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月光如水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月光】残阳如雪(小说)

编辑推荐 【月光】残阳如雪(小说)


作者:王福昌 秀才,1877.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68发表时间:2016-07-21 16:48:34

马子丹带领自卫军队伍从城里撤下来,在下刺梅花沟的小土坎下休息,只有当过东北军的这些老行伍,一直坐在原地休息待命,其余那些过去绺子出身的自卫军有些耐不住寂寞,他们走东家串西家,不是这家要水,就是那家要烟的。当地老百姓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窜过来的杂牌军,也不敢惹,只好要啥给啥,口称军爷,唯唯诺诺。
   突然,在一座小土房子里,“砰”的一声枪响,这时所有的自卫军都向这座土房子围了过去。进了土墙院门,人们全惊呆了,眼前这幅景象是,郭子章一团手下的一营长刘贵,那脸黑得象锅底一样,两只暴怒的眼睛都快要把眼珠子瞪了出来,那凶劲就象上天的黑煞神下界一般。手里提着一支枪口还冒着烟并张着机头的驳壳枪,枪口直指着马子丹表弟林子青的脑门。而林子青手里也握着他那当警察时带过来的勃朗宁手枪,枪机也在一勾即发的位置上,枪口指着刘贵的心窝子。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只是脚在慢慢地挪动着,一会从西转到东,一会又由东转到西的。
   自卫军里的人们一看到这个阵势,谁也不敢上前阻拦和拉架,就是有人想拉也拉不开,这两个人都经过阵势,此时只要两方有一方稍一走神,那就会被对方开枪击倒,而致于死地,而两方的枪口对着的两处还都是最要命的地方。
   郭子章等两个团长看到了这种情况,马上派人去请马子丹,当马子丹带着卫队亲兵赶来之后,只听他大喝一声;
   “住手!”
   随后又用眼神命令他的卫队亲兵上前,下了这两个亡命徒的手里稼伙。
   马子丹用眼睛瞪着他俩骂道:
   “你们两个对日本鬼子都没这样凶狠,仗没打好,你们两个还先斗起来了!”
   林子青以为马子丹是他的亲表哥,一定会替他说话,于是便采取了恶人先告状的方式说:
   “是他打死了我的兵!”
   那个刘贵也不示弱,他说:
   “你的兵祸害老百姓,如果你护着,我就连你也一起……!”
   说完刘贵让马子丹带人到屋内去看看。
   马子丹带着卫队亲兵与郭子章等三个团长到屋内看到了是另一番情景。而这番情景让所有的进屋人都惊呆了。
   一具穿着灰粗布的自卫军尸体趴伏在地上,上衣前扣全部解开,两片衣襟向外敞开着,死者那带有浓厚胸毛的肚皮紧贴地面上。棉裤连同短裤扒下在大腿弯的下面,裤带上粘着血迹,两扇雪白的屁股象扣在上面的两块干瓢一样。一支勃朗宁手枪掉在了尸体的右边,死者是被另外一支手枪的子弹是从死者的后脑勺儿射进去的,出弹孔正在死者的脑瓜门子上。进弹孔和出弹孔还在向外冒着腥黑的浓血和粉红色的脑浆。
   马子丹让他的两个贴身亲兵,把死者的尸体翻转过来,死者身上的各种丑态在屋内人前暴露无余。两腿间的阳具在亲兵翻转尸体的时候,还在软塌塌的晃荡着,其状很象农民摞车掖剩下五寸长的粗绳头,阳具前头头的眼里还向外流淌着在强交时没射完的乳白色精液。精液和粉红色的脑浆还有黑红色的污血混合在一起的那种恶腥味在强烈刺激着土屋内所有人的咽喉和呼吸道,在人们强忍着没有呕吐出来。
   再向土屋内的西北角看去,那里有一团漆黑的活物在不停地颤抖着。马子丹的亲兵上前拉下那盖住活物的破棉被,从里面露出了一个三十来岁的长发女人。女人带襟破棉袄上的扣子已经被施暴者强行拽坏。被撕坏的破棉裤象一条破口袋一样盖住了她肚子以下的前身和后身。
   当马子丹的亲兵拽下蒙在她身上补得早已经看不出本色的破棉被时,她那双恐惧的眼睛直愣愣地望着这些进屋来带有短枪的淫匪,两只手死死地攥住被歹徒撕坏的破棉裤,深怕这些淫匪把短枪的枪管再次强行的戳进她的隐私部位。
   马子丹看到眼前的场景,从他的胸腔和脑袋里升腾起一股怒火烈焰,他三步并成两步走出土屋,一股股难以控制的怒火好象烧掉了他所有的忍耐,到屋外他两手狠狠地揪住了林子青胸前的衣领和前襟,嘴里紧咬着牙齿极为愤怒地说:
   “这就是你的兵?你还有脸说是你的兵!”
   马子丹有些怒不可竭,他腾出右手从腰间拔出有弹上膛的手枪。
   郭子章一看不好忙上前将马子丹拦腰抱住,嘴里劝慰道:
   “马司令息怒,司令息怒,要处理他也不在这一会上。”
   马子丹气极败坏地用手猛地一推,把林子青搡倒在地上,此时马子丹也好象浑身无力,他软绵绵的坐在了地上,用拳头擂着自己的脑袋,嘴里说:
   “我马子丹打日本是为了老百姓,可是日本鬼子没打了,你们却先替小鬼子祸害了老百姓,我收了你们这帮妖孽,早知现在何心当初!”
   郭子章和其他两位团长好言劝慰,最后由几位团、营长做保,保证以后林连长能多杀敌立功,马子丹才算饶了他这一次。
   当马子丹带人离开这座小土屋之前,他从各营的军需官的手里凑来了五十块光洋,让贴身亲兵放到了受害人那个妇女的眼前,马子丹嘱咐受害妇女,用这五十块光洋买二亩好地,用来维持生计。以后自卫军从这里经过,还会有人来看她,如果有困难和有人欺负她,让她给自卫军捎信儿,马子丹会来为她做主。
   此时的受害妇女,都已经被吓坏了,她面无人色,两眼发呆。当马子丹的亲兵给她钱的时候,她不懂得接还是不接,在她脑子里翻来覆去地重复那畜牲对她施暴时那番情景和那几句话;
   “老子舍命给你们打日本鬼子,就让你们用身子慰劳慰劳都不行,今天老子要定你了,你要是敢喊人,老子就先枪毙了你。你要是不让,老子就给你把那块撕开,撕到肚脐以上,看你怎么见人!”
   说完这个恶魔一样的畜牲,用手枪枪口顶了一下他自己的帽沿,扔掉了手枪,两手撕开了女人的棉裤,解开他自己的衣扣和裤带,将自己重重的身子压在了女人身上。
   一个良家妇女遭到如此的凌辱,此时她内心的耻辱、愤怒、外加阴部的疼痛交织在一起却又无力反抗,那真是让她欲死不能,欲活不得。正在她无计可施之时,她土屋里的两扇破门被重重地撞开,又闯进来一个铁塔般的黑汉,右手紧握着手枪,箭步向他们冲来。
   压在她身上的恶魔刚起身没等回头,后脑勺儿就被黑大汉的枪口顶住,紧接着一声枪响,压在她身上的恶魔不得不从她的体内抽出插进去的东西,随后那恶魔就象装满了粮食的口袋从驴背上掉下来一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她以为,那个恶魔被另一个凶神打死,这个凶神会比那个恶魔更恶更狠地对她施以强暴。哪想到这个凶神上前象抓小鸡儿一样将她抓起放到了西北墙角。凶神一看她的棉裤被撕破无法再穿上,就从她家那口破柜上拉下来一幅破被把她盖住之后又转过身来,照着那具断了气的死尸狠狠地踢了两脚,然后走了出去。
   屋里枪声一响,那个在自卫军里当连长的林子青进院后又闯进屋来,他一看这场面,立刻明百了八九分,他立刻掏出手枪奔出屋去就和他的上司营长刘贵对峙起来。
   林子青以为他当过警官,又有马子丹他表哥为他做后盾,做事从来都是有持无恐,从没把自卫军的团长放在眼里,更别说是刘贵这个营长了,可是他并不了解这刘贵,这次也让林子青碰一回硬钉子和足足地撞把南墙。
   一山难容二虎,双雄义勇军内时时相争。
   那林子青却是朝阳寺东大四家子人,早年也是大户人家,马子丹的亲姑便是林子青生母,中国历代以来男女结亲都在讲究门当户对。马子丹之父是刘龙台的大户人家,有地百垧,骡马成群。而那林子青的父亲早年便是大清进士,在京为官,曾受梁启超康有为两人的进步思潮影响,参与了光绪皇帝的百日维新运动,后来被保守派告密,让慈禧抓进了牢中被判了斩监候。林子青的爷爷在家听到消息后,便卖掉了大凌河南岸从柳黄屯到沟口子的上千亩好地,凑足了银两到京城托人运做想赎林子青的父亲,可是那时的清政府也层层腐败,林家所花出的银子无数,林子青的父亲也没有能够救出来,就在当年的年底还是在北京的菜市场给砍了脑袋。从此以后这位林老太爷一撅不振便生起病来。转年到了七月份林老太爷就一命归天。林家的家业也就萧条下来。这时林子青也只有八岁。
   林子青在朝阳寺东的上四家子林氏大家族中是唯一的一个男孩儿,马子丹的姑姑林子青的母亲也就把他视为掌上明珠儿,在他五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下四家子魏廷相的私熟中读书,五六岁的林子青奇特地聪明,在魏家私熟中,只用一年,那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就能熟背于嘴,牢记于心。当然有时还要释放一些歪聪明,巧戏同学,出丑先生。私熟先生魏廷相因为林家给出的学费又多于他人所以对林子青的品行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了十岁,林子青就到朝阳寺北洋政府的官办小学读书,十四五岁就被送到北票去念中学。在十七岁的时候转到朝阳去念高中。
   林家家业萧条之后,马子丹的姑母把林家家业的振兴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林子青这个林家唯一的男孩儿身上,天长日久林母就免不了要对林子青娇生惯养,吃穿都可他来的坏毛病,久而久之,林子青也就成了一个极端自私的人。
   在那个时候朝阳寺就有了北洋政府修建了火车站也就在此设了警局。林子青是在朝阳高中时考上朝阳寺警署当上警察的。他在警所干警察期间,行为专横跋扈,办事专断蛮横,任意妄为,蛮不讲理。在上园警所不长时间,就用在老百姓那里搜刮来的钱财贿赂上司,并认警察署长为干爹,从警界找到靠山之后更是为所欲为。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鬼子占领了整个东三省,这个有奶就认娘的警官,又卖身投靠了日本鬼子,在火车站做了汉奸警长。
   后来在为日本人干事期间,经常出入妓院,上班时间逛窑子,因为一个漂亮的妓女竟在妓院与一个日本浪人结下了怨仇,正在林子青筹谋如何杀死日本浪人之际,在妓院被日本宪兵队长小田一郎碰上,并把林子青抓到了日本宪兵队。小田一郎让宪兵队的一名日本曹长把林子青死去活来地折磨了三天,最后在小田一郎的办公桌上写了保证书,才被放了出来。
   这个从小到大,又奸又滑的蠢物,见在日本人手下干下去也没什么便宜可讨,又听说表哥马子丹在刘龙台拉起了队伍进行抗日,心里便活动起来,想在表哥这里混个一官半职,日后也好飞黄腾达,于是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拉上两个同伙投到刘龙台表哥而来。
   谁知世事难料,到了表哥马子丹的抗日义勇军的营里,所碰到的不是满怀正义感的惯匪出身的胡子首领,就是遇到训练有素的东北军军人,依这些人的脾气没有一个人能买林子青账的,他们根本就没把这个日伪出身小警察的林子青放在眼里。特别是这个东北军副官出身的刘贵,处处与他林子青做对。冰冻三尺,日积月累终于暴发了抗日义勇军马子丹队伍里的一场内讧。给日后这支抗日义勇军队伍的瓦解留下了伏笔。
  

共 399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叙述的是在义州城西抗日义勇军马子丹部下将领李佩芝,收编两伙胡匪绺子参加抗日队伍的整个过程——又是一篇为抗日战争中不幸捐躯的勇士们而写的小说。回望早已逝去的峥嵘岁月,感慨和自豪不由得油然而生:经济匮乏、科技落后的中华民族遭受日本法西斯灭绝人性的入侵时,中国共产党号召所有爱国的同胞,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共御外辱。正是如此,以马子丹为首的抗日义勇军,把持着可敬可叹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愈挫愈奋的必胜信念,用自己种的粮食充饥、拿着缴获的武器,不畏凶残、与敌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在作者老到的笔触下,跃然纸上!作者以真人真事等历史事件为素材,用无可挑剔的语言及娴熟的写作技巧,为读者展示了一篇集思想性与艺术性为一体的小说!推荐阅读,问候作者!【编辑:长淮夕照侯明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长淮夕照侯明铎        2016-07-21 16:50:54
  小说围绕抗日,谋篇布局妙不可言,语言朴素,行文流畅,叙述脉络清晰,故事有悲有喜,情节扣人心弦,结局大快人心,是一篇有强烈震撼力的小说!推荐阅读,问候作者!
2 楼        文友:长淮夕照侯明铎        2016-07-21 16:52:41
  这篇小说以感人的事迹、新颖的构思表现了反法西斯战争暨抗日战争中中华民族同仇敌忾的抗日故事。
3 楼        文友:长淮夕照侯明铎        2016-07-21 16:53:46
  编者按及其他评论,借用了“吉祥如意”的文字。问好作者,向吉祥如意致敬。
4 楼        文友:一米月光        2016-07-21 19:33:05
  好久不见将军发文,今日品读您的文章,倍感亲切!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