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同题】放弃

精品 【同题】放弃


作者:重庆霜儿 举人,3869.8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391发表时间:2016-04-22 21:55:07


   田老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活到这把年纪,一直如脚下的泥土般卑微得未遭人待见过,眼看脖子就要埋到泥土下了,居然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
   那天,跟往常一样,田老汉去镇上赶完集,打了几斤散装老白干,就去董幺鸡开的夕阳红茶馆打麻将。这天手气实在太背,从晌午奋战到掌灯,不但把贴身衣兜里的全部家当输了个底朝天,还倒欠了董幺鸡两张老人头。
   镇子离家十多里路,等田老汉回到自己那被遗忘在大山深处的村子里,四下已漆黑如墨了。如今山里人少,大白天也难得见到几个活物,到了晚上,灯一熄,山村完全成了一架骷髅。山峦重重,松涛滚滚,夹杂着几声猫头鹰的尖叫,愈发显得阴森恐怖。饶是田老汉自恃在这山里生活了七十多年,又仗着一股酒劲,还是心慌得高一脚低一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直踉跄。好在,山路虽然崎岖,铺了水泥,沿着路走,倒也不会有啥闪失。
   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地回到自己那断了半壁墙的家,田老汉喘着气扶住墙,正伸手去兜里掏钥匙,忽然,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一样,僵住了。这时,在他正前方不远处,有一星微弱的火光一闪一闪的,在夜色中,如鬼火般魑魅。是鬼,还是贼?田老汉睁大醉熏熏的眼睛,脑子里连转几个念头,后背惊出一身冷汗。顿了一秒,他赶紧站起身,向屋旁走去,他记得那里放着一垛干柴,有的棍子还很粗大。
   “老哥子,你可算是回来了!”田老汉才走出一步,那鬼火居然发出了声音。沙哑,低沉,却有点耳熟。
   “你、你哪个?”田老汉收住脚,挺直背,声音提得很高,却有些飘忽。
   “哎呀,你看你,这又是喝高了吧。我是乔书记啊!”随着声音,一束刺眼的手电筒光把田老头从黑暗中拽了出来。
   “哦,乔、乔书记,怎么是你呀?这大半夜的……”田老汉突兀地站在光晕里,酒醒了一半,眨眨眼,他抬手边挡眼睛边咧开嘴囫囵地打招呼。
   “这不,有点事找你老人家帮个忙!”乔书记向田老汉紧走几步,扶住了他瘦弱的肩膀。
   堂堂一村的父母官,怎么会找我这个一无是处的糟老头子,还说帮忙?田老汉满腹狐疑地开了门,把乔书记请进了屋。
   进屋后,乔书记边客套边四下张望,确定家里没人后,一把关上门,压低声音说明了来意。乔书记说:“哥啊,这换届选举过几天就要召开了,你晓得他们新提名了哪个吗?德胜。你说这娃,冒冒失失的,能当好一把手吗?就拿前年修路来说吧,资金迟到几天就跑到村委会大吵大闹,像啥话?他要是当了书记,那不是芝麻大一点事就要闹到乡长家去吗?官场的学问大着哩,就他那点斤两,当个队长都是捡了村里年轻人少的漏子。我们村已经拖了全乡的后腿了,要是再不知好歹,那可真成了爹不爱娘不疼的野孩子喽……按说,我也当了这么多年,该下了。可是,我舍不得咱村,舍不得你们哩!哥,他们糊涂,你最明事理,敢跟他德胜叫板,老弟我佩服你!”
   乔书记说得言真意切,田老汉听得云里雾里。末了,乔书记还晃动着他那颗比灯泡还亮的秃头,从披着的夹克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塞到田老头手里,拍着他的手背,语重心长地说:“田叔啊,你看,我两个大侄子都住进了城里,你还一个人住在这山旮旯里。虽然你说是不习惯城里,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也晓得你有你的难处。一点心意,你拿着,爱咋花咋花!到时记得投我一票就成。”说完,又神秘兮兮地凑近田老汉的耳朵,以更低的声音说:“这全村上下啊,我只敬重老哥子你一个,这个钱,我也只给你一个人,千万莫说出去了哈!”然后,也不待田老头反应过来,那颗灯泡就从门缝里挤出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在桔黄的灯光下,牛皮信封鼓鼓的,泛着诡异的光芒,像董幺鸡那对硕大的乳房——性感、饱满、立体,勾引着田老汉业已萎缩的欲望发酵般膨胀。
   今天,董幺鸡给他借钱的时候,虽然胖脸上的肌肉极力地牵扯成一朵大菊花,话却不是那么好听。“田伯呀,我家大兄弟耳朵咋那么耙哟,挣的钱全拿去养婆娘了,也不管老汉死活。我这也是小本生意,再借下去,我可要关了门到大兄弟家讨稀饭喝喽!”董幺鸡的话说得不硬不软,但明白人都听得出,那是在下最后通牒了。当时,他黑灰的脸红得像未烧透的烙铁,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可他只能死撑着嗫嚅:“不是,是我这些天没空进城。过几天,过几天一定还!”
   可是,过几天真能还得了吗?他心里直犯怵。
   两个儿子虽说都在城里买了房,可是他们要还房贷、车贷、要供孩子上学、还要生活,日子也不见得多好过。每次给生活费的时候,媳妇的脸都黑得像被雷公抓过一样,吓得他拿过钱不知放哪才暖和。其实,他身子骨还算硬朗,种点瓜果蔬菜喂头猪,加上国家的那点补贴,也能过活。只是,自从迷上麻将,他就没心思管庄稼,钱也不够用了。
   田老汉迷上麻将,还是三年前的事。那时,他老伴走了,跟儿子们住了段时间,受不了媳妇的闲气,就赌气住回了山上。满以为媳妇会来跟他下矮桩,不想儿子干脆一个月甩给他两百块生活费了事,他又不好意思给孩子低头,就一个人过上了。但是,空寂寂的山村空荡荡的老屋,总让他感觉白天黑夜都有无数双手从看不见地地方伸出来拽他、挠他,搅得他不得安生。于是,就特喜欢往人多的地方钻,打麻将就是那时候学会的。村里人少,又好土里那点活,很难凑到场子,他就往镇上跑。不想,一跑进了董幺鸡的茶馆,就再也走不动了。
   董幺鸡真名叫啥他不晓得,听到别个都这么叫,他就跟着叫罢了。董幺鸡五十出头,一张冬瓜脸又白又胖,嗓门大,爱笑,一笑起来肆无忌惮,眼睛都挤到了肉堆里。尤其是胸前那对炸弹,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没事就在老头们中间晃,晃得一个个尖利的钩子从浑浊的眼睛里弹出来,在狭窄污浊的空间里撞击。
   田老头成天守着一排空房子,感觉自己都成半个活死人了,只有听到董幺鸡的笑声,看到董幺鸡鼓胀胀的胸,才能嗅到一丝人的气息。至于儿子们给的生活费怎么输掉的,怎么牌是怎么输掉的,儿子们给的生活费怎么没了的,自从欠上董幺鸡上千块赌债,他就稀里糊涂地说不清楚了。
   输多了,他也曾赌咒发誓地戒过赌。可是,每到赶场天,他的双脚就像中了邪一样,不听使换地往镇上跑。麻将,就跟董幺鸡那对乳房一样,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迷人的香味,诱惑着他全身的感观神经,欲罢不能。
   家徒四壁,欠着外债,儿子们又几个月没给生活费,他正为油盐钱发愁呢。乔书记这笔钱,无异于雪中送炭。
   掂量着手中的信封,他知道份量不轻。到底几百呢?他迫切地想知道答案。但是,不知为何,他的手直打哆嗦。他这辈子,除了姑表舅子村邻家办酒席送份子钱,从来没给其它人送过钱,也没收到过别人的钱。如今,堂堂村长亲自给他送钱来,让他在受宠若惊的同时,无来由地有些恐慌。但是,他太需要钱了。有了钱,他可以吃李胖子家的羊肉蒸碗,可以了清董幺鸡的债务再翻本,甚至可以说点下流话揩揩董幺鸡的油……对他来说,那信封里装的,不是钱,而是他的地位和尊严。
   他颤抖着手,犹豫不决,那信封像董幺鸡的乳房一样活色生香,又像李胖子的羊肉蒸碗一样酥软腻滑,令他馋诞欲滴。他感觉这诱惑纯粹就是一种折磨,是对他意志力的挑战。僵持了不久,他败下阵来,深吸口气,一点点地将牛皮信封拆开了来。其实,信封根本就没封口,但他却拆得很慢很慢,仿佛那真是董幺鸡的乳房,生怕一下剥开就破坏了心中的美好;又仿佛信封里不是他渴望的宝贝,而是装着枚定时炸弹。当他的手从信封里取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叠老人头。红通通的老人头被他枯槁的手拽得变了形,但脸上依然牵强地笑着。他看着那些歪嘴斜眼的老人,瞳孔张得很大,眼珠子都突出来了,仿佛看着一个个鬼怪。他没想到,乔书记会给他这么多。他以为自己酒醉眼花产生幻觉,使劲揉揉眼睛,把手举到眼前一张张地看过,才半信半疑地把食指伸进嘴里蘸着口水连点了三遍。
   两千!
   这是个不小的数目。对于种了一辈子庄稼的田老汉来讲,那几乎是他大半年的收成。即使现在老了,身子骨不好使,儿女们不让他种田,那也相当于他半年的生活费。
   不就投个票嘛,鸡毛大点事,乔书记怎么这么破费?一个小小的村支书,哪来这么多钱?一个穷山村,乔书记这么卖力地拉选票,到底图个啥?
   一连串的问号像闪电一样在他脑子里闪过,再看老人头时,他就觉得那些老人眼里、嘴里都喷着火,火熊熊燃烧着,烫得他的手直哆嗦。“哗!”突然,老人头从田老汉手上滑落,如天女撒花般飘落到地上。声音很轻,在寂静的夜里,却很清脆。
   田老汉的眼睛像被针刺了一样地疼了一下,赶紧弯下腰,舞动着双手去捡那些散落的老人头。同时喃喃自语:“管它呢,有钱不花,对不住爹妈!”
  
   第二天,天上下起了小雨。这春天的雨,就像小媳妇的眼泪,总是滴答滴答地流个不停。
   田老汉本来打算上街去把董幺鸡的钱还了,顺便过把瘾,但看到雨下个不停,估计也没几个人冒雨上街打牌,就作罢了。心情有些激动,一个人就坐不住,干脆跑到老书记家摆龙门阵。
   老书记住田老汉家后背坡,爬过几块菜地就到了。田老汉家本来是个大院子,住着五六户人家,可是,这些年,院里的人要么钻了土要么进了城,诺大一个院子就剩下他一个人。闲得慌的时候,他就爱到老书记家坐坐,一来可以从老书记那儿听些新闻长点见识,二来打发时间快,时不时的还可以蹭顿饭吃。
   老书记当了一辈子村官,做事公正,为人随和,深受众人拥戴。不知怎的,上两届主动退了下来,跟老伴一起在家种种庄稼养养鸡,过起了田园生活。尤其是这两年,跟德胜合伙搞果园,赚多赚少不得而知,但光看书记家的电器家私越来越现代化,就够令人羡慕了。老书记虽然退了下来,但他见多识广,又乐于帮助人,大家有了什么事都爱找他商量拿主意,自然的,他成了村里的百事通。
   田老汉和老书记闲聊了一会,自然而然地就扯到了选举上。老书记告诉他,目前书记的提名有三个人,原副书记老许,乔书记,和德胜。老许这人实在,在党员中基础很好,德胜的呼声也很高,乔书记估计得下来了。临了,老书记忽然冒出一句:“这个老乔,当了一辈子官,我看是当疯了。居然为了能连任,花钱请人投票……”
   田老汉正听得津津有味,嘴巴咧开半张着,笑容满面。陡然听到这里,心里一咯噔,那张着的嘴就像被鱼刺卡住一样僵住了,大气不敢出。
   老书记继续说:“你说他多糊涂,居然来贿赂我,亏他想得出来!这德行,我在任上的时候就多次批评过他,想不到这么多年,还这个样子……”
   田老汉长长地吁了口气,合上嘴,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嗫嚅着问:“啥、啥时候?好多钱?”
   “昨晚。多少我不晓得,反正我接都没接,狠狠批评了他一通。我说咱都是老共产党员,做事要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对得起良心……”老书记平时说话细声慢语,此时,语速又快,声音也大,显得很激动。
   田老汉用力扯动着僵硬的面部肌肉,一边鸡啄米似地点头说是,一边在心里划拔开了。
   乔书记昨晚说啥来着?说只敬重他,只给他送了钱,还让他不要告诉别人,乐得他一晚上没睡着,原来这些都是假把子。太滑头了。更让他坐立不安的,是老书记的话,句句有力,像锤子敲打着他的心脏,打得他心惊肉跳。自己也是个老共产党员,虽然当年入党条件没人家过硬,但是,那也是经得起考验的。这么多年,自己虽然渺小如蝼蚁,但一直严于律已,奉公守法,绝对对得起天地良心。可是,昨天晚上,居然,马什么蹄来着,唉……
   正琢磨着,老书记探过头问他:“老哥,这回,你准备选哪个?”
   “我,我……”田老汉不知如何作答,稍一迟疑,反问道:“那书记,你投哪个?你投哪个我就跟着投哪个。”
   老书记打了个哈哈,笑着说:“你投哪个我可作不了主。不过,我嘛,投德胜。”
   “哦?为啥?”
   “德胜人年轻,有想法,有干劲,是个做大事的人。你也看到了,德胜当队长这几年,咱们队那条烂泥路搞好了,又成了附近知名的生态果林,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了,不全靠德胜嘛!”老书记说得高兴,站起身走到屋门口,指着对面坡的果林,大声感慨起来。
   “那是!德胜这娃,跟他爹一样,脑子就是活。”田老汉也不由自主地点头附和。
   “肯承认德胜了?”老书记看着田老头,调侃地笑道。
   “这,这,一码归一码嘛。”田老头尴尬地搓着手。
   “我说你呀,活了一大把年纪,一点没长进。人家德胜三番五次请你帮着管理果园,你甩都不甩人家,只晓得场场跑街上去输钱,让你后人咋看你?”
   田老汉嘿嘿干笑两声,算是作答。
   老书记顿了顿,转过了话题:“德胜跟我说,等条件成熟,他就去乡上申请贷款,扩大栽种面积和经济项目,种上无机蔬菜和水果,把咱们村弄成生态果园村。到时,跟旁边的犀牛山国家森林公园连成一片。春天赏花,夏秋卖果,既能美化环境,又能提高村民收入,还能吸引外地人游览投资,一举多得嘛。虽然咱村现在是贫困村,是荒山,但是,只要开发好了,一定会让走出去的人回来,让外面的人进来……”老书记越说越动情,眼里闪动着亮光,双手在空中有节奏地挥舞着,让田老汉想起了当年老书记站在台上开社员大会的情景。

共 907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人的一生中,或许都经历过很多选择,当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你会怎么选呢?是满足自己的私欲,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还是放弃小我,成全大众的利益?留守老人田老汉就遭遇了这样的难题,在他穷困潦倒的时候,乔书记妄图用钱收买他珍贵的一票,以助自己当上下一届村委领导。田老汉纠结.犹豫,一边是尊严和良心,一边是诱惑和堕落,孰轻孰重,该如何选择?当一个人跳不出自己的思维时,就需要外来事物引领他走出困境,老书记和德胜拯救了田老汉,不仅救了他的身体,还有心灵,让他的情感得以升华,如太阳冲破乌云的重重包围,豁然开朗。小说中出场人物不多,却都极具代表性,寥寥几笔,就把老书记的刚正不阿,德胜的大度憨厚,乔书记的虚伪和钻营取巧等描摹得唯妙唯肖,画面感强烈,让人随着田老汉走进他的生活圈子。文章不仅写出时下一些村委的选取弊端,也写出农村留守老人的孤寂和困窘,值得人们的关注。小说结尾戛然而止,令人回味无穷。作者极具语言天赋,文笔流畅自然,精炼,一篇非常精彩的小说,倾情推荐![编辑:随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425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随玉        2016-04-22 21:58:41
  谢谢霜儿支持短篇小说栏目,非常精彩的小说,学习了!祝霜儿一切安好!
回复1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4 10:32:51
  谢谢玉玉,辛苦了。给你敬茶,问好!
2 楼        文友:随玉        2016-04-22 22:09:18
  很喜欢霜儿的语言,精炼,生动,仿佛那些人就活生生站在面前一样。小说虽然以村委选取投票这一事件为主题,其涉及的层面却很广,人与人的私怨,个人的私欲,人性之复杂虚伪,社会的多样性,在文中被展露无遗。读来虽领略其中滋味,却总觉得词不达意,唯有细细品咂。感谢霜儿奉献的美文,棒棒哒!
回复2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4 10:35:47
  谢谢小玉玉如此及时地编辑,并解读得如此细致精美,使拙作生辉。文章粗浅,尚有许多不足之处,期待能多多指点。遥抱!
3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6-04-22 22:29:26
  问好霜儿,看到你很高兴。只是这几天忙了点,没能好好接待。祝安好!
哪里天涯
回复3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4 10:38:00
  天涯好!好久不见,相遇同题,这感觉真好。握个爪。谢谢你的关注,快一年没写小说,真是废了。得向你学习。遥祝周末愉快!
4 楼        文友:田舍郎        2016-04-23 00:06:23
  真心不错的一篇文章。我一直有种错觉,看这篇文章就跟看我自己的作品一样,和我写农村的文章风格实在太像了。但我文笔,语言的拿捏没有霜儿老师好。佩服。田舍郎拜读。
想写点什么,一落笔却不知道要写什么……这也是我写作中常碰到的问题。
回复4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4 10:41:35
  谢谢小田田关注,很感动!虽然从未交流过,但平时看你点评文章,见解非常深刻,一直很仰慕。拙作写得匆忙,尚有许多不足,希望能得到你指正。谢谢!遥祝周末愉快!
5 楼        文友:清风剑在手        2016-04-23 16:27:51
  霜儿,看完你写的,我的都不好意思发了。我再修改修改,咋也得让对得起读者吧!
回复5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4 10:45:25
  谢谢老友关注,很感动。久了不写小说,找不准好的表达方式和方法,还真是废了。向你学习,坚持,不放弃并认真。期待你的放弃。遥祝周末愉快!
6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4-24 18:32:20
  小说充满生活的气息,故事发生如在眼前。这是它的真实性。
   全文语言优美舒展,修辞俯拾即是。构思完整、情节紧凑。这是它的艺术性。
   充分反映农村换届选举的一些弊病和复杂的人性。这是社会性。
   加油!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回复6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6 10:24:58
  谢谢琴声留墨!霜儿感动。写小说还没入门,加之写得匆忙,这个文还有很多的缺点。有你的鼓励,霜儿一定逆风而上,努力进步。遥抱!
7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16-04-25 13:28:05
  一篇充满正能量的精品佳作!作品以朴实细腻的语言描述了农村里的一场选举事件,从正面塑造了田老汉这个既有点贪图钱财但又不失正义感的人物形象,从侧面塑造了德胜和乔书记这两个具有对比性的人物。作品主题明确,立意深远,揭露了当今农村在选举村干部时的种种不良现象,但公道自在人心,邪不压正,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杆秤,德胜的胜出就是最好的证明!感谢霜儿为我们呈现出这篇充满正能量鼓舞人心的佳作!拜读,欣赏,学习!
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让别人点评去吧!
回复7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6 10:27:07
  谢谢青青留墨鼓励!对小说,我还是个门外汉,就情节立意文笔方面,你都比我强百倍,向你学习。遥祝安好!抱!
8 楼        文友:冯无知        2016-04-26 13:37:43
  问候霜儿,小说很接地气,语言生动有感染力!实属佳作!学习了!
冯无知
回复8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7 07:00:53
  谢谢无知妹妹临贴!上茶。对小说还是没找到方法,这个小说很多不足之外,辛苦妹妹了。遥抱!
9 楼        文友:洛漾熙        2016-04-26 14:27:29
  啊哦,字太多。我不看。
回复9 楼        文友:重庆霜儿        2016-04-27 06:59:09
  不行,必须看。不看就拿车厘子给我吃,哈哈……
10 楼        文友:蹊雨        2016-04-30 16:26:47
  我去!这文美,人美,都争着送花呢。羡慕嫉妒恨。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