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时光】时光城(小说)

绝品 【时光】时光城(小说)


作者:一朵回忆 秀才,2650.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680发表时间:2016-05-02 21:48:49

【时光】时光城(小说)
   郑东风从北平辗转抵达银州城的那天,是民国三十二年早春,天阴沉沉地在酝酿一场雨。
   辽河马蓬沟码头渐渐推进,从模糊的轮廓到次第清晰。马蓬沟附近是银州八景之一,名曰“蓬渡风帆”,明代大学士陈循贬谪银州时对此景有精彩描述:“往来渡口船,风利乃得骋,遥逢数片帆,吹没远天影。”郑东风此时却无暇欣赏这苍凉的风景。他靠着桅杆,看着河水泛起的浪花,仿佛一切都是凝固的。河面上的凉风带着潮湿,在这初春的季节,乍暖还寒,他随手紧了紧风衣。
   客船缓缓驶入码头。郑东风看到码头设置了不少铁丝路障,河边也布满铁丝网,进出码头的人都在接受盘查。据说前段时间一个日本少尉被暗杀,关东军封锁了通往车站、码头的各个路口。果然,刚下船,郑东风就感觉气氛异常紧张。伪满军队在几个关东军士兵的监督下,挨个盘查下船旅客,没有证件或者感觉可疑的人,都会被带到码头边上的一个空地上接受进一步盘问。
   钟燕紧紧挽着郑东风的胳膊,心砰砰直跳:“东风哥,怎么办?”郑东风手提着箱子,低声道:“沉住气!”
   一番盘问后终于被放行,两人不紧不慢地走出马蓬沟码头。钟燕因为长途颠簸,又被盘问了一阵,早就疲惫不堪,恰在此时,雨点噼噼啪啪落下。钟燕迎面看到桃源客栈,说有家的感觉,眼巴巴看着郑东风。银州城内的房子大多是灰色调,刷着粉红色外墙的桃源客栈的确显眼。郑东风原本想去鼓楼街找家旅馆住下,看到这种情况,他犹豫一下还是应允了。
   桃源客栈确如其名,内部摆设也以粉红色为主。房间布置得温馨浪漫,双人床上是粉红色的被子,壁画是盛开的桃花,逼真得仿佛能闻到香气。看出来钟燕对房间很满意,放下行李就仰面倒在了松软的床上,大声嚷嚷着说,终于回到了桃花源里的家,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这里距码头不远,说不准也在监视之中,要格外小心。”郑东风提醒道。
   “知道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至于这么小心翼翼吗?”钟燕一脸不高兴,扭身去了洗漱间。
   望着钟燕的背影,郑东风心里刚刚落下的隐忧再次升起。此行银州,钟燕的公开身份是郑东风的妻子。他们要与银州城的地下抗联组织取得联系,传达上级指示,摧毁关东军在城郊的大型弹药库,破坏日军在关内的进攻计划。
   “钟燕还是这么任性,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起来?不过也不怪她,我也有责任。”郑东风心事重重。当年,钟文石把妹妹托付给郑东风,他决心不让钟燕受一点委屈。这些年,他待钟燕如亲妹妹,处处呵护。也许是相处日久,钟燕对他一往情深,可在郑东风心里,从来没有逾越兄妹之情,这令钟燕郁郁寡欢。当接到这次假扮夫妻的任务时,钟燕兴冲冲地答应了,反倒是郑东风顾虑不少,担心钟燕入戏深,出戏难。
   郑东风仔细检查了整个房间,并无异样。这是一室一厅的套房,客厅与卧室各有一面朝东的窗子,如果是晴天,晨光正好洒进来,他一直喜欢日出东方的感觉。
   郑东风从橱柜里拿出被子,铺在沙发上。钟燕怔了下,从卧室取出枕头丢在沙发上,沉着脸重重地合上了卧室的门。
   窗外,灰色的建筑苍莽凝重,雨打在上面,建筑似乎在缓缓下沉。郑东风感觉自己也在下沉。岁月匆匆时光泛黄,这座曾经生活过的城市,给他留下太多的记忆。他毫无倦意,轻轻合上门,出了客栈。
   小雨细细密密,人流却依旧熙熙攘攘。郑东风皱了下眉头,这里人多眼杂,桃源客栈太引人注目,不能作为活动地点。鼓楼街距离桃源客栈不算太远,绕道小胡同,一刻钟就到了。
   郑东风到街西吉祥糕点铺子订了生日蛋糕,与此次的联络人——糕点铺子老板接上了头,传达了工作任务,便出了糕点铺。郑东风犹豫了片刻,还是去了小桥街,他要去一个地方,找一个人。虽然,他并不知道能否如愿。
   雷声在远方打着圈子,闪电的银丝线笼罩在阴云里。下过几个小时的雨,天空明显疲倦了。傍晚时分,天暗暗的,街道两侧房屋破旧,湿湿的瓦间生满青苔。两只长尾巴的鸟,扑闪着翅膀倏忽飞过,又栖在屋顶,一唱一合地鸣叫着。
   郑东风也停了下来,那里正是时光酒吧。门楣上方的招牌字迹斑驳,左侧的柳树也不是原来纤细的样子了,早已亭亭如盖。物依旧,人又回,郑东风按捺不住激动,大步跨到门口,可是迎接他的却是一把大锁。
   时光酒吧还在,白湘果仍然不知所踪。
   郑东风仿佛瞬间掉入了冰窟窿,呆呆地靠在门楣上,恍恍惚惚间回到了很久以前……
   白湘果静坐时光酒吧,握着一只陶瓷杯子,杯口缓缓升起缕缕轻雾。她的眼神沉郁迷离,气质超凡脱俗,迷恋她的人很多,酒吧生意却平淡如水。因为沉迷于酒色的人喜欢在夜晚喝酒放松,而白湘果总是在暮色微熏之时,就关了酒吧大门,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最初,郑东风也不知道,直到一次遇见。
   那个夜晚,白湘果毫不避忌,一脸的无所谓。郑东风倒是乱了方寸,抓住她的手质问:“你的生活就只有酗酒和颓废,就没有别的追求吗?”
   “和我谈追求?你可真有意思!”白湘果笑了两声,燃起一只香烟。郑东风伸手夺下香烟,使劲摔在地上:“抽烟喝酒,陪人跳舞,人不人鬼不鬼,自甘堕落!还顾及脸面吗?”
   “哈哈,上纲上线了,跳舞怎么了,就不是人了?好了好了,说了你也不懂,今天算我倒霉被你认出来。你只要不告诉别人,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说吧,想让我怎么样?”她满不在乎地说。
   “我要你做个正常的人。你知道你安静的时候,有多美,那才是真正的你。别整天酒醉时光、混迹舞厅了,那种地方不适合你。听我的,别再这样,没钱我帮你。”郑东风甚至想说出结婚这样的话,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面对此时浓妆艳抹的白湘果,陌生到让他已经找不到跨越天河的鹊桥。
   “哈哈……”白湘果摇着头大笑起来:“郑东风,你就别逗了,我牙都酸掉了,是跟钟文石那个穷画家学的吧?”笑够了,她停了下来,一本正经地说:“说真的,做舞女还真过瘾,可以舞到八千里路云和月,自由自在,结交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名利双收,有什么不好?”
   “住口,不知廉耻,你如果还当舞女,我们就别在一起了,我丢不起这个人!”郑东风咬牙切齿,眼珠通红,想用绝情的语言让白湘果知难而退。
   白湘果突然怪笑了几声:“郑东风,你少拿分手来要挟我。你大可去找个贤妻良母,没人限制你,也用不着你管我,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是不知廉耻,以后我做什么与你无关!你管不着!”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将头发猛地一甩,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二
   小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街上有几个嬉戏的孩童,六七岁的样子,纯真无邪的笑声隐约传来。站在时光酒吧前,昔日情景依次浮现。迎春花藤蔓延到窗台上,他贴着玻璃向里边看,光线幽暗,依稀能看清窗下桌椅的轮廓,吧台边似乎有人影,是白湘果吗?迷蒙的光线半拢着单薄的身影,淡淡的就像随时都会被微风吹散……
   “叔叔,你在看什么?”身后传来脆生生的声音。转回头,是一个小女孩,整齐的刘海,两条细长的羊角辫子,末端系着红绳,穿着红花小袄,眼睛亮闪闪地仰脸看着郑东风,
   郑东风蹲下身,笑着说:“小丫头,叔叔有位朋友住在这里,我在找她呀。”
   “可这房子里没有人呀,而且,我也不叫小丫头,我有名字的。”小女孩睁大眼睛,噘起小嘴,稚气的表情让人怜爱,他对这个孩子莫名的有了亲切感。
   “我叫白林朵,也叫朵朵。”小女孩响亮说道。
   “白林朵,朵朵,名字真好听。”郑东风摸摸她的小脸,像个红苹果。她这才笑了,还露一颗小虎牙。“叔叔,你找谁啊,我就住在这里,这里的人我都认识呢。”
   “朵朵,叔叔找的人你可能没见过,因为,那时你还没出生呢。”郑东风笑着说。
   “才不信呢。”白林朵伸出小手指着他身后的时光酒吧:“这是我家的房子,你是在找我妈妈吗?”
   郑东风愣住了,不由自主地抓住白林朵的胳膊,急切地问:“谁是你妈妈?她叫什么?快告诉我!”
   白林朵挣脱着退到墙边,瞪大眼睛,眼泪汪汪。郑东风意识到自己的鲁莽,连忙调整状态,让笑容显得更亲切些。“朵朵别怕,叔叔不是坏人。叔叔以前有位朋友就在这里,是位漂亮阿姨,找不到她很着急。”
   白林朵抬起眼皮看看郑东风,嘟着嘴不说话,那倔强的表情和白湘果有几分相似。郑东风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她是白湘果的女儿?不,不可能。郑东风不相信自己的猜测。他掏出一枚钱:“这是给朵朵买棒棒糖的,来,拿着。”
   白林朵摇摇头,把小手背在身后,低声说:“妈妈不让我拿别人的东西。”
   郑东风把钱放在她的手心,说:“朵朵,叔叔猜出来了,你妈妈叫白湘果,对不对?”
   白林朵惊讶地瞪大眼睛:“叔叔,你怎么知道的?”
   郑东风的手一抖,心剧烈地跳动着。白林朵的话证实了他的判断。他立即沮丧起来,白湘果真的已经结婚了,这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七年前,郑东风从北平回到银州城,找遍了整个城市,却一无所获,他心灰意冷。时隔多年,再回银州城,却意外地遇到了她的女儿,那么,白湘果或许就近在咫尺。
   “叔叔,你认识我妈妈吗?”白林朵仰起头问。
   “认识,认识。叔叔是你妈妈的朋友。”郑东风声音哽咽,仰头看向天空,眼泪才没流下来。此时,雨后初晴,天空澄净。时光酒吧洗去灰尘,再露芳容,那三个泛黄的大字清晰起来了。
   郑东风踩着凸凹不平的砖石路跟在白林朵身后。小桥街低矮破旧的平房高低不一,几家零星的小吃店和杂货铺门前零落。再向前走,是一座破旧的二层楼房,显得很突兀,从陈旧的雕花廊柱上,仍可辨认出是当年的丽都夜总会。那时,丽都夜总会在这里很有名气,里边的舞女个个花容月貌,身材窈窕,夜晚的丽都常常爆满,光顾这里的都是些达官显贵,社会名流。民国二十五年秋天,舞厅新来一位舞女,艺名红鱼。红鱼人如其名,爱穿红衣服,跳起舞来如同红鲤鱼在水中游弋,舞技超群,惊艳全场。红鱼跳舞总以面纱遮面,极少真面示人。关东军的一个中尉酒醉后强行揭了红鱼的面纱,立刻惊呆了,从此恋上她的容貌,每晚必点红鱼陪酒跳舞。数天后,中尉保管的机密文件不翼而飞,日军突袭抗联驻地无功而返,经查是红鱼所为,而红鱼却离奇失踪了。她从哪里来的,又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人们记住的只是她的舞姿,她的神秘,以及她夜间绽放迷人光彩的昙花一现。还有人说红鱼根本不是人,是鲤鱼精变的。没有了红鱼,丽都夜总会的生意衰败了下来,半年后突然失火,烧成了残楼。
   “叔叔,这个楼里有鬼,很吓人的。”白林朵飞快地跑过这座残楼,还不忘回头提醒着。看着曾经喧闹的夜总会,郑东风心潮起伏。岁月改变着人,也凋零了繁华。残楼因久无人迹更显破败,裂开的窗户纸在风中发出嘶鸣声,像人在呜咽,这可能就是白林朵口中说的有鬼吧。郑东风不去想这些,加快了脚步,跟着白林朵一直走到胡同尽头。推开一扇铁门,是个小院。院子很普通,三间平房,石榴树和蔷薇长年没有修剪,疯长得厉害,侵占着院子的空间。
   “妈妈,有个叔叔找你。”白林朵推门进了屋。郑东风略微迟疑下,也跟进了屋子。别看房子外观普通,房间干净整洁,装修挺讲究,红木沙发,正中的桌子上放着青瓷茶具。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正在缝衣服。
   “奶奶,我回来了。”白林朵环顾房间,问:“我妈妈呢?”
   老太太放下手中的针线,突然沉下脸,厉声道:“你妈跑了,不要你了。你没妈了!”
   白林朵怔在那里,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老太太叹口气,招手让白林朵过去,抱在怀里,眼眶红了,安慰道:“朵朵乖,奶奶声音大吓着朵朵了,是奶奶不好。你妈有急事出去了,还买了你爱吃的奶油蛋糕,别哭了,去洗洗脸,吃蛋糕。”老太太声音哽咽,白林朵抽泣着出去了。郑东风看着这一老一小,不知道应该怎么劝慰,老太太注意到屋子里的郑东风,上下打量着他,眼神里带着疑惑。郑东风简单介绍了来意,只说是白湘果早年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路过此地来看看她,发现酒吧关门了。老太太擦擦眼睛,探身向窗外看看,说:“酒吧转让出去了,她现在忙得连闺女都顾不了。”
   “哦,她时不时回来住?”郑东风装作不经意地问。
   老太太摇摇头:“整天忙得见不到人。我这腿一伤,她倒是回来得多些。刚才也不知道又中啥邪了,心急火燎就走,拦都拦不住。”老太太越说越生气,声音也不由得抬高了。
   从老太太的抱怨中,郑东风大致了解了一些情况。老太太是白湘果请来的保姆,前些日子不慎滑倒摔伤了腿,提出回家休养,白湘果答应后又变卦了,非得让她再多留两天,刚才又急匆匆地出去了。她去了哪里,现在做什么,老太太一无所知,只知道每天很晚才回来。郑东风还想多了解些白湘果最近几年的状况,但又把话咽了回去。既然谎称是生意上的客户,打听太多反倒不合常理了。

共 25669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清水河畔清水流,时光城里时光长。当郑东风时隔七年时光再次回到魂牵梦绕的银州城,已经物是人非,每个人都在改变。作为一名正直的医生,郑东风经历了挚友钟文石之死。钟文石是抗联情报人员,才华横溢,外表文弱,内心坚强,从容不迫,惨死于日本人之手。他的死对郑东风是一个巨大打击,也是一个巨大的刺激,从此郑东风成为了一名抗日分子。对钟文石的回忆饱含感情色彩,也是本文的精华部分,对主人公郑东风的思想变化起到了关键作用。小说对郑东风的恋人白湘果的刻画也独具匠心,她美丽冷艳,性格复杂,白天静若淑女,夜晚醉生梦死,游走于达官贵人之中,这让郑东风极为痛苦,他们因此而分手,白湘果从此不知所踪。七年的漫长时光,郑东风再次回到银州城,他已经蜕变成一个立场坚定、经验丰富的革命者。他联合银州城的地下组织,精心策划,炸毁了日军设在银州东郊的弹药库,为抗战胜利立下战功。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谜底被揭开,原来白湘果在一直在从事地下工作,他们并肩完成了任务,白湘果也因此牺牲。小说的故事情节设计非常具有生动性和逻辑性,尤其是白湘果与钟燕合作窃取布防图的桥段非常精彩。作者对伪满时期的东北历史和地理状况做了一定功课,虚虚实实地构架了一座银州城,以及发生在这座城中的悲欢离合和爱恨情仇,非常具有时代感。小说结构复杂,情节曲折,友情爱情与新旧时光反复穿梭于情节之中,仿佛一部抗日题材的影视剧,非常具有可读性,编者倾情推荐。【编辑:鸿渐于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5030012】【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61206第73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6-05-02 22:04:34
  朵朵一出手就是中篇,而且敢于尝试各类题材,值得鼓励!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05-03 17:45:52
  感谢三哥提供历史素材,并不吝修正指点。
   虽然喜欢并看了N多谍战片,但真正写起来,方知眼高手低。
2 楼        文友:慕寒        2016-08-18 20:11:38
  如果没有战争,没有流血和牺牲 ,郑东风和白湘果、钟文山和杨丽梅将是幸福的两对恋人。他们可以有自己美好的生活、幸福的家庭,可是在那个年代,为了千千万万人能够过上幸福的日子,他们舍弃了小我,成就了民族大业,他们是最值得我们缅怀和敬仰的人。
   很久以前就知道一朵是个写作高手,一直认为她的言情类小说细腻优美,没想到写起历史类题材也如此得心应手,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本文写景叙事相结合,把人物的心理活动融于所处的环境描写,让人读来有身临其境之感,且小说的构架和伏笔都给读者以峰回路转的意外质感,读起来引人入胜,不愧是精品妙作。
  
   许久不写评论了,不到之处还请以多见谅,遥问秋安,期盼读到更多的佳作!
回复2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12-06 09:13:59
  最近家事太多,一直心神不定,回复晚了,请慕寒姐见谅。
   一直喜欢看谍战剧,尝试着动笔去写,方知眼高手低。
   虽然说故事纯属虚构,但最基本的历史背景必须做到真实,需要查阅的资料太多。
   断断续续写了好久,几度想放弃。还好坚持了下来。
   坚持或许是对文字最好的尊重吧。
   再次感谢慕寒姐,多提意见!
3 楼        文友:盈儿        2016-12-07 07:20:54
  看了朵朵的文字,我有一种想写文字的冲动
甜到忧伤
回复3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12-08 09:24:37
  好啊盈儿,一起在时光城里,一起写文字。
4 楼        文友:草根        2016-12-07 10:05:58
  好作品,欣赏,点赞。
至少,无愧于文字。
回复4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12-08 09:25:07
  谢谢。
   祝安好!
5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6-12-07 12:54:07
  恭喜亲爱滴小朵朵,你今天开出了绝品之花,6姐给你道喜哈!小丫头,继续努力!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5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12-08 09:27:53
  谢谢亲爱的六姐,谢谢你一直关注着我。
   时光很长,距离很短,我们一直在一起。
   共同努力吧,因为喜欢,到爱!
6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6-12-08 09:35:43
  放心吧,无论距离隔得多远,无论世事如何变幻,我们初心不改,友谊长青,当初的承诺,并非一纸空谈!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6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12-13 19:51:42
  我相信!
7 楼        文友:卡米        2016-12-09 15:22:45
  恭喜加爵!欣赏美文,问候冬安。
感谢有你,一路相伴
回复7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12-13 19:52:20
  谢谢!
   祝事事如意,季季安好!
8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6-12-13 00:37:29
  我们随着作者,穿越时空回到从前,回到烽火硝烟的年代;我们随着作者去回忆中华儿女不畏敌仇,甘洒热血与日寇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场面。文字运用了穿插、插叙等多种写作形式,稳而不乱,值得学习。推荐阅读。
回复8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6-12-13 20:05:06
  感谢江山绝品评议组老师的认评。
   战火硝烟的岁月我们虽未经历,但历史不能忘记。因为有了他们的无我牺牲,才换得今天我们安心自由地写文字。所以,我希望以文字为敬仰,在想像与追忆中纪念有名与无名的英雄。
   字由心生,因爱而坚持!
   再次感谢评议组老师的阅读品评!
   我会继续努力!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