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樱花

绝品 樱花


作者:染雨 童生,996.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39发表时间:2016-09-09 09:57:11

樱花 昨天夜里我梦到父亲,他坐在冰天雪地里钓鱼。我眼睛里的世界一片雪白,水面上漂浮着白色雪花。我看到他坐在故乡小池塘旁边的背影,把冻僵的鱼从水里拉上来。
   他不说话,也许他看不见我。他以那样沉默的姿势,静止在那里。池塘白雪皑皑,旁边是我记忆里的老房子,它的木门和古老的窗花,红色灯笼在屋檐下悬挂。桃枝上堆满厚厚的积雪,天空泛白,没有一片云朵,没有风,也没有阳光。我站在他旁边,水面突然形成两个空洞,伸出手去,可以触摸到里面的鱼群,温暖而湿润的液体和鱼儿们的黏稠身体。
   他戴着竹编斗笠,我看不清他的脸。我的灵魂在深夜里飞越千山万水,来到他的身边,如同一种约定,是我们前世的记忆,让我能够识别他。在这里,我看到他和我记忆中的老房子,沉默无声。
   我醒来,天气阴凉。早晨的时候,楼外有淅沥的雨声。季节从八月轮换到九月,我不再穿裙子和凉鞋,伞也不再用来遮阳,而是用来挡雨。金黄桂花在一瞬间全部绽放,每年九月,它的甜腻芳香,携带富饶水汽,弥漫过这座南方小城。它们像行踪不定的风,跨越在城市的缝隙里。我叫乔安,十八岁,我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三年,没有亲戚,没有朋友,能够认识的人不能够相互了解。我在寂静中,一个人度过很长一段时间。二十一岁,我告诉自己要去北方,我希望去看看北方的雪,它们是不是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感觉。
   我喜欢九月的雨和天气,因为它们像我的父亲。它以这样淅沥的雨声,敲打在城市的建筑和街道上,彼此接触,看到对方的落寞。不发一言,就能够明白发生过的一切。
   曾经,母亲和他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争吵,他的沉默让母亲对争吵感到恐惧。因为贫穷,他不停地做事。他告诉自己要送我读书,将我养大。除此之外,他没有其它心愿。后来母亲离开他,和其他男子结婚。所以,我在八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弟弟,我只见过他躺在母亲怀里吮吸母乳的样子,像一只无辜的小兽,在母亲怀里蠕动。他的眼睛明亮,后来我发现每一个婴儿,都有一双干净的眸子,只是后来它们又变得和父亲的眼睛一样,开始有浑浊的痕迹。
   他从来不送我去学校,不来开家长会。虽然我的成绩很好,一年级的时候,能拿班里的第一名。我把我在学校里得到的奖状和满分试卷给他看,他从来不夸奖我。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学习,我渴望他有一天能够拥抱我,或者可以抚摸我的头发。
   二年级的时候,他送给我一个生日礼物,是一棵植物幼苗。我不知道他把它从什么地方带回来,他把它种在屋后的竹林旁边。我不关照它的生长,像他不给我拥抱和抚摸一样。如同丢弃一颗种子,任其自生自灭。
   我喜欢和同班的女孩,在学校外的蔷薇花架下奔跑,春天的时候,大朵厚实红色的花朵在春风里招摇,整个林荫小道里充满隐约的花香。我爱它们,可是它们会凋落。我听到有人趴在窗户上喊我的名字,我回头看到,那个睁着大眼睛看着我的小男孩,他有自然卷的头发和棕色瞳孔。他让我以为是来自外星球的孩子。
   乔安,你的发荚掉了。他摆动着手里的纸飞机。
   我跑回去捡起那一对有蝴蝶翅膀的发荚,看到他从教室里走出来,把手里的纸飞机,朝天空倾斜四十五度的角度抛出去,然后,一个人到秋千旁边坐着。
   那只白色纸飞机,飞到他旁边的花园里。我跑过去把它捡起来,拿到他的身边。
   他抬头看着我。不说话。
   我继续保持拿着纸飞机的右手伸向他。他依然没有理我。
   我开始爬到他坐的那一架秋千里,那是一架可以两个人一起荡的秋千。我努力让秋千荡起来,让它越荡越高。他开始慢慢站起来,说,好了,乔安,你停下来。我已经感到头晕了。
   我没有再继续荡秋千,等它慢慢停稳。
   乔安,你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再次把手里的纸飞机递给他。
   我把它送给你了,我知道你喜欢它。
   嗯。我朝他笑。
   我叫未平。乔安,成绩优秀的孩子都不说话吗?
   我从秋千里站起来,然后跑到梭梭板上,他跟随我一起上去。
   乔安,你等等我,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我没有朋友。我把他的纸飞机从梭梭板上扔下去。
   你为什么要把它扔掉?
   没有,我没有扔掉它。我只是想让它飞起来。
   那只白色纸飞机,又飞到了那座花园里,这一次它落在荚竹桃的树枝上。我没有办法将它取下来。然后,我听到未平从梭梭板上滑下去的声音。他跑到花园里的荚竹桃树下,把鞋子脱掉,光脚爬到树上去。我在后面追他,这一次,他比我跑得快。他越爬越高,我站在下面,看到他的脚掌被树枝划出一道口子,有鲜血从伤口里渗出来。
   未平。你给我下来,我不要它了。我在下面朝他大吼,我从来没有朝别人这样说过话,他脚上的鲜血让我感到害怕。
   他没有理我,继续往上爬。直到我听到他从树上摔下来的声音,他没有哭泣,像我的沉默一样。他把手里的纸飞机递给我,我看着他,发出“呵呵呵”的笑声。他也笑,我们就这样蹲在花园里,笑了足足两分钟。
   自那以后,我们成为朋友。他坐在我的前面,老师要求他在我这里背诵课文。可是,他从来没有完整地背诵完任何一篇课文,我们每天下午,在人声混杂的教室里完成背诵任务。因为他,我总是要拖到很晚才能回家。父亲开始询问我,为什么那么晚才回去。我告诉他因为我是组长,每天要抽查同学们背课文,所以,要留到最后才能回来。之后他不再说什么。
   我把未平送给我的纸飞机,放在我房间墙角处的樟木箱子里。那是祖母留给我的一口箱子,上面有箱扣和雕花。因为它的陈旧,我喜欢它的样子。
   八岁的时候,我看到那棵被我丢弃的植物,已经长得比我高了,它在冷漠和寂静中开始长大,它没有死去。那个时候我爱上它,给它浇水,修枝和整理。
   小学毕业,我和未平升入同一所初中。我们在相同的班级里,我开始喜欢写作。我在日记本里记录我的一切,我怕有一天我会忘记它们。我依然努力学习,因为这样,就可以得到学校的补助和奖金,我一直认为,如果我的生活可以独立,也许父亲就不会那么沉默。也许他可以叫我的小名,或者在我入睡前给我讲故事。但是,他依然不停地在做他手里的事情。他种蔬菜、果树,照料一群不会说话的植物。春天的时候,他就会给果树修枝,等待它开花的时候授粉。他把那些雪白的梨花摘回来放在地上,收集它们的花粉。我看到它们的时候会感到眩晕,因为它们和雪一样太过洁白。长久的凝视,会让我误认为自己从一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我初二的时候,他开始买书给我,把它们放在我的床头,再默默走开。那些书讲的是青春期的心理动乱和生理特征,我在晚上的时候看它们。那是个春天,他送给我的那株植物,在那一年开了花。粉红的花瓣层层叠叠,像婴儿吹弹可破的肌肤。它们以一种极致衰颓的美感,掉落在春风里。他告诉我那是樱花。它们美丽,短暂。像我的母亲,不能长久地待在父亲身边,它们同样不能长久地待在同一个季节里。所以,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让我迷恋,尽管它们会消失。它们流泻出来的微光,像夏天的黄昏,那样的霞光,会把这个孤独的蓝色星球,笼罩在琉璃般的忧伤里,像巫师的魔法,变幻着山峦和河流的色彩。
   十三岁的时候,未平的家要从这里搬迁。他送给我一对毛绒玩具,我把它们挂在房间的壁灯下。两只小熊中间,有一颗红色桃心,后来我把它们放进了那口古老雕花木箱里。
   他告诉我以后会回来看我,会写信给我。我收到他的信,在阅读之后放入箱子里。那些信我只读一次,然后用胶布把撕裂的封口缝合。
   初中毕业,我和他失去联系。我在县城里的高中上学,每天早晨六点起床背诵语文和英语。我不喜欢数学,但是我可以学懂它。很多事情,我可以做它们,只是我不愿意。就像很多路我都可以走,可是,我只能选择一条,所以,我可以走上任何一条路,再执意去抵达它。为它付出代价。
   我每天依旧在努力学习,我渴望离开这里,离开父亲。
   高三那年,他喜欢去附近的村镇里钓鱼。我每周都可以喝到他炖的鱼汤,他只放一条鱼,加蒜和生姜在一起熬煮。我不喜欢那样浓烈的鱼腥味,但是,他一直在炖它们,我也一直在喝它们。我知道仅仅是因为我需要它们。
   那年暑假我离开故乡,离开他。他送我去南方的小城里读书,在火车站,我看到他瘦削的单薄身体和沉默的嘴角。他的瞳孔已经不再明亮,面部因为阳光暴晒有色素堆积。他站在站台外,看着火车逐渐离开他。我看到他倒退的身影,湮没在疾驰的车厢背后。躺在卧铺车厢里睡过去,第二天清晨,抵达属于我的陌生城市。
   我收到陌生的消息,来自那个手里拿着纸飞机的少年。我们再次抵达同一个城市,我看到他长大的模样,他的棕色瞳孔,和少年时候的一样。他身边的女孩露出甜美笑容,他们一起穿越校园里的一大片樱花林,那是和父亲送给我的植物同样的,它们在这里大片生长,翠绿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烁。
   乔安,你好。好久不见。他站在我面前。
   他们离开的背影,像父亲站在站台后的倒退身影。那个时候,我明白,我和父亲,和母亲,还有未平,我们之间隔着无法横渡的海水。
   没有爱情,我一样可以生活。不是谁离开了谁就无法生活,从来都不是。爱情带来安慰与温暖,但是,只有孤独才能支撑我前行。十九岁我回去,父亲开始爱上看书和钓鱼,我开始喜欢上这样逐渐老去的父亲。他不再那样疲于奔命。他会对我微笑,和我聊天。可是我已经长大。我渴望有一天可以带着他去旅行,这样,他就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旅馆里一个人哭泣,来自他前半生的沉默。我可以睡在他的隔壁,听到九月里下雨的声音。
   我害怕那种储藏在身体里的沉默,它们像石头森林里的人群,灵魂在腐烂的时光里爬,行而没有出口。在任何难过的时刻,只能用雾霾掩捂住伤口,在站起来又落下去的轮回中不停地旋转,在周而复始的不知疲倦中醉生梦死。我厌恶那样的生活,但是我无法选择离开它。我想它的重要性,和我离不开氧气一样。
   二十岁他离开我,在医院里,他把一张银行卡放在我的手里。母亲带着弟弟来看他,他朝母亲微笑。我看到他闭上眼睛离开我的样子,都是那么沉默,只有他眼角的泪水,是会说话的精灵,它们告诉我,他对我的爱。
   我在他的房间里看到我小时候的照片、奖状,还有那些满分试卷。这些都被他收藏在衣柜的夹层里。我把这些东西和未平送给我的礼物与信件,放在一个搪瓷盆里烧毁,然后和他的骨灰一起,埋葬在那棵樱花树下。
   二十一岁,我看到它开出满树粉红花朵,我把它们摘下来,放在我喜欢的书里。我不想让它们就这样掉落在春风里。然后,我告诉自己要去北方,我要看看那里的雪,看看它们洁白的样子,是不是和父亲摘的那些梨花一样,让我感到眩晕。
   我害怕在一座城市里待得太久,会找不到出口。所以我离开它。我的生命里,有如潮水般起伏的陌生人,在超市,街道,天桥上看到的陌生脸庞,我们的擦肩而过,像呼啸而过的风。而那些长久停留在我生命里的人,他们离开我。我们之间的时光距离,仅仅是比那些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要长,我们注定为彼此停留一段时间。但是,我们注定要独自前行。
   我知道我们没有分开,你的离去,被我安放在樱花树下。那样的话,我们的气味就会如此贴近,我知道你没有消失,你只是以尘土的姿态回归了自然。一如你的沉默,你回到你原来的样子。我延续着你的生命,来自各种元素塑造起来的身体,我只是不知道,是谁为它注入了灵气,可以让我们在世间相爱。
   你曾经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以坚韧静默的姿态爱过我。我知道你的心,像九月里的大雨。我能够明白的,是你不说话的样子,我知道它背后的波澜壮阔。我明白你,是你逐渐溃散消失的身体,在黑夜里默默流淌过滚烫的泪水。你看不见我的爱,它在我身体上的记号,是你带给我的独有的味道。如果我翻越千山万水来寻你,把用樱花做成的书签,绑在我的手指上,因为我怕你将我遗忘。暮色四合,把我放在河岸的灯火之外,看你越走越远。
   如果离开的时候,灵魂从身体中抽离,回归它的世界。那么,只有身体来自于尘土,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离。

共 46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一个沉默了一生的父亲,被灵动的笔触,展现在我们面前:曾经,母亲和他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争吵,他的沉默让母亲对争吵感到恐惧。因为贫穷,他不停地做事。他告诉自己要送我读书,将我养大。除此之外,他没有其它心愿。当孩子把学校里得到的奖状和满分试卷给他看,他从来不夸奖孩子。他送给孩子一个生日礼物,是一棵樱花幼苗。不知道他把它从什么地方带回来,他把它种在屋后的竹林旁边。孩子不关照它的生长,像他不给孩子拥抱和抚摸一样。如同丢弃一颗种子,任其自生自灭。后来,孩子在他的房间里看到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奖状,还有那些满分试卷。都被他收藏在衣柜的夹层里。父亲只是以尘土的姿态回归了自然。一如他的沉默,你回到他原来的样子。文章语言流畅,叙述自然,描述细腻,情真意切,堪称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0912000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61107第718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6-09-09 10:17:33
  父亲的爱,沉默而又厚重。欣赏了,问候作者。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宏声        2016-09-11 05:55:56
  中秋节快到了,我怎么会忘记我阅了江山文学网中美文的作者呢?我站在高楼顶上望着远方,大声送给同聚江山文友的祝福:祝远方文友中秋节快乐!
3 楼        文友:春雨阳光        2016-09-17 21:24:07
  文章写作者和同学的关系,实际上反衬出作者和父亲之间的情感距离。在父亲离去之后,在同学离去之后,作者经历了人生的痛,同时,也感悟出了人生的道理。
语文教师
4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6-11-07 20:22:24
  以樱花幼苗作为生日礼物,本就与众不同,再加上父子感情上的微妙变化,使这篇文章产生了荡气回肠的艺术效果。祝贺佳作入绝,争取更大辉煌。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4 楼        文友:染雨        2016-11-10 12:39:52
  谢谢编辑老师留评。老师辛苦了。
5 楼        文友:欣雨文萃        2016-11-07 20:23:00
  祝贺获得绝品!文章亲切,有人情味,文学性也不错,再接再厉,再争取新作入绝!
因眼睛问题已删除数百全部好友有事可飞笺
回复5 楼        文友:染雨        2016-11-10 12:41:01
  谢欣雨文友,定会再接再厉。
6 楼        文友:凫水晔        2016-11-07 20:28:36
  浓浓的深情,唯美而文字,问好,恭贺斩获精品
7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6-11-08 10:32:46
  纠正六楼晔晔,是绝品而不是精品。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8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1-08 18:53:02
  一种沉默的父爱,一段孤独的人生。染雨的文依旧美的让人心疼,那些细致到极致的心理描写,像从心里长出来的一样,却又寂静无言。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9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1-08 18:56:42
  你的《云昙》读了好久,断断续续的,每次读都有不同的感受,放下一段时间又要重新去读。总觉得染雨的文字,每一个都是有灵性的。或许是偏重心理描写,所以总能抵达人的内心。尤其是那些孤独不羁的人,读起来仿佛在与自己的内心对话。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回复9 楼        文友:染雨        2016-11-10 12:38:24
  随风。谢谢你一直读我的文章,我知道我们可能有很多共同的地方,我了解。希望我们一直写作,一直探索。
10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6-11-10 15:59:30
  好的文字需要大音无声,不喧嚣,不做作,不需要噱头,只表述那种深沉的爱就足够了,这篇也是如此,有值得借鉴之处,推荐阅读。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