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二胎

精品 二胎


作者:琴声悠扬 进士,6449.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824发表时间:2016-04-19 22:19:09

吕娇坐在我对面,安静得像一幅画,我只能听到轻微的点击鼠标的声音。她是刚分派到财务科不到半年的毕业生。我的目光常常越过高高的显示屏,到达那幅画跟前。其实显示器也就最平常不过的高度,我却喜欢尽量直着腰,偶尔伸着脖子,以便能够大角度观其全景。人有时候,会突然变得莫名其妙地狡黠起来。就像我对于吕娇,意识里偷偷叫她“绿娇”。柳永那首词“花匀露脸,渐觉绿娇红姹。”总给人一眼清新绽放的感觉呢。
   “信科长,这个月的资产负债表做好了,你现在要看吗?”听她的声音,有一种脆脆的甜甜的可以生吃的感觉。
   我头也不抬说:“拿过来。”声音云淡风轻。
   绿娇侧身把U盘插进我的主机,我心跳地闻到了淡淡的来自少女的体香。目光从表格里逃出,掩饰在窗外一片油菜花里。屋外花开,我站起身打开靠近她的那扇窗,把春天请进来,眼睛的余光不小心溅在她身上。微风轻轻拂起桌上的稿纸,绿娇捧着一部迟子建的小说集,用计算器压住了纸的一角。她坐下的姿态如一,双腿合拢,身子斜靠在椅子上。她不像现在的女孩那样露胳膊露腿的,可能是因为与我同一间办公室的原因,绿娇总喜欢穿着紧绷的牛仔裤。
   想当年我也是文艺青年呢。《白鹿原》和《围城》我都读透了,小诗也写得像模像样。绿娇来了不久就在厂报上发表了小文,她的文艺范儿不亚于我当年。
   首先声明我绝对不是一个猎艳者。只是在这样一个狭小的空间,与年轻的女同事独处一室,像万物凋碧的深冬看到一朵怒放的花朵,让人精神一爽,不由回忆那曾经盛开的年月。一个人喜欢怀旧,绝对不能说明他活得不如意或者怅然若失。绿娇捧着书的样子完全是当年自己的影子。当年我也喜欢坐在阳光底下,身子斜靠在椅子上,一片不知从何方飘来的枯黄树叶从容落在眼前的书页上。随手写上几句,就大言不惭觉得是旷世经典一样,只要闲下来便仔细玩味。绿娇很快知道我曾经也写过,便把她的诗歌散文之类的拿给我看,清澈的文字冲击着我的世故。
   “信科长,你中饭吃食堂吗?”甜甜的声音脆脆地飘过来。
   财务科忙的时候我经常吃食堂,绿娇总是亲自把饭打过来,还不忘把自己的一半拨拉给我。女孩子食量很少。
   “我今天回家吃饭。”我站起身,把腰带重新紧了一下,看了一眼对面镜子里的自己,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同事,一脸自信淡定地走了出去。文澜打电话说有好消息,她做了我爱吃的酸菜面。这个嗜好连自己也奇怪,我爱吃酸味的面食。
   满天飘飞着洁白的柳絮,落在地上滚成了一团团的白色的绒球。风一吹,天上飞着,眼前舞着,地上滚动着的一团团的小白球汇成棉花一样的巨型白球,堆着涌着挤在墙角,又被风瞬间掀了起来。文澜站在门口,穿着淡绿的宽松的衣服,透过飘飞的柳絮,我看到她浅浅地笑着,像冒出新绿的盆景。她走近车,接过我的皮包,挽着我走进了屋子。
   “果果有伴了。”文澜顺手递给我一双拖鞋。果果是我的女儿,她八岁了,就要升二年级了。
   看我没有说话,文澜娇嗔地斜了我一眼:“你听不懂啊,我怀上了。”
   “我还以为你说果果的小朋友,呵呵,这么快。”开放二孩消息放出来,我们就开始未雨绸缪。政策刚出台,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实了。呵呵,一切都是快餐时代的节奏。
   这几年忙于应酬,肠胃出了毛病。家里的饮食还是比较熨贴,有小野菜,酸菜面里还有粗粮,四个人就我一个男丁,却整了一桌子。“海刚,你多吃点,不然就剩下了。”岳母一边说一边把菜往我碗里夹。
   “妈,我自己来。”
   “国家的政策都是好政策。澜澜,我看这次一定是个男孩。要是这样,果果有伴了,我们文家也有后了。你爸爸要是还活着,多高兴啊!”岳母眼里泪光闪闪,看了一眼墙上的黑白照。
   “妈,你看你。还没有生下,你着急什么。”文澜安慰着她。
   “听说三个月彩超就能看出来是儿是女。不过,不管是啥,我们文家又要添丁加口了。呵呵。”岳母快人快语的,马上阴转了晴天。
   是啊!文家又要添丁加口了。我使劲扒拉着把一碗面咽下去,酸辣的味道从喉咙里泛上来,感觉今天的酸辣面竟有点呛人,不是那么合口味了。岳母的话刺激了我,再一次做父亲的感觉竟变得如此酸涩。
   我姓信,这个姓氏在我们这里并不多见。父母亲坚强地孕育了我们兄弟四个,无奈家贫,茅屋常为秋风所破。两个哥哥相继辍学,只有我靠着在洗煤厂出苦力的几个钱勉强上完了大学。父亲与文澜的二叔是多年好友,他俩商议用招赘的方式促成了我和文澜的婚姻。文澜的父亲去世得早,她和母亲守着独家小院,还有一家箱包店。爱情就这样奇异,以结婚为目的的爱情全力奔跑着冲进了婚姻的大门。我在文澜二叔的举荐下在鸿运钢铁厂财务科就业了。
   文澜和母亲的日子,因为有了男人的支撑变得有声有色。鸿运化工厂在几番环保治理中起起落落,两次濒临关停又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发展成今天的鸿运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几个月前在公司的年会上,董事长杨淮郑重宣布:中层干部以上的领导今年年底奖金以入股的形式发放,正在筹建的鸿运化工公司即将启用一批年富力强的业务精英担任领导班子。我从与他目光对视中掂出了这句话的分量。
   在这个小城里,三十多岁的我基本也属于小有成就的一族了。至少跟当年的同学并肩而坐,我的小洋楼和豪华坐骑丝毫不逊于他们,往往招来他们的羡艳和赞叹。只是有一件事想起来就让我黯然神伤,它使我无力与任何人相比。有一种感觉叫疼痛。人生百味,唯有痛的滋味让人彻夜难捱。
   晚上我叫了郭勇,他是我的难兄难弟,一起到“老家酒店”小醉。还是二楼靠窗的位置,郭勇坐在对面。我喜欢看着窗外夜色朦胧,一排排闪着斑斓灯光的车从眼前穿行。
   “文澜怀孕了。”我给郭勇倒了一杯茶水。
   “你小子这么快呀。怀孕好呀!这国家政策就是及时雨。老子还以为这辈子没有儿子了呢。我告诉你哈,我前几天跟阿珍摊牌了,这个家全靠我撑着,这老二生下来要随我的姓。”郭勇用筷子夹了一口菜,腮帮子鼓得圆圆的,里面的食物两边来回倒腾着。当年就是他说服了我。他说,在家里穷着只能打光棍,入赘也没什么不好,有个起点咱有朝一日说不定来个咸鱼翻身。他小子很快就跟阿珍成亲了,快快乐乐做起了上门女婿。
   “你看文澜和她妈,不是仗着你能搬进新房,坐着小车吗?没问题,你回去跟文澜说,这次生的老二要随你的姓。老爷儿们整天在外面有头有脸的,挣下钱都不姓自己,跟个二等公民似的。”
   “阿珍同意了?”
   “不同意?”郭勇眼睛瞪得溜圆,“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想给咱生儿子的女人多的是。我那公司虽小,总得有个接班人吧!”
   郭勇不愧是我哥们儿,他往往一眼就能看穿我的心事。
   晚上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文澜还没有睡。她穿着粉色的睡衣,映衬着满脸红润。自从生了果果,那个箱包店也不开了,她成了名副其实的专职太太。文澜听到开门的声音,急忙迎上来:“去哪里喝酒了?打电话怎么不接呢?急死人了!”
   “跟同学在一起小喝了几杯。”我避开她关切的眼神,心里盘算着怎么跟她挑明这件事。
   躺在柔软的床上,环视墙上暖色的壁纸,温和的壁灯投射在艾德格尔四开门衣柜上,闪耀着铮亮的光芒。郭勇说得对,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十年打拼的功绩。
   绿娇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信哥,你女儿叫文益华?她怎么不姓信啊?”我当时分明看见小周斥责她:“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是什么意思!
   “文澜,我今天跟郭勇在一起喝酒的。”我停顿了,在心里琢磨这句话怎说出口,“他说阿珍这次生了老二要随他的姓。”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也这样想的是不是?”文澜温和红润的脸色马上就换了内容。
  
   “是,我也是这样想的。话不说不破。两个孩子一人随母姓一人随父姓,现在很多人家都这样。”这次不用鼓什么勇气,我脱口而出。
   “你现在翅膀硬了,马上就成副经理了。你欺负我啊。”文澜转身背对着我。
   “我这个要求过分吗?你看看早上妈说的啥话,文家有后了。文家需要传宗接代,我堂堂大男人就不需要吗?”我接着那股酒劲,把胸中郁结很久的气全部吐了出来,我要让楼下或者门外的那位长辈听到我的呼声。
   这一夜是那么的漫长,空气里好像突然多了几种成份。我们都没有开灯,好似任何明火都会把这个空间的气体点爆。一切都是那么的死寂,只有脑细胞排山倒海般地左奔右突,像一群失去指挥的狮群。我需要一个姓信的儿子,跟屁小虫一样在我身边喊着爸爸。他将是我奋斗的动力。我好像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捆着,年龄越大,财富越多,越不能容忍我的孩子姓文不姓信。每次听到喊女儿文益华,我都像被蜂蛰了一样疼。二孩开放,冥冥之中是给我指引一条光明的路吗?
   漫天的繁星终于被微曦的黎明赶去,我匆匆洗涮完毕,顺着金色的扶梯走下了楼,在岳母的挽留中推说有急事,走出了门。凌晨的空气清新,城市伸着懒腰从熟睡中初醒,还顾不上梳妆打扮,就迎来了上班的人群。车辆如蚁,沿着树干一样的街道蠕动,又在红绿灯处分流或者汇合。路边卖早点的在热情地招揽着客人。丝毫没有胃口,我驱车赶到了公司。
   绿娇走进来的时候,我正斜靠在椅子上,脑袋无力地搭在椅子的后背上。“信哥,你心情不好吗?还是病了?”什么时候称呼变成了哥,我竟不知不觉欣然接受了。
   “你烧点热水给我。”声音无力,我发誓绝不是指挥的口气。
   绿娇很快给我冲了一杯咖啡,纤细的手指晃动着一柄汤匙在咖啡里搅动着,一股浓香飘了过来,我闭上了眼睛。
   “绿娇,我的故事你都听说了。你觉得哥委屈吗?”我依旧闭着眼睛,奇怪一个成熟的大男人竟然愿意把自己的脆弱亮给一个年轻的女孩。
   “你这么优秀。”绿娇对我的提问不置可否。她崇拜我,傻子都能感觉到。
   “优秀有个屁用!”我在下属面前猛然冒了一句粗话,且脸不红心不跳。这还是意气风发的我吗?上次母亲心脏病住院,两个哥哥都推辞着不让我交住院费,这明显把我当外人。靠在椅子上,我的心思再一次被蛰痛了。我一股脑把从小的艰辛、成长的无奈絮絮叨叨倒了出来。我轻轻地叹了口气,竟发现眼角有湿湿的东西渗了出来。
   绿娇走过来,把纸巾递给我,我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她犹豫着,试图抽出自己的手。我放开了她。我不是厚颜无耻的男人,最不喜欢的两个字是亵渎。看见这两个字我就绕道走,一直走到正人君子那个地方。
   绿娇低着头走了出去,我的心情竟然莫名地晴朗了。
   连续两天住在公司。我不回家,文澜也没有打电话。
   早上起来,发现公司院里的地面湿湿的。久旱无雨的四月下起了小雨,屋里屋外弥漫一股潮湿凉爽的气息。我喜欢恶劣的天气,冬天里下雪、夏天里下雨、乌云翻滚、雷声轰鸣。是不是生活太平静了,我需要一些吼声和宣泄。站在二楼的楼台上,我独自呼吸着来自田间的清新。李副总走过来告诉我,最近钢铁价格回落,厂里压缩生产。昨天晚上董事会决定抽调我去化工公司参与新厂筹建工作,要求五天之内把这边的工作交接完毕,马上全力奔赴新的岗位。接替我的新科长王鑫随后就到。在这个岗位多年,我办公室内铁皮柜纸质的资料和凭证满满当当,电脑桌面上电子资料纵横排列。对数字清晰敏感的我,竟发现我需要助手才能完成这次的工作移交。
   正要给绿娇安排一些工作,我接到二叔的电话,要我马上回家去,口气不容置疑。我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驱车赶回了家。
   二叔坐在沙发上一脸严峻。文澜和岳母也坐在一边。我喊了声“二叔”,换掉鞋子,坐了下来。
   “海刚,你说这么多年你妈拿你当过外人吗?她是不是把你当亲儿子一样?”二叔见我坐下,立即开门见山。
   “妈对我好,我知道。”
   “现在政策好了,国家允许生二孩。你是怎么想的?”二叔吐了口烟,眯起眼睛看了我一眼接着说,“澜澜她爸去世得早,就生下她这么一个女儿。当年我跟你爸说好,你过来把你当亲儿子一样。我哥这一门也有了继承。我也知道,你这个孩子不简单,在公司里受器重有发展,家里的今天都是你一手创造的。文澜现在有了身孕,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二叔显然是明知故问,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对付文澜母女容易,对付这个威严的且有恩于我的二叔不容易,但是我也要说出来:“二叔,是这样。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生孩子也是两个人的事情。以后独生女儿就不存在招赘的问题,孩子都是双方共有。现在很多我们这样的家庭生了孩子是复姓,或者是一个随母姓一个随父姓。”
   “你说的是以后,这个绝对有可能。但是咱们这个家庭是婚约在先,当年是你爸亲口同意的。你当时做上门女婿也没有明确反对不是吗?”
   二叔撕开了我的疼痛,疼得我强忍着没有站起来,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二叔,听您这口气也就是上门女婿就低人一等是吧?是,周围的人都认为上门女婿不光彩,低人一等。我就是在这种眼光下做人,我受够了……”

共 906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允许生二胎的政策一开放,有人欢喜,有人纠结。本文主人公也在为此事纠结,但他纠结的原因却与众不同,这缘于他的特殊身份——他是个上门女婿。众所周知,上门女婿在人们的旧观念里,一直是不光彩、低人一等的,如果不是不得已,谁家也不舍得让孩子去给人当上门女婿。主人公自己也跳不开这个枷锁,虽然事业成功,家庭美满,却因了这个身份时时觉得低人一等,于是强烈要求二胎孩子生下后随自己的姓,以此挽回一个男人的尊严,并由此引发了一连串的家庭茅盾,甚至于行走到离婚的边缘。后来,父亲说出一个惊天秘密,才让“我”纠结的思绪豁然开朗——原来,一直与爷爷亲如父子的老爸竟然也是上门女婿!这个重笔一抛出,直令读者拍案叫绝,可见作者构思之巧妙。通篇文章语言流畅精炼,人物刻画生动形象,主题突出,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推荐赏阅。【编辑:随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4200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随玉        2016-04-19 22:22:04
  谢谢琴姐支持短篇小说栏目,第一次编辑,有不到之处请多原谅。祝一切安好!
回复1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0 14:36:55
  玉玉辛苦了!谢谢你的编者按,祝你开心编写,创作丰收!
2 楼        文友:随玉        2016-04-19 22:28:32
  三毛有一句话,是我最喜欢的: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爱,处处是家。所以对于上门女婿低人一等的旧观念,是应该被摒弃的。一个家庭的和睦安宁,需要有足够的理解和包容以及尊重。从文中,我们看到了满满的正能量,如穿透油菜花的阳光,清新温暖,给人以积极向上的力量。喜欢琴姐的文章。
回复2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0 14:37:47
  我也喜欢你的文字,恬淡安静。让我们一路同行!
3 楼        文友:成敏        2016-04-20 07:35:45
  读了老师的文章,让我久久不能平静,太现实了,感叹老师的文笔,佩服老师的想象力,向老师学习了,问好老师!
回复3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0 14:38:16
  谢谢好友关注!
4 楼        文友:云水之间        2016-04-20 12:30:03
  人性的复杂被诠释得一览无遗。当所谓自尊和面子掺合了虚荣、狭隘和自私,内心就会怪胎暗结,自我醒悟就会变得艰难。这种执拗的情结只有当现实的教训当头棒喝时,才会得以解散。文中的 我 在自我感觉得到各方面的培植熏陶后,内心潜藏的欲望就急剧膨胀起来,妄图想将灰暗的过往抹杀,让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和内心世界里都全新完美起来。虽然文中的 我 只是要求让孩子归随自己的姓氏,但一叶落而知天下秋,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忘本忘恩的人生观。欣慰的是 我 最终放弃了自己的欲望诉求,用一颗回归的包容的心,赢得了亲人的理解。文章秉承作者一贯的散文化的行文风格,读者在愉悦的阅读中,不知不觉被作品蕴含的主题触动心灵,读后不禁掩卷深深思索。佳作拜读了!问候作者!
回复4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0 14:39:26
  谢谢!
   有时候我没有你那么深刻,只是简单地写着。谢谢你!
5 楼        文友:赵亚亚        2016-04-20 13:45:34
  会过好日子,才是有福人。这福分,是自己挣来的,,也是想通的!
回复5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0 14:39:50
  感谢阅读,祝你创作愉快!
6 楼        文友:塞墨        2016-04-20 15:43:19
  紧贴时代步伐,让二胎这个新鲜话题,多了份现代家庭姓氏的敏感问题,烦恼之余从文中影射出绿娇这一熨帖妹子,无不折射出人性情感的软肋,作者驾驭文字的高超技巧,让人佩服,欣赏问安!
回复6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1 12:00:22
  谢谢你的关注,你同样精彩!
7 楼        文友:田舍郎        2016-04-20 19:55:53
  在中华传统里,姓氏确实承载了很多东西。主人公真么较真有他的历史内涵在里面,放弃不是失败,而是大度,洒脱。祝福琴姐文安!
想写点什么,一落笔却不知道要写什么……这也是我写作中常碰到的问题。
回复7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1 12:01:14
  谢谢甜甜,你的意见总是那么中肯实用,谢谢你!你同样精彩!
8 楼        文友:成敏        2016-04-25 17:44:13
  老师的文章非常值得回味,有深度,有思想,我受益匪浅,向老师学习!
回复8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6 08:27:02
  谢谢,有时间我去拜读你的作品。
9 楼        文友:冯无知        2016-04-30 08:07:56
  琴声悠扬,我太喜欢你了,更喜欢这个小说!小说构思精妙,细节描写入木三分,恰到好处,结尾处给人当头一棒,一棍敲醒了传统老旧思想里的梦中人。小说语言也精绝,句句直击人心,句句金句,令人臣服。
   也感谢随玉的精准到位的编按,问候一声:你辛苦了!
冯无知
10 楼        文友:冯无知        2016-04-30 08:43:16
  作者给男尊女卑当头一棒,给男女平等唱出一声高歌!欣赏你!有远见!
冯无知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