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东北风情 >> 短篇 >> 传奇小说 >> 【东北】画(小说)

精品 【东北】画(小说)


作者:宝玉 举人,5739.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361发表时间:2016-08-14 08:59:33

木海总在想尽一切办法的挑逗着身体下面的女子代双。代双渴望的目光像一潭湖一样平静,里面却隐藏着深炙的火焰,等着木海可以飞蛾扑火一样扎进来。老辣的木海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可是情场高手,他沉静的瞳孔藏在黑暗里渐渐扩大,成了,就快成了,这个女人该让他满足,他们都该好好的,都该享受下人生,或者……不是吗。木海善于装傻,对这个小了他十多岁的女子说起话来偶尔不着边际,他喜欢她对自己执迷不悟的眼神,更喜欢她甘愿献身对爱的执迷不悟。
   木海是个摄影师,常年在外背着摄影机努力的拍图,拍图,之后交流,参赛……最终甚至贿赂,巴结过那些乌合之众。
   社会不就是这样子的吗,没什么不正常的,木海常安慰自己,没什么,无所谓,顺势而为吧。可是一到了晚上,他总会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雄鹰,翱翔在浩瀚的宇宙,自由的飞翔着空无一人的畅通无阻的宽阔大道。没有人烦扰他,没有声音吵闹他,他陪着空气并肩旅行,一个人,一个人就很好。
  
   代双这个女子从小善画,她的心灵充满色彩,一支笔就能让她给出一个人,一颗心,甚至一个人生。当然,她可不会写作,她笔下所谓的人生,是妙在捕捉美术人物肖像的神韵,她一遍又一遍的反复抹涂,涂抹,看吧,这双眼睛简直活了。美术其肖像之精华之重最难莫过于神韵的捕捉,正如人物素描之重在于手的骨骼一样,这是一个道理。代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副画绝了,真的绝了,这画里的人物活生生的就像正站在眼前思考着什么一样。这是她第一次对自己的作品感到无比的满意。放下画纸伸出自己的一双手,她疯狂的亲吻起自己的手,不对,她又疯狂的按住左胸口,这一切是心给的,用心了,艺术作品自然就有了灵气。她又兴奋的端起画纸直闯进杨志泽的那间屋子里,屋子里烟雾弥漫,电视声吵吵嚷嚷的正放着逗X的泡沫剧。
   “老公老公,你快看看我这幅今天完工的作品,怎么样?”
   杨志泽瞟了一眼:挺好。”
   代双感到不满:“那你说好在哪里?”
   “好在你能不能让我消停看会儿闹剧,我晚上还有个应酬呢我的姑奶奶。”
   ————
   那天深夜里凌晨一点多,黑暗中发出一种沙沙的声响,很小很小,像是用一根极细的针尖轻轻挑破宣纸的声响。
   代双的心揪得很紧,她没有胆量伸手开灯,她害怕。
   一只大手摸到台灯那里“啪”按开了台灯。微弱的灯光贴在一张陌生男人的脸上,这个男人,这个很成熟的男人,就是木海。
  
   “你怎么进来的?”
   “嘘!小声点,我怎么进来的,我是你画出来的啊。”
   代双上下左右打量了他一遍,嗯,她是画过这样一个男人。这不就是自己最成功最激动的那一副,今天刚完成的新作品。
   代双忍不住想笑,但她忍住了:“你,真的是我画出来的?这不是梦?”她咬了自己手背一口,一股剧烈的疼痛让她睡意全无。
   “你对自己可真狠,就不能轻点儿咬,我心疼。”
   “轻重还不是都一样要咬。”
   “我叫木海。”
   “你说啥?你还有名字?”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又慌忙捂住嘴:“真荒唐,这年头离奇的事情太多了,画都能活?”
   “那是你的手笔好,我才能被赋予生命,不是吗?”
   木海这个男人很会聊天,很会很会说话,很会快速的融入她的世界一拍即合。不过这样的男人,代双是不讨厌的。
  
   第二次缠绵夜里,木海盯着眼前的姑娘:“你给我生命,复活我的心,我控制不了的爱上你了,亲爱的女子!”
   代双没忍住差点笑出声:“你真酸,秀才一样。”
   “我要是秀才,你就做我的红娘,好不好?”
   代双低声咯咯的笑起来。
   “嘘!”他亲吻她,响响的,抚摸她。
   “许你响亮亮的亲我,就不许我笑出声,你好霸道。”
   “因为我更愿意自己疯狂的爱上你。”
   她被压在床上,两人嗤嗤的笑。
   “我每天晚上来看看你,之后还得回去。”
   “你用上班吗?”
   她忽然感到好奇。
   木海轻松的摇头“摄影师随意上不上,我居无定所,随遇而安……”
   “那你就有时间陪我了?”
   “随时可以。”
   她捏了捏他鼻子笑了。
   代双微笑着点头,静静的听了听屋外那头,那边的老公应酬喝多了,此时正酣声大作像雷雨前的征兆。
  
   此后的每天深夜里一点钟,木海都会准时到来,他不早不晚,刚好那个时间点。她感性的画作却是画出了一个理性的人。木海端望着她的脸,眼神满是暧昧,一副想要亲近她的模样。
   代双腼腆的笑了,一幅画而已,再说自己讨厌他吗?不讨厌,喜欢吗?挺喜欢的,那,爱吗?代双的目光咪笑着,心里始终没有抛落给自己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她不是不爱,是她知道,这个,真的不能爱。
   “你有家吗?”
   “你给我画老婆了吗?”
   “你真有意思。”
   “呵呵……”
   木海的笑声溶解在代双的耳边,这一夜他们第一次交欢。像野狼与猛兽一样,木海常在黑暗中摸索这个女人的情绪,直到他彻底肯定了,她爱上了自己,她彻底投入了自己。
   女人一旦沉浸在爱的幻想中就瞎了双眼,再也找不到方向了。代双开始渴望,开始冥想,甚至开始偷偷掉眼泪。她不能拥有软弱,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它能摧毁一个女人的全部意志。
  
   代双的变化在怎么微乎其微,也还是让杨志泽感觉到了什么。杨志泽抚摸她的腿,她一把推开他,亲她的嘴,她一脚踹开他。
   “别碰我。”
   “你最近怎么了,我是谁,我是你老公,我不碰你我碰谁。”
   “爱碰谁碰谁。”
   杨志泽深深的意识到自己的冷漠伤害了身边的女人。他开始思考该怎样才能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此时的代双又在同木海悄悄的发生关系,他们的声音极小,小得像蚊虫在互相啃咬。木海系上裤子的时候,代双飞快扫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的全部热情都会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他是个极其理性的男人,是个比杨志泽要理性得多的男人。木海离开之后,代双支起画架子,她看了一眼床那边摆放的木海,又看看架子上面空白的一张纸,她忽然笑了,笑着笑着眼睛又湿了。自己如果变成男人,或者生来就是个男人,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不安全感了,是不是也可以将水性杨花的人生花絮摆在台面上找个身为男人的理由做借口。女人,凡事还是傻一点儿好,但可千万不能真的傻,那样可就完了。
  
   “你一个人在笑什么?”
   杨志泽什么时候进来的,他正站在门口,正盯着代双看,那一副矗立的模样看上去应该站了有一会儿了。真该死啊,老公是什么时候走进自己房间里的,房门不是关上了吗,记忆里该是关着的才对啊。
   “你知不知道你最近很可怕,你怎么总是对着画傻笑。”杨志泽迈进屋子里伸手触摸她的额头,她一躲,还是被她触到了。
   “不发烧,应该正常啊。”
   “你可以不要在神经兮兮的吗,我很正常。”
   她感到眼前这个男人简直不可思议。
   ”不对,你肯定是患了什么病,是不是你画画太投入堕入魔道了?”
   代双对这个男人的话感到极度反感起来。坠入魔道,呵呵,他懂不懂得一幅作品也是有尊严的,懂不懂得面对一个画者这样的说法是会伤其自尊的。她的心冷笑着,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床那边的木海。
  
   记得那是木海刚来第二天的时候,那个色鬼还没有同自己怎么样的时候,他只是对着他含蓄的微笑,她知道那笑容背后藏着什么,等着什么,要的是什么,虽然每个女人对男人都该要一生一世,都该要负责,但是代双不会。她甚至甘愿替木海找个借口,心灵契合就好,不是吗。她认为爱情可以摧毁友谊,友谊才可以永恒。这荒谬的想法或许可笑,或许可以让木海误会自己是个放浪的女人,或许让面前的老公不理解(当然,这个老公对于自己的世界能理解到什么呢。)脑海周游了一圈世界一样忽然袭卷上来一股疲惫。可笑的男人啊,有想的、伪的、装的、真的、假的(同性恋)……哄骗女人的一切手法都很高明。她自嘲着一声冷笑,之后冷漠的把目光从杨志泽身上抽离出去。
   “你绝对生病了,你有病,我要带你看病。”
   “我说了我没有病我很正常。”
   “不对,我是你老公,我知道你有病我有责任救你。”
   代双觉得实在是太可笑了,老公就有责任救她,木海就没有责任救她吗。她忽然又想到木海,那张有些憔悴苍白的脸,那确实是自己的手,自己的心灌予的生命,所以木海才懂她,才不会认为她是个病人。记得木海同自己探讨美学的时候,他像个严肃的老教授,他同样懂得留给艺术该有的尊严,而面前这个疯子他知道什么,他就知道看电视、抽烟、酗酒、打牌……
   她为一生拴上了这样一位红颜知己感到无助,感到荒唐。
  
   代双没出两周就被杨志泽送进了省城一家精神病医院。她没有办法,女人的不依不挠再怎么也扭不过男人的气力,她是被他活拖过去的,这和弄死拎过去没多大区别。遗憾的是那里的医生判定了自己是精神分裂症前一档期,也算是微重度精神分裂症患者,确切的说自己一夜之间彻底被所有人断定了自己是个精神病,这就是个事实。判定的一大篇幅理由里其中有一条甚是荒谬可笑,那就是她是个画画的,一旦投入崎岖必定心里发病。我的天啊,她想咆哮,想大笑,想割断自己同这个社会上一切的纽带死了算了。
  
   精神病院里的日子尤其难过。她像一只受困的野兽一样病怏怏的苟且着。她一整天都在猜想,木海今晚会来吗?会吧?因为他说话向来负责,算数。不会吧?他毕竟是个男人,是雄激素的家伙不用学都会寻觅短期刺激的趣味儿,神秘感一旦被打破,男人就同猛兽一样露出最凶残、真实的那一面了。代双知道,她这是爱上木海了,更多的可能是肉体之外的心灵契合,因为她是雌体,她舍不得解剖这幅画的不足之处。
  
   精神病院深夜里无比的漆黑,像一口锅扣在一座城堡上,让人感到窒息频临死亡的状态。代双一口一口的喘气,直到一个陌生高大的白大褂男医生走近房间里来的时候,她立刻屏住呼吸。隐藏是唯一的好办法,是让所有人都能快速忽略自己的最有效手法。这间病室里总共住着五个女人,她是算在内的,总共有五个女人。这个时间已经是凌晨快两点了,除了她每个人都早已经睡熟,微微的气息声音此起彼伏,撩着漆黑的夜色温柔。她看到男医生轻手轻脚的从怀里取出一小瓶子药,惊醒的女人大约有三十七八岁的样子,有着一头波动式长发。由于每一间病室都很大,男医生说着什么她没有听清,只迷迷糊糊隐约听他叨念着:“给你治疗是我的责任,你要听话、听话、听话……”随着声音减缓下去,女人被容器里的注射液体注射成功了,女人很快又睡去,似乎比之前睡得更沉了。
  
   看到了,全都看到了,我的天啊,代双整颗心都在惊颤,之后是谴责,痛苦,无助……她看到男医生从衣袖里伸出一双白斩斯文的手来,顺着女人裤腰摸进去。夜色被黑暗裹得无比温柔,他强压着欲渴坐在黑暗的石椅上,他不觉得凉,因为他很快乐,很幸福这种感觉……凌晨三点多进来的那个男医生大约四十多岁,他亲吻了病室中那个睡熟的八岁小女孩的私密。直到第三天傍晚的时候,一个约莫有二十多岁的嫩白小伙子穿着白大褂,给病人看完病之后顺手撸走了女人身边的一条白金手链。
  
   代双简直希望自己是个瞎子,她想起自己的画笔,想起画里的木海,婚后的杨志泽,她不寒而栗的蜷缩进床位的墙角里。她要出去,必须尽快离开这个无力谴责、遭遇折磨的烂地方。再住下去,她会真的疯掉,甚至会真的死在这里。她想画画,她想尽快画出一幅超越木海的作品。她的手伸向黑色的天空,偶尔点了点眼角湿呼呼的液体为作品着了色,作品在渐渐成形,摹出轮廓,那里没有人类,没有社会,没有天,没有地,只有空间,空气,只有自己,陪着一只纯白色的肥兔子。
  
   这天夜里,代双碰到了一只斯文的手,这双手触碰的感觉很像木海,温柔敏锐,这只手在自己胸上打了个圈,像要锁住一颗心一样卑鄙。容器还没等注射进她体内的时候,她一口咬住了这只手臂,几乎撕扯下一块儿肉来。口里的腥甜让她上瘾到有了快感,她贪婪的舔着嘴,黑暗里她像一只刚从棺材里跳出的僵尸,吓得白大褂男人急急逃离门外。
   代双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因为自己这一口,咬掉了家里四年的全部积蓄。白大褂将神经病人代双的事告诉了院长,最后在院长的极力庇护下病人代双家属,也就是代双的老公杨志泽,向白大褂赔偿身体加上精神损失费总共三万元。无可奈何的杨志泽不是没想过起诉,精神病人杀人都不犯法,凭什么咬了一口就要三万。杨志泽翻遍家里所有的存款,算下来连供养律师的费用都不够。
  
   “你是不是还要送我去另一家医院?”代双面色寒凉,往日里的娇柔软弱一扫而光,取代的是钢一样的坚韧。

共 780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传奇的故事,就是带有色彩的故事。《画》一个简单再不能简单的字,里面却蕴藏着及其深奥、传奇、虚幻、浪漫、惊险等爱情故事。主人公代双,她的世界就是以画笔为生,以作画为乐。在那些充满神秘神奇美好的爱情世界里,她希望能得到一个男人的爱。而这个男人就是她画中的木海。作者以娴熟的笔触,把男女之间的情爱描写的入木三分。既有画面感又有很强的感染力。都说爱情是滋养女人的润滑剂,当代双与现实中男人在性爱上发生骤变时,男人以为她患上了精神病,刻意把她送往精神病院。这也是代双人生经历的一次苦难。精神病院里的黑幕被这个柔弱的女子看穿,不得做出“违法”的事情。整个故事让代双在虚幻和现实生活中蹂躏。她渴望得到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可事实上没有。即使是木海,也是另有新欢。小说给予读者对爱情的破译,对人生的思考。爱情虽不是人生的全部,但毕竟是人生的经历。代双是在嘲笑自己对爱的蒙骗还是让爱受到了伤害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悟彻到一个真理:爱不是索取是给予,爱要真心,不爱就放弃。精彩小说共赏!感谢赐稿!倾情推荐!问好宝玉老师!【编辑:雪梦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815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雪梦儿        2016-08-14 09:05:22
  代双是在嘲笑自己对爱的蒙骗还是让爱受到了伤害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悟彻到一个真理:爱不是索取是给予,爱要真心,不爱就放弃。精彩小说共赏!感谢赐稿!倾情推荐!问好宝玉老师!期待精彩继续!
很多风景,都很随意;至失去了你,我在 独赏自己的风景......
2 楼        文友:朱暖        2016-08-15 21:21:13
  恭贺宝玉老师作品摘精!朱暖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宝玉        2016-08-16 20:24:42
  问候朱暖老师!!!
3 楼        文友:雪梦儿        2016-08-16 08:05:17
  祝贺宝玉老师作品加精!感谢江山编辑部!感谢作者赐稿!期待精彩继续!问好!
很多风景,都很随意;至失去了你,我在 独赏自己的风景......
回复3 楼        文友:宝玉        2016-08-16 20:25:35
  问好雪梦儿老师!
4 楼        文友:彧儿        2016-08-18 16:17:58
  祝贺精品!问候宝玉!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4 楼        文友:宝玉        2016-09-07 16:05:41
  谢谢彧儿!!
5 楼        文友:荡客        2016-08-26 21:15:59
  小说的名,独道精贯全篇,赞赏!
回复5 楼        文友:宝玉        2016-09-07 16:06:20
  谢谢荡客!!
6 楼        文友:沈四白        2016-12-08 11:26:21
  画里有画,画中人何尝不是真实之人,从这个角度写,确实高人一等。拜读!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回复6 楼        文友:宝玉        2017-01-06 23:22:03
  感谢沈老师,问候沈老师!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