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流年】日子(日子征文·微型小说)

精品 【流年】日子(日子征文·微型小说)


作者:沧浪夜雨 童生,79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27发表时间:2016-07-11 22:14:51

阿福冷着一张脸,不去吃刘东递过来的肉包子。
   它绕过刘东伸长的手臂,又绕过坐在墙角的刘秀,自顾踱步到了堂屋的门栏处,刘家银正埋坐在门栏内的旧藤椅里。
   刘家银不过是刚过七十,脸上却已经沟壑纵横,布满了褐色与红色的斑点,眼睛则下陷成两口深井。阿福依偎着主人的脚趴了下来,微微耸起的脊背上覆着蓬软的棕黄色皮毛。
   阿福对刘东的冷落,让刘家银想起刘东已经很有些时日不回家了。他抬眼看了看刘东,刘东正讪讪地缩回手臂,一张黑红的瘦削脸,嘴角向下垮着。
   刘东眼睛的余光与刘家银的目光碰撞到一起,刘东蓦地感觉经受不住,一点一点低矮了下去。
   “我去洗洗手。”他说着把肉包子放到桌子上,抬起跛着的左腿跨过门栏往院子里走去,将父亲刘家银的目光抛在了身后。
   院子里空空寂寂,只东墙处置一口大水缸,西墙的花坛内稀稀疏疏栽有几株淡黄色腊梅。去年早秋,刘东的母亲病殁,而她栽的腊梅还在。刘东蹲在水缸旁的地上,细细地舀水洗手。地面上的青砖深深浅浅地斑驳着,罅隙里嵌有薄薄的青苔。
   院外不时传来劈劈啪啪的炮仗声,或远或近。楚阳镇一九八五年的大年初一与往年并无不同,店肆、人家都是一清早就要放炮仗的。
   自刘东的母亲殁了,刘东就一直租住在县里打零工,很少回家。这次他想趁过年的时机说说屋子拆迁补偿金的事情,盘算着拿这笔补偿金去县招商城租个门面,正经做一点生意。县招商城去年底刚刚招租,各方面政策都很优惠,他断不能错过这个翻身的机会,他还思量着用余下的钱讨个老婆。
   因他母亲生前常年多病,仅依靠父亲在镇上学校后勤打杂的收入勉强度日,家境很是栖慌,加之小儿麻痹症留下的这条跛腿,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光棍一条。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他实在是太需要这笔钱了。但长时间的不回家,让刘东与刘家银之间有了一层薄薄的隔膜。刘东不由得又想起父亲脸上那两口深井似的眼窝投射过来的目光,有抱怨,也有期求。
   “爸,镇上学校要征收咱家屋子的事情,过了年就该办了吧?”
   刘东洗好手正准备回堂屋的时候听见说话,迟疑着掩身立在了廊下。那是姐姐刘秀在问他们的父亲。
   “怕是八九不离十了,只是公告好像还没有贴上墙。”
   “等拆了拿到镇上的拆迁补偿金,我和阿福随便找个地方住下就行。”刘家银的声音沙哑粗糙,撕扯着屋子里滞涩的空气。
   “小磊的病看得咋样了?”
   “你们虽说离婚了,但小磊不还是他的儿子?他也不能不管小磊吧?你别太苦了自己,让他也出点医药费。”刘家银说完叹了一口气,屋里复又沉寂下去,只听见阿福喉咙里低矮压抑的咕噜声。
   “自打得了肾病,小磊就特别遭罪,尿排不出来,浑身肿得不像样子。医生说,需要定期透析才行,今年是不能回学校上课了。”
   “小磊他爸给了俩仟块钱,就再也不管了。”刘秀又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干枯,听不出任何的起伏,似乎是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刘东倚在廊下的砖墙上,下意识地掏出打火机和香烟来想要吸上几口,却只是犹豫着取出一根香烟放在鼻子底下嗅着。
   “我等会儿就要坐车回上海,小磊还在上海医院里住着。”
   “爸,医院那边催医药费了,我想……我想能不能到时多分一些拆迁补偿金给我?”刘秀的声音突然低了许多,踌躇起来。
   廊下的刘东瓷在那里,手上的香烟和打火机“啪”的一声都掉到了地上,门栏内的阿福警觉地“汪汪”叫了起来。
   刘东弯腰去捡香烟和打火机,一抬头看见刘秀站在他面前。刘秀穿着宽大的藏蓝色羽绒服,颧骨和面颊在薄而起皱的脸皮下棱角分明,脸上一片荒芜。
   “东,你都听到了。”刘秀说。
   刘东将手上的香烟点着了,狠命地连吸几口,呛得咳嗽了起来。
   “小磊的病需要很多钱,这不正和咱爸商量着,姐是想要多分点钱给小磊看病。”
   刘秀在刘东面前说起钱的时候,声音哽咽了,似乎是积累了许多的力量才艰难地将这句话说完。她的眼圈红了,泪在眼眶里打转。
   刘东顿了顿,将吸了一半的香烟头丢到地上,右脚踩上去,默不作声死劲儿地转着脚踝。仿佛他不是在踩一个香烟头,而是在对付一个可怕、危险的怪物。他太过用力,以至于左边的跛腿支撑不住平衡,踉跄着差点摔倒在地。
   “爸,你说句话!”刘东跨过堂屋的门栏,直愣愣地站在刘家银的面前,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刘家银那张沟壑纵横的脸看。阿福“汪汪”叫着去咬刘东的裤腿,刘东撵了它一脚,阿福惊叫一声跑了出去。
   刘家银在旧藤椅里坐直了身子,有了凛严的神情。嘴唇微微哆嗦着,却没有说一句话。
   “爸,我要做生意,我还想讨老婆!”
   “我不想再过现在这样的日子了,我想努力过得好一点,为什么就这样难?!”刘东说完扭头转身离去。他走得急促,身体不由自主大幅度地颠着,跛着的左腿越发显得短了。
   院外又传来劈劈啪啪的炮仗声,隐约夹杂着孩子们嬉笑的声音,煞是欢喜热闹。
   “秀,你也走吧,你不是还要去上海看小磊?”刘家银对着站在不远处的刘秀摆摆手。
   刘秀用袖口抹着眼睛,离开时轻轻掩上了院门。
   刘家银感觉疲惫极了,不由瘫软在了旧藤椅里。
   没多久,刘家银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手撑着藤椅的扶手站了起来。
   “阿福!阿福!”他从堂屋一直寻到院子里,都不见阿福的身影。他定了定神,推门出去。
   那些炸碎的炮仗火药纸如落英一般,早已经在院外的巷子里铺了一地的绛红。远远的,他看见巷子东头拐角处的砖墙上贴了一张纸,走近一看,是楚阳镇镇政府的公告。他凑上前细看,看了好大一会儿的功夫,这才又踩着一地绛红色的火药纸慢慢往回走。
   不知什么时候,阿福已经回家。它趴在门口,看见主人后忙急急摇着尾巴迎了上来,亲热地将两只前爪搭在主人的腿上。
   “阿福啊,学校只要东边的那块荒地,不要咱家的屋子了。”
   “不拆迁了,没有补偿金了,你说东和秀哪一天才能再回家看咱们呢?”
   “没人来看咱,没有了拆迁补偿金,也都别苦着脸过日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
   “阿福,走吧,咱回家做饭去!”
   刘家银抚摸着阿福蓬软的棕黄色皮毛,絮絮叨叨地说了好些话,说着说着脸上竟渐渐有了几分笑意。他们相跟着经过院子的时候,花坛内稀稀疏疏的淡黄色腊梅正暗香浮动,凌寒独自开。

共 237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日子》也许艰难,但总是要过。对于刘家银老人来说,这个年,真是难熬。原本正值年关,儿女陆续上门是好事,但他们所带来的,并非对他的关怀和惦念,而是想要分房子的拆迁补偿款。 刘家银并未直接表态,或许,他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留下儿女陪伴过年。 可,儿女却不领情,他们踩着新年的鞭炮声,留下刘家银独自过年。 正在这时,刘家银看到房子错过拆迁的消息,他不由感叹,没有拆迁补偿款,儿女又何时才有时间回家来呢?或许,只有阿福这只狗,才会忠实地陪伴他。 此篇小说,借用一个新年的场景,来书写人间最真实的日子。炮竹声中的刘家银,失去老伴儿,儿女不在身边的凄苦,被凸显得淋漓尽致。作者的文字凝练、立体,有质感,书写手法娴熟,情节流转自如,伏笔恰当,落地有声,收尾转折,利落。从反面警示社会,具有现实意义。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7132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6-07-11 22:15:26
  感谢您参加流年《日子》征文,小说写得很棒,学习了。
回复1 楼        文友:沧浪夜雨        2016-07-14 09:06:03
  谢谢老师鼓励!
2 楼        文友:苦尽甘来        2016-07-14 23:27:12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也许女儿的日子艰难,孩子有病急需钱,又是单亲,但是老爹爹难道还不如钱重要?如果不是来讨要拆迁费,他们会回家吗?在大年初一,在别人家的鞭炮声中留下孤身老爹一人,何忍?就不能陪老爹爹过一个团圆年?人生的悲哀莫过如此,甚至还不如一条狗,对人性进行强烈的抨击、鞭策,警示世人,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佳作欣赏!!!语句犀利,讽刺性的小说,给人以反思。
回复2 楼        文友:沧浪夜雨        2016-07-15 08:07:31
  谢谢老师的阅读、点评!
3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6-07-15 08:17:07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4 楼        文友:也许有来生        2016-07-25 19:14:06
  这篇微型小说里叙述的场景和情节,在中华大地似乎司空常见,拆迁所带来的烦恼,几乎都会遇到。小说里的几个人物,面临拆迁,心态各异。老人故土难离,儿子巴望着快拆,因为他要拿这笔拆迁补助费作为启动资金,做自己当老板的生意,并且还要靠这笔钱娶个媳妇。女儿也希望快拆,想最好多分点拆迁费给自己,以便解决给自己孩子看病难问题。但是,狗的心思却不在这笔拆迁费上面,它心里只有履行对主人的忠诚。最后,情况有了变化,老人居住的房屋又不拆了。老人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不光怎样分配拆迁补助费的烦恼消失了,就连即将离别自己和老伴故居的失落感也不存在了。底层人物对待拆迁的心态被描写得很真实。日子总要过下去的。但是,我们的社会管理者,在底层人物过日子过程中,起到的究竟是些什么作用呢?这些,都留待读者自己去思考了。
   短短的两千多字,承载着厚重的主题,敬佩作者独具慧眼的构思能力!作者叙述故事的功力也非一般,不急不慢,娓娓道来,恰到好处,戛然而止。所有这些,都值得我们深入研讨、好好揣摩、认真学习!
   相比之下,即使在流年里,也有一些作者,写出来的作品,不是那么接地气,几乎全是凭空杜撰而成,并且履行着主题先行等政治性报刊的宣传职责,不免令人唏嘘再三。文学,是有自己尊严和使命的,其被强加的工具功能,总有一天会消失殆尽!
我来过,我很棒!
回复4 楼        文友:沧浪夜雨        2016-07-26 20:49:35
  谢谢老师辛苦点评!夜雨向您问好!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