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书屋·黑夜系列】长夜

精品 【书屋·黑夜系列】长夜


作者:琴声悠扬 进士,6449.6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304发表时间:2016-08-22 20:02:02

“轰”的一声巨响,我从长梦醒来。睁开眼睛嗅着空气里古怪的气息,总觉得这股子味儿不太对。在地下过了快一百年了,习惯了阴间的气息。总觉得这几个月的味儿不对路子。也不光是这股习惯了的气味,还有很多地方不对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觉得特别累,平白无故气喘吁吁的,总觉得睡在那里,破房子上面好像被哪路神仙移来一座山,沉甸甸压在屋顶上。我那座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老房子,随时都有彻底压塌的危险,现在几乎被压得成了一只破筐子。不行,我要出去看看去,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从破烂不堪的旧窗户飘出去。没有了肉身的灵魂只能在空气里飘,我们这些都只是不散的阴魂。有人叫我们鬼魂,我还是喜欢阴魂的称呼。阴间的魂魄,太准确了。奇怪的是,今天的阴间太奇怪了,鬼市上一个阴魂也看不见。阴街两侧的店铺都关张打烊了,居然有很多招牌翻倒在街面上。街面上散落着许多家具、电器、打碎的锅碗瓢盆,包裹、衣服,简直就像我们村里在鬼子来扫荡时的大撤退,一片狼藉。一阵猛烈的阴风把满地散落的阴币吹得漫天飞舞,我也被吹得在半空里几个横滚翻。吓得我连滚带爬逃了回去。
   我和老伴都感到一阵阵胸闷,除了阴风,四周空空如也,连那些不慎闯入我们王国的穿山甲之类的异己都藏匿起来。我老婆环视了一下,她被这种莫名的空虚和来自身体的压迫感吓坏了,惊恐地扯着我飘动的衣袖。我让老太婆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自己下决心要到地面上去看看。那怕有刀山火海,这一趟非去不可。尽管一点不像往日体轻如烟,总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又像穿着一件浸透了水的老棉袄。
   穿过阴阳河我到了阳世。强烈的阳光吓了我一跳,连忙蜷缩在一栋高楼的阴暗角落里。习惯了阴间的昼夜不分,冒冒失失跑上来,居然忘记了阳间现在是红日当空的大白天。不得不蜷着身子龟缩在角落观察着,才注意到四周全是高楼。仰头看了一眼,老天爷,这么高!高耸入云直插蓝天啊!原来就是这栋楼,压烂了我的老宅。我屋子上面长满蒿草的小土堆,还有那棵几个人抱不住的大榆树,不远处的那口老井,统统不见了。难怪今年没有闻到淡淡的榆钱的香。我有点庆幸没有飘远,要不然都找不到回去的路。真是阴间方一日,人世数千年,我不由感慨起来。突然看见我的重玄孙,王新鹏从一辆绿色的出租车里跳下来。车子还没有停稳当,轮子还在往前挪,王新鹏一个踉跄。我被惊得差点魂飞魄散,他已经站稳脚飞快地朝这里奔来。新鹏是我的第四代重孙,看见他想起我活在人世的光景。这小子就像我当年那样的身子板。
   记得那年八路军敢死队趴在河滩,计划袭击对面的鬼子炮楼,却被汉奸刘奇出卖,一对鬼子悄悄从远处桥上绕到了敢死队背后。村的人听到枪声大作,才知道敢死队受到日军两面夹击成了夹肉饼。村里的人都不敢出来。我和大哥不顾娘的阻拦,赶到河滩里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地上躺满了血肉模糊的尸体……
   那一夜,我和大哥用小车把敢死队战士的尸体,一个个拉到半山腰的树林里,我说这些人都是帮咱们打鬼子的,等天亮鬼子出了炮楼就运不走了。我们哥俩拖了一夜,硬是把三十四具烈士的尸体运了出去。回到家,我和大哥整整睡了三天三夜。娘还以为我俩活不了了,一直坐在一边哭。
   解放后,我曾经自豪地告诉儿孙,阳坡上的烈士陵园里睡着三十四个英魂,那是你们的先人一夜不睡,从被热血染红的河滩地里拉过来,又亲手埋葬这这块土地上。没有他们就没有新中国。在我望着新鹏的后影遐思万千的时候,这小子已经冲到那座高楼大门口。我顾不得那照得睁不开眼的阳光,连忙趁着一股风飘了过去。
   王新鹏一把推开那扇宽宽的茶色玻璃门,里面的三个人正围坐在一台大理石茶几边喝茶谈天,其中坐在正面的那个戴眼镜的人,食指和中指优雅地夹着一支细如笔芯的香烟刚要送进嘴里的时候,看到了推门而入的王新鹏。他吸烟的动作立即成了慢镜头。
   新鹏环视了一下屋里的陈设,才发现这里完全不是村委会的派头。他顺手轻轻地敲了一下已经敞开的玻璃门,问:“谁是这里的负责人?”
   “眼镜”抬起头一脸从容地说:“你有什么事?”
   “我家的祖坟还没有迁走,你们就在上面盖高楼啊?”
   “动工以前,不是跟村委一起下发通知,统计了各家的情况都做了补偿。怎么你家的祖坟还没有迁走啊?”
   “啥时候通知?怎么没有人通知我呀?前天我老婆才给我打电话,我在江苏宿迁打工,下车连家都没有回就赶过来了。你们挖地基是不是把我家先人的骨头都扔了?”
   “年轻人说话不要那么难听。”背对着王新鹏的是一个老者,本来他听到村民的声音是不屑转身的。听到这句犀利的质问,不得不把半个秃头转过来,说,“这块地开发又不是一天两天,早干嘛去了?”
   “我早干嘛去了?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动工。为了挣钱啥都不要了是吧?找不到我家的祖坟,你们什么也别想干!”
   王新鹏往前走了几步,眼睛直喷怒火。
   这小子原来是因我而来,在外打工匆匆回来,他迫不及待从出租车里跳出,原来是为了拯救压在高楼下面的祖先。我躲在阴暗的角落感动得要飘起来,若不是我的眼里已没有液体,这一幕足以让我的眼泪流一地。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泰山压顶不畏惧的气势,这才是我王家的好儿郎。
   “不要搞得这么剑拔弩张的。不就是一个祖坟吗?我们应该尊重的。”戴眼镜的人站起来说,“这样吧!你们自己先找,找到了按照补偿标准补给你;如果找不到,我们帮你找。”
   王新鹏看到这个人说话还比较靠谱,火气也消了一半,狠狠瞪了那个半秃子一眼,指着老屋所在的位置对“眼镜”说:“我家的坟茔就在东边那座楼附近。我们村里的人为了不影响种田,多年的老坟都推平了在上面种粮食。我爹告诉我,上坟的时候从大榆树往南走十五步,正对着队里的那个机房就是祖坟。现在老榆树被你们挖掉了,机房和机井也都不见了。参照物都被你们挖的挖,填的填,我怎么找?”
   房间里一时没有了声音。王新鹏站在那里静等着对方说话。
   三个人依旧坐在那里低着头像是沉思,最后还是那个“眼镜”开了腔:“小伙子,你先跟家人确定一下坟的位置。”然后对旁边一直不参与的那个年轻人说,“小曹,你去文物局找两个人。明天一早过来跟这个小伙子找找。文物局那边的费用你谈好就行。”
   我贴在墙壁上静静听着,屋里的一言一语都关乎着我的命运。现在我要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老伴,若我不是个有魂无体的鬼,我已经奔过去搂抱了我的重孙。顾不得再听下去,飘然而起,重新越过阴阳河回到阴间。
   我飘下来把这个消息告诉老伴,在我们酣然入眠的那些日子,身边的同伴原来都被他们的后人迁走了。现在我们的后人不远千里找来了,新鹏要来拯救压在高楼下的先人,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我感到她的眼里全是泪水,我们虽然已经不会流泪,这种感觉只有亲近的人才能彼此感知。我知道她舍不得离开这里。活着的时候,她就一直有头痛的毛病,喜欢安静怡人的环境,我费尽心思才选择了这块依山傍水的好地方。身后就是大山,面前是一片开阔的湖水,一年四季野鸭云集,牧歌短笛。
   谁知有一天这里来了几个专家,他们说山里富含负氧离子,湖水还有多种有机成分,就连湖里的鱼都是有机鱼,最适合疗养。我们神鬼喜欢的地方,人也喜欢,真是怪事!一批一批的小车来这里考察。人一旦死了,七分升天,三分入地,余下的魂魄在人间游荡。可是我最近出来不敢乱走,一栋一栋的楼搞得我晕头转向,好几次险些陷于有去无回的境地。
   阴间永远都是黑夜。同伴走了的空间更是充斥着闷死人的气息。来自上面的搅拌机还在作业,大吨位的车辆来回驶过轰隆隆如同雷震。老婆的身子飘忽不稳,气息呈不稳状态,我知道她的头痛病又犯了:“再忍耐两天,明天说不定就找到咱们了。后人会给我们重新选一块清净之地的,我们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我安慰着头痛欲裂的老伴。
   第二天太阳初升,我的魂魄已经飘到了昨天那栋楼的一角,我急切地想知道事情的进展。昨天那个年轻人,就是被“眼镜”叫做小曹的带着两个人从车上走下来,那两个人扛着两根据说叫做洛阳铲的工具,半圆形的小铲后面托着老长的柄,可以打进土里数十米。新鹏一早就在经理门口等着,看见几个人走过来,立即迎上去。
   小曹说:“陆经理安排今天帮你们寻找坟,你看看具体什么位置。”然后转过身对这两个人说,“根据他指的位置搜寻,完了其他结算费用找我。”
   小曹说完就走了。新鹏领着这两个人朝我这边走来,他扭过身子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用那只穿着皮鞋的脚在地上轻轻地点了三下,嘴里嘟囔着:“他妈的,参照物全挖的挖推的推,我知道老坟在哪里啊?恩!估计就在这里。”
   我缩在高楼的阴影里,真想捶胸顿足大喊:“我在这里!”可是我发不出声音,没有呼吸,基本和空气融为一体。我要是能呼吸能开言不就是活过来了吗?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一言不发,卸下了肩上的小铲,在距离我一百多米的地方探下去。洛阳铲出来的时候带出来一堆新土,每隔一尺远就探一次,地面上像老鼠刨窝一样,一堆一堆的新土旁边,留下像高尔夫球一样的直径大约十多厘米的圆洞。两个人不紧不慢一边笑谈,一边把小铲子戳进土里。
   “你手里这玩意能行吗?”王新鹏凑近,稀罕地看着。
   “别说你这老坟,就是千年的古墓,靠它都能探到。”瘦一点的那个人用手拨拉小铲上面的土,然后垂直向下猛戳进地面,慢条斯理地说,“埋过人的土质不一样。现在这玩意就是大材小用。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考古工具。”
   这时候我看见路上走过来一个身影,王二根?王二根大热天披着一件冬天的外衣,从弥漫着尘土的路上像过河一样跳着脚趟过来。他歪着那颗古铜色的脑袋,敞开的肚皮也是这种肤色,从大道上两只脚一翘一翘地翘过来。王二根是新鹏的叔叔,我的孙子。我有两个孙子,王大根就是新鹏的爸爸去世早。我知道这叔侄俩因为上一次起火事件已经一年不说话了。
   那年二根的小孙子朗朗和两个小朋友在玩耍中点燃了二根靠在墙角的草甸子,引着了新鹏闲置的养鸡场。这养鸡场里存放了老屋子拆下来的木料,还有王新鹏给老母亲预备的寿木。结果119来了都救不了,大火烧了一夜。新鹏气得把小朗朗提起来在小屁股上打了两下。结果王二根老婆不乐意了,一把将小孙子夺过来,对着新鹏骂道:“你打我孙子干什么?他三岁你几岁?他要是像你这么大能玩火吗?”
   新鹏看着一地灰烬和养鸡场的废墟,气得肺都要炸了。养鸡场烧了,木材也没有了,连老妈的寿木也烧得没影了。可是当事人全不见踪影,他气愤地找治保主任要求他们三家赔偿。谁知道王二根和他老婆一口咬定,养鸡场就是个破败的土墙,里面就是一些充其量能当烧火棍的棒子。他在这里养鸡熏得我们全家连饭也吃不下,我们还没找他赔偿呢!
   王新鹏把他这个好坏不分的叔叔告上了法庭,最后根据专业人士对灰烬的评估,王二根和其余两家的父母一人赔偿了5000元。从此叔侄俩已经一年多不搭话了。
  
   现在我看到王二根来了。上阵还要父子兵。新鹏毕竟年纪小,他哪里知道他的先人——我的具体位置?那洛阳铲在那里就是钻上半个月也找不到呀!王二根毕竟是上辈人,他来了就好办了。我刚刚沮丧的心情重新被点燃。
   二根一直走到新鹏跟前还在扭着头,像一只觅食的老麻雀东张西望。他走近侄儿说:“这个位置好像不对,唉!要是你爸爸在就好了。他心细,知道准确位置。”
   新鹏把头扭到他叔叔的反面,根本不搭理他。
   二根朝西走几步,又朝东走几步,吸了一口气,像吸了一口劣质烟一样,又吐出来说:“老榆树应该在那个位置,往南走十五步”。他抬起脚,朝着老榆树的方位大步走过去:“一步,两步……”
   这两天二根一早就守在这里,蹲在一边猛烈地吸着烟,不停地咳嗽几声。王新鹏也来,围着两个洛阳铲转悠,只是一句不搭理二根。一个个小圆洞密密麻麻,面前的小土堆越来越多,可是所有土堆的颜色一致,是那种牛毛黄一样的质地坚韧的土。文物局的两个人不紧不慢,只要二根手指到哪里,他们的小洞和土堆就绵延到哪里。整个空地都戳遍了,还没有找到。
   到了第三天头上,终于看到小曹腆着肚子走过来新鹏:“还是没有找到?”
   小曹看着方圆百米几百个土堆,露出平易近人的笑。他转过身对新鹏说:“你看,最先进的探寻工具都用过了。这两个铲子工作一天一千,三天一共三千。我们也尽力了,我看明天他们就不用来了。”又对那两个人说:“你们辛苦了,我看不好找了。你们开个收据,结算一下费用。”
   他们回去了,还有什么工具能找到我们?我老伴在乌黑的地下有一气没一气,好几天都没有动了。这节骨眼上她拼命地挪过去,死命地抱住了那个插下来的半圆形铲子,她知道这个铲子一旦上去,就再也不会下来了。

共 1320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篇构思奇特的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我”作为阴魂在阳间的所见所闻。当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发生冲突的时候,渐次浮躁的人们,在金钱至上的社会风气下会有什么样的选择呢?文章中的“我”用世外人的眼光,冷静看待尘世间的种种利益往来、人情世故。为了钱,至亲之间可以骨肉相残,为了钱,他们数典忘宗,这不能不说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好在,再黑暗的地方也会漏进一丝光明,文中淑珍的举动,让人心里生出温暖。文章喻意深刻,以一篇视角独特的小说提醒人们:当过度的开发侵占了原本美丽的田野、当人心渐渐被金钱利益所驱使的时候,总会有些人无家可归,他们的生活,也将陷入永夜,甚至消失于这世界。我们要如何看待这些社会发展中的敝端、如何保住我们的传统文化?看完忍不住掩卷深思。文章构思完整,语言生动细腻,人物鲜活灵动,推荐赏阅!【编辑:随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8252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淇水碧柳        2016-08-23 09:38:32
  一篇视觉独特的小说作品,以一个阴魂的所见所闻揭露了人世间的利欲和虚伪。新鹏大闹施工现场,名义上是要迁坟为先祖讨个说法,实际上是借迁坟捞上一笔钱。二叔也不甘落后,赶着来分一杯羹。二人的争执让人啼笑皆非,更让地底下的阴魂心寒。看透人世间的利欲熏心和阴奉阳违,阴魂绝望了……作者的构思奇特,在现实和虚拟之间恰如其分的转换描述,给人以全新的感觉。拜读了,欣赏并学习!
写自己喜欢的文字,让别人点评去吧!
回复1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27 16:02:56
  最近一直是手机上网,今天打开电脑回复好友,谢谢阅读!最近你的速度也是惊人,我不努力都不行了,加油!
2 楼        文友:随玉        2016-08-23 10:04:28
  琴姐的小说,一直关注底层百姓的生活,揭露各种弊端,视角独特,以一个脱俗的角度去描写尘世的纷乱复杂,是最合适不过的。文笔一直很棒,很有凝聚力的小说。欣赏美文,谢谢琴姐的贡献,呼啦啦!
回复2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27 16:06:10
  谢谢玉玉,你是书屋最辛苦的一个。编者按呱呱叫,可以挖掘出作者寓意表达的主题,你真真不简单!
3 楼        文友:江南铁鹰        2016-08-23 11:01:44
  本作品的视角非常独特,也是琴声新的尝试吧。作品采用了传奇视角,让死去的灵魂说话。站在一个世外角度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这是一种朝意识流考虑的创作手法,很值得推广。目前大部分江山作者还是停留在传统创作的手段上,这是一个瓶颈,希望可以突破。作者这篇作品站在做这个尝试,总体是成功的,但是由于第一次尝试,显得有些功力不足,许多细节还是太粗糙了,可以继续磨一下。
回复3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27 16:07:33
  是老师一路指点,才换了叙述方式,您的意见很中肯,还有评论使我感动。谢谢老师!继续加油!
4 楼        文友:笔墨染书香        2016-08-23 15:33:17
  一篇独特、新颖、精彩的小说,无论是“人语”还是“鬼话”都表现的淋漓尽致……终于明白什么是人间炼狱,什么是阴间长夜……琴声老师好文笔!书香学习啦!
回复4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27 16:08:17
  书香你也很棒,有空参加同题。祝你生活舒心,天天快乐!
5 楼        文友:青青芳草地        2016-08-24 04:45:12
  一口气看完了琴老师这篇独特的小说,视角真是别致啊!这是不是叫魔幻现实手法?用魔幻的手段或者视角讲述现实世界的事情,似乎比传统写法少了许多束缚。问好琴老师,学习了!
深深地思考,浅浅地表达
回复5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27 16:09:36
  感谢青青阅读,你写得很快,我还望尘莫及呢。我们一起加油,祝你创作大丰收!
6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6-08-26 23:40:41
  一切都因贪字而写的文章,带有奇幻色彩,本来深夜来读就惊悚,却被好奇心驱驶,也被开篇所吸引。文章十分精彩,凝练,构思独特,真不知题材是怎么想到的,也释然了自己文章的不足不处,佩服丰富的想象力与文字的精练与纯净。学习,感谢给我们带来好文章!辛苦!抱抱!其实写这些好文章对你们大神来说,是顺手掂来的事!(微笑)
梦锁孤音
回复6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27 16:10:54
  这次黑夜和暖学,我们每个人都很棒!继续加油,愉快写作!谢谢孤音!
7 楼        文友:云水之间        2016-08-27 21:15:16
  真是不巧。 我要说的让碧柳全抢了。霸蛮想一句,语言节凑还可以舒缓一点。
8 楼        文友:豪哥        2016-08-28 22:40:14
  新奇的视角,又是一篇突破,真心欣赏和恭喜你。
   好的方面大家说得全面,尤其是铁老师,不再赘述。
   突破方面,我看还能再进一步。阳间的人们干预了阴间的生活,而阴魂只能旁观,希望人们能够取财以道,还阴间以安宁和公平。按照对等的原则,阴间也应该能够干预阳间,让善恶有报,因果报应才对。呵呵,孤音读了会更惊悚吧?
   一个小问题,阴魂七分升天三分入地,还剩几分在世间游荡?我算不过账来。
雨棠莺啼无非常景,见得懂得便是值得。
回复8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29 08:21:34
  呵呵,七分升天三分入地是躯体,剩下的是灵魂吧。我在自圆其说哈哈
9 楼        文友:向馨蓝        2016-08-30 15:58:25
  琴姐,其实早就读完了,真心赞。在我看来在构思上是很大的创新,欣赏你这样的突破可以在不沉淀的情况下。我看了铁老写的赏析,我觉得铁老把你的语句改出了味道。这篇文章对活着的人来说有很大的警醒作用。嘿嘿,其实我挺同情那个王新鹏,他也挺无奈的,都是被逼的,也从另一方面展现了生计问题,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打祖宗的主意。
素色画悲秋,清歌唱我愁。断句写轻忧,浮生若水流。
10 楼        文友:项梅        2016-08-31 08:34:34
  顺着听风的赏析看完了这篇小说,小说独到的描述也是本文一大亮点。隐喻颇多,真是佳作一篇。
项梅
回复10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6-08-31 08:46:13
  谢谢社长赏读,写得不好,多多提出意见。祝你创作愉快!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