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新雀之巢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雀巢】越狱的“铁头”(虫语·微散文)

精品 【雀巢】越狱的“铁头”(虫语·微散文)


作者:独上月楼 举人,3903.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80发表时间:2016-08-14 08:52:02
摘要:唉,我该想到,无忧无虑尽享自由,岂止是人类独有的向往?!

【雀巢】越狱的“铁头”(虫语·微散文) 数日前。上海高铁候车厅。人声鼎沸。
   倏地,一阵“非常尖锐而急促、近乎金属碰撞般的清脆响声”(法布尔)狠击耳鼓。循声望去,一7、8岁男孩拎着的蝈蝈笼叫声震天……
   哦,我的“铁头”!
   “铁头”,去年盛夏那个傍晚我从小贩手里买下的一只蝈蝈。30多只被俘的蝈蝈里,属它叫得最欢。小贩说,它是铁头蝈蝈,食葱叫声脆,养好了,可以过冬。“铁头”便成了它的名字。
   多精致的蝈蝈笼啊,俨然一座微型凉亭:一根根乳黄色细竹整齐有序的扎成方正一圈,上端扣着红色尖顶塑料盖,一扇上下移动的小栅栏门便于喂食(后来知道也便于逃逸)。
   再看凉亭里的“铁头”:一身墨绿色盔甲,滚圆“将军肚”,头顶支棱着两根细长触角,一双褐眼射出警觉的目光,两条长长的后腿坚实有力,颇有武将之风。只是,它不叫了。
   许是饿了?切一截葱白喂它。忽扇着两片灰褐色大牙,它嚼得津津有味,却还是硬扛着不叫。
   夜深了,万籁寂静。一阵清脆绵长的“吱吱”声拔地而起,带着大自然的气息执着潜入我的梦乡……枕虫鸣而眠,何尝不是城里人的福气?
   一月后,举家外埠度假,托好友代管“铁头”。不想,友人电话匆匆追来,“铁头越狱,下落不明。”它居然用铁头撞开了栅栏门!
   翌年装修房子,厨房窗下一隅惊现“铁头”,标本状。
   唉,我该想到,无忧无虑尽享自由,岂止是人类独有的向往?!
   “铁头”,我欠你一个道歉。
  

共 5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虫语”命题微散文,是作者养蝈蝈前后过程的深层感悟。蝈蝈,别名为蹩踪聒聒、螽斯,中原人称它“蚰子”。 人们自古有圈养蝈蝈的习惯,也有贤人雅士对蝈蝈大加赞赏,苏轼笔下“众泻为长溪,奔驶荡蛙蝈”,就是对大自然本真的描述。作者曾试图从蝈蝈身上找到“枕虫鸣而眠”感觉和享有“城里人的福气”,从小贩手里买回一只取名“铁头”的蝈蝈回家饲养。然好景不长,这种“蛙蝈乘时已自先”的做法最终成为悲剧,蝈蝈落难而逃,离开漂亮笼子,葬身异地环境成为孤身标本。短短500字文,道岀人之善行,回归本真。结尾“‘铁头’,我欠你一个道歉”更为巧妙,喻义尽显,给人遐想。推荐阅读。编辑:星点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0817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星点        2016-08-14 09:07:11
  月楼社长昨天还谦虚说“斗胆”参与此命题微散文,今见出手不凡,从选题、立意、取材、表述堪称完美,500字短文功力可见一斑,学习了。
在人生的旅途上我们寻找着,追逐着,向往着,挣扎着,然而,期待就在我们身边,这就是——幸福。
回复1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00:31
  谬夸,不敢当,感谢铁头遇见了一个懂它的人!
2 楼        文友:闲妹        2016-08-14 09:55:50
  月楼果然不同凡响,特棒的虫!欣赏学习了!
欢迎来到室雅兰香社团,共筑辉煌。
回复2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02:31
  特棒的虫,呵呵!闲妹,这就是你,爽直真性情!
   我是说,想你把留言发到在场微散文后面的,那里有一个留言区,呵呵!
3 楼        文友:闲妹        2016-08-14 10:13:50
  月楼的虫有新意,写自己熟悉的环境就能出彩!
欢迎来到室雅兰香社团,共筑辉煌。
回复3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02:50
  我似乎不是写小说的料,不会虚构,真的!
4 楼        文友:碧古轩主人        2016-08-14 10:42:00
  即使蝈蝈这种虫子,也有自己的生活和自由。受到限制,它自然是高兴不起来的,于是便反抗,便沉默和无语;而且,它一定要挣脱桎梏它的牢笼,甚至不惜变作标本。虫鸣是有其原因的。铁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回复4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05:56
  谢谢碧古轩主人的指点,这篇文章你来写就更深刻了。500多字,让太多的思考无法嵌入——当然我也笨!
   我在想,如何把大家的留言转到在场微散文后面呢?也好在微信上做好永久收藏。
   亲,我把在场微散文原作发你微信上!
   无限感谢,呵呵!
5 楼        文友:佩剑秀才        2016-08-14 11:08:47
  拜读月楼社长对蝈蝈的描述美文。
   蝈蝈喜欢吃葱白,更喜欢吃番瓜花:那种形状像百合花但是颜色是嫩黄色的大花,一枚花一只蝈蝈要吃好几天。不过这种花在城里根本见不到。
随性·随意
回复5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07:02
  哦,我只是按小贩说的办法做,想那大葱得多刺激啊,可它为啥就是扛着不叫呢?
回复5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14:07
  对了,秀才,你重新投稿没有,人家在场散文还在催问我。你的那篇多丰富啊!
6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2:55:49
  感谢星点精美的解读,你的按语比文字更美!惭愧的是,我的所有心思和情丝都被你一网打尽。
   短短五百多字,太大的挑战!
   我有多好好多话想说啊!
   我好喜欢铁头,它威武似将军,叫声清脆且绵长,半夜起来我还偷偷用手机录下了它的鸣叫。枕虫鸣而眠,大自然的气息和儿时的记忆也随之潜入梦乡,那段时间是我最美的享受。以为它能活到冬天,有暖气了,它还能继续它的鸣叫。没曾想,我们前脚出门,它后脚越狱,我一直怀疑是友人没有及时喂它,饿坏了它,它才越狱的。人类总是这样,把自己的喜爱强加给异类,其结果往往是剥夺了异类的自由,给异类留下一道无法弥补的歉意。
   如何构思这个真实的经历,我煞费苦心,最后发表了,还是觉得很小儿科,不管如何,自己的心里好受多了,算是给铁头和我自己一个交代。
   铁头,你一定听到我的道歉了吧?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7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2:59:31
  吼吼,还在想,除了人类,蝈蝈也有自由意志,不是你想让我叫我就叫的!有个性的铁头,月楼同志钦佩你!
   铁头,多想你还活着,爱咋叫咋叫,不想叫不叫。据说,蝈蝈叫也是为了寻配偶才玩命叫,你还可以结婚生子,逍遥过一生——如果我早早让你返回大自然的话。
   唉......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8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13:12
  看了按语就写了读后感,发上去才发现星点和几位巢友也都留评论了。惭愧之余特别感谢!
   虽然这篇小文直白且浅显,但因为的确是我切身经历,所以,自己还会把自己感动,尤其听了海之魂老师的朗诵,竟有流泪的冲动。
   能给铁头一个道歉,不管它能否听到(它抑或也有灵魂?),我的心安了。
   再次感谢给我鼓励的各位巢友,哈哈,怎么有那么强烈的愧疚感???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9 楼        文友:邵魁先生        2016-08-14 13:36:51
  一阵“非常尖锐而急促、近乎金属碰撞般的清脆响声”狠击耳鼓。——这里为什么加引号?
回复9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52:19
  是一位作家写的
10 楼        文友:柴英        2016-08-14 13:45:38
  “铁头”,我欠你一个道歉。这绝对是月楼的风格,结尾很精彩,很人性化,很善良。
回复10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3:52:46
  呵呵,英子等我!
回复10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6-08-14 14:46:46
  更正:英子,懂我!
   一阵瞎忙,打错了字,呵呵,等我也对。
共 30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