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红叶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红叶】行走在黑暗中(小说)

编辑推荐 【红叶】行走在黑暗中(小说)


作者:玄微子 布衣,445.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57发表时间:2016-04-17 06:58:31

1.择日而生
   据说,在死亡发生后,灵魂和身体就会分离,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虽然不知道灵魂究竟到了哪里,身体必然逃不过腐烂的结局。
   就算你听过许多光怪陆离的故事,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现在社会未婚先孕,堕胎流产的,人们都习以为常了。更甚者,发现怀了就买药吃,或者去小诊所,就是为了解决掉一个麻烦,根本不在乎那是在谋杀生命,你觉得不关别人的事,但是有些事情做完留下的孽债你拿什么偿还呢?
   大家生病了都会去医院,谁又会知道医院里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诡秘。
   话说,苏医生是妇科专家,也是十分优秀的外科医生,专门预约她做手术的人,络绎不绝。在忙的时候,一天要做十几台手术,从剖腹产到切子宫瘤,连续不歇,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今晚是她值班,安排的手术不多,只有两项,一个十分简单,是提前约定的十一点半的剖腹产。一个比较复杂,是为子宫癌患者做子宫全切。
   不管怎样,这对于有着二十多年手术经验的苏医生来说没什么问题。就是觉得那个剖腹产有些奇怪,孕妇一般都是自然分娩,除非是先天骨盆狭窄,突发情况,羊水破了,大出血,几天几夜生不下来,大人孩子都有危险的,才会手术取出。当然了,也有找高人查好时间按点出生的,像今天这个就是。照说,她是接受科学教育培养的优秀医生,绝不可能有怪力乱神的想法,所以对这些事情,就觉得好笑而已。
   手术室在四楼,要乘电梯上去,苏医生走进电梯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人,那人穿着本院的病号服,低着头,没有一丝声响,苏医生出于职业习惯,担心病人那么晚了在外面会有意外,就轻轻地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说:"你好,你是那个病房的?这么晚了闲逛对健康没有好处,赶紧回去吧"
   那个人,没有回答,头还是低着,苏医生离着很近,却听不到呼吸,连温度都感觉不到,要不是人杵在那里,还真以为是错觉呢!她碰了个软钉子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一时间静的可怕,短短的一会儿对苏医生来说也很煎熬。
   四楼终于到了,电梯打开,苏医生逃也似的走出去,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就发现电梯里的人,头抬起来了,正定定的看着她,面色灰败,神色茫然,肌肉僵硬,嘴角耷拉着,没有一丝弹性,尤其是那双眼睛,没有眼白,黑眼珠又细又长,竖在哪里,像幽怨的猫眼。发出贪婪的绿光。叫人不寒而栗。那个人身子微微动了,作势要扑出来的感觉。苏医生急忙的后退,转身就跑,只恨自己长少了腿脚。
   踢踢踏踏的跑到更衣室,看到一起上班的同事心里踏实了许多。大伙正忙碌的准备与手术相关的东西,被推门闯入的苏医生吓了一跳,看着苏医生魂不守舍的样子,纷纷过来询问。苏医生也不好说电梯里的事情,只好搪塞过去,推说自己来迟了,怕晚了手术。众人安慰她早准备好啦,不用慌张。就陆续进手术室了,苏医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缓了缓神,也走入手术室。
   手术室里围了一大群人,七大姑八大姨的,各自穿着体面,样貌非凡。看来是产妇家属,苏医生皱了皱眉头,要知道医院有严格规定手术室闲杂人等一律不能进入,当然是各方面的考虑。今天这些主儿,肯定是非富即贵,要么就是位高权重,医院不敢得罪的。苏医生抹去心中的不快,神色淡然地把他们请了出去,开始了手术。过程非常顺利,一点悬念也没有,婴儿准时离开了母体,十一点半分秒不差。
   一切圆满随心顺意,男婴重达8斤三8两。
   粉嘟嘟肉乎乎的,哭声洪亮,手脚挥舞有力。以至于苏医生着实没抱住,婴儿脱手而去,幸亏旁边的助手,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才阻止了意外的发生。
   几乎没有人相信苏医生这么经验丰富,医术精湛的人会那么不稳妥,失手摔婴估计是护士的事儿。
   谁又会知道,就在男婴离开母体的时候,苏医生看到了,电梯里的那张脸,正冲她龇牙咧嘴,还做出吞咽的动作。吓得她手一抖男婴就跌落下去。连刀口都是助理医生缝合的。
   或许是精神透支眼花了,她想。这家人可是请大师选择了良辰吉日。会有什么问题?
   再看到婴儿,也没有异样了,他躺在包被里,安稳香甜的睡着。
   以后的事,苏医生真得不想关心了,她以身体状况为由,申请不再值夜班了。其实她真的不知道,那天晚上是农历的七月半。
   百鬼夜行街。谁又会告诉她呢?
  
   2.以命为食(2013年8月28日)
   男子一点也不喜欢孩子,缘于儿时父母冷漠和疏远,他甚至恶毒的想小孩子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直到有一天,妻子青梅的肚子渐渐隆起来,他才生出一丝丝将为人父的欣慰与憧憬,内心想着一定不能像自己的父母一样,要把自己没有得到的爱加倍的倾注给这个孩子。何况,b超显示妻子这次怀的是双胞胎。真是上天赐福啊。
   日子在期盼中过得很快,快八个月的时候,妻子的肚子就大的走路都困难了,而且浑身上下浮肿的厉害,皮肤绷得透亮,扶一把也要轻手轻脚的,恐怕一使劲就戳破了。到医院检查都发育正常,大人能吃能喝的,没有什么影响。
   到了快九个月的时候,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妻子的浮肿突然没了,按说这是好事,可是这肚子也跟着变小,缩到跟四五个月时那么大,这还不算,妻子的身上开始长细纹,颜色青紫,一条一道的,像是猫挠的。,原本乌黑油亮的秀发逐渐泛白脱落变得稀稀疏疏,一夜之间就半秃了,衰败的样子真是不敢出门。
   他总是安慰妻子这是正常现象,等生完就好了,这个理由牵强的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临产的前几天,妻子已经瘦的脱了相,周身只剩下肚子突兀着,脸上长满了褶子,牙齿一掰一颗,跟饼干掉渣似的,一张嘴黑洞洞的分外吓人。等她不得不住院生产的时候,医护人员都不敢相信,刚开始那个貌美如花的孕妈咪短短几个月就成了豆腐渣。
   进产房前要做胎心护理和b超,结果让经验丰富的护士长都乱了手脚,鼓弄了半天只听见一个胎心,b超也只照见一个孩子。双胞胎的另一个哪里去了?
   顾不得研究这个问题了,产妇抱着肚子疼得来回翻滚,两三个护士都摁不住,医生决定打催产针,让她加快生产。针剂对她还是有用的,孩子在女人的哀嚎中慢慢脱离母体。护士们欣喜的围过来看孩子,结果都一副见鬼的模样,逃也似的跳开。只见一个的婴儿在混着粘液的血水里挥舞着手脚,另一个孩子紧贴在旁边,那已经不能算是孩子了,因为那只是一张惨白的皮,骨头连同血肉都消失了,那个嘴的部位正吸附在刚出生的婴儿嘴上,这场面太惊悚了,产房的医护跑光了。只剩下陪产的丈夫。摊坐在地上。
   妻子筋疲力尽昏迷不醒,他只能颤微微的剪断脐带,包裹好婴儿。等妻子醒来,他不会告诉她今天的事。只求以后能一家人在一起好好活着,相亲相爱。
   事情过去了吗?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从医院回到家的晚上,男人就陷入了梦魇,他亲眼目睹自己现在的孩子慢慢的吸食着另一个孩子,最后只留下一张皮。饿得没的吃了就开始拼命的吞咽母亲的营养。原来妻子的变化根在这里。
   正看得心惊胆战,没发现那个孩子来到他跟前,漆黑如墨的大眼睛死盯住他,戏嘘的表情很是玩味。男人突然明白了,他是要拿自己果腹啊。看来今天难逃一劫,索性就看看这怪婴耍什么妖蛾子。
   “你个怪物,为何残害我的家人”男人哆里哆嗦的问。
   “最该死的人是你,”婴儿桀桀的诡笑着。逼了过来。
   “你个鬼东西,给我闭嘴,你这是倒打一耙,今天就让你偿命”说完男人一脚踢过去。
   男人毫不留情的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没曾想,脚不可思议地穿过婴儿的身体。因为动作过猛,收势不稳趔趄地摔倒,头结结实实地磕在桌角上,一股腥热的血顺着脸流下来。
   “嘎嘎嘎嘎,就凭你,现在奈何不了我,我要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儿,”婴儿凑过来,伸出细长的舌头舔着他脸上的血。小嘴猛地就覆在伤口上,使劲的吸允着,咕噜咕噜的吞咽声像是在喝奶,男人觉得脑子生疼晕的厉害。忍不住呻吟起来。虚弱的告饶着。男婴瞥见他的熊样子,竟然松开他,意犹未尽的吧唧吧唧嘴。
   男人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暂时还有半条命。婴儿鄙夷地看着他,幽怨地说:“你可想知道我为什么找上你,吃了你的孩子,祸害你的妻子?”
   男人本能的点了点头。当然想知道是结下了什么怨仇。
   婴儿突然呜呜的哭了,声音嘶哑又干枯,就跟人拿刀在金属上来回的划拉。听得人心都发颤。小肩膀剧烈的耸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过了一会儿才平息下来,两只血红的眼愤恨地盯着男人。抽噎着说:“你自己不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让妈妈生下我,我都长到八个多月了,你还逼着他去引产,还恶毒的威胁她,不打胎就不跟她结婚。虎毒不食子,你却杀了我们娘俩。之后还跟没事儿人似的跟别人结婚,怀了小孩,你怎么可能会喜欢孩子?所以我附在里面,慢慢的把他吃了,替代他出生,向你讨债”
   男人虽然迷糊,却也听得明白,婴儿说的确实不错。几年前,他和一个温婉贤惠的女子恋爱同居,怀了身孕,那时候他打心眼里嫌恶孩子,几次三番要打掉孩子,女子不肯,她想生下来。男人不负责任地消失了一段时间,以为女子找不到他就会自己上医院打胎,再见到女子时,她正挺着巨大的肚子满世界的找自己。搞得亲戚朋友都来劝他赶紧结婚好给孩子正当的名分。他不但没有悔意反而升腾起一股莫名的暴戾之气。为了自由,他绞尽脑汁想出一条毒计。
   男人要是绝情起来,真会变得冷漠又残酷。
   他先是主动认错,求得女子原谅,体贴殷勤地照顾饮食起居。其间也提过堕胎,但是女子一听就歇斯底里的咆哮哭闹。弄得他杀人的心都有了,杀人?是的,当然借刀杀人才天衣无缝。
   那一天夜里,雷电交加,他开始行动了,先是在女子牛奶里放了半片安眠药,然后把家里的木质楼梯抹上一层油腊,接着给自己灌了半瓶洋酒。歪歪扭扭的进了卧室,女子睡意渐浓,恍惚觉得男人进来了,挪了挪身子给他让出半边床。男人根本没有躺下,他把滚烫的手塞进女子的睡袍,躁动的抚摸着她,如果不是怀着孩子,她早就无法按耐了。现在可不行。她用力往外推着男人越缠越紧的身子。就那点力气,跟白给似的。男人心怀鬼胎哪容她反抗,三两下就撕开衣服,剥了个精光,露出白滑细腻的胴体,和突兀的肚子。他咽了咽口水,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想着往日两人多么的绮旎缠绵,抑制不住地抱紧了女子。整个人压在她身上。
   女子的肚子传来强烈的疼痛,孩子在里面不安的乱动。她一把挠向男人的脸,男人吃痛,急忙用手摸脸,女子趁势滑下床,朝楼下客厅跑去。一声炸雷照的男人的脸无比的狰狞。接着传来女子撕心裂肺的尖叫和重物滚落的声音。等完全没了动静,男人才下楼查看,女子扭曲地窝在楼梯下面,双手抱着肚子,脖子翻转过来,估计折断了,眼睛半合着,冷冷地看着他,身下沽沽地冒着暗红的血。
   男人打了120。女子就这样裸着被抬上了救护车,医护人员给她盖上了一块白布,看着就像一具尸体,没错,女人早就摔死了,而孩子还有气息,微弱的挣扎着。
   急诊医生直接告诉男人母体已经死了,孩子还一息尚存,作为医生,绝不会放弃治疗。你是家属,是否手术取出孩子你做决定。当然孩子就算存活,也不确定没有后遗症。男人做出一副痛苦绝望的神情。心里暗自庆幸。要想彻底摆脱掉累赘,当然不能救治。无毒不丈夫。他推脱说反正孩子快死了,开膛破肚是亵渎死者,不能让她支离破碎的离开。所以他签署了放弃治疗书。
   孩子追随他的母亲而去,连看一眼这个世界的机会也没有,他要是来复仇,谁又能阻止的了,欠下了孽债终究要还的。

共 44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两篇小故事,第一个“择日而生”:作者以黑暗的手笔批判了现在社会一些对婚姻对生育的不良现象,不负责态度,人流、未婚先孕,“谋杀”了许多小生命。故事里写出了一次剖腹产,苏医生在医院撞到“鬼”的事,导致手术后心神不定,早早回家。作者借“鬼”之形来表达着对一些现象的不满,希望能警醒人心,第二是心中有“鬼”,望弃暗投明,保持正确的婚姻观、爱情观。第二则故事,写出了人心的黑暗,得到了报应,一一件事牵出了丈夫过去的罪行,为了打掉孩子,最后连女友都害死了,男人儿时父母冷漠和疏远,内心阴暗,而结婚后,妻子生出的孩子,却极其狰狞,双胞胎只有一个孩子生还,另一个孩子被吸光了营养,连母亲也被折磨得消瘦衰老,这一切都是因果循环报应,这提醒着人们要放弃阴暗,保持健康的心理状态,也反映出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两篇故事行走在黑暗中,黑暗中有很多不光彩的事,作者营造了紧张的气氛,让人心生寒气,以暗望明,以恶果呼善心,文章语言流畅生动,情节紧凑,有一定警示意义,推荐阅读欣赏,感谢赐稿!【编辑:绿叶红了】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绿叶红了        2016-04-17 07:03:08
  两篇故事有着一定的寓意,欣赏了,期待更多精彩!感谢作者支持社团!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回复1 楼        文友:玄微子        2016-04-17 15:03:46
  感谢老师的辛勤编辑,我也是看到许许多多类似的悲剧,包括身边的许多人至今置若罔闻,深感悲痛。也算是略尽绵薄之力。不论看不看到的人都要心存敬畏。谢谢绿叶老师。
2 楼        文友:梦外人        2016-04-17 13:01:23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心中有鬼,白日见鬼。作者意在警示世人,有哲理。
回复2 楼        文友:玄微子        2016-04-17 15:06:07
  老师说的好,有些事情是人祸。所以可以避免。谢谢老师鼓励。问候!
3 楼        文友:天涯寒冰        2016-04-28 00:03:30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