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老石桥(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老石桥(小说)


作者:于漫江 秀才,1362.8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870发表时间:2016-07-10 21:49:09


   王富贵在外打工十载,不仅是为了多攒一点钱,更是为了争一口气。当初父母重疾缠身,后又相继离世。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几乎没有亲人帮他,他硬撑着送走了两位老人,欠下朋友不少的债。如今他从外省返乡归来,要好好报答曾在他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给予过他帮助的人。
   王富贵从小客车上下来,踏在家乡熟悉的土地上,心情无比激动,漂泊了十年的心心终于踏实了。家也许很简陋,但是无论他走多远,家都是一种召唤,家里有他贤惠的妻子,这个在父母最后的时间里,给了老人最细心的料理的女人,让王富贵的归属感尤为强烈。
   王富贵扛着行李包,行李里装着一袋子十年间省吃俭用积攒的四十万块钱,五味杂陈地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洪村。
   洪村就在眼前,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草木的清香。
   远处的山峦,连绵起伏,田野还是那么的广阔,一片绿油油的景象。
   走了大约三里路,穿过眼前一座百年的老石拱桥便是洪村了。王富贵走到桥头时,后背的行囊往上提了提,擦去额头上涔然流淌的汗水,天气也真是酷热,午后的阳光更是烈日炎炎,炙烤着大地,王富贵心想如果飘落一场细雨就好了,洗去他满身的风尘,清清爽爽的。
   他在华北时,几乎每天阴雨连绵,比北方家里还要温热潮湿,煤矿工人的宿舍条件可想而知,被子总像刚被水泡过一般,湿溻溻的。
   他有点走累了,便坐在老石桥前老槐树的树荫下歇息。
   王富贵暗自思量,自己走了十年,也不知洪村有何变化,还是不是那个村庄,人还是不是那群人,曾经的半大小子大概都已成家结婚了吧。
   太阳火辣辣的热,行囊又沉,还有五里路才能到家,王富贵为了不显露钱财,决定不把钱带回家里。他没有想到他心头一热不经意的决定,等待他的却是一场灭顶之灾。
   王富贵将鼓鼓囊囊的行里的拉链,用力拉开,左顾右盼,右盼又左顾,乡村公路上一片沉寂,人们可能都在农忙,鲜有村民出现。
   他这才放下心,神情凝重地从行囊里拎出钱袋子,三步并两步来到老石桥前,顺着老石桥的陡坡慢慢地滑溜下去,又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将钱袋子塞到老石拱桥的涵洞里,并用拾起的碎石和枯枝残叶掩藏好,然后又顺着陡坡吃力地爬上来。
   王富贵又将行囊整理一番,扛在肩头,继续往洪村的方向赶,一想到家中多年未见的妻子苏芬,心顿生愧疚之感,这么多年没在家,难为她了,一定很辛苦。他边走边寻思着,然后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二
   王富贵多年不在家,苏芬独自在家打理家务和土地,从没觉着累,她觉得富贵赚够了钱总会回家的,只是她不知道什么时间,一想到丈夫遥无归期,不免有些伤感和难过。
   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苏芬不是寡妇,王富贵一走就是十年,真是应了那句古诗:十年生死两茫茫,费思量。
   三十多岁没有碰过女人的宋二,是洪村臭名昭著的二赖子,总想钻进苏芬的被窝里。
   宋二在村里口碑极其不好,偷鸡摸狗,无所不干,常常贼溜溜地钻进别人家园子和瓜地偷吃。有时被看瓜主人发现,眨眼之时,只见他的身子一晃,一个猛子便扎进瓜地旁的大江里,大半天都不钻出来,村里人本就忠厚老实,西瓜偷吃就偷吃吧,可别出了人命。看瓜人正要急着喊人救他,只见江面上一会儿冒上一块西瓜皮,一会儿咕嘟又浮上了一块西瓜皮,看瓜人这个气呀,心里嘀咕这贼子本领真是强,竟然能在江里吃西瓜,是浪里白条张顺转世吗?
   不知因为什么,宋二的右眼突然有一天什么也看不见了,成了独眼龙。村里人议论纷纷,说他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里,缺八辈子德的坏事,才会落得如此地步,如不能及时收敛,左眼也有可能瞎了,永远见不到光明,将永远生活在黑暗里。
   十里八村的人们都清楚宋二的德性,谁家的好姑娘也不愿意嫁给他,谁愿意把自己的闺女往火坑里推呀,虎呀,故而宋二始终孑然一身,形影相吊,孤单着,期盼着。
   七月的盛夏实在酷热难当,苏芬上地里干一天活,一身的汗水和尘土,衣服都沾身上了,黏糊糊的,对于爱干净的女人来说,不洗澡简直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虽然老公王富贵不在家,她一般活都能干,也快赶上一个大老爷们了。她用四块木板钉拼制成一个简易的洗澡木屋,再把热水袋放在小木屋的上面,将水袋灌满水,放在烈日下,三两个小时后,水袋温热,中午或黄昏干完活回家时就可以洗澡了。
   夏风吹过,轻轻掀动着木屋的布帘子,苏芬前凸后翘的曲线,雪白雪白的大长腿,恰又被邻居宋二若隐若现地窥到,馋得宋二顿时口水直流三尺,但是大白天的,宋二也不敢钻进木屋用强,一旦苏芬大声呼救,会引来村人,村里人的吐沫能淹死他,他只能望女兴叹,无计可施。
   宋二在梦里常常梦见自己和苏芬亲热的画面,终于有一天晌午,他欲火焚身,无法自持,硬生生闯进苏芬的家。苏芬正在睡午觉,宋二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面对苏芬,这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她睡觉的样子,都是那么的美,宋二激动而紧张地轻轻抚摸着苏芬的身体。
   苏芬在梦中感觉富贵比以前更有力量了,疼得她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身上趴着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村上的二赖子宋二,令她作呕的丑脸,和满身的汗臭味。她试图用力推开宋二,可宋二紧紧搂着她,压着她,捂着她的嘴,她躲避着宋二的身子,可她一个弱女子哪能比大老爷们劲大呢,折腾一会儿便没劲了,浑身无力的她,遭受了宋二的强暴和蹂躏,她又呼救不得,如果村民知道她失去了贞洁,让她以后怎么活呀。
   宋二折腾完后,从苏芬的身子上滚落一旁,大口喘着粗气。逐渐恢复体力的苏芬,一脚踢开了宋二,掩面哭道:“你咋进来的,我明明锁着门的。你滚,快滚出我的家,不许对村里人胡说乱讲,不然,等富贵回来,我告诉他,他一定宰了你!”
  
   三
   宋二喘息片刻,觊觎再做一次,看到苏芬如此决绝地轰撵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刚刚不是很迎合老子的吗,这会儿你横什么横!
   于是柔声说道:“苏芬妹子,你是我宋二心里喜欢惦记许久的女人,富贵哥,没走时,我还没有这个心思,他走后的这几年,你看看你有多枯竭,你看看你有委屈,多辛苦,多累,你家的十亩地,都是你一个人整,还有你家的园子,家禽,除草,施肥,收割都是你一个人忙活,我宋二打心眼儿里心疼你,也佩服你,村里谁家不丢东西,但是你家丢过没?我从不动你家任何东西,哪怕园子里的瓜果,抬手便可以摘到,但我一次也没有动过。我如今却动了你,我朝思暮想的女人的身子,你怎么处置我都可以,千刀万剐,随便你,如果我的眼睛要是眨一下,要是吭一声,我就不是爷们儿,是娘们儿。苏芬,我喜欢你!
   “你住口,即使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让你喜欢,快点滚出我的家,不然我死给你看!”苏芬听了宋二一番恶心的话,情绪尤为激动!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子斜斜的照射进来。宋二看着苏芬赤裸曼妙的胴体,沐浴在午后暧昧的阳光里,又心里痒痒。已经恢复体力的苏芬,见到宋二又要对自己动坏心思,冷不防一脚踢向了宋二下面,疼的宋二在炕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儿,嚎叫。苏芬趁机迅速跑到厨房,取出菜刀后,身子却不由自主的颤抖,竟然把自己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把刀又扔回原处,随手抽出擀面杖,倒是很趁手。苏芬随即又从厨房回来,给宋二劈头盖脸,一顿胖削,恨揍,打得宋二抱头鼠窜,逃脱中穿上内裤,极其狼狈地奔出苏芬的家……
   宋二有了初次性体验,还是自己钟情的女人,第一次感觉世界如此美丽,生活如此美好。性这种东西似乎有一种魔力,一旦粘上就容易上瘾。宋二脑海中总会浮现两人做爱的画面。
   宋二有时会从梦中醒来,跳到苏芬家的院里,拽了拽房门,似乎比以前更加牢固结实了,来到苏芬的窗下,听着苏芬均匀的鼾声,学两声猫发情叫春的声音,给苏芬传递信号。可是苏芬即使听到了,又可能给宋二一顿棍棒伺候,只好无可奈何地又跳出苏芬家不高的院墙,回到自己冷意包裹的被窝里,回想着苏芬的身子,一夜难眠,经过内心一番挣扎,他准备明晚趁着夜色撬开苏芬的房门或木窗,一定再上她一回,满足他的生理需要……
  
   四
   王富贵风尘仆仆地赶到家时,已是黄昏,妻子苏芬喜出望外。叮叮当当,杀鸡炖肉,不到一个时辰,好酒好菜,端上桌来,两口子有说不完话,唠不完的嗑,关心彼此,心疼彼此,诉说着十年来的思念之苦。
   “死鬼,你总算回来了,一开始你走了,就盼着你回来,以为你个把月就回来了,然而你却没有;后来我觉着你个把年就回来了,可是你这一走就是十年,我盼呀盼,等呀等,不知为你流了多少眼泪,没有你的信息,也怕你回不来。唯一收到你的一封信,你说你在矿上工作,都说煤矿工作很危险,遇到黑心老板,一分工钱都得不到,还听说有的工人被老板活活埋在矿井里,在不就是在渗水,瓦斯爆炸的事故中惨遭不幸,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说着说着苏芬哭了,哭声里有夫妻重逢的激动,久别的心酸,诸多的委屈和担忧,苏芬想到被宋二玷污了身子,越哭越厉害。王富贵一下子把苏芬拽过来,紧紧搂在怀里,说道:“媳妇呀,我这次一回来就不走了,和你种地伺候园子,再多养点家禽,安生地过下半辈子。”
   苏芬也紧紧地搂着王富贵,双手用力地捶打着王富贵的后背:“你总算回来了,老公,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说着说着苏芬又哭成了泪人。
   “我知道,我全知道,你一个女人在家,一定承受了很多的委屈,辛苦了,老婆,我也不愿意离开你,离开咱们的家呀,可父母生病欠下的债,咱们得还呀,指望咱家那几亩地,一辈子也还不上呀,欠着别人的感觉,就如后背压着一座大山呀,衣服可以穿破,但不能让人指破!别哭了,先吃饭吧,你看菜这都快凉了。”
   王富贵不能任由苏芬这么哭下去,哭坏了身子,他该心疼了!反正以后自己也不离开家,以后好好地疼她,好好的把十年来流逝的光阴都找补回来。
   苏芬终于不哭了,夫妻二人开始吃东西。吃饭的间歇,苏芬也没有问王富贵在外面十年挣了多少钱,人已安然归来,比什么都重要。吃完饭,王富贵抢着拾掇饭桌,洗碗,刷锅。然后又烧了水,水开了后,拿出洗脚盆,将开水倒入,用手试探了水温,再加一些凉水,温度掺对适宜,然后端着洗脚盆来到苏芬面前。
   “来,媳妇,把鞋和袜子脱了,老公给你洗脚丫。”苏芬很乖,退掉袜子,把脚放入脚盆里,温热的洗脚水,一股暖流透过脚心传遍全身,富贵的手撩拨着水,搓揉着苏芬的脚。苏芬眼里含着泪,深情地看着王富贵,那种久违的温馨仿佛又回来了,十多年前的新婚之夜就是这样,让她觉得嫁给了一个好男人,这般疼爱她,此生无憾,所以后来她对富贵的父母任劳任怨,细心伺候,直至两位老人离世。
   王富贵抚摸着苏芬玲珑剔透的脚丫,那种抚摸的触感和着一股从小腹而上的暖流,舒畅地在周身游走,她不由自主地轻哼起来,王富贵一把抱起苏芬,将她轻轻放倒在炕上。
   这王富贵离开苏芬十年了,也没有碰过其他的女人,此刻他回到久违的芳泽中,他和苏芬那会儿因为父母的病牵累的,没有心情要孩子。如今他回来了,说什么也要努力生一个孩子。
   苏芬久旱逢甘露,干涸的土地,得到了充分的滋润。一番缱绻温存之后,浑身淋漓的汗水,也用毛巾擦去,王富贵将苏芬拥在怀里,用手轻轻爱抚着苏芬的身子,给她感激和深情的安慰!
   二人歇息这会儿,王富贵搂着苏芬开始聊天。王富贵讲他如何辗转各个城市,如何被人嘲笑,冷落,冷遇,被人看不起,驱逐,也受过骗,遭遇黑心老板剥削和克扣工资;如何从传销公司脱身,随着一个出狱劳改犯来到他狱友的煤矿,开机车,一直干到煤矿无煤可挖,才萌生了回家的想法。然后把钱带回来,怕村里人见钱眼开,动坏心思,他将钱袋子藏在离洪村五里老石桥的第五个涵洞里。
   王富贵将离开洪村十年里,种种遭遇,挣得的四十万元钱藏在老石桥的涵洞里的情况一一告诉了妻子苏芬。苏芬说放在桥那里不安全总有半大小孩子在那里玩耍,万一被孩子拿走或祸害了,你这十年的辛苦就白费了,王富贵说,那好,明晨即刻取回来,然后将钱还给十年前帮助过自己的友人。剩下的钱,买50只牛,100只羊,以后和媳妇好好过我们美好的日子。苦难已然捱过去,生活充满希望!
   苏芬觉得丈夫吃了那么苦,遭了那么多罪,全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地下的父母得以安息。她想到自己被二赖子宋二玷污更是觉得委屈,哭得越来越伤心,哭声越来越大,王富贵抚摸着苏芬的后背,别哭了,媳妇,我回来了,我知道委屈你了。
   苏芬停止了嘤嘤啜泣,咬着嘴唇说道:“老公,如果我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你还会疼我怜我吗?”苏芬说完等待着王富贵的回应。
   王富贵一听,心里一惊,还是故作镇静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什么不是原来的样子。”

共 835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完此文,内心无比震撼,脑海里始终回旋放映着故事中的画面。贤惠善良的苏芬和勤劳富有担当的王富贵之间温暖纯真的爱情、赖皮宋二与苏芬发生的不齿关系,以及他们共同的悲剧命运都是对人性的拷问以及关于对生活态度的探讨。关于生活我们随性的选择就是面对,无论风雨还是阳光明媚都是生命中必有的课题。或许生活很简单,就是随着时间打发日子,但是平淡中却总是会添加悲哀。王富贵为了还清欠款和争一口气,离家打工十年,妻子苏芬苦苦等待,恪守本分,孝敬公婆,侍弄田地。本该王富贵携款归来,夫妻团聚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却因宋二对苏芬的垂涎导致在王富贵归家前一夜让苏芬失身。也许正是宋二对性尝到了甜头,心中时常燃起欲望之火。悲哀或许就是书中所写的巧合,就在宋二再次前往准备实现美梦之时,听到了王富贵与苏芬之间的亲密话语,同时也听到一个意外的消息。他去老石桥的涵洞里偷走了王富贵打工所赚的十年辛苦钱,这四十万是王富贵余生的梦想和规划,这笔钱只对苏芬说过但苏芬并没有见到,面对意外消失,王富贵内心纠结了很久,轻易地选择了结束生命,紧接着苏芬追随而去,宋二良心终于受到谴责也用死选择了救赎。本篇故事意犹未尽,留下一个沉重的话题让读者自己去思索。悲剧发生在老石桥,但老石桥依然如故,就像从未发生过什么,所经历过的悲剧一定会随着岁月的尘烟消失的无影无踪。本篇故事情节饱满合理,巧妙铺陈,采用叙述和插叙的写作方法,让故事血肉丰满,更好地表达了主题,佳作,流年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清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鸟        2016-07-10 21:51:14
  故事生活气息浓郁,非常接地气的小说,读来亲切自然,加油,期待更多佳作!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2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7-11 02:18:46
  师姐,写这篇小说因为写得太晚了,第二天工作中,可能反应慢了,砸断了手指甲,这篇小说,有我的血,有的反复推敲和斟酌,让故事更合理丰满一些。
   为什么要用性贯穿全文作为线索,只有性才会令人神往和沉堕。
   最初酝酿这个故事时,其实想写得不是一袋四十万元钱,而是一袋银子。故事背景写在清朝末期,但又觉得对那时的知府县衙不太懂,又脱离我们现在的社会。后来的结局,偷银子的男人,被雷劈成两半,因为写过雷惩的文字,故而不想重复,千篇一律的基调,也不会拓宽写作的深度和广度!
   初次听母亲和邻居聊天中获得的灵感,父亲去世后,我陪伴母亲,听到了乡村有趣的故事。感谢母亲,我写了四篇关于乡村风格的小说,我知道父亲在天上能看到,我在完成一个父亲不老的心愿。
   老石桥这个故事自己也修改了三遍,期间因为性细节描写过于真实细腻。与编辑存在分歧,后又重新编辑老石桥,然后交给青鸟师姐,师姐看得用心,仔细,并真诚之处语言不能过于评书化,一定将自己和主人公分离开来。不能用太多华而不实的语言来给文章减分。
   午夜两点醒来看到,师姐的留言,小说小说贴上来了。我又一次通篇看了一遍小说,又被王富贵自杀那段震撼了。
   我的创作激情还很旺盛,不会消减下去。
   文学创作,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毕生的热爱。能够多留下一些小说。我会坚持写下去。
   感谢江山看过这篇小说的听雪编辑,和一些我不曾熟悉的编辑,更感谢青鸟师姐,利用百忙时间来斧正漫江的小说!非常感动和感谢!
   老石桥,是我近几年创作故事合理性编排的提高。
   也希望有更多的好故事,等待我发现书写,然后带给喜欢文字的朋友们。
   小说创作是我的梦。是我对生活的热爱,对社会生活的抒怀,不管水平如何,我因为写作而幸福着。也因为文学创作给我的生活也带来了很多的惊喜。感谢江山,感谢编辑,让我成长,让我进步,让我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再次感谢青鸟师姐,您辛苦了,夏安,祝好!
漫步江湖,任我畅游。
3 楼        文友:也许有来生        2016-07-25 19:39:23
  这篇小说,人物形象最饱满的,要数宋二。宋二应该有自己的女人,但因为品行不良、贫穷、生理有缺陷等,却成了光棍。他采取不正当手段,侵占了别人的女人,品尝了性的滋味,填补了人生的一大空白,进而,对独居女人苏菲由性生情,最后,为情竟然自杀身亡。读后,不免令人唏嘘不已。
   这篇小说,没被评上精品,估计因为立意欠高。建议作者构思下篇作品时,一定注重弥补这个短板。倘能如此,作品必定会提升好几个台阶。
   个人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我来过,我很棒!
回复3 楼        文友:于漫江        2016-07-28 12:56:52
  谢谢先生的真诚点评,您的建议很贴切,漫江记在心里了,以后一定注重立意的高度。谢谢您关注漫江的小说,得到您的斧正,对漫江也是一种珍贵的鞭策!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