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那年】黑暗天使(征文·小说)

精品 【晓荷·那年】黑暗天使(征文·小说)


作者:静之水流深 秀才,106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788发表时间:2016-04-15 23:27:49


   婆婆阴沉着脸摔摔打打,公公一边编箩筐一边骂骂咧咧。殷茶在灶台边做午饭,她知道公公婆婆都是冲着自己的,可是她只能憋着委屈不吱声。她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男人红刚,红刚盘腿坐在炕上,俩手抱着头,脑袋都快伸裤裆里了。
   殷茶又斜过身子从窗户向院子里看,角落里鸡窝旁边,公公婆婆在低声说着什么,婆婆一只手拉着公公的胳膊,似乎是阻拦公公去哪儿。
   快中午了,两个女儿一会儿该放学回家了,殷茶有些焦急,从弟弟殷建进家门,公公婆婆就在院子里不停地拿话敲打。殷茶看了一眼门边坐在小凳子上的弟弟,两只手抱着一条腿,扭着头一直冲着门外看,一脸的怒气和怨气。
   殷茶无可奈何,娘家父母不喜劳作,弟弟二十出头了,也是好吃懒做,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还学人家赌钱,赌输了又来赖姐姐家要钱。殷茶看着红刚,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口,婆家也不富裕,红刚开的农用三轮车还是公公婆婆资助了一部分,又借了一部分买的,刚开始跑运输,没关系也没经验,有时候刚刚够成本,这几天又没生意了,红刚在家歇好几天了。
   殷茶走到弟弟身边,说:“小建,这几天你姐夫也没活干,真没钱,你先缓两天再来。”
   殷建翻着白眼瞅瞅姐姐,又瞅瞅姐夫,说道:“你家买那么大个车有钱,给我几个子吃饭的钱就没有,哄谁呢?”
   “你中午就在姐这吃饭,吃了饭先回去,我再想办法。”
   红刚抬起头,说:“你想什么办法,又出去卖是不是,你就是那么的贱货,一天不卖你就痒啊!”
   殷茶没说话,再难听的话她都受的住,结婚八年了,每天都是在打骂中过来的,也习惯了。
   殷建站了起来,他瘦得像根麻杆,学人时髦穿紧腿裤,上衣又过于宽大,看起来就像个发育不良的蘑菇一样滑稽。他走到炕边,斜着脑袋说:“我姐去卖,也有人要,你不去,你去了看有人要不?”
   红刚横了殷建一眼,说:“门风不好,你怎么不叫你妈去卖?”
   殷建有点结巴,着急了更结巴,憋了半天,说:“我妈是老了,要……要是年轻点,早……早去卖了。”
   红刚气得无话可说,摸出一只烟点上,殷建一下从他手里抢过烟,又坐回到门口的小凳子上,连着抽了好几口,才慢悠悠地说:“今天不给我钱,我就坐这儿不走了。”
   眼瞅着到十二点了,如果不把弟弟打发走,等俩女儿回来,公公婆婆又要指桑骂槐了,俩女儿无辜受气不说,还会引发一场混战。
   殷茶从兜里掏出来二十块钱,塞到殷建手里,说:“走吧走吧,赶紧走。”
   殷建站起来,歪楞着脑袋说:“就给我二十,当我讨饭的呢,不行,再给十块。”
   红刚从炕上跐溜下来到了殷建跟前,一把抢过钱,举在殷茶眼前说:“臭不要脸的,哪儿来的钱,你不说没钱么,又跟哪个野汉子睡觉了,你个卖x货,真是什么妈生的什么闺女,还真没托生错了。”
   殷茶没说话,说也没用,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只要还一句嘴,马上就是一顿暴打。
   殷建抬手去拿钱,却没有拿到,不甘心地说:“拿来,我姐给我的,你凭什么拿走。”
   “凭什么,你说凭什么,凭老子敲锣打鼓把她娶过了门,你算什么东西,三天两头来要钱,老子娶的是媳妇,不是娶的你全家,滚出去!”说着,红刚把殷建推出了门。
   殷建摔在了院子里,一边爬起来一边喊:“你敢打老子,要是丁福哥在,看你敢动老子一个手指头。”
   红刚一下从屋子里蹦到了院子里,搂头盖脸打下去。公公婆婆已经闻声到了跟前,公公恶狠狠地说道:“往死里打,把他那张破嘴打烂烂的,还要不要脸了昂,老的小的跟野男人睡,还光荣了,成天挂在嘴上,也不怕人笑话。”
   殷茶也已经到了院里,拉着殷建起来,说:“还不赶紧走,你那嘴就是欠揍。”
   殷建连滚带爬的往院门外逃,红刚要去追,被殷茶使劲儿拉住:“让他走就算了。”
   红刚回身一个耳光扇在了殷茶脸上,殷茶脸上登时一片红手印,眼前直冒金星。还没等殷茶回过神来,洪刚的拳头和巴掌已经雨点般落在了殷茶身上。
   公公婆婆走开了,公公还没好气地说:“活该,打死了也不屈。”
   殷茶躺在地上,一下子都不反抗,她知道,所有的反抗换来的是更残忍的暴打。
   这时,双胞胎女儿安安和静静进来了,看见爸爸在打妈妈,俩女儿都没说话,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姐姐安安去拉妈妈,红刚冲着安安喊:“滚,你俩他妈的也滚远点,这不要脸的贱货生的玩意儿,还指不定是谁的,老子一天一天是戴绿帽子,还说不准是给谁养孩子呢!”安安不说话,静静却转身进了奶奶屋里。
   殷茶躺在地上,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石头一样,没有什么知觉,脑子就像停止了转动,什么也不会想。
   二
   殷茶生在大山深处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里。从殷茶记事起,她就没有一天不挨骂,即便是大年初一。那时,妈妈殷彩莲只要一看见她就骂,很小的时候,她总是呆愣愣地看着妈妈,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后来她才知道,原来现在的爸爸不是亲生的。她亲生的父亲是招赘到妈妈家的,可是没多久就跟一个女人跑了,那时她还没出生。
   跟着殷彩莲男人跑了的女人是本家堂叔的女儿叫殷素莲,比殷彩莲大一岁。
   自从男人跑了,挺着六个月身孕的殷彩莲就一直在堂叔家哭闹。堂婶一边抹眼泪一边听侄女数落一边小心陪着不是。
   “你个死不要脸的殷素莲呀,天下的男人死完了,你非得要勾引我家男人,没人要的小烂货,深更半夜在我家窗户外听墙根,三番两次的逮住了不想说你,婶呀叔呀,你们养的那是什么闺女呀,媒人提亲她不去,就专门要偷人养汉,造孽啊,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我不能活了……”
   堂叔蹲在院子里,旱烟抽的“吧嗒吧嗒”响,一声也不吭。堂哥堂嫂出来看了好几次,也无话可说。
   “没人管我,没人管我的娃儿,我就吃住你们家了,你们家伺候我月子,给我养娃,我爸我也不要了,你们管了吧。我那短命的妈呀,你怎么就早早走了呢,留下我一个人没人管没人疼,招个男人又让素莲抢跑了,素莲你个不要脸的种呀,想男人想疯了,你也不能抢自己妹夫呀,你个丧天良的东西,千刀万剐你也不解我的恨……”
   殷彩莲一直吃住在堂叔家,堂婶每天像供奶奶一样好吃好喝地伺候着,一边托人打听女儿素莲的下落,一边央人赶紧给彩莲再踅摸个上门女婿。
   村里有人在镇上的工地干活,有一天带了一个人来,说是安徽人,叫老栓,四十岁,家里穷,没成过家,一直在外面打工。他知道殷彩莲带着肚子,他不嫌弃。
   尽管这个老栓尖嘴猴腮,年纪可以当殷彩莲的爸了,可是殷彩莲还是咬牙答应了。过了几天,他把铺盖卷搬过来就算正式上门了。
   那时,殷彩莲怀孕八个月。生下殷茶后的一百天里,是堂婶伺候的月子和带的孩子。
   殷茶的姥姥很久前就过世了,那时,殷彩莲三岁。姥爷带着殷彩莲过了二十多年,一心就想招个女婿上门来养老。
   殷茶一百天后,堂婶抱过来给了姥爷,以后便一直是姥爷带着,姥爷对殷茶不错。就是妈妈说不能看见她,看见她就能想起她那跟人私奔了的爹。
   殷彩莲从不下地干活,殷茶很小的时候,姥爷就带着她下地。殷彩莲总是在嗑瓜子,走到哪磕到哪。
   殷茶小的时候,常听村里的婶婶大娘们说,彩莲又出来挣瓜子了,不敢侃了,回去看着别让猫进了院子。村东头有一个石磨,村里的女人们经常聚在石磨边纳鞋垫,打毛衣,闲聊。有婶婶问殷茶,说:“小茶,你妈挣的瓜子给你吃不?”
   殷茶摇摇头:“我妈说小孩不能吃瓜子。”
   婶婶大娘们就笑,笑得东倒西歪,殷茶也跟着笑。
   三
   殷茶七岁那年,弟弟殷建出生。爸爸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去看弟弟,看见她进屋子,就撵她出去。
   那年冬天,姥爷病了,整天躺在床上,下不了地,干不了活,还总是拉在裤子里。妈妈不给姥爷洗,她嫌脏,每次换下来,都是殷茶拿到离村二里远的小河里去洗。冬天小河结了冰,殷茶用石头敲开冰,在刺骨的水里洗。
   姥爷自己吃不了饭,妈妈喂姥爷吃饭时就骂“怎么不早点死了”,还打姥爷脸。殷茶心疼姥爷,就自己给姥爷喂饭,姥爷吃一点,嘴外面流点,吃的很慢。有时,殷茶喂姥爷吃完,自己去吃的时候,饭就凉了,有时就没饭了。
   殷茶跟着姥爷睡觉,晚上总听见姥爷一个人哼哼。后来,殷茶听懂了,姥爷是在和姥姥说话。殷茶没见过姥姥,只见过一张黑白照片,脸圆圆的,剪发头,全部掖在耳朵后,笑眯眯的。
   殷茶九岁那年的冬天,早上殷茶跟姥爷说去上学了,姥爷没有答应。殷茶以为姥爷睡着了。中午回去时,姥爷还在睡觉,殷茶叫了好几声,姥爷都不吱声,她摸摸姥爷的脸,冰凉冰凉的,屋子里的炕火已经熄灭了。
   殷茶出门去找柴火,她想姥爷一定是冻着了,不会说话。她自己冻得很厉害时,也总会说不出话来。可是她不敢去妈妈屋子里拿火柴,爸爸警告过她,不许打扰弟弟睡觉。殷茶堆了一堆柴火在灶台边,不停在门缝里看妈妈的屋子。她和姥爷总是在妈妈和爸爸吃过饭后才能吃饭。
   屋子里很冷,殷茶就脱了鞋钻进姥爷的被窝里。后来妈妈过来,看了看姥爷,就骂殷茶笨死了,人死了都不知道。
   殷茶哭得很伤心,姥爷是世界上唯一给过她疼爱的人,也是自己委屈时唯一可以听自己说话的人。她知道,死了就是再也不能和她说话了,以后妈妈骂她时,姥爷再也不能把她藏在身后,说不怕了。
   殷茶一直都记得姥爷的铜烟嘴,光滑明亮。在地里干活累了,姥爷就坐在地边的石头上,塞一些烟叶在那个嘴里,然后拿火机点着,吸两口,在鞋帮上磕两下。姥爷晚上也吸,不开灯,烟丝的一点点亮光照着姥爷满是皱纹的脸。
   姥爷的手很粗糙,手心里都是硬硬的茧子,摸她脸时,会刮得脸疼,殷茶就推开姥爷的手,说姥爷别摸我。姥爷总是穿一件深蓝色的衣裳,磨得到处都是毛边,胳膊肘和领子袖口补了一层又一层的补丁,殷茶印象里,姥爷一年四季都穿这件衣服,姥爷说,这是姥姥在世时给他做的最后一件衣裳。姥爷自己缝扣子,补补丁,把针拿远远的,说眼花了,看不清。妈妈不管,说顾不上。后来,殷茶给姥爷补,姥爷就会悄悄给她糖果吃。
   老栓站在房檐下吼:“嚎什么丧,又不是你亲妈死了,要是敢把我儿子吵醒,我就扒了你的皮。”
   殷茶闭了嘴,不敢大声哭,压低声音抽泣。
   那天下午,天气阴沉沉的,到了傍晚,开始下雪。
   一直下一直下,殷茶从来没见过那么大雪,寒风卷着雪,大团大团地在空中飞舞。天很冷很冷,风刮起来刺骨般地冷。邻居西屋奶奶说是人作孽,天都看不过眼,殷老汉死得憋屈。后来殷茶长大后,想起那天,还依旧能感觉到那种冷。
   从姥爷病了这两年开始,家里的田地再没有人好好耕种。老栓说他是南方人,使不了北方的工具,殷彩莲对地里的活也是一窍不通。别人家的地里锄得干干净净,她家的地里永远都是草和庄稼一般高。别人家房前屋后种的蔬菜吃不完,她家的菜地都像灾荒年一样,茄子是蔫的,西红柿是皱巴巴的。隔三差五的,就有人在门前骂,都是东西。老栓就和人家吵架,用安徽话,人家听不懂,吵着也就不吵了。一来二去的,村里不到二十户人家,几乎家家都吵过,包括村长家。
   殷茶十岁,三年级念完,村里的小学只到三年级,四年级要去十几里外的村里念,殷彩莲说没钱供你上学了。殷茶哭了,很难过。老栓把她的书包扔到了屋后的臭水沟里。
   后来,殷茶就跟着村里的半大孩子们一起,在大山上到处跑去逮蝎子。一个罐头瓶用绳子系了,挂在脖子上,再拿一双筷子,就是全部工具。蝎子喜欢阴暗潮湿的地方,特别是石头下面。殷茶翻不动大石头,每天逮的也不多,但是一群人一起出去就很开心。大家头天晚上会商量去哪儿,如果去的远了,中午不回家就需要带干粮。殷茶跟妈妈说中午不回家需要带吃的,妈妈就骂,说看你一天逮的那几个够你吃么?后来殷茶就不说了,经常饿肚子。
   领头的是四十多岁的哑巴,是个孩子头,娶了个智障的媳妇,生了个儿子。智障媳妇身高不到一米四,体重也就六十多斤,会洗衣服会做饭,总是做好饭坐在门口等哑巴回家。她能看懂哑巴比划,也很听哑巴的话。哑巴心好,经常把自己的干粮分给殷茶。殷茶觉得,世界上除了姥爷,哑巴伯伯是最好的人。
   殷彩莲下地时总是带着殷茶,殷茶身子骨弱,干活很费力。锄头重,殷茶拿不动,就用手拔草,然后再翻地。妈妈这儿站站,那儿聊聊,然后就丢下殷茶一个人。
   殷茶经常看到妈妈和村里的男人进玉米地。直到有一次,殷茶看见妈妈和自己同学的爸爸进了玉米地,好大一会儿才出来。
   “你干什么去了?”殷茶阴沉着小脸问道。
   殷彩莲愣了一下,接着用拳头在殷茶背上捶了好几下,然后,捂着脸坐在地里哭起来:“还不是怨你姥爷,非得要招女婿,结果招了你那死鬼爹跟人跑了,又招了一个窝囊废,啥活也干不了,一天就知道吃,还得要养活你们两个催命鬼,要吃要喝要穿衣。要是当年让我出门,我也能嫁个好家好男人,也能吃香的喝辣的,也不用受这罪……”

共 19183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殷茶经常被丈夫红刚家庭暴力,一双女儿已经熟视无睹,公公婆婆也纷纷声讨殷茶,殷茶无声的忍受着这非人的待遇。苦命的殷茶从小被父亲抛弃,他跟着姨私奔了。好吃懒做的母亲嫁了个比她差不多大一倍,不学无术的男人老栓。有了弟弟殷建以后,后爹老栓和母亲对她都冷若冰霜,连她看弟弟都拒绝。殷茶只好跟姥爷生活,每次妈妈打她都是姥爷护着她。因为妈妈好吃懒做,在村子里就经常发生男女乱伦的事情,这样,殷家成了全村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姥爷病重期间,妈妈殷彩莲不是嫌脏就是怕累,是小殷茶给爷爷洗衣做饭干家务直到姥爷去世。村里发现矿藏,来了丁福几个人,丁福看中的尚不足15岁的殷茶,并且在殷茶妈妈的撮合下惨无人道地奸淫了她。年少无知的殷茶把这些当成真爱。在殷家,丁福和殷茶非法同居了,畜生丁福变着法折磨着这个懵懂的少女。殷茶梦想着有一天丁福这个有妇之夫能带她走出大山,过着城里人幸福的日子,她做梦也不知道,从此,她开始了暗无天日的生活。玩腻了殷茶的丁福又将殷茶带到城市里,让她和那些业务往来的老板做爱赚钱。在殷茶眼里,丁福就象皇帝,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丁福在矿山爆炸中结束了他的一生,殷茶在红刚一家的苦苦求婚中嫁给了红刚,并且生了一双儿女。红刚慢慢的知道了殷茶的事情后,对她百般蹂躏,暴打,到最后想到了致死殷茶中,自己不幸跌进悬崖……经过一系列的事情,殷茶终于明白,自己在生活中结束一个悲惨的角色。作品跌宕起伏,让人感慨万千。欣赏,学习老师佳作,感谢赐稿。特此倾情推荐。【编辑:你猜】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4170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你猜        2016-04-15 23:28:48
  不好意思,因为忙碌,延迟了发表时间,请老师见谅。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4-16 00:08:56
  感谢猜哥精彩编案,辛苦了,问好
2 楼        文友:你猜        2016-04-15 23:29:29
  非常精彩的作品,读之受益匪浅。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2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4-16 00:09:27
  谢谢猜哥
3 楼        文友:塬上草        2016-04-16 06:16:20
  殷茶是个苦命的女人,同时也是贫穷愚昧落后的牺牲品……语言朴实优美,读后令人感慨!
回复3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4-16 08:24:29
  谢谢老师,问安
4 楼        文友:何叶        2016-04-16 07:21:07
  非常棒的小说,绝对的精彩!欣赏佳作,给美女姐姐敬茶!爱你么么哒。
我是禾小妞,你是谁我不管。
回复4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6-04-16 08:25:18
  谢谢美女社长鼓励,么么哒。
5 楼        文友:何叶        2016-04-17 09:32:59
  恭喜精品,给美女打赏。
我是禾小妞,你是谁我不管。
6 楼        文友:青梅子        2016-04-17 14:24:15
  好文,欣赏!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