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江南·琅琊榜】我本是薄凉之人(散文)

编辑推荐 【江南·琅琊榜】我本是薄凉之人(散文)


作者:冷涩 布衣,343.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31发表时间:2016-07-29 12:31:19
摘要: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少司命《宿命》。

【江南·琅琊榜】我本是薄凉之人(散文) 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前言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伫立在江岸,看浑浊的江水携带那数不清的愁念翻滚着流向天际,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我素白的衣裳,蜿蜒的水纹渐渐与面料融合,浸润了的凉意,怎堪抹去存在的刻印。
   冗长的岁月,脚步急促的旅人掠过身旁,尘嚣中的浮华归于静默。无声的流年,思念如同恨意一般,我辗转于命运的安排,最终还是逃不过颠沛流离的结局。千里苍茫,唯见荒芜,落霞辉映,沙洲上是暂歇的大雁,更为这景添了一份肃杀之情。远远地,你眉眼如初,就好似当年你的那份承诺:“纵然万劫不复,你我相思入骨,我这一生念你一人足矣。”近时,回忆只剩一盘散沙,聚散不知归宿,只能任风摆布。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笑世间痴情女子苦苦追求,红颜终是薄命。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的墓冢,没有人可知过去了多少年。一盅陈酒,洒入亡者坟前荒凉的土壤,站在墓碑前,碑上的名字被风雨剥蚀,却留下了孤独的偏旁,在默默挣扎,似乎还在翘首以盼,那负心的归人,是否会为这坟,捧上一束枯萎的花朵,流下几滴廉价的眼泪。
   我本是薄凉之人,却徘徊于红尘乱世之中,饮下一杯又一杯,那唤做相思痕的酒。杯中起涟漪,那酒,入口清凉,却灼烧了我的喉咙,辛辣的感觉在胃里横冲直撞,直到化作一滴愁肠泪,沿着勾勒旖旎青花纹的杯身缓缓落下,如同一颗碎了的琥珀,晶莹而多芒,疯狂而残忍。
   落花,跃然于纸上,我虔诚地将它拾起,妄想挽留它的芳香,我贪婪地嗅着,企图把这幽魂融入我的身体。但风,不许我的恋眷,无情地将它带走,就好像造化将你从我身边夺去一般,原来所有的美好都不过是内心的渴望。月下,舞罢,人去楼空,难言之处,唯有良窗淡月,疏影相随,叹一曲红妆,可笑我寂寞半世,何必用情太深?
   几世的缘分,我依旧在原地,守着这悲哀的宿命,轮回永无止境,上一世的痛苦,下一世来偿还,永远饱受着离殇的煎熬与绝望。雨打浮萍,小小的浮萍脆弱不堪,它们只能随波逐流。石桥上深一笔、浅一笔的痕迹,画船里听一曲悠远的笙箫,转身回望,昔日不再。生锈了的铁锁关住了旧时的故居,刺痛了我的心,灯火阑珊,枯瘦的思念也在晃动的烛火下熄灭。时间拥有最锋利的刀刃,撕扯旧日的模样,可怜那一句“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负”,留下一堆白骨,在荒野里哭泣。事过境迁,情仍在。
   走过了小桥屋檐,走过了大漠孤烟,走过了塞北长城,走过了瀚海雪韵。望尽飞云断,胡笳入彻,啸歌归梦,潇湘夜雨,唤我忆君。迷迭香的味道令我想起了《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幽梦,遥远,风铃声叮叮作响,它怎懂人的忧愁?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值得纪念?枯骨之下,那份笑容,终将定格于沉寂,是死亡,是无期……古旧的书页,一页一页,道不完辛酸血泪,残破的纸张,宛若心弦,轰然断裂,那一份缠绵温柔,化为烈火中的灰烬,舞蹈着覆灭。
   这条路如此漫长,长的,用尽了我三生三世。我本是薄凉之人,薄凉薄凉,生死如水,凉彻心扉,曾经的约定,我仍幻想着与你再续前缘,你始终没有出现,喝下这杯酒,算我与你的告别。任凭沧海桑田,冰封的时光凝结你来时的路,湮没了阳光,我依稀记得你的眉眼,你的话语。
   我走进这烟雨,清冷的月光偷偷打量可怜的缘分,一如那染色的年轮,一如绣花针针的恨。月冷油灯尽,默默诵一段因果,等到青丝落成秋霜,等到沧海变成桑田,那一夜的风雪,那踏破星辰的马蹄,终将辜负“曾经”二字。勿等,勿念,我走进这烟雨,为将这缕牵挂抛洒在唐风孑遗宋水依依中,“宿命”该怎样审判?我已不得而知。弱水空濛,岸芷汀兰,琵琶声中,也许我还会等下去吧……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和着《诗经·王风·黍离》的歌声,转身,剪一眸过往的天涯。

共 155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散文,稍带着些散文诗的味道,以古风歌手少司命的《宿命》为基础的进一步诠释:江河之畔,着素白衣裳的女子独立。忽然想起往昔,也曾希望得一人白头偕老,恩爱如初。却依旧难逃“宿命”,落得颠沛流离的结局。无论是俯拾落花也罢,还是畅饮这“相思痕”的酒,奈何虽本是薄凉之人,却用情至深,相思入骨。作者熟练运用多种诗歌意象,将相思和难逃命运安排孑然一身的悲凉意味揉练的恰到好处。问好作者,感谢赐镐江南烟雨。【责编:浅黛眉妆】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康乐        2016-07-29 12:35:43
  从本篇散文来看,你不是薄凉之人,而是重情重义、才情横溢之人。欣赏佳作,问候祝福!
2 楼        文友:浅黛眉妆        2016-07-29 13:14:31
  小涩,按语粗陋之处,你见谅哈。我不太擅长这类基于歌词来的散文。本来是你蓝姐姐想拿的,被我抢了先。哈~
  
   期待你的下一篇文给你蓝姐姐审核咯
  
   还是更喜欢你的小说多一点,●▽●
回复2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9 13:17:25
  (??ω??)??谢谢眉妆姐姐的按语,我好喜欢(??ω?)?,下次再努力写小说哈哈(?ω?)现在太懒了~
3 楼        文友:夏沫的微笑        2016-07-29 13:46:29
  好唯美的句子。欣赏佳作!每次,读冷涩的的文章,都感觉有一股浓浓的诗香之意,把读者带入意境。语言优美流畅,情感真挚。慢慢的欣赏,慢慢的体会。问好作者!
夏沫的微笑
4 楼        文友:烟波蓝儿        2016-07-29 14:20:46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又见冷姑娘佳作~
愿作一丛木,孤独且长命百岁。
回复4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9 14:53:06
  (??ω??)??(??ω??)??
5 楼        文友:樱水寒        2016-07-29 14:46:04
  冷姑娘的文文,唯美而诗意,问好,感谢对江南的支持,祝创作愉快!
樱水寒
6 楼        文友:小镇        2016-07-29 19:14:50
  奈何宿命之中情深缘浅,相思入酒,不见别离,不见归人,亦无人共饮。奈何天涯路远,相思之处,人去楼空。知我者寡,不知我者众。
   才情煮相思,薄凉之处,便是相思痛骨。以酒为媒,歌咏叹惜,岸芷汀兰,琵琶声中,翘首以盼。文笔清新而美。
小镇
回复6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9 19:33:13
  谢谢小镇文友诗意的点评(??ω??)??
7 楼        文友:郭永涤        2016-07-31 09:06:28
  唐风孑遗,宋水依依,古色古香,如诗如画,儒雅风流,优秀传统士子、闺阁文化情怀满满,读来抚人心旌。
副高职称,著述多部。
回复7 楼        文友:冷涩        2016-07-31 11:58:20
  谢谢老师点评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