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春花秋月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春秋】园里一梦七、八年(散文)

编辑推荐 【春秋】园里一梦七、八年(散文) ——逛南宁动物园有感


作者:落拓书生 秀才,2146.4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600发表时间:2016-09-01 16:34:57
摘要:在一些往事和“人生有梦不觉寒”这句话同时想起时候,我常常以为,一些梦即使显得有点好笑,却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人生有梦不觉寒。”这句话初见,便觉有一种温暖。
   在一些往事和“人生有梦不觉寒”这句话同时想起时候,我常常以为,一些梦即使显得有点好笑,却也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曾有一个挺好笑的梦,是这样开始的——2006年,我在金城江读大三。冬日的一个下午,无意中从一张2004年版的金城江地图里知道,金城江动物园就在学院背后的一条小巷子里,?我和班里的两个女生乘兴而去。花了12元买门票,却只见一头快要病死的老骆驼,几只羽毛蓬乱的鸽子。三人面面相觑之际,又被卖门票的老头子忽悠了,他说每个人再交两块钱就可到半山腰上看猴子。我们毫不犹豫地交了钱,爬到半山腰上,结果只看到几个锈迹斑斑的铁笼子,猴毛都不见一根,更不用说齐天大圣的猴子猴孙了。
   两个女生恼羞成怒,气冲冲地跑到山下,不大客气地质问卖门票的老头子:“老人家你说半山腰上有猴子,我们在上面大半天,怎么都不见一只猴子?”
   “你们没有看到一大堆铁笼子吗?它们都是特意做给猴子的,明年开春将从柳州动物园运来一批猴子,到时你们再来动物园就可以看到猴子了……”老头子狡猾地回答着,让人哭笑不得……我不知道,事后两个女生有何感想。就我个人而言,金城江这没有老虎、蟒蛇的动物园,跟挂羊头卖狗肉的性质没多少区别。但想逛真正的动物园看看老虎、大象的念头就像个梦一样,一直萦绕于我心里,总挥之不散。
   后来七、八年里,我到过南宁数次。曾有一次,特别想逛南宁动物园,叫已寄居南宁数月的高中同学明慧带我去,大概是见阳光过于毒辣了,明慧这老同学一个劲地劝我:“动物园里有什么好看的!你拿我电脑上网,里面什么动物都有,你看三天三夜未必看得完呢!”
   “我拿扩大镜去河边看蚯蚓,当作是看蟒蛇,说不定更有意思……”我没好气的应了一句,见窗外骄阳似火,只好打消去逛南宁动物园的念头。
   直到2014年11月17日,天气暖和的早晨,我终于如愿以偿了。花50元买了一张门票,一个人轻轻走进南宁动物园,就像轻轻走进一个陈旧的梦里。
   尽管节令已是初冬,南宁动物园里依旧绿意盎然,郁郁葱葱,像暮春的江南,水绿草长,杂树生花。我在大门边的一溜空地上,听到一个中年妇女说海豚馆有海豚表演节目,便花四块钱坐她开的观光导游车去海豚馆。不料,到海豚馆时海豚已结束表演了。但因为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海豚,我心里仍有点激动,拍了几张照片,才离开海豚馆。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逛着,见路即走,于是,只在书本上或电视里见过的黑猩猩慢慢映入我的眼帘。有一只毛发漆黑的黑猩猩,静静地坐在草坪上,与我相隔八、九米的距离,我怔怔地望着它时,它也怔怔地望着我,似乎彼此都对对方充满好奇。
   与黑猩猩毗邻而居的,是浣熊。此前因为从未在任何地方或哪本书里见过浣熊,所以,初次见到它们时候,我完全不知它们是什么动物。它们有着长长的尾巴,嘴脸有些像猫,四、五只头尾相接的绕着一座假山转圈,很似一列缓缓开动的火车。我看了路边栏杆上的一块图文简介碑,才知道它们叫作浣熊。后来有个男子带着他三、四岁的女儿给两只浣熊喂食,我才得以近距离的给这两只浣熊拍几张照片。
   逛到猴园,我总算见着齐天大圣的猴子猴孙了。种类甚多,且形态各异。有的被关在铁笼子里,有的被关在巨大的玻璃箱子里面,箱顶露天,但有铁丝网罩着。我感到自己有几分孩子气,为了给某只猴子拍张正面照,硬是与它耗上了,足足在关它的箱子边呆上半个钟头,而且一直屏息静气。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只卷尾猴。它特别喜欢照相,一见游客走到它箱子边,它就会贴着玻璃壁面摆出各种姿势,任人拍照个够,有时有游客站在箱子边照相,它会主动跑到游客背后,隔着玻璃跟游客合影。其憨态常常逗得游客开怀大笑不止。另外,被关在铁笼子里的猴子也十分有趣,每当有游客靠近笼边,它们就会伸出爪子讨食,未果的话,它们旋即掉头躲开,不让游客照相。
   我在猴园整整呆了两个小时。出了猴园,一阵浓郁的香味将我引到一个小卖部前,虽然有些饿,但是见到在超市里只卖3·5元的桶装方便面卖8元一份,什么食欲都没了。
   小卖部外的一块广告牌上,两行五颜六色的字:“西安秦始皇陵兵马俑,重现大秦帝国辉煌时代;千年木乃伊真人实物,破解古尸千年不朽之谜……参观文物,请上二楼。”仿佛有一种魔力,牵引着我走进小卖部旁边的一座小楼里,上二楼时,才知进珍稀文物展馆参观需要买参观券。一张15元。
   卖参观券的,是个身材略微臃肿的妇女,我买好了参观券,问她在展馆里能否照相。她回答说:“可以的啊!随便照相。”我点点头,穿过狭窄通道,轻轻走进珍稀文物展馆。
   文物展馆不大,约摸二十多平方米,由于终日焚香,人在馆里容易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自己身处某间庙殿——事实上,展馆还真有点类似某间庙殿。不大的一块地方竟摆设两个功德箱,我怎么看,都有些突兀的感觉。因为没有学习过什么考古知识,我实在无法确定展馆里面的兵马俑真是秦始皇陵出土的文物。至于两具木乃伊,倒不是千年的,他们是明朝人,承天秀和陆仲庸。
   几个游客围着承、陆两具干瘪的尸骨或拍照,或评头论足。我起初也想拿出手机拍几张照片,但手机从裤兜里掏出一刻,我叹了口气,又把手机放回原处,莫名地觉得承天秀、陆仲庸倘若活着的话绝对不愿赤身裸体任人拍照,自己又何苦侵犯他们的肖像权呢?这么想罢,心里微微有点苍凉。
   承、陆两位明朝著名官吏,即便满腹经纶,生前大概也想不到,他们的尸骨五六百年后在动物园里任人围观,指指点点。想来,他们只是没有曝尸野外罢了。毕竟,他们顶着对古代医学、民俗,经济发展有很强的科研价值等光环,以极其珍贵的人体标本,走进考古学家眼帘,成为一种历史文化的见证。
   同样是大明王朝官员,一代悍将袁崇焕可不像承、陆两位前辈同仁幸运了,他以满腔热血捍卫大明王朝,结果却是被崇祯皇帝以叛国通敌罪处凌迟极刑,而他处心积虑保护的京城百姓也对他恨之入骨,以致行刑场上出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遂于镇抚司绑发西市,寸寸脔割之。割肉一块,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啖之。刽子乱扑,百姓以钱争买其肉,顷刻立尽。开腔出其肠胃,百姓群起抢之,得其一节者,和烧酒生啮,血流齿颊间,犹唾地骂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尽,止剩一首,传视九边。”3543刀,酿成了一个民族的伤痛。传说,以文官出身的袁崇焕将军行刑前曾口占了一首诗:“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保辽东!”成了千古的绝唱,其是否属实,我不大清楚,但是,看见“秦始皇”脚下及承、陆二人脚边的功德箱,我总觉得有些刺眼,始终不曾往里面投一分钱。其实,心里也知道自己想的有点多了。还是到鳄鱼湖看看鳄鱼,实在些吧。
   鳄鱼湖就在文物展馆的对面,它们中间隔了一条大道。我一个人倚在湖堤栏杆旁边,俯视趴在湖边冬眠的鳄鱼时,心里忽然有些感慨。大自然的力量果真非同凡响,几阵冷风掠过南国,生性凶猛的鳄鱼只有俯首称臣的份。这不,它们趴在湖边一动不动,犹如已经死去。“呵呵……”我笑了笑,沿着湖堤,走到大象馆。
   只见一头体型庞大的亚洲象,拖着长长的鼻子,在薄凉的风里甩来甩去,时不时发出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嘶吼声。它有只脚被一条铁链锁住,我起初并不知道它是亚洲象,是拿出手机给它拍照时,看了围栏栅上的图文简介碑才知道它就是著名的亚洲象。因为距离远,加上有些近视,我一直弄不清楚这头成年的亚洲象是否有象牙。后来把拍出来的照片放大几倍,也不见有象牙。除此,动物园里或许别的地方还有大象,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下午3点多钟,在鸟类馆,见到丹顶鹤,我心情颇为复杂,耳边好像回荡着甘萍深情演唱的一首歌《一个真实的故事》,恍恍惚惚,想起为救一只受伤的丹顶鹤而葬身于沼泽地的女大学生徐秀娟,千般滋味缠绕心头。而那个故事的背后,多少还是有一些需要深思的东西。譬如,人的生命也许未必比其它动物的珍贵,但人的一生里要承受的痛苦绝对远远超过其它动物。“……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走过那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为何片片白云悄悄落泪?为何阵阵风儿轻声诉说?还有一群丹顶鹤,轻轻地,轻轻地飞过。有一位女孩,她再没来过,只有片片白云为她落泪,只有阵阵风儿为她诉说……”歌声凄婉依旧,但愿片片白云已抚慰芳魂。至于,那些不愉快的生活片段都忘了吧。我轻轻和自己说,看看双角犀鸟,看看黑冠鹤,看看美洲红鹳,看看孔雀,不是坏事。
   当我从鸟类馆里另一头转出来,有些迷路了,竟又回到大象馆前,最后顺着一条林荫大道,直直的走,鸵鸟、斑马、盘羊、麋鹿,一一奔至眼底。到了蛇园,有点饿了,花8块钱吃了一碗牛腩粉,体力渐渐恢复。在蛇园里转了一圈,只见黄金蟒、缅甸蟒,水巨蜥,没能看到蟒蛇,心里有些遗憾。私下想,水桶似的蟒蛇应该也已冬眠了吧?抑或动物园里根本就没有过像水桶一样大的蟒蛇?想了半天,也整不出什么花样。倒是看了蛇园外的一块景点分布图,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离动物园的大门已不远了。便咬咬牙,朝着蛇园对面的天鹅湖走去。
   如果说鳄鱼湖是一种“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景象,那么,天鹅湖就是一幅“东风夜放花千树”的画面了。上百只黑、白天鹅不知疲倦似的,一边在湖里展翅戏水,一边呜聱呜聱的叫个不停。我还是头一次知道天鹅也有黑白之分。我站在一座石拱桥上,拍完几张照片,忍不住想象唐人王勃一诗句里所描绘的秋景图,“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但这只能是想象,毕竟天鹅不是孤鹜,初冬不是深秋;况且,没有夕阳晚照的傍晚,是很难见到落霞的。
   我不知道,是我站在石拱桥上时暮色已四起,还是我下了桥后暮色才苍茫。我一路尾随几个游客,主要是绕天鹅湖转了半圈后我又迷路了,不知怎么走,才能走到动物园的大门——占地46万多平方米的动物园,园内坡丘起伏,曲径蜿蜒,竹木葱翠;其中水域面积8万多平方米,湖泊迂回,岔道横陈;一个人在园里只呆了几个小时,想要熟悉园里的一切路径,委实不易。所以,暮色中我觉得跟在几个游客后面比较妥当,即便迷了路,也不是一个人的事。
   因为心里有些底气了,我且放慢行色匆匆的步履,于是,手机里多了几张风景照。逶迤的坡丘,翠绿的草坪,婆娑的碧树,雅致的凉亭,蜿蜒的曲径,沉静的石拱桥,无不默默地滋润着我的情怀。几个游客似乎是同一个单位的,均已步入中年,他们如我预料的一样,在动物园里驾轻就熟,我随他们到鹦鹉园后,已清晰地望见动物园的大门。看琉璃金刚鹦鹉时,我忽然间想起自己未曾看过成就武松赫赫威名的大虫,稍微犹豫了一下,就问一女游客:“你好!我想问你一下,动物园里什么地方有老虎?”
   女游客说,出了鹦鹉园,朝大门方向走,再右拐,直直走三四百米,再左拐,往前走两百多米,再走右边的岔道几十米,可能就见到虎园了。我听得云山雾罩,但见这女游客忙于拍照,也不好再多问几句,便道了声谢谢,然后一个人寻虎园去了。但不知怎地,我竟从另一条林荫大道走到鳄鱼湖边。不经意间,与福鳄、鹦鹉鱼、海象鱼、飞凤鱼,东洋刀等鱼不期而遇。在拍照东洋刀时,看到很多游客朝着动物园大门方向走,我心里颇为踌躇,到底要不要去虎园看老虎?去么,天快要黑了;不去,又有些不甘心,毕竟自2006年在金城江动物园的那个傍晚后就一直想看看活生生的老虎、大蟒蛇。何况,多年的梦也该结束了。
   那就不要放弃吧!
   我有些想不到,决定到虎园看老虎后会有一些意外之喜。我不仅看到了活生生的老虎,还看到了棕熊、黑熊,金钱豹。同时,也有一些别样的感触。望着温驯如猫的老虎,我竟忽然想起偏安一隅的南宋,渐渐觉得一个人应该有些血性,一个民族应该有些血性……待回过神,看到远处的灯影憧憧,我对自己说,回去了吧。
   脚步轻盈。动物园大门外,也许又将是另一个梦的开始了……

共 467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游记散文,叙述生动详实,意蕴厚重。文章构思奇特,将一篇动物园的游记,与七、八年前年少时的梦想,用灵动的文笔相联系,看似随意的文字,却有着深刻的感悟,反映了现实。文中叙述了在小城市上大学时参观当地的动物园,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就有了一种参观真正动物园的梦想。七、八年后有机会游览省城南宁的动物园,有一种实现了梦想的心情,参观游览很仔细,叙述很生动翔实,对各种动物的描述都很生动,有着自己的独特观感,情感真实自然,文字隽永而厚重。以不同的视角感悟人生。【编辑:秋觅】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6-09-01 16:37:14
  本文虽主要叙述游动物园,但文字隽永而内涵厚重,有自己独特的的视角,有许多人生感悟。
秋觅
2 楼        文友:程贤富        2016-09-02 09:22:52
  好象在赵忠祥的动物世界去逛了一圈的感觉。好文章!
程贤富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