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不准出生的孩子(日子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不准出生的孩子(日子征文·小说)


作者:燕剪春光 进士,8641.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984发表时间:2016-04-29 22:50:44


   一切都是初夏的样子。
   太阳,宛若一枚透亮的水晶球,毫不吝啬地洒下温润明丽的光芒;街道两旁,高大的法国梧桐枝叶婆娑,在空中擎起一条绿色长廊;经过一夜风雨洗涤,空气似牛奶一般清新,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和甜味。
   巧巧穿一件黑底白花的时尚孕妇裙,腹部隆起一个小山包,像极了一只娇憨可爱的大熊猫。李铭记一手拿一把天蓝色遮阳伞,一手搂住妻子肥硕的腰肢。两人说说笑笑,前往无忧家政公司。
   说不清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种新型的职业在大中城市勃然兴起,深入到千家万户。它便是专业护理产妇与新生儿的月嫂。
   巧巧早就听说过,月嫂相当走俏,价格也不菲。可到底俏到什么程度,薪水有多高,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金牌月嫂都是三高:高学历、高技能、高素质,其中不少是在医院妇产科、内儿科工作过的护士、医师,工资在15000以上,并且已经预定到春节过后。
   中级月嫂一般是高中或中专毕业,经过专业培训,工资在一万左右,也已经预定得差不多。不果断下手,恐怕就没有了哟。
   听着女胖经理的介绍,巧巧和李铭记不停地咋舌。这,这也太离谱了吧!
   巧巧说:“我父母都是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教授,一个月也不过一万多。像我这样年轻的讲师,七扣八扣之后,还不到五千呢。”
   “市场经济嘛!”胖经理温和地一笑,“自从放开了二胎,月嫂需求简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这么说吧,现在不叫请月嫂,叫抢月嫂。很多人刚刚查出怀孕,马上来预定。”
   巧巧看了丈夫一眼,面露难色。他们的二宝宝预产期在八月中旬。本来想让乡下的婆母来照顾,不料前些日子,婆母摔了一跤,手腕骨折,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你们这里还有初级月嫂吧?”巧巧不甘心这样空手而归。
   胖经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花名册,递给巧巧。“这里面基本上都是年龄大、文化低的农村妇女,工资在五千左右。做月嫂没人看得上,做做饭,搞搞卫生还差不多。”
   巧巧和李铭记一页页翻看,小声议论着。
   “巧巧,你看!”李铭记有些激动地喊出了声,“这个王秋菊,是你妈妈老家的,长得跟你还挺像。”
   可不是嘛,双眼皮,高鼻梁,瓜子脸,皮肤白净,模样周正,看着就舒服。不过,她眉宇之间似乎郁结着一层忧戚,显然是个有心事的女人。
   据说现在男女相亲,特别讲究眼缘。只要第一眼对上了,亲事几乎成功了一半。其实,不光是找对象讲究眼缘,找保姆,找月嫂,又何尝不需要眼缘呢?一个你看着都不顺眼的人,你能让她走进你的家庭、你的生活,把你的孩子交给她带?
   巧巧贪婪地注视王秋菊的脸,仿佛在那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看着,看着,王秋菊似乎从照片里走了出来,正用那双忧郁的眼睛定定地盯着自己。她们互相对视着。
   “王秋菊,我预定三个月!”巧巧的声音响亮而坚定。与此同时,她把花名册还给了胖经理。
   胖经理喜出望外。“她做钟点工去了。要不再约个时间,你们见面谈谈再定?”
   “不必了!八月一日,让她直接去我家报到。”
  
   二
   王秋菊满身疲惫回到出租屋,已是暮色四合。她在墙壁上摸索老半天,才拧开开关,一盏四十瓦的灯泡应声而亮,黑魆魆的房间顿时溢满了橘黄色的光晕。
   一张木板单人床,一张褪色的长方形桌子,一把坐上去吱吱嘎嘎的木椅,还有一个长方体的纸箱,便是房间里的全部摆设。
   王秋菊坐在床边,将右手支在桌上,托腮沉思。
   她是上个月来到这座南方都市的。她从来没有预料到,在赣北那个偏僻的小山村生活了大半辈子,五十多岁的人,还得背井离乡,到城里来讨生活。
   “妈,爸爸不在了,您搬来跟我们住吧?”丈夫占喜宝下葬的那天晚上,女儿小樱含泪对她说。
   她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女儿女婿在县城教书,外甥女读小学一年级。夫妻俩工作忙,还要买菜、做饭、接送孩子,天天像打仗一样。要不是喜宝生病,她早几年就去帮他们了。现在喜宝走了,她还是去不了啊!
   想到这里,胸口一阵难受,好像有个猫爪,一下一下地抓挠。她把自己轻轻放倒在床上,用手抚住胸口,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淌,濡湿了枕巾。
   如果不是儿子小毛不争气,喜宝不会走得这么快,自己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小毛今年二十八岁。这个年龄,在农村早已结婚生子,喜宝和她也已完成做父母的责任,只需帮着带带孙辈,安享晚年。
   “报应啊!”王秋菊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眼泪又恣意涌了出来。
   那年春天,她被迫引产了一胎女婴。第二年,她又怀孕了,检查确认是个带把的,全家上下喜不自胜。尤其是婆婆,一改从前对她的冷嘲热讽,几乎把她当做祖宗供奉,一日三餐,好吃好喝,什么事不让她做。
   小毛出生后,公公婆婆视为稀世珍宝。孩子打个喷嚏,她也紧张得寝食不安。等孩子断了奶,她这个做母亲的,便难得有机会亲近自己的儿子。
   “这是我们老占家的独苗苗,不能有丝毫的闪失。你只管带好小樱,把小毛交给我们。”婆婆蛮不讲理,生生剥夺了她做母亲的权力。
   在公公婆婆的百般疼惜下,儿子一天天长大,也变得越来越不像话。稍不顺意,便泼皮撒赖,闹得鸡犬不宁。她和喜宝仿佛成了局外人,打不得,也骂不得。
   有一次喜宝实在气不过,打了小毛一巴掌。婆婆不顾众人在场,将喜宝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做出要带小毛离家出走的架势,逼得喜宝跪地求饶。
   小毛有爷爷奶奶撑腰,从来不把父母的话当回事。他从小就不好好读书,勉强读完小学。初中还没上两个月,就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
   辍学之后,小毛更肆无忌惮,成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吃喝嫖赌,无所不为。
   二十岁那年,因为参与猥亵一位女学生,被判刑三年。这下公公婆婆傻眼了,精神一下子垮掉,不到两年时间,相继离开人世。
   小毛刑满释放之后,没有公公婆婆在前面挡着,喜宝和她担负起教育他的责任,苦口婆心地劝诫他。他也表示要痛改前非。
   四年前,喜宝带他到城里打工。艰苦的生活条件,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叫苦连天。
   “简直是牛马不如的生活!老子不干了!”他又开始游手好闲,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溜达,希望找到一份轻松又赚钱的营生。
   不久,因为入屋盗窃,被判刑五年。
   消息传来,喜宝一下子晕倒在地,得了中风。在病床上辗转三年,终于带着满腔的遗恨,撒手人寰。
   王秋菊呜呜地哭起来。如今喜宝不在,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自己肩上。还有两年,小毛刑满出来。如果没有正当的事做,说不定会再次走上邪道。她必须在这两年内,赚下一笔钱,去镇上开一间小店。她相信儿子的本性不坏,她一定可以引导他走上正路。
   她之所以来到这座城市,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儿子就在城郊,她每个月可以去探视。
  
   三
   八月一日一大早,王秋菊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带着简单的换洗衣物,按照巧巧留下的地址,找到了赣江大学教职工宿舍东区三栋。
   按响门铃,一阵悦耳的音乐之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是哪位?”好甜的声音哪!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她是不是即将生孩子的巧巧呢?
   王秋菊用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回答:“我是新来的月嫂。”
   “叮铛”一声,铁门开了。她乘电梯到了八楼,站到了808的门口。
   “王阿姨,请进!”一位孕妇站在门里,笑容满面。
   她就是巧巧!果真长得眉清目秀,一看就是良善之人。听无忧公司的胖经理说,巧巧跟她长得很像,还真没说错。人与人之间,讲的就是“缘分”二字,看样子自己与巧巧前世有缘。不然,两人怎么会长得相像?为什么听到她的声音就感到亲切?
   巧巧迅疾地将眼前的人与照片做了一番比较。真人比照片胖了一些,气色好一些,尤其是笑起来有一对酒窝。酒窝?自己笑起来不是也有一对酒窝吗?太巧了!说不定前世我跟她是一对母女或是姐妹呢。
   “王阿姨,我是巧巧。您叫我巧巧就行了。”
   巧巧一边将王秋菊让进门,一边自我介绍。她的语气是那样的热情平和,像是迎接一位远道而来的亲戚。
   王秋菊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踏实了。她在城里做了几个月的钟点工,见识了几位主顾。有的人居高临下,趾高气扬;有的人小心翼翼,防范有加;有的人平等待人,礼貌客气;只有巧巧,给她一种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之感。
   人们说的“宾至如归”,大概就是这样吧。王秋菊虽然初中没念完,这个词还是知道的。
   她将眼睛从巧巧身上移开,发现她后面还有三个人,二大一小,好像在列队欢迎她。巧巧一一介绍道:“这是我先生李铭记;这是我妈妈谢教授;这是我女儿单单。”
   “王奶奶,你是来帮忙带妈妈肚子里的妹妹的吧?”单单拉住她的衣襟,仰脸问道。
   好漂亮的一个小女孩!简直跟她妈妈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应该有三四岁吧。哎!如果不是计划生育,小樱的老二没有引产,也该这么大了。四年前,小樱怀了第二胎,她多想生下来啊!可是,政策不允许!罚款不算,夫妻俩都要被开除公职。哎!哎!她心里连叹两声。现在政策变了,可以生二胎,可谁去帮小樱的忙啊?
   王秋菊急忙收起自己的心事,蹲下身来,慈爱地抚摸单单头上翘起的发辫:“单单,你怎么知道妈妈肚子里是妹妹呢?”
   单单的脸红扑扑的,像鲜红的石榴,一对乌黑的眼珠滴溜滴溜转动。“外婆说:‘单单,妈妈给你生个妹妹,叫双双,好不好?’所以我才知道。”说完,她害羞地躲到爸爸的背后。屋内荡漾起一阵欢笑。
   “秋菊,你是港头镇人?”巧巧的妈妈,是中文系的教授,专门研究方言。她从秋菊的口音里,敏锐地扑捉到了熟悉的乡音。其实,几个月前,巧巧告诉过她,预定的月嫂是她的老乡,到时候沟通更方便。只是没想到,秋菊跟她还是一个镇的。真是无巧不成书,世界这么大,有时候又很小。
   听到谢教授用家乡方言跟她讲话,她心里一惊。几十年前,港头镇有一位叫谢金凤的考上了赣江大学,后来听说她当了教授。难道是她?
   “我是港头镇王冲里人。请问您贵姓——?”
   “我叫谢金凤。”
   天啊,这也太巧了!港头镇家喻户晓的名人谢金凤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她激动得心跳加速,脸上发烫。
   “我晓得您。您跟王得贵是同学。”
   不知为什么,刚刚还满面春风的谢金凤,瞬间脸色变得煞白。
   “妈,您怎么啦?”巧巧首先发现了母亲的异常。
   “妈,您是不是累了?到房里休息吧。”一直没说话的李铭记赶紧搀扶着岳母,向房间走去。
   “单单,你也去你房间画画吧。”单单乖巧地说:“妈妈拜拜!王奶奶拜拜!”然后像只蝴蝶,飞旋而去。
   巧巧拉着王秋菊一同坐在长沙发上,轻声细语聊了起来。
  
   四
   日子如指尖流过的细沙,悄然滑过。转眼间,王秋菊在巧巧家干了两个月。她勤劳朴实,心灵手巧,带孩子经验丰富,尽心尽责,得到了全家上下的喜爱。尤其是巧巧,须臾离不开她,不知不觉间把她当成了家庭的一员。
   与此同时,王秋菊也喜欢上了这个充满书香之气、和谐温馨的家庭,熟悉每一个家庭成员的爱好和性格。
   巧巧的爸爸龚教授一心扑在事业上,基本上不过问生活琐事。除了吃饭睡觉,大部分时间呆在试验室。他生活简朴,为人和善,对秋菊总是客客气气,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王阿姨,您辛苦了!”
   李铭记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经常加班加点。他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不仅赚钱养家,还无微不至地呵护着家人。他的厨艺不错,有空的时候,总是抢着下厨。
   “王阿姨,让我来吧,我是一个十足的吃货。吃货不仅会吃,还会做。”于是,王秋菊高兴地给他当下手。
   巧巧性情温和,聪明能干,将一家人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与巧巧在一起,王秋菊的目光总是久久地停留在她的脸上,有时会产生一种幻觉,仿佛她就是自己的女儿。待清醒后,一丝苦涩爬上唇边。怎么可能呢?她是谢金凤生的。偶尔她们一起出门买菜,有人问:“这是你妈吧?”巧巧笑而不语。
   单单这孩子最粘人。只要不上学,就跟在她屁股后面,王奶奶长王奶奶短。
   “王奶奶,以后我天天跟您一起睡。妈妈要带双双,外婆又烦我睡觉不老实。”
   谢金凤身体不太好,除了上课,其余时间都在家。她经常找王秋菊谈家乡的人和事。亲切的乡音,共同的记忆,慰藉了她们各自的乡愁。
   原来谢金凤从上大学开始,离开港头三十八年了。前八年还经常回去。自从有了巧巧以后,便极少回去,有限的几次也是匆匆来回。怪不得巧巧说她从来没有回过母亲的家乡呢。
   令王秋菊感到困惑的是,对于她俩都熟悉的王得贵,谢金凤总是故意回避。难道她跟王得贵之间有什么故事?
   记得有一年过年,王得贵回家,特意去她家拜访。他提到了谢金凤。

共 1010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直以来,之于生命的繁衍尤其是传宗接代,中国抱持这一封建思想的人不在少数,尤其农村人重男轻女现象尤为突出,为了生个带把的,婆媳反目,打女胎,借种怀胎,无奇不有,扭曲、异化乃至演化到失去人性的地步。莫言的《蛙》站在人类或人性的角度去写 “人”,以魔幻的夸张手法刻画了那些特异场景中的特异人。本文作者燕剪春光则截然不同,她关注现实,倾心于人的生存状况,揭出病苦和宿疾,引起正视和疗救的注意。本篇小说,取材现实,插叙、顺叙结合,人物明晰,细节如叩,集中优势笔力,自觉地将视域向“传统思想“和“计划生育”方面延展,随着一个不准出生的女孩故事的揭秘,揭开王秋菊一家频临破败的隐性伤疤,溺宠而骄的小毛锒铛入狱凸显了传宗接代思想的贻害,巧巧母女相认也昭示了善与美的成全。在双主题的悲喜人生中,一波三折的故事,层递铺排,映射出一个时代的人性花园——有愚昧,有迷信,有残忍,有朴善,有坚韧,也有良知,因了爱和真的感召,秋菊与女儿相认,小毛立功减刑了,和谐与美好的日子就在当下。主题鲜明,内容丰沛,人物形象,结构严丝缝合,技巧娴熟,是一篇反映计划生育、人性关怀的现实力作。倾情推荐。【编辑:芦汀宿雁】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430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6-04-29 22:54:56
  全知的视角,现实的笔触,铺写的是一曲悲喜交集的生命之歌。
   喜欢姐姐的小说,力透纸背。
   但雁子最近脑子锈逗,编按实在勉为其难。请姐姐勿怪。如有不妥,请大刀斧正。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09:25:29
  雁子辛苦!上家乡绿茶一杯。
   这篇小说题材可以,关键在于如何表达。
   关于计划生育的弊端,也不敢过多涉及,
   只能偏向大家都熟悉的重男轻女的主题。
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6-04-30 06:06:49
  祝賀姐姐!美文成精!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2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09:25:55
  谢谢!
3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6-04-30 16:46:30
  这篇小说,塑造的是一则关于重男轻女的悲喜故事。无巧不成书,峰回路转,让一桩三十年前弃女婴和接收女婴的两个家庭巧妙地对接起来,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警示的效果。
   作者安排的人物角色:王秋菊、喜宝夫妻,小樱、小毛。巧巧、李铭记夫妻,女儿单单;谢金凤龚教授夫妇;同学王得贵,等等。一系列的人物情节和言行,充分匹配,埋藏的悬念一并勃发,组合成看似不是必然却是必然的美好结局,表现出作者创作的精心思考和构思的精妙,以及叙述的流畅和文笔的成熟。
   重男轻女,是中国传统和根深蒂固的文化,在农耕文明男权占主导的社会里,各类养老制度还没有建立,传宗接代,养儿防老,不是没有道理,可是并不是根本的原因。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女儿出嫁以后就完全成了婆家的人,一切要服从婆家利益,即便父母可以不需要女儿赡养,但眼看着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突然成了别人家的人感情上肯定难以接受。
   人类历史发展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变,以男人为中心的人类社会延续了几千年,直到二十一世纪新的千年开始,人们还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如何解决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问题。尤其是一些女权主义者更是把重男轻女当作妨碍妇女解放、争取妇女权益的万恶之源,深恶痛绝,经常加以挞伐和批判。广大妇女同胞还是经常哀叹命运不公,从五四时代喊到现在快一百年了,重男轻女思想在人们头脑中仍然根深蒂固,男女平等任重道远。
   男女平等发展到今天,女性不再是夫家的附属品,可重男轻女的现象,尚未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得到解决,同样经受着无形的冲击和挑战,在文化的价值上仍然影响着中国人,这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客观存在的现象。特别在广大农村,不仅是丈夫的父母,不仅是丈夫,身为妇女的自己,也希望自己生男孩。
   文中的角色王秋菊的忍气吞声和曲折坎坷的命运,大半生酸楚的画面,只因重男轻女的本质观念所迫害所导致,好在弃婴巧巧被一个优秀的家庭谢金凤和龚教授夫妻所收养,阴错阳差,因祸得福,化险为夷,让女儿巧巧健康快乐的成长,前途光明。
   王秋菊的命运,是整个中国农村妇女命运的一个缩影,许多人像她一样,明白事态,但却摆脱不了传统观念的束缚,有意或无意间被这条传统的绳索所捆绑,摆脱不掉,挣脱不了。
   作者在国家开放并倡导一对夫妻可生二孩政策的此时,精心和刻意塑造,写作此文,将王秋菊这个家庭和这个人物角色引申提拔,山重水复,苦尽甘来,重组合并,恰逢其时。影射着这个时代相类似的命运,敲响了变革的钟声。
回复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09:52:34
  感谢洞天高屋建瓴的审视和剖析!
   重男轻女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有其一定的合理性。
   只是当这种传统观念遇上过于苛严的计划生育,就制造了许多骇人听闻的人性悲剧。
   现在不仅城市对生男生女已经不怎么在乎了,连农村的观念也在悄悄改变。
   一对夫妻如果生了一个男孩,就不想再要男孩了,因为女孩少了,娶媳妇的成本太高。
4 楼        文友:别有洞天        2016-04-30 16:55:47
  《不准出生的孩子》,携带着计划生育的国情下,一部分人的思想。在全国各地,并不罕见。所以,此文具有代表性,有警示性,具有时代特色。
回复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09:54:56
  再次感谢洞天的精彩评论!
   远握!
5 楼        文友:江凤鸣        2016-04-30 17:09:57
  春光这篇小说很接地气,写得一波三折,揭示了传统文化观念与现代文化的冲突。重男轻女在今天看似已经不合时宜,但是,依旧像是个魂灵般在某些人心中游荡。本想多写几句,看了洞天的评析,不写了。洞天的评论总是高人一筹。
江凤鸣
回复5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09:58:49
  谢谢二哥百忙之中来读拙文!
   还望有机会得到二哥的点拨。
   遥祝二哥平安、快乐!
6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6-04-30 21:59:5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6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09:59:13
  一个月才见到一次,很亲切啊!
7 楼        文友:清鸟        2016-05-01 06:16:27
  拜读姐姐的文字,很喜欢这样的故事,在身边时有发生,很贴近生活,寓意深长,向姐姐学习!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7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09:59:40
  谢谢鸟儿!
   祝编写快乐!
8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6-05-01 23:42:47
  小说写得有滋有味,语言优美,构思巧妙,情节跌宕起伏,耐读性极强。
   欣赏学习了,祝福燕子五一节快乐!
五十玫瑰
回复8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10:00:40
  谢谢姐姐的鼓励!
   祝姐姐快乐编写!流年静好!
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05-02 16:46:33
  一个时代的人性剪影,一篇人性被剖析的深刻之作,一部弘扬大爱的人性篇章!
   作品从找月嫂开始切题,缓缓叙来一个时代下因计划生育政策引发的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下导演的一幕亲生母女悲剧,结尾给人一暖!具有悲剧色彩的女婴传奇般地被人领养,迎来了她自己的幸福生活,被人呵护下长大结婚生女再生女,最后竟意外地巧遇生母,通过饱满的情节走向,细腻的细节铺垫,展示了人性中人情冷暖、至亲至爱的一幕幕……
   颇具时代性、现实性的作品!耐人寻味!佳作!
   燕子很棒的,你的文笔构思语言非常优秀!
回复9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3 10:07:40
  山地的溢美之词,让我有些飘飘然。谢谢鼓励!
   小说写多了,似乎形成一种思维定势,想改都改不了。
   自我感觉题材可以,但发掘不深,语言过于粗粝。
   山地在百忙中来读拙文,甚是感动!祝一切顺利!
10 楼        文友:苦尽甘来        2016-05-03 23:23:40
  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荡气回肠,从巧巧生孩子找月嫂为线索,慢慢拉开故事的序幕,血缘至亲不可逆转,就像一见钟情,一眼就看中了王秋菊,感觉和自己很像,而且也很投缘,是不是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让他们母女在三十年后的相逢,时候女儿做月子,以弥补自己当年的亏欠和愧疚,还有不得已的苦衷,这就是因果循环的回报,结局暖人心,喜剧大团圆,彰显人性的善良之作。作者文笔娴熟,功底深厚,人物刻画形象到位,具有警示世人的时尚佳作,接地气,耐寻味,欣赏喜爱!!!
回复10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6-05-04 17:10:22
  谢谢甘来的贴心评论!
   现实中女婴被遗弃的事很多,
   弃婴被人收养的情况也不少。
   但母女相遇、相认则基本上属于文学的幻想。
   祝甘来生活平安顺意!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