓦然见到折耳根几个字,全身的馋虫一只只复活过来,蛰得我忘了形。一向只吃路边摊的我,顾不得看标价,快步冲进装修奢华的饭店,急不可耐地点了份凉拌折耳根。菜上来时,虽然不是我所想象,但那几根又瘦又老的根茎,却也有几分折耳根的模样。我拿起筷子,咂着嘴,吱溜一声,和着口水一起,前面还没到肚子,后面的碟子却空了……回头想想,这十八块钱,我除了咂到一嘴酱油,还真没品出个折耳根的味儿。
   后来,定居重庆,天天见到折耳根,餐餐吃着折耳根,不再为了那一缕腥香而魂牵梦绕,可算是圆了梦。却不知为何,往往在大快朵颐时,心底无来由地一阵阵抽痛,那折耳根与唇齿的亲吻,也跟着变得寡淡无味了。
   对于这种徒增的烦恼,我认为是重庆与老家的折耳根不一样。
   在重庆吃到的折耳根,都是人工种植的。不知什么原因,超市里出售的折耳根,叶子和茎是分开销售的。最普遍的是茎,很长,根须多,用谷草或者橡筋虬结地扎成一团,怎么看都像是小时候常见的毛草根。而叶呢,不带半截茎,胖胖的叶子张开着,要不了多少就是一大堆,买回一大包,腌过后只剩下一小盘。相对来讲,叶贵一点,清洗后直接放调料生吃,腥味较重,口感较脆;而茎呢,通常偏老,若清洗后直接拌调料生吃,可能牙劲不好的人会比较犯难。所以,通常,在做前会焯下水,使纤维变软,但口感和气味也随之大打折扣。
   刚到婆家那阵,我很少下厨房,对他们总是要将折耳根焯水的做法很不以为然,认为这是对天然美味的糟蹋。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我亲自下厨,凉拌了盘生折耳根。本想借这个机会推广下生吃,不想,席终人散后,却见满满一盘凉拌折耳根居然无人问津,像个被嫌弃的小媳妇。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放足了调料,怎么会这般下场?真是孺子不可教也!赌气地夹了一筷,结果费了老大劲没咬断,原来没焯水的折耳根又硬又绵,难怪没人吃。
   这期间,我又走过了不少地方,也吃过不少折耳根,甚至这两年,在广东的菜市场和超市,都能买到折耳根。而且,生吃凉拌折耳根也成了普遍的做法。但,我的心底,始终浮动着一根不同的折耳根:它身子白胖丰腴、面容娇好甜美,头戴紫红色帽子,婀娜地躺在瓷白的餐盘里,风情无限,令人想入非非……
   折耳根、老家、亲人,像是三股细绳,在我的心底交织着、扭动着、穿行着,令我时时感到锥心地痛。故乡并不遥远,亲人尚有联系,折耳根也可回家挖采。可是,远嫁他乡,于家乡,我终成了过客。每每回家,说着越来越被异化的乡音,面对越来越多的陌生面孔,我的心,总是在欣喜的同时,充满了深深的失落。
   我不能遗忘过去,也无法回到过去,更不能预知将来。在现实与回忆之间,在拥有与失去之间,我就是一叶无帆的扁舟,左右摇摆,无法靠岸。但是我知道,只要父母在,家就在;亲人在,故乡就在。
   折耳根,就是那匍匐在舌根的乡情。它让我时时反刍着,不忘对故乡的依恋,对亲人的牵挂,对贫苦生活的回忆,对幸福当下的珍惜!

共 332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霜儿的散文总给人清幽的感觉,本文虽以回忆自述的方式在书写,却似作者看着折耳根问: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心里许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作者借用比拟的手法,把故乡当作折耳根来写,借物抒情,排解心中的思念和落寞;将乡情注入味觉中,匍匐在舌根,时时反刍着,形象生动,真挚感人。又是吃折耳根的季节,我是吃折耳根长大的,我认为是重庆与老家的折耳根不一样,我的心底,始终浮动着一根不同的折耳根……这样的结构安排,也如作者的情绪在读者心中交织着、扭动着、穿行着,让人挥之不去。作者以“珍惜”看似常规自然的结尾,收住了自己的情绪,却让整篇文章感情更显饱满,意味深长。佳作推荐!【编辑:蹊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415001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蹊雨        2016-04-14 13:03:16
  问好霜儿!善良美丽的姐姐!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回复1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14 15:14:14
  问好小雨,辛苦了,上凉拌鱼腥草一盘!
2 楼        文友:蹊雨        2016-04-14 13:05:05
  佳作推荐,散文更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心性。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回复2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14 15:15:26
  小雨这编按,啧啧,比折耳根还让人垂涎。谢谢了!
3 楼        文友:蹊雨        2016-04-14 13:06:44
  借用社团作者一个诗句留评:暖风轻开檀口,言诉初心温良。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回复3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14 15:16:51
  艾玛,好高规格。不过,偶喜欢。嘿嘿,再有多的诗也一起上吧。哈哈,遥祝安好!
4 楼        文友:听雨阁        2016-04-14 13:17:21
  霜儿,姐最喜欢吃的!哈哈!佩服你的观察力!欣赏你的美文!祝福你!
听雨阁
回复4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14 15:17:33
  谢谢姐姐!先抱一个。有机会,咱一起吃折耳根。哈哈……
5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6-04-15 15:03:49
  说到鱼腥草,我就太熟悉了,如果单说折耳根,我还不知到是何物呢。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回复5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18 12:50:24
  谢谢彩蝶留墨!上茶。折耳根这叫法很乡,我以为只有四川相邻的省才会吃呢,敢问老师是哪里的?希望有机会一想交流。呵呵……遥握!
6 楼        文友:红尘有爱        2016-04-15 16:58:33
  浓浓的乡味儿,我一直以为鱼腥草就是一味药材呢,不知道还能吃,我们老家吃的野菜有苦苦菜,嫩苜蓿,蒲公英,猪耳朵,我都挺喜欢吃的,不过很多年没吃过了。有些东西,真的只能留存在记忆里了。欣赏佳作,祝贺霜儿佳作连连。
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回复6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18 12:48:35
  谢谢红尘关注!我以为吃折耳根就够另类的了,不想你们还吃蒲公英。我们这里蒲公英只做药用,怎么吃啊?
7 楼        文友:蹊雨        2016-04-20 15:40:02
  吃货撞上吃货,真叫人无语——全是口水,嘿嘿!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回复7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2 16:27:32
  写诗的人,可以不这么直白吗?
8 楼        文友:洛漾熙        2016-04-26 14:28:13
  这是啥菜。能凉拌吗。
回复8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7 06:04:26
  哈哈,小吃货!当然是凉拌啦,而且这菜可以减肥哦,只是得拌辣椒才好吃,你无福消受啦。还是你妈妈做的鱼好吃!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