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东北】冰与火(散文)

编辑推荐 【东北】冰与火(散文) ——那些年相聚过的时光


作者:宝玉 举人,5739.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89发表时间:2016-06-23 16:32:34

【东北】冰与火(散文) 浮生之所以忘不掉苗若溪,是因为从若溪眼中,他总是可以看到孤独的自己。其实苗若溪并不孤独,记得相识那天,是班里转来的插班生,一身白色衣衫绿色长裙的娴静女孩子,她叫苗若溪。是不远郊区农村户。
   班里的同学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插班生苗若溪,仿佛都有着猝不及防的防备一样。他们同这个女孩子始终保持安全距离一样疏远。苗若溪是寂寞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这些人疏离。难道是因为自己比每个人都晚一些的到来吗。也许吧!这是大家的习惯,面对不同步调的生命,他们总是会采取要么进攻要么防备的姿态。
   浮生却不那样认为。他似乎对大家的态度同若溪一样有着某些困惑,但他也并不靠近,那不远不近的冷然,是在一节声乐课之后结束的。因为苗若溪确实有天赋好嗓子。她一曲高歌,同学们的目光融化了许多,浮生本就冷漠的心里也起了就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变化。或许是苗若溪的好嗓子,或许是以这首好听的歌曲,也或许是那一首歌词,都恰到好处的触进浮生心房与之撞击。感觉,对于艺术而言,本就是妙不可言的。
   “我不喜欢文艺片,太过不切实际。”浮生的诉说似乎强调着自己是个理性主义者。
   苗若溪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这是从始至终她的习惯,她喜欢注视,特别是针对浮生,这个有着冷峻侧面的人。浮生是不是从小就喜欢被关注呢?老姨经常这样讲:“咱们浮生就是一颗星,挂在天上最亮的一颗。”
   浮生的余光在苗若溪的凝视里被融化。苗若溪这个浪漫的的女孩,纤巧的手指白皙如玉,粗细适中,她轻巧的弹奏着一只吉他,可惜有些笨拙。而浮生惯于器乐的天赋在学期两年里得到了尽情的发挥。若溪最终只能配以天赋予的好嗓音与浮生的琴相配合,在其他人耳中,那是天籁,放在眼中,那是两个傻孩子一样的默契互动。浮生是一块儿冰,苗若溪是一团儿火,冰与火,可能吗?同学们背后还是有了些叽叽喳喳悄声的议论。如果丢开敏感,他们可以活得更好,可惜苗若溪敏感同浮生的敏感全是天生的,因为这块儿冰与这团儿火总是有着相同的感受,面对这个世界,他们的步调不需要刻意调整协调,只有不约而同,心有灵犀一点通。
   如果说彼此因缘分成了知己,倒不如说他们是高山流水遇知音。这冰与火开始搅和在一起,开始纠缠,他们一起唱歌,为准备登上学校舞台演出而加紧筹备。一个冷,一个暖,周围的人常这样说,说他们看似不搭的性格相处起来竟然意外的融洽。
   浮生有了微笑,这让苗若溪感觉稍稍惊讶。她依然小心翼翼仔细端详他,偶尔会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块儿宝儿。这样的错觉其实很上瘾,浮生经常犯毒瘾一样迷恋着若溪的目光,那里面除了自己,看不到之外的任何杂质。
   “我会喜欢上他吗?”苗若溪一定连想都不敢想,可是潜意识让她开始有些不敢靠近浮生了。
   那一天他们游戏的时候跌倒了,苗若溪恰巧栽进浮生怀里,看到她的时候,满脸像指甲晕的颜色一样粉红。浮生当晚失眠,这是什么感觉,是爱吗?因为浮生知道爱这个字眼儿。可是这是吗?记得自己看过渡边淳一的‘失乐园’这一本书,里面的爱让他曾一度震撼得好几个月没缓过神儿来。那种想哭却又哭不出来的感觉,那种生与死都无法透析清楚心里感受的折磨,倒真不如国内通俗作品大哭一场来得痛快。那里面的久木和檩子哀悼不知道该将对方如何是好,不知所措。浮生自然是没哟过这样的体会,自己刚刚二十出头,这个时候如果恋爱了,俺么在中国可是早恋,特别是在八零后那个年代,作为一个早恋人物,是学校同家庭的耻辱,是最差的人才会去做的没有道德的事。浮生截然终止这种龌龊的想法。自己怎么可能在这个年纪去理解爱,更不可能在学业未完成之前就做这所谓踟蹰的行为。他替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感到可耻与可笑。
   校晚会上,他们都着了浓妆奉献给全校一首准备很久动听的歌曲。浮生孜身加入到器乐队又表演了旋律小合奏。台下轰然的掌声此起彼伏,苗若溪看得有些痴迷。这个冷苦瓜,真是很有艺术天赋。
   半个学年过去了。苗若溪不知不觉失眠了,她想着加入可以在这样的夜里和浮生一起看星星该有多好。或者,或者让浮生给自己买一套房子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自己也能有一个家,一个两个人的房子。每次想到家里种地的父母,都会感到沉重。自己应该逃离,在这个新时代里,不能混回到农村去了。
   某天里,苗若溪说想听听浮生演奏,正巧是周末,苗若溪去了浮生家里。她系着大红色长纱巾,骑着自行车顶着风沙等在浮生家里楼下旁的高中学校外。浮生下楼去接她,见到她有些狼狈的样子,微微笑了。回到家里,上下牙齿都在咯吱咯吱发响,那是扬尘天气造成的。这是一座经常扬尘的城市,美丽的色彩总会在瞬间灰白,锃亮的窗玻璃,鲜艳的衣服,在扬尘的天气里,都一样成了灰突突的单色调。两人一起漱口,吐了好几口沙子。晚餐浮生的母亲蒸包子了,苗若溪一顿饭都十分羞怯,浮生只顾着沾小碟子里的醋,都没吃出包子的味道,两人的食量都近乎少得可怜。那天傍晚,天色被刮得起了大片片橘红色火烧云一样的坨棉。浮生关闭自己的房门,二人一起放了一首流行歌曲,苗若溪听得很入迷,两颗心都不约而同进入了音乐中。
   她总是羡慕他与生俱来对于音乐的天赋,这也是班里其他人一样瞩目的焦点。看着浮生棱角分明的侧面,她同他一样沉迷进音乐里无法自拔。浮生转身坐在床上,那是铺着浅蓝色床单的单人床,这是两人平生都无法忘记的时刻,因为苗若溪突然吻上了浮生。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吻,让不知所措的浮生呆愣住,双唇相对,暖热的气息流通,这一个动作持续了足有五秒钟,满脸通红的苗若溪终于迅速退开了,浮生的心就要跳出嗓子眼儿了,说不清的感觉,脸烫得就像爱那个在火炉子上被烧烤了一样。苗若溪真的不知道自己何以这样主动。从小生在保守的农村,竟能这样激烈主动问一个朋友。是不是浮生冰一样的冷酷需要让自己的心解凉。她的吻热烈得像一团火,一瞬间炙烧了浮生。其实应该是两颗一样烫到的心,都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苗若溪已经肯定了自己是爱上了浮生,都已经这样了还谈什么矜持。她索性抛开所有避违,畅说自己的感觉,说自己爱上了他,不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会很想他,想要天天时时刻刻都能和他在一起。浮生没有拒绝,像听动听的故事一样被感动着。浮生浅浅的笑了,苗若溪被他笑得不知所措,是不是自己很可笑,对着别人拆穿自己心底许久的秘密本就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现在却是自己在看着自己闹笑话。
   周末的时候,苗若溪忍不住送给浮生一支笔,巧的是浮生喜欢笔,他貌似有笔癖。记得满月的时候,浮生扶着墙走过去从一堆东西里面抓起的就是一支光秃秃的破笔头子。这是一种习俗,每个小孩子在满月的时候,全家人都会在床上放一大堆东西,其中有吃的,玩具,物品,总之就是杂货摊一样的一堆东西。这时候走路都还不稳的小孩子会当着全家人的面儿扶着东西走过去抓起一件东西,露出一口豁牙子,依依呀呀的叫着只有孩子们自己懂得的语言。这是父母告诉浮生的。苗若溪不知道浮生是否喜欢,浮生道谢之后将笔装进背包里,心里痴迷着这支笔。
   夜里失眠了。浮生翻来覆去,脑子里仿佛钻进了虫子啃噬啄咬,忽然可怕的念头冲击着内心,浮生有些恐惧的迅速避开。其实苗若溪已经失眠许多个夜晚了,没有人知道,其实她的失眠更严重。浮生最终还是睡着了,伴着平静的梦,一夜一夜过去了。苗若溪的失眠远比任何事都可怕,伴随着恐惧与不安一夜夜滋长,黑眼圈都诞生了,趴在淡淡的白眼袋上面。
   恐惧蔓延着两个人,尤为严重的是苗若溪。有一个周末她自己跑去了浮生家里,浮生感到十分意外。听到敲门声,想不到会是她。她羞涩的笑笑,轻巧的走进来。浮生感到有着什么似乎在逐渐靠近。依然关闭房门,这是浮生的习惯,家里有没有人都早已习惯紧闭着房门,除了需要去洗手间的时候。浮生家里很安静,偶尔的声嚣是父母亲高声的语调,显得有些极端,声音非大即静。不过大多数时间里都是相当安静的,安静到似乎家里没有人在。浮生演奏了几只曲子给她听,她羡慕的看着浮生,这个音乐小天才,就是自己心里的一直偷想的人吧。环顾这个房间,有些偏小,但并不用急,摆设整齐,卫生洁净,床单平展甚至棱角分明。浮生抚摸着叠好的被子,习惯了整洁,貌似有些洁癖吧。苗若溪垂头微笑,面对这个人自己总是放不开,放不开说话,放不开做事,放不开大笑,既然这样注重自己的一举一动这样的受拘谨这样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天天见到这个人,真是实在太奇怪了。想不通就不要去想了,她看着浮生摸着写字台前得书‘百年孤独、悲惨世界、三字经、梦里花落知多少、图鉴、等等’真是杂得五花八门,不知道浮生看这些的感受会是怎样的,可惜自己不能着书,否则就困。想到这里,不禁为自己想到一个解决夜里失眠的好主意。话虽这样说,可是一到了晚上,她又开始宁可想一个人想到彻夜难免,也受不了让一本书来折磨自己。墙上贴着浮生的几幅字画,看到上面有落坎儿,是浮生和自己提过的小名儿。自己不懂字画儿,但却感觉浮生从前的小名儿倒是蛮可爱的,忍不住笑了出来。浮生敏感的看了看自己坐着的方向,又转过头去调整着写字台上面小书架上面的书,这时候我才发现浮生就连对书的摆放都是及其讲究顺序的。可惜自己看不懂这些顺序,只知道书得顺序是从第一页要看到最后一页就是对的,如果将书本书放在一起排至顺序的话,真是费事啊,看不懂也想不通这个。浮生的背影简单而冷酷,这块儿同学们眼中的大冰块儿,怎么就不能暖和的多笑笑呢,总是感觉浮生的笑容似乎少了些。想得太多了真不是一件好事儿,自己的心突然透过浮生身上那件灰色外套想到些什么,真是不该去想,这样的思想很不好,真是羞耻得厉害。好奇心的驱使让人忍不住在未知的路上犯错,苗若溪轻轻走到浮生身边嗅到了某种特别的味道。说不上是什么样的味道,因为无法形容是不是好闻,总之自己是感到有些中毒。浮生有些无聊的坐在地上,她也跟着坐下了,地上有地毯,软绵绵的真舒服。看着浮生有些倦意的躺下,苗若溪的手不听使唤的放在了浮生胸口上。这可是第一次自己清晰的感受到那里面似乎奇怪的跳动的震动,浮生又一次愣怔的似乎不敢看这边,这不听使唤的手就这样认真的压在浮生身上。知道人有心,可是从小到大还没有这样摸过呢。好奇心总是一步步的深入起来。真是个该死的年纪,可怜的对与一切都是那样的好奇,却又未知所有,像个活在世界上的全盲者。
   好在家里没人,浮生壮着胆子,却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才好。苗若溪看似腼腆,胆子却似乎比自己要大,或许是她好奇心太强了吧。因为她那不老实的小手怎么可以这样在自己一直孤单的身上乱窜呢。
   只记得自己的手隔着浮生轻薄的棉质衣服点点触触的,心里还真是好奇,那里面会是什么,会是什么样子呢,真是奇怪,真是难受,感到自己身上火辣辣的,难道是因为自己被同学们说成是火的原因吗。真是就要显灵了一样,越来越炙热。浮生还真是冰呢,无动于衷,不过让我却感到不是不动像是不敢动一样。我就这样滑到浮生衣服最下摆处停了一下,竟挑起衣边游进去。记忆中那时候,我的心已经跳到就快不能呼吸了一样,生来第一次触到人的身体,确切的说那里软软硬硬的,温热的,两边平平中间有一道稍微深一些的沟,那沟应该是在正中间吧。当时的自己实在是幼稚得什么都想不明白。浮生的呼吸显得有些颤抖,因为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起伏是不规律不稳的。浮生终于有了反应,试图想阻止,而我实在感到太奇怪了,我想摸摸还有什么是浮生所有的。向上游移,我像是掉进无底洞里一样,深深的漩涡大大的把我装在里面。在向上的时候被彻底阻止了,那个时候的自己竟是想不到下面的禁区,那才该是个最大的秘密吧。
   那天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手指无论怎样都摆脱不掉白天里指尖上的触觉了。这危险的关系一定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早恋了,距离走上社会还有不到两年时间,总之我是早恋了,在这个最不该的时候早恋了。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这是个秘密,一个真的很难以启齿的秘密,苗若溪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了。浮生同样被压得愁容不堪,生平第一次懂了爱,也第一次感觉自己彻底坠入深渊里。因为这个秘密是,我叫浮生,性别女。之所以始终都以性别男出口,那是因为我始终认为我就是一个男人。可这心理与形态的偏差几乎让我和苗若溪全部坠入万丈深渊。在这个本该快乐的年纪,我似乎远比同龄人老了好多岁。
   面对苗若溪的热烈示爱,浮生知道自己终于到了边缘,妥协吧,这样的对抗自己无法坚守下去了。火热的爱足足持续了快两年的时候,浮生决定考到外地继续深造学业,这时候已经确定了学科定位,浮生决心继读的还是音乐。苗若溪决定在这里等着浮生回来。每天忙碌的工作,逐渐消耗掉苗若溪所有的好奇心,原来走上社会的人就算有多大的好奇心都会在慢慢的生活中消失掉。成熟的标志似乎也在转变着方向,否则岂不是永远的幼稚。说得好听是年轻,不过也就是幼稚的变语而已。社会的锤炼改变着苗若溪,她变得更加坚强,唯一没有变得现在只剩下等着浮生回来了。

共 826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有时候,情感一如海绵,吸汲着内心深处不断涌动的潮水而澎涨着。然而,再深沉的爱在现实面前,也掩盖不住真实的泄露,它会在生命的转角处,某个特定的地点流淌出来,打破那些所谓的美好。人生不是游戏,却常常在疼痛与决择的同时,留下难抹的痕迹。这篇文章透过作者灵动的笔尖,描绘出一幅凄婉的爱情故事。人生中起伏跌宕,迂回宛转,当所有的经历都成为过往之际,才会发现这一切都已成为回忆,更成为心中挥之不去的生命存在。欣赏作者的文字,感谢赐稿东北!问候快乐!推荐共赏!【东北风情编辑:东北风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东北风情        2016-06-23 16:36:27
  问候宝玉,写作辛苦了,祝快乐!
2 楼        文友:宝玉        2016-07-11 11:30:45
  编辑老师辛苦了!
以文字点醒人生,以真情拯救心灵。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