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梧桐文苑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梧桐】 娘姐(小说)

精品 【梧桐】 娘姐(小说) ————心归何处


作者:江南铁鹰 探花,13371.9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79发表时间:2016-06-06 13:04:00
摘要:导言:什么是爱?爱,应该就是为心找到一个归属。不知道当你读完这本书,会不会明白,有时候很难为心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属。

【梧桐】 娘姐(小说) 娘姐
   ——心归何处
   导言:什么是爱?爱,应该就是为心找到一个归属。不知道当你读完这本书,会不会明白?有时候很难为心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属。
  
   一直重病在床的妻子终于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连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一直在方敏的病床前忙忙碌碌的医生和护士停止下来,主治医师陈大夫,轻轻走到呆呆站在门口的连山面前。
   “节哀顺便。方敏已经走了。你过去看看吧。”
   听到她的这句话,连山的第一个感觉并不是“哀”,而是一种从沉重的大山下面走出来的感觉。
   连山完全机械地走到躺着方敏尸体的病床前,表情麻木地看着病床上那张脸。这是一张自己最熟悉,又是最陌生的脸。不管怎么样,这张脸现在已经毫无生气,那对让连山恋过,也怨过的眼睛,永远不会再睁开了。
   一幕幕的往事,从站在病床前的连山眼前缓缓地飘过去,从正在慢慢僵硬的方敏尸体前慢慢地移动过去,从活着的丈夫与死去的妻子之间一幅幅地滑过去,就像他们的一部婚姻史被重新播放了一遍。
   30年前,25岁的连山和比他大15岁的方敏走进了民政局的婚姻登记处……
  
   “连山,你爱我吗?”
   华美的新房里,大红帐子里面,大红的鸳鸯戏水金丝缎被子底下,新娘子方敏搂着丈夫的脖子追问着。连山的手在妻子白皙细腻的肌肤上划过,心里却是一片茫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方敏的问题,也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应该怎样去面对这个成为了妻子的女人?因为自从自己记事以来,她都是自己的娘姐。
  
   连山的家在浙西大山里,记得自己的家曾经很大。在那个贫穷的山里,连家的屋,让方圆百里的人们羡慕。连山有三个姐姐,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他是连家独苗,唯一的男性。5岁那年,娘生病躺在床上只剩一口气。家里多了一个女孩子,一个20岁的女子,比连山的阿姐还要大五岁。爹和奶奶让他叫她娘姐,她就是后来成为连山妻子的方敏,是连家为唯一的独苗连山,娶回家的童养媳。这是浙西山里的习惯。山里穷,早早就希望让姑娘找个婆家,嫁过去,可以减去娘家的负担。于是,解放初期新婚姻法颁布的严禁童养媳的法律,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照样在大山里流行。
  
   方敏走进连家第一天,奶奶领着连山走进母亲的房间,看见方敏站在母亲床头。
   母亲吃力地伸出如柴的手,颤颤巍巍抓住儿子的手塞进方敏的手里,说:“她是你媳妇,现在你叫她娘姐。”又气喘吁吁地对方敏说:“我把儿子交给你了。现在你要当个好娘,以后当个好媳妇。”
   母亲下半夜就走了。
   从此连山有了个娘姐。 娘姐是浙西大山里一种方言,用来称呼替代母亲地位的姐姐。
   当天夜里连山第一次睡在方敏的被子里。自从母亲病重,连山就和15岁的大姐睡。方敏来了,连山开始睡在方敏的屋子里,睡在方敏的床上,一直到他13岁……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父亲的脾气越来越坏,整天酗酒,终于有一天酒后跌到山谷下面,没有死却成了残废只能瘫在床上。连家的天塌了,从此家境一落千丈。
   那一年,连山7岁。
   连山家的祖屋卖了,为了给父亲治病。连山的大姐和二姐、三姐,先后嫁给了别人家做童养媳,只剩下了80岁高龄的奶奶,病床上残废的爹。方敏拖着一老、一小,还有一个残废人,用卖祖屋留下的钱,在村里西头买了一间最破旧的石屋住进去。
   22岁的方敏成了这个穷家的顶梁柱。勤劳又能吃苦,聪明而贤惠的方敏,用自己的智慧和才能,硬是把这个穷家支撑下来了。她不仅养活了一家人,而且照样让连山去读书上学。
  
   连山去读书的前一个晚上,方敏搂着他问:“小山,你明天要去上学了。一定要好好念书,娘姐以后就指望你了。”
   连山的小脑袋顶在方敏胸口,嗅着方敏清新的女人香,很认真地说:“放心好啦。娘姐,你是我媳妇,等我长大,我养活你,爹,还有奶奶。”
   方敏抚摸着连山光溜溜的背,看了一眼他的小鸡鸡,长叹了一口气,说:“好——娘姐就等着那一天。快睡吧,明天要早起上学,娘姐背你去。”
   连山很快睡着了,小胳膊搭在方敏发育健美的乳房上。方敏的心里一阵阵抽搐,摸着连山光溜溜的身子,眼泪涮涮流下来,心里一阵阵的颤抖。她怕自己的眼泪会淌到连山身上把他弄醒,赶紧拉起衣襟拭去。看看身边熟睡的连山,忍不住亲吻了他一下,然后坐起身子发呆。
  
   22岁的方敏出落得像一朵大山里的杜鹃花,不仅模样儿是这十里八乡的第一号美人,身材也迷人,而且皮肤特别好。尽管天天干活,日晒雨淋的,就是晒不黑,也吹不粗,又细又嫩白里透着红。要是挑着一担水从村口走过,总是会惹来一堆的议论。
   “看看这妮子,真是漂亮。”
   “大牛,方敏要是给我做一天媳妇都值了。”
   “做你的白日梦!人家有老公了。”
   “不就是小连山吗?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娃算个球老公。”
   “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后生娃。方敏是个好姑娘,村上谁不夸她贤德?连家没有她,老的、小的、残的活不到今天。”
   村里老人的话,止住了那些绯言。
  
   忠厚的山里人对方敏充满尊敬和景仰。方敏的勤劳和智慧值得让全村的老老小小敬佩。方敏有文化,读过初中,若不是家里太穷,父亲又病倒了,实在读不起书,她本该接着读书的。自己的家穷得,不得不用她去换取看病的钱,结果方敏从更远的山里到了连家寨,做了连家的童养媳。那时候的连家是方圆百里最有钱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这么硬,到了连家当天,婆婆死了,同一年自己爹死了。两年后娘去了,接着公公残了,两个家都垮了,方敏吞下眼泪硬是扛起这个残缺的家。
   方敏用自己的聪明、文化、勤劳、吃苦,不仅给自己家找到了出路,居然影响到了整个连家寨。她学会了培养菌类,大山和潮湿的气候提供了最好的条件。方敏靠自己的能力,摆脱了连家的贫困,她像母亲一样不仅养大了小连山,而且一直让他完成了大学学业。
  
   连山读小学的时候,家里的状态还没有得到改善,连山穿着一件红花衬衫是方敏坐在油灯下,一针一线缝制的。那件花衬衫,原本是方敏走进连家的新嫁衣,方敏嫁到连山家只穿过一天。那是方敏的娘到集上,卖掉了家里唯一一头产奶的羊,才给她买回来的嫁衣。父亲本是要靠这头羊的奶,维持最低的营养需要。
   那天夜里,方敏捧着母亲买回来的花衬衫哭了一夜。连山要上学了,没有一件新衣服,方敏决定用这件花衬衫改给连山穿。连山的书包也是旧的,那是方敏读中学时候的书包。女孩子细心,这只书包跟了她三年,居然没有淋过一回雨。浙西的大山里,360天,总有200天会下雨,要让书包不淋雨,真是不易。方敏嫁到连家,自然会带着心爱的书包,还有那些书本。方敏自从进连家第二天,就开始教连山识字了。她做了连山的启蒙老师。
  
   连山用自己学习成绩,回报了娘姐对他的期待,无论是在小学,中学,还是直到考上全国重点大学后的成绩,始终是班级前几名。连山也用自己对娘姐的尊重,回报了这些年来,方敏对这个家所付出的一切。小的时候,娘姐温暖的怀抱,就是小连山最好的躲避风浪的港湾。不过,连山满13周岁后,再也不肯和方敏一张床睡觉了。这事儿起源于同学们的取笑。
   13岁的连山已经是个初一的学生。山里中学很少,连山必须到50里之外的县城读书。50里山路可不是闹着玩的,方敏舍不得让才满13岁的小连山天天赶路上学。于是,连山开始住校了。第一天方敏送他去学校的时候,专门找到了连山的班主任白老师。她告诉老师:连山自幼胆子小,一直随着自己睡觉,现在突然要过集体生活,独立睡觉可能会有些心理障碍,希望老师多关照。
   白老师好奇,追问方敏与连山的关系。方敏不好意思地用了含糊其辞的“娘姐”来解释。外地分配来这个县中学的白老师,却不明白“娘姐”算什么关系?于是,等方敏走后,去找班级的骨干,一个叫陈留香的女孩子询问。碰巧,这个陈留香就是连家寨人。她告诉白老师,在浙西大山里,“娘姐”就是童养媳。方敏就是连山的童养媳,还在连山5岁的时候已经嫁到连家。连山母亲去世后,连山就一直是方敏带着。说句实在话,连山是在方敏怀里长大的。生连山的是他妈妈,可养大他的是方敏。方敏是连山名副其实的“娘姐”,又做娘,又做姐。白老师大为惊诧,便找来连山宿舍的寝室长特别做了交代。山里的孩子都很朴实,连山宿舍里的同学都很照顾他。也就因为这样,连山有个娘姐的新闻,还是成了调皮的孩子们嘲弄他的口实。
  
   新学期第一周周末,孩子们结伴回家的路上,几个孩子和连山开玩笑。
   “连山,你今天晚上终于可以又钻进娘姐怀里吃奶了吧?”
   “胡说什么?我从来没有吃过她的奶。”
   “连山,是你娘的奶香,还是娘姐的奶香。”
   “你放屁!”
   连山急赤白脸地辩解,可是越辩解,孩子们的嘲弄就越凶。连山张红着脸开始追打嘲弄他的孩子,这些男孩子却一边逃开,一面大声唱起来。
   “连山、连山小连山,娶个媳妇大如天。
   白天烧饭洗衣服,晚上抱着暖心田。
   十五同房生个娃,娘姐不叫叫婆姨。”
   连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受到白老师委托的陈留香,忍不住站出来仗义执言。
   “你们干什么这样欺负连山?明天我去告诉白老师。”
   陈留香是班长,全班同学都知道,白老师最喜欢陈留香。陈留香的态度让这群孩子感到心里不服气,故意说:
   “你算老几?你是不是也想给陈留香做娘姐?”
   “陈留香比连山小,不能做娘姐的。”
   “那就是想做连山的婆姨。”
   他们似乎打算用这样的方式,让陈留香知难而退。
   陈留香却倔强地昂起头回答:“我就是将来嫁给连山又怎么样?”
   “羞羞羞,陈留香想嫁人了。”
   “陈留香,你嫁给连山就是小老婆,人家已经有娘姐了。”
   “那又怎么样?婚姻法规定早就取缔了童养媳。娘姐不受法律保护。”
   ……
  
   陈留香的仗义执言,陈留香的义正言辞,终于迫使这群孩子一哄而散。
   一直呆呆站在墙角的连山心怀感激之外,对这个梳着两根长辫子的同桌女孩,产生了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陈留香走过来,拉起连山的手,大大方方说:“走。咱们回家。”
   从那天开始,每个周末陈留香都会邀请连山一起回家。每个周一的清晨,又会来找他一起赶山路去上学。也是那天,回到家的连山,晚上再也不肯和方敏睡在同一张床上了。
   方敏问他为什么?连山的回答是长大了。
   方敏没有多想,觉得连山没有错,他们毕竟没有正式结婚,连山觉得自己长大了,分开睡也好,有利于他的健康成长。尽管在方敏的心里,连山是自己弟弟,也是自己丈夫。方敏更多是把连山当做弟弟,她心痛连山,担心连山晚上踢被子。
  
   那个晚上,方敏数次起身,走进连山的屋子去看他。
   看着沉睡中的连山,方敏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笑了。她没有辜负连山母亲临终的嘱托,连山长大了。
   那个晚上,连山睡得很踏实,做了一个梦,梦境里是婚礼,新娘子就是陈留香。可是,他又看见娘姐躲在角落里哭。
   那个晚上,连山第一次遗精了。
   连山长大了。
  
   连山初中毕业的那一年,久病的父亲去世了,接着奶奶也走了,家里只剩下了方敏和连山。连山考取了高中,继续留在县城上学,也不是每周回家了,有时候两周,也有时候一个月。陈留香也读高中,还是和连山一个班。他们两个是县中学最优秀的学生。只是他们很少一起回家,一起来学校了,却常常两个人躲在学校后山上的树林子里相依相偎。陈留香说,长大了就要留心被人蜚短流长。
  
   方敏在家里继续她的菌类养殖。这些年下来,方敏已经成为全县数一数二的大户。方敏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摆脱了连家的贫困,也带领连家寨走出了贫困。
   30出头的方敏,老练而成熟,人又漂亮,不断成为各路后生,以及各种才俊追逐的对象,甚至还有县上的名流,要员的子侄们。可是,所有的追求者都被她婉言回绝了,因为在方敏的心里,她就是连山的妻子。因为这个原因,连家寨和乡里多次要发展她入党,推荐她出任干部,也都被方敏推辞了。
   也许有些愚昧吧?可是,大山里的乡俗,还有连山母亲临终的嘱托,特别是这十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与连山的相依为命。方敏在自己心里做了一个决定,等连山满了22岁就结婚,婚姻法她还是懂的。
  
   光阴似箭,一转眼,连山已经到了该参加高考的日子。关于连山是不是读大学的讨论,在方敏和连山之间不止一次的进行着。方敏不想连山再去上大学,她希望可以和连山早日完婚,只是这个话又一直说不出口,只能用家里的事业发展太快,自己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为理由了。

共 16156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被封建礼教的枷锁毒害,屈从地做了封建制度的牺牲品。为了一个封建礼教的乡俗约定,“屈嫁到”一个风雨飘摇的家十数年,含辛茹苦把一个5岁的小男人,拉扯大,并且培养成了了硕士生。在巨大的压力和强大的封建势力面前,倔强的性格使她挺直了坚强的脊梁,扼住了命运的咽喉,几经拼搏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女富商、女强人,重建成为富甲一方的富裕户,而自己却数十年之死靡它为一个“穷小子”守候,但最终没能换取“他”的爱。这个坚强而又可怜的女人,在强大的封建礼教面前没有低头,而在自己全身心投入的“爱人”面前倒下了。故事十分凄美,人物性格独特,值得敬佩。【编辑:晚霞晓文】【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512002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6-06-07 07:37:05
  非常抱歉,因为重新编辑修改文章,造成朋友们的点评消失,在此特向大家致歉。
2 楼        文友:红袖揽叶        2018-06-21 17:17:16
  我看文章一向囫囵吞枣,但唯独看老师的文章和小说却要认真得多,看了后感触颇深,老师写文章的思维如此缜密丰富,令人感叹。这篇小说读起来很轻松,故事的情节曲折生动,超出人的意料。
红袖揽叶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