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流年】天意(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天意(小说)


作者:于漫江 秀才,1362.8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254发表时间:2016-06-19 15:10:45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山东,姥爷与六位大汉凌晨四点多起床,给一大户人家出工扛活。众人一口气装了二十多驾马车粮食,每袋儿粮食大概有两百左右斤重,几位汉子真是健壮,腿脚真是麻利,也颇有些力气,每驾马车上齐整地码二十多袋儿粮食,四五个小时便装完马车,后又顺当地送到镇上的米行,一切妥当完活后,姥爷与几个壮汉随着马车队返回东家的庄园领取工费。
   车队到达东家的庄园时,日头已经爬得老高,接近晌午。老东家看到车队归来,很是高兴,倒也毫不吝啬,硬留下他们七位壮汉非得吃过午饭再回,不然他的心不落忍。唤来管家,去通知厨子给扛活的几位壮汉做几道拿手的小菜,怎么也得吃上一口再回呀。
   大家伙也挺辛苦的,莫不是你们起得早,装得快,肯卖力气,不然镇上的米行很有可能被别的大户人家抢先一步,人家米行用谁的不是用,都是多年的老朋友,老客户,谁的面子都得给,所以谁捷足先登,占得先机,今年的粮食就不用囤在粮仓了。今年的粮食本就是新米,晒晾得也不是那么彻底的干,若来不及出手,有些潮米,不知又要捂热出多少粮虫,那时若到集市上再卖有虫的粮食,自会失去原来的价码,那可就亏损惨重了,一年到头也就白忙活了。这会儿没事了,哥几个吃饱喝足再往家回,出门在外也不容易,我也给大户人家卖过劳力。曾经的东家刻薄吝啬,巧于算计,看到你们,仿佛也看到了当年的我自己,遭得那些罪,所以特能理解你们!其实我也是扛活的,只不过现在人模狗样不扛了而已!我挺感激那些经历的,让我更加珍惜今天所拥有的来之不易的生活!
   听了东家说的一番话,姥爷与那几个壮汉心里皆倍感温暖,谁可曾把他们当人看过,感谢东家的盛情和款待,决定吃完午饭再回洪村。
   姥爷那个时代都穷得叮当响,人家东家的厨师也是把快手,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叮叮当当,三下五除二,简简单单做了四道菜:小葱拌豆腐,芹菜炒粉丝,蒜薹炒肉,大葱炒蛋。
   东家厨子的手艺,真是没得说,烹炒的四道菜,下人一端上桌,便飘溢出浓郁的香味,实在让他们无法抗拒,挪不动步子。虽然只有一盘带肉的菜,但远比姥爷他们过年时吃得都要好,他们平日里都是吃土豆番薯糊口度日的。
   这七位壮汉犹如一群饥饿了许久的狼一般,顷刻间,每人擂了两碗高粱米饭,四个菜盘子也饕餮见底了。七位壮汉似乎都没有吃饱,就着小咸菜蒜茄子糖蒜每人又搂了一碗米饭,把菜盘子里残留的菜汤也都泡饭里吃了。也许他们并不是真的饿了,有时给大户人家干活催得急,一天都顾不上吃饭,只是简单地噎咽几口随身携带的玉米干粮,有时甚至连水都来不及喝上一口。
   这老东家人也确实厚道,和善,叫他们慢点吃,别狼吞虎咽的,如果不够吃的话,让厨子再掂炒两道菜,众壮汉客气着道谢,够了,够了,嘴上却也不闲着,桌子上的饭菜,终于都搂没了,几位壮汉方才站起身准备往家赶。
   老东家早已把工时费准备出来,给他们一一分发完毕,然后笑着送他们出了庄园的大门,并对他们说只要是有活,会叫管家提前一天去洪村通知他们来。
   姥爷一行人怀揣着大洋,又吃得东家的美味菜肴,真如过年般兴高采烈,愉快地回家。
  
   二
   姥爷与几位壮汉回来的路上,走着走着,一场急雨,眨眼之时,倾盆而下,他们眼见前方有一个土屋,便奔跑到土房里避雨。
   七个男人跑到土屋里落脚,大口喘息,屋外随即大雨滂沱,水滴颗粒可见,如珍珠落入玉盘一般,天然形成一种节奏感非常动听的天籁。然而震天彻地的雷鸣和“咔咔嚓嚓”的闪电,不停地响起,让人听上去有些毛骨悚然,破坏了刚才仅有的唯美意境。
   紧锣密鼓的震天雷声,一直围绕着土屋的屋顶和四周震彻响起,一圈儿又一圈儿,震得土屋的墙壁,噼里啪啦直掉土渣,仿佛天和土屋即将坍塌下来一般,让土屋里七位壮汉的心,越来越慌张,不免有些惶惧不安!
   凡是年岁大点的老人都知晓是雷在找寻作恶多端的坏人,而雷不能直接雷击屋内的所有人,在土屋的屋顶,轰轰隆隆萦绕不绝于耳。可能天上的雷公清楚,假如一个雷咔嚓劈进土屋里,极有可能会伤及无辜。雷声越来越震天响,震得土屋也开始摇晃起来。
   众人吵吵嚷嚷,如果谁做过恶事,就主动自觉地走出去,免得连累大家。但谁肯愿意承认自己是恶人,谁也不肯走出去,最后众人一致商议决定,只此一个法子,那就是将自己身上的物件,扔到窗外,如果雷劈了谁的物什,谁就走出去,谁要是孬种,谁就是孙子,结果怎样,都是天意!
   姥爷一生正直善良没做过对不起他人的亏心事,上对得起老,下对得起小,对朋友两肋插刀,说一不二,对妻子也是疼惜有加,一大家子人幸福和谐,而且为人仗义,朋友也多,一身正气,胆量也大,身子也不抖,心也从不虚慌。第一个走出来,把帽子摘下,凛然来到窗前,随手扔出土屋外,帽子随着一个抛物线旋转着轻轻地落入雨水的中间,雨水泠然落在大地上,肆意淋打着姥爷的草帽,发出“噗哒噗哒”清晰有律动的声响。然土屋外面除了惊天的雷鸣,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
   紧接着第二位壮汉,战战兢兢地走至窗前,也摘下头上的布巾,看了看窗外,紧紧地闭着眼睛,牙齿咬着嘴唇,将头巾用力地掷了出去。壮汉忐忑不安等待屋外的动静。他之所以紧张不安,心里也没底,让他心里恐慌不安的是,他觉得十分对不起自己的父亲,父亲去世当天,他因为平时嗜赌如命,输光了所有的钱和家当,媳妇也被别的男人给睡了,私奔去了,儿子到城里打工再也没有回来过,而且最要命的是赌债缠身,是哥哥操办父亲的葬礼,他觉得无颜面对老父亲,即使磕烂了头,也无法平抚心中的愧疚,所以他没有勇气参加父亲的葬礼,这是他觉得最亏心的事。当第三位壮汉把他捂着耳朵的手拿下来时,他才睁开惴惴不安的眼睛,看了看众壮汉,众人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他这才深吁一口气,抬头看了看窗外,搜寻自己扔出去的头巾,头巾在一小土包处,赫然躺着,没有任何异常,这时淤积他心中的不安和愧疚感,忽然间不那么深重了!如果屋外的雷电真的劈了他的头巾,他一定会走出去的,这也算是对父亲诸多愧疚的一种自我救赎!
   这第三位壮汉,斜乜和蔑视地看了看第二位壮汉,轻哼一声,然后随手脱掉自己快穿烂了的破布鞋,一扬手,布鞋嗖地飞出窗外,“啪嗒”一声落入雨水中,虽然壮汉的脸上古井不波,平静如水,表情镇定,但内心也波澜不已,而非波澜不惊,他一瞬间想起曾经做过的坏事,远一点的是上中学时给一位化学老师拔过车胎气门芯,让老师推着自己车步行20里路回家,累得老师第二天都没能赶上他的课而遭到校长的斥责;给一个讨厌的女同学书包桌膛里放好几只毛毛虫,吓得女同学尖叫声暴起,同学们叫苦不堪,他却掩嘴窃笑,暗自得意。近一点就是给毗邻的稻田地里偷偷灌水,稻秧全部倾覆,水多自然涝大,水稻收割时会减产不少,让你家水稻产量超过我的!壮汉还在回忆村西头的水塘,总是有很多人游泳被水塘下面的玻璃碴子扎伤过脚,玻璃碴子就是壮汉投得。壮汉记得有一次在林地里放牛,看到一个采蘑菇的美丽姑娘,挎着篮筐向他的方向走来,他顿时动了歪心,退掉自己宽松的长裤,露出下面丑陋的东西,对着人家大姑娘撒尿,姑娘走着走着一抬头便看到壮汉的流氓举动,马上捂着眼睛,哭着掉头跑回村子,莫不是人家姑娘跑得快,他牵着牛,真有可能把人家黄花大闺女给祸害了,这壮汉越回想后背越冒冷汗,木然地看着窗外,等待着他的结果,可是外面的鞋子除了灌满了雨水,并没有发生什么状况,壮汉用手抹去额头上因紧张而涔然流淌的汗水,于是转身离开,把窗前的位置让给了第四位壮汉。
   这第四位壮汉,刚满十八岁,从小就是老实本分的孩子,家里哥兄弟众多,父母身体也不好,随着姥爷一行人出去扛活挣点辛苦钱补贴家用,这个懂事的壮小伙,将束系腰上的腰带,解下来,来到窗前,将腰带团成一个团儿,然后投到窗外,情形如同前三位叔伯一样窗外并没有什么反常。这个年轻的壮男笑了笑,将位置让给了第五位壮男。
   这第五位壮汉也是这七位壮汉的工头,在洪村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孝子,母亲瘫痪在床多年,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是这位壮汉伺候他娘十年,给娘洗澡,每天洗脸,洗脚,按摩拍背,喂饭洗刷,接便接尿从不嫌脏,只要是不出工在家,从不让媳妇护理瘫痪的老娘,心疼媳妇,不管其他兄弟姐妹如何对待老娘,他至始至终都不计较,不较真,不攀比,不抱怨,不绝望,不抛弃,不失做人的良心道德!这样的男人老天爷会看到的,他将手里的麻绳,毫不犹豫地顺手也掷了出去,就在麻绳即将落地的瞬间,“咔嚓”一声雷,众人皆是一惊,面面相觑,都觉得这样的男人怎么做恶而得到上天的惩罚呢?他们挤在窗前看绳子的情况,绳子落在雨水中却安然无事,众人深吁一口气,并言道只是一场虚惊而已!
   第六位壮汉也如法炮制,依葫芦画瓢,将身上的上衣抛出窗外,这个壮汉耳朵从小就失聪,但长大后,力气也大,手也特别灵巧,打毛线织毛衣,十字绣,做被子,垒房子,样样精通,作为聋哑青年,命运已经对他十分不公平了,除了生存,耕地,要比同龄人过得好,而不让父母那么失望,他努力做到同龄男人做不到的事情,让父母高兴,骄傲,哪有闲工夫和精力去祸害别人,所以他的衣服飘出窗外后,也没有出现雷击的情况!
  
   三
   众人已经在土屋里逗留了两个多小时,如不及时赶路,天黑之前有可能到不了洪村。黑天时经过森林地带,有可能遭遇黑瞎子的袭击。
   可是土屋的窗外,除了催命的雷声夹杂着滂沱的雨声,便没有其他异常的状况发生。姥爷他们等待将要把土屋碾碎的雷声逐渐平息下来,雨水也停歇之后,他们好平平安安回家。然而当他们转身回头看到蜷缩在角落里的第七位壮汉,他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头发,蹲在地上,掩着耳朵浑身发抖,他一个物件也没敢往土屋外扔,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不已,战战兢兢地蜷缩在角落里。众人一瞬间便明白了,这个壮汉可能做贼心虚,做了亏心事,不然不会如此惊恐万分,犹如受到惊吓的小鸡一般!众壮汉将他拉到窗前,让他扔自己的物件,他睁着惊恐万状的眼睛,不扔一件他身上之物,拼命地往土屋的隅角里退缩,众人再次将他拉到窗前,这位壮汉还是不肯出手,其他几位壮汉,欲要脱掉他的背心扔出窗外,可这位壮汉死命挣扎,往土屋深处逃避,几位壮汉都将他的背心扯烂了,也没能将他身上的物什扔出去,众人大概已经猜度出催命雷是寻他而来的。
   此时雷声渐渐弱了下来,雨也小了很多,渐渐不再瓢泼,后来窗外的雨零零星星淅淅沥沥稀稀拉拉的飘点雨滴,除了土屋旮旯里那个壮汉没有动弹外,姥爷与其他壮汉已经踱步走出土屋。
   六位壮汉来到土屋外,捡起自己扔出来的衣物,走向回家的路。
   这时雨停了,雷声也戛然而止了,可回洪村的路,实在泥泞不堪,实在难行。姥爷与几位壮汉“啪叽啪叽”走在大泥巴路上,大概走出几十米远,土屋里的第七位壮汉却迟迟没有出门跟随而来的动静。
   然,此时此刻土屋里壮汉,看到众人已经离去,电闪雷鸣也平息了,自己也想着同众人同行,但他就是挪不动不了自己的身子,心中清楚,可能自己做恶太多了吧。他没能从惊恐不安的情绪中抽离出来,跪在土屋的旮旯里,回想起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恶事,一件一件在脑海里浮现——
   村口一户人家,一个耄耋老人刚刚去世,家里只剩一个精神失常的女儿,陪伴着刚刚失去老伴的老妈妈。而这个壮汉趁着人家悲痛之际于不顾,在一个凌晨三四点钟的夜里,伙同几位狐朋狗友,钻进老婆婆家的鸡窝,不到两刻钟的时间,用麻袋装了四十只下蛋的老母鸡,只给老婆婆留下十只八只。壮汉随后到远村的集市上将四十只下蛋的老母鸡卖了四千多块钱!后来他间接打听,老婆婆得知自己精心饲养的下蛋老母鸡一夜间竟然丢了四十只,心火攻心,瞬间脑梗发作,什么也不知道了,咿咿呀呀稀里糊涂的。悲剧并没有停止,陪伴老婆婆的女儿看到老妈妈痴呆,也瞬间精神病发作,整天跪在炕上,双手合十拜佛,念念叨叨,几乎毁了一家人。后来也得知老婆婆的老伴去世,也是因为壮汉上次丢鸡而突发的脑溢血,到城里医治后不久又发作而辞世的!
   壮汉跪在土屋的角落里,继续回想做的诸多令人发指的恶事——
   村里一家大人都在城里打工,只留下大女儿自己在家喂养牲畜,看家并种小菜园。壮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钻进十九岁女孩的房间,用浸着蒙汗药的毛巾将女孩捂晕,将其奸污,而后不止一次蹂躏女孩,直至女孩怀孕流产大出血死亡。
   壮汉闭上眼睛继续回想,扒了村里的绝户坟,挖出一个手镯送给自己的老姘头。夜里经常戴着面具钻进寡妇家里,凭着自己膀大腰圆,身材魁梧,寡妇也挣扎不过,也就随他奸污蹂躏,更不敢报官,那时代女人的声誉大抵过她的命,所以她忍气吞声,不敢声张,唯恐成为村里人的讨论中心,对她指指点点,戳她脊梁骨!

共 643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读完作者这篇文章,陷入深深的沉思中……人的一生何其短暂,不过那么几十年,如何经营自己的人生,的确是种学问!本文题目《天意》将主题概括,活灵活现地描写出一个作恶多端,在雷雨天气之下,做贼心虚,兢兢战战,畏缩土屋一角不敢昂首挺胸立于尘世间的龌龊男人形象!结局可想而知,男人最终逃不过宿命的安排,最终被雷劈死……正应了文中姥爷说的那句话“天作孽,犹可赎;自作孽,不可活!”本文立意深刻,主题在于惩恶扬善,很有现实意义,推荐阅读!【编辑:静如画】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静如画        2016-06-19 15:12:32
  漫江对文字的执着与热爱,非常可贵!
   祝漫江佳作不断,再创佳绩!
   加油!
回复1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6-19 16:24:09
  谢谢师姐,你辛苦了,愿你一切都好!
2 楼        文友:也许有来生        2016-06-20 20:52:38
  常言道,老天有眼。这篇小说,是警示世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篇小说的情节,如果能多设计一些波折,在波折中有可能会把人物的表现写得更加灵动一些。第一部分的交待,语言可以再精练一些,也可以略微交待几笔,给人物未来的波折做些铺垫。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如有得罪,敬请宽恕。
我来过,我很棒!
回复2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6-20 21:55:54
  你说得非常对,也非常好,写完后从新又看了一遍,觉得扔帽子那里,应该多刻画一下人物的心理变化,写得仓促,水平有限,多谢你提得宝贵意见,很是受用!再次谢谢您对我这篇小说的关注!
3 楼        文友:秀子        2016-06-22 11:07:03
  【流年】天意(小说)于漫江
   这是“我”小时候爷爷讲过的故事,这故事很教育人。
   在过去那个艰苦的年代,四十只鸡也能买到四千多元的好价钱,鸡值钱那,难怪小偷要偷鸡的。
   祝创作愉快!
回复3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6-22 12:57:08
  我的同学也提出这个疑问?觉得那个时代的鸡怎么一百元一只,文中之所以写是这种痛心的事,就发生在我家,所以借用文字鞭挞,控诉我心中的恨意,因为找不到贼,难免有些无奈,以文当枪,将他击毙在我的想象里!-_-#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