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争鸣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争鸣】哑巴的酸李树(小说)

精品 【争鸣】哑巴的酸李树(小说)


作者:割鹿侯 进士,6869.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291发表时间:2016-07-16 21:40:37
摘要:阿顺嘴里咿呀比划着表示没啥事,知道她回家了特来瞧瞧。阿霞比划着说:“没啥事就回去吧,有空再聊。”阿顺忙比划着说要不要去摘李子吃,他家的李子有的已经熟透了。阿霞习惯性地答应阿顺,随他一起去了他家的李子树。阿顺兴高采烈地走在前头,到了树下一溜烟爬到了树顶,专挑熟透了的李子敲下来。阿霞吃着阿顺敲下来的新鲜李子,酸里带甜,但是已经不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了。阿顺要阿霞说说大学里的事情,阿霞耐心地挑了些大学里独特的地方比划着告诉阿顺。阿顺对阿霞说的大学里的那些事,感到陌生而遥远。尝完李子回家的路上,两个影子一前一后,拉得老长,却搭不到一处。

“哑巴,李子是酸的还是甜的?”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跑到一棵李子树下对守在树下的男孩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指了指树上的李子。树上的李子还是青青的,少数晒太阳多的李子透露出一丝红来。这是血李子,成熟后的血李子咬开来鲜红鲜红,就像血一样。没成熟的李子则酸得掉牙齿。
   树下的男孩看样子也是十岁左右,个头稍矮一些,叫阿顺,是个聋哑人。只见他嘴里“啊啊”叫唤,却说不出话来,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脸上做出吃了酸李子后夸张的表情,意思是树上的李子还是酸的。
   一个大点的男孩阿强指着哑巴阿顺说:“你骗我们的吧?!我看李子熟了,上树去摘几颗吃就知道酸不酸。”说完直奔树下就要去爬树。
   阿顺一看急了,一把将要爬树的阿强拽倒在地。阿强爬起来一把将阿顺反压在地,骑在他身上,嘴里大喊:“我压着他了,你们赶快上树摘李子去。”阿顺拼命反抗,嘴里啊啊喊叫,双手被男孩按住,踢腾双脚也无法翻身,急得脸通红。其它的男孩子见状立马爬上树去摘李子。其中一个女孩叫阿霞的说:“阿强,你放开阿顺啦,不要打架。好好说,他会让你去摘李子的。”阿强压根没把阿霞的话当回事。
   阿霞不知道怎么办,突然看见在不远处放牛的远亮大爷,于是大喊:“远亮爷爷,他们欺负阿顺!”远亮大爷朝这边看来,远远地喊:“干啥子?又欺负哑巴!还不快散,等下我过去了拿棍子抽。”
   男孩们听到了远亮大爷的话,一点也不害怕,压住阿顺的继续压着阿顺,在树上摘李子的加快将李子摘下,要不扔地上,要不塞兜里。远亮大爷见喊话镇不住这群兔崽子,拿着赶牛的柳条鞭子大步奔过去。等远亮大爷快要到李子树跟前时,男孩们一哄而散,留下阿顺躺在地上哭。远亮大爷挥舞着手里的柳条鞭子冲着散去的孩子们喊道:“算你们跑得快,下次让我再逮住你们欺负阿顺,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一伙遭天杀的兔崽子。”
   几个调皮的男孩冲着远亮大爷扮鬼脸,一点不把他的警告放在眼里,嘴里还骂阿霞是叛徒。远亮大爷走过去将阿顺拉起来,心疼地说:“顺啊,爷爷把他们赶跑了。我可怜的顺啊,听不见也说不出,只有被欺负的份。”阿顺虽然听不见远亮大爷在具体说什么,但是他心里明白远亮大爷的意思,他伸出右手,大拇指对着大爷弯曲点头两下,又竖起大拇指对大爷称赞。远亮大爷见状哈哈大笑,说:“阿顺真懂事。哪里像那群兔崽子,读的书都白读了。”
   阿霞将掉地上的李子捡起来,用衣服下摆兜住,捧到阿顺面前,说:“阿顺,这是你家的李子,给你。”阿顺摇头摆手,将李子推回给阿霞,指着李子,脸上做出吃了酸的表情。
   先前散开那群孩子走远了才拿着李子往衣服上一抹,张嘴咬吃,酸得嘴巴歪一边。为首的阿强将咬了一口的酸李子扔向阿顺的方向,嘴里嚷道:“哑巴的李子是酸的,酸死大爷了。这酸李子鬼都不会要,还想卖钱。”他们失望地散去了,朝着在田埂上吃草的远亮大爷的牛走去。
   阿霞拿一颗李子咬一口,确实很酸,没法吃,兜里的李子都掉地上了。阿顺“啊呀呀”一边说,一边比划,拿根棍子一溜烟爬上树去了。只见他爬上树顶部,用棍子将顶上晒太阳多略成熟的李子敲下几颗来,然后有嗖的溜下树来。阿顺捡起刚敲下的李子,递给阿霞和远亮大爷。阿霞接过李子咬一口,没刚才吃的那么酸,有点甜,勉强可以吃。阿顺比划着要再过些日子李子才真正成熟,到时候酸里带甜才好吃。
   突然阿顺拉扯远亮大爷的衣服,指着田埂方向啊呀呀大叫,远亮大爷一看,之前赶跑的几个兔崽子拿土块丢他的牛,把几头牛赶得七零八落。远亮大爷气得直挥鞭子,跑去驱赶那几个捣蛋鬼。
   阿顺和阿霞并排坐在李子树底下,吃着李子。阿顺比划着要阿霞讲讲学校的事情。阿霞说:“学校还不就是那些事,没啥好说的,你听不见又说不出来,就我一个人说没意思。”阿霞还是耐心地比划着说学校的事情,阿顺努力地从阿霞的嘴型表情和动作中捕捉自己想要的信息。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的余晖照在他俩身上,影子在地上拖得长长的,紧紧挨在一起。天边几朵火烧云,将天空装饰得绚烂多彩。晚归的白鹭的鸣叫声,在田野上空悠扬地回荡。炊烟已经升起,再过一会就会有爸妈扯开嗓门叫唤着孩子的乳名回家吃饭。
   阿顺在两三月大的时候生病,家里找村里的赤脚医生医治,结果打了庆大霉素和青霉素过敏,一晚上哭闹不停,导致耳膜穿孔。刚开始阿顺爸妈还不知道为什么阿顺对声音没反应,过了好久才觉得奇怪,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是耳膜穿孔了。阿顺妈都哭晕过几回,想到阿顺听不见没法学说话,成了聋哑人,一个好好的儿子成了个废人,心里刀割一样痛,怎么也接受不了。为了给阿顺治病,家里算是砸锅卖铁,从县医院到省城医院,都告知耳膜穿孔没法修复治疗。最后一家人不得不接受事实。从此阿顺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阿顺日渐长大,虽然听不见不会说话,但是心灵感知能力特别强,能从他人的动作表情扑捉要表达的信息。阿顺有一个哥,叫阿亮。阿顺看到哥哥阿亮每天去学校上学,哭着闹着也要跟哥哥去上学。阿顺妈也跟着哭:“崽啊,你怎么去上学,听不见又说不出话。你和哥哥不一样啊!”最后阿顺妈还是缝了一个书包给阿顺背着去上学,村小学的校长还特意免他学费,让他跟着同龄人一起上课。阿顺上了一年的学。他刚开始高高兴兴地上学放学,和同学们一起玩,渐渐地总有人欺负他是个聋哑人。一次课休期间,一伙人围着他又叫又跳:“哑巴聋子来读书,听不见讲不出,,认不得一二三四五,读不aoeiu。”阿顺虽然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动作表情知道那是在取笑他,于是他像一头愤怒的狮子一样尖叫着扑过去。毫无疑问他被狠揍了一顿,最后是阿霞叫老师来才制止打架。参与打架的人全部被罚站,不能上课。阿顺认为老师不应该处罚他,是他被人欺负,于是愤愤地背上书包直接回家了,吓得老师不得不叫阿亮追着回家去。阿顺回到家,阿顺妈怎么劝都不愿意再去学校了。过了好几天阿顺才又背起书包去学校。阿顺妈去找校长说情,校长说阿顺这情况不适合在正常的学校读书,最好是去聋哑特殊学校去上学。可是聋哑学校只有市里面才有,阿顺还小,只能等大点的时候再去上特殊学校。后面阿顺又去了市里的聋哑学校上了一年学,一是太远家人不在身边不适应,阿顺性格有些倔强,常在学校和同学有摩擦,二来费用不低,家里两个孩子上学负担非常重,家里差不多能借的钱都借了,实在无力维持。阿顺爸妈琢磨一下,权衡再三,还是让阿顺回家来,读书就让大儿子阿亮读。毕竟阿亮是个健全人,以后是家里的希望,阿顺是个残疾人,读的书再多也无法给家里带来太多的帮助。就这样阿亮继续读书,阿顺就跟着父母一起生活。不过阿顺很懂事,知道家里的境况,再也不提要去上学的事情。
   虽然阿顺不提上学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很憧憬能够像同龄人一样去学校。阿霞和阿顺同村不同姓,她家是从别的地方移民过来的。以前阿顺和阿霞在一个班上过学,两家相距不远。或许是阿霞从小和阿顺一起长大,所以她从来不掺和取笑或欺负阿顺的事,反而会维护他。因而两个人在一起合得来些。阿顺家境不好,靠着家里几亩薄田糊口,家里养鸡鸭养猪养鱼,阿顺爸妈竭尽全力维持着家的运转。阿亮要上初中了,初中的学费比上小学贵,而且上初中要住校,吃住开销又是一笔。阿顺家里有五棵李子树,李子成熟了可以拿去卖钱补贴家用。可是李子树离他家有段距离,位置有点偏,一到李子快要成熟的时候就有人上去偷李子吃。李子没熟透的时候很酸,偷摘李子吃的少丢的多,大部分都是糟蹋。阿顺爸在李树下做荆棘围栏都围不住,只好让阿顺没事就去树下守着,免得李子都被偷摘糟蹋完了。阿顺守在李子树下,村里人路过时,逗他:“阿顺,李子是酸的还是甜的?”阿顺会比划着做吃了酸李子后的夸张表情,眼睛酸成一条缝,嘴巴歪到一边,龇牙咧嘴。路人看到了这表情便满意地走了,直夸哑巴阿顺聪明。
   渐渐地阿顺长大了,除了守着他的酸李子树,平日里干活是把好手。家里插秧收稻谷,田里地里,阿亮在外读书帮不了自己的农活,他是个主劳力。农闲季节,阿顺会跟着父亲去镇上打些零工,建筑工地挑砖卸货,做搬运工,从不怕苦说累,做事从不偷懒。几乎方圆十里的人都知道哑巴阿顺忠厚老实,是个好伙计,有事愿意找他做。阿顺干活挣到的每一分钱都交给母亲,支持哥哥阿亮上大学的开支。阿亮上大学的学费以及生活开支差不多一半是阿顺干活挣到的。阿顺妈有时看着阿顺被扁担压红了的肩膀,手里捏着阿顺递过来汗湿的钱,哭道:“顺啊,妈妈对不住你,跟着受苦受累。”阿顺却表示阿亮上大学很棒,他再苦再累也愿意。
   阿顺虽然只上了一年的特殊学校,但是在阿亮的帮助下学会了哑语手势,学会了认写自己的名字,一些买卖的算数算账都会,也会打字牌算胡子,而且打牌水平不一般。平日里做搬运,闲着的时候几个伙计一起玩跑胡子,他是赢多输少,记忆力强,打过什么牌,对手手里有啥牌都算得出来,谁也骗不了他。很多人感慨,阿顺是可惜了,要是小时候不遭事,说不定大有作为。
   阿顺以哥哥阿亮为骄傲,常对人比划阿亮在读大学,了不起。除了阿亮上大学阿顺引以为傲,阿霞上大学他最为高兴。阿顺对阿霞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反正见了阿霞就觉得心里特舒坦,特想和她待一起。从小到大,阿顺常和阿霞在一起,有时候小伙伴们就会笑话他俩:“哑巴阿顺喜欢阿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听不见,讲不出,心里喜欢不会写情书。摘捧李子表心意,酸得阿霞只想哭。”阿霞从不把小伙伴的取笑当回事,因为远亮大爷说了,阿顺是一个好娃,心眼好忠厚老实。阿霞的爸妈也是说阿顺一个好孩子,心里亮堂着,不要欺负他听不见讲不出话。阿霞从来不当阿顺是个聋哑人,反正他们俩能够交流任何话题。阿霞上了高中后就很少和阿顺一起玩了,上了大学后每年两人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每次阿霞放暑假回家,正是李子成熟的季节,阿顺都会带阿霞去他家的李子树摘李子吃。阿顺专挑熟透的李子摘给阿霞吃,因此基本上阿顺家李子树上第一茬成熟的李子阿霞都尝到了。阿霞常说,阿顺的李子是她吃过最好吃的。
   阿霞上大学的第一个暑假放假回家,阿顺得知后特意从干活的地方请了假,赶回家来。阿顺笑嘻嘻地来到阿霞家,见了阿霞妈,比划着问阿霞在家不。阿霞听到阿顺的咿呀呀的声音,便从家里出来。阿顺看着从大学回来的阿霞,变得愈发漂亮,完全洗脱掉身上的泥巴味,变成了电视里的城里姑娘,明星一样,他搓着长满老茧的双手,看着阿霞又有些不好意思,眼睛里洋溢着兴奋和喜悦之情,却不知道要怎么表达。阿霞一边说一边比划:“阿顺,你来找我有啥事!”
   阿顺嘴里咿呀比划着表示没啥事,知道她回家了特来瞧瞧。阿霞比划着说:“没啥事就回去吧,有空再聊。”阿顺忙比划着说要不要去摘李子吃,他家的李子有的已经熟透了。阿霞习惯性地答应阿顺,随他一起去了他家的李子树。阿顺兴高采烈地走在前头,到了树下一溜烟爬到了树顶,专挑熟透了的李子敲下来。阿霞吃着阿顺敲下来的新鲜李子,酸里带甜,但是已经不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了。阿顺要阿霞说说大学里的事情,阿霞耐心地挑了些大学里独特的地方比划着告诉阿顺。阿顺对阿霞说的大学里的那些事,感到陌生而遥远。尝完李子回家的路上,两个影子一前一后,拉得老长,却搭不到一处。
   阿霞大二那年的暑假,阿顺没有听说她回家的消息。他摘了大兜成熟的李子给阿霞妈送过去,想打听一下阿霞什么时候回来。阿霞妈告诉说阿霞这个暑假不回来,要在学校打暑假工。阿顺失望极了。阿顺平常交往的这些人,除了打牌喝酒娱乐一下就没啥,没有人能够像阿霞那样带给他不一样的世界的故事。虽然哥哥阿亮有时给他带来一些外面世界的信息,但是阿亮带给他的吸引力不如阿霞。由于自己的局限性,他只能待在小镇里,不能够独自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这次他头一回感觉到自己像是井底之蛙,拼命地想跳出去看看海龟说的大海是什么样子,但是井跳不出去,大海看不到,海龟再也不会回来了。
   阿亮毕业后参加工作了,不再需要家里给钱,阿顺挣到的钱开始自己存起来。阿顺妈不要阿顺把挣的钱都交给她,要阿顺自己学会攒钱,为以后结婚生子做打算。阿顺妈不担心阿亮,阿亮大学毕业有工作,结婚成家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阿顺这情况,阿顺妈就要操心了,谁家女儿会愿意嫁给一个聋哑人,况且家里境况并不好。阿顺除了卖点力气干点苦力活挣钱并没有其他的能耐,除了忠厚老实为人善良之外,并没有别的可图。现在的女孩子没点奔头谁也不会愿意下嫁。或许找一个和阿顺类似情况的女孩,或者家里条件差女孩子长相不怎么好,要不就离过婚的也行,总之能够和阿顺结婚,没啥遗传的病,生下个一男半女传宗接代便是好事。

共 1070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残疾人的世界,以我们正常人的思维角度来分析,在于残疾人过度的自卑感,严重地影响了他们本来或许可以美满和幸福的生活。从本文的结局来看,作者似乎刻意打造一个与我们想法不一样的残疾人,这个残疾人以他近乎完美的故事谢幕,超越了一个正常人的想象,尤其现实生活版的阿霞,那种冰火两重天的突变,让我们见证了作者道义、侠义、正义、光辉和人性的一面。欣赏佳作!推荐阅读!【责任编辑:山形依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72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形依旧        2016-07-16 21:42:36
  欣赏佳作,感谢您的赐稿!辛苦!上茶!
山形依旧
2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6-07-18 17:45:23
  谢谢楚歌支持,作为老朋友,我是很喜欢这篇小说滴,不仅仅是因为老朋友之故。意见已经留言QQ了,别不他言。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2 楼        文友:割鹿侯        2016-07-19 08:17:50
  偶尔写写,还是要支持你的
3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6-07-18 19:37:21
  写底层劳动人民,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生活,灰暗中透出生命的亮色。这是尤其难得的。文中的哑巴,是经历磨难之后奋力崛起的一个角色,他身上的坚韧与陪慧,无疑令文本给人以向上的力量, 弱者也是有智慧的,也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只要不放弃,不甘平庸。
   楚歌的小说大多描写底层草根,别有味道,欣赏。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