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笔端流云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云】烈女坟(小说)

编辑推荐 【流云】烈女坟(小说)


作者:叶抹夕阳 布衣,313.7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05发表时间:2016-09-18 12:59:20

【流云】烈女坟(小说) (上)
  
   桂花坐在大门口的金桂树下,乌溜溜的秀发垂到腰际,一下一下地在纳着鞋底,她眼睛时不时地瞟一眼大路的尽头,不知道望尽了多少个春秋。这时,嫂子从菜地回来了,看着桂花那苍白的脸,心疼地在她身边坐下:“傻妹子,别做了。你看,太阳都偏西了,咱也该回家歇歇了。身体可是咱自己的呀!眼瞅着你哥他们也该回了。”
   桂花看了嫂子一眼,苦笑着说:“就这几针了,今天这双鞋不做好我心不安呐。”
   吃过晚饭,桂花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强打起精神开始上鞋帮。她先认真地把鞋帮定在鞋底上,然后用钩针密密地把鞋帮缝上。那针脚是一针连一针,一针挨一针,似乎把自己的生命也缝了进去,终于在半夜时分做好了这双鞋。她又端详了一遍,扯掉了两个小线结,才站起身,打开墙角的老式木柜,里面整齐地摆放着清一色的崭新黑布鞋。她小心地把它们一双双拿出来,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又小心地把它们连同今天刚完工的那双一起放回木柜里,关好柜门,还落上了锁。
   她双手抚着木柜,喃喃地自语:“三十八双鞋了。你咋还不回来穿呢?你不是说最多等我做好五双新鞋子你就回来了吗?今天,我已经把第三十八双也做好了呀,你咋还不回来呢?”说着,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吧嗒吧嗒”滴落在木柜上。许久,桂花从木柜上抬起头,擦了擦脸上的泪:“大龙啊,我累了,再也不能给你做鞋了。今晚是我最后一次陪你了。”说完,缓缓地来到金桂树下。她摸着那粗壮的树干,深情地说:“金桂树啊金桂树,你忠实地陪伴了我三十八年呐。我知道是大龙叫你来陪我的。你就是我的大龙啊!”一阵暮秋的晚风吹过,行将凋谢的金桂花飘满了她的全身。
   第二天清晨,哥发现桂花披着满身的金桂花,靠在那粗大的树干上,脸上露着恬静的微笑。
   三十八年前,也是金桂花开的时节,保卫战还在残酷地进行着。桂花正在锅台前忙着晚饭,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她心里一阵惊喜,忙迎了出去。果然是她天天牵挂的大龙。由于走得急,他那黝黑的脸上挂满了汗珠。桂花来不及打招呼,赶紧转身打了一盆水:“快先洗洗,瞧你这猴急样。”
   大龙接过水盆,边洗边说:“部队撤了,连长给我一天假,让我回来向家人告别一下。后半夜一定要归队。”
   “这么急啊?”桂花问,“那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大龙边倒水边回答。
   俩人走到屋里,桂花把事情告诉了爹妈。爹抽了一袋旱烟,沉思了一会儿,果断地说:“大龙,现在兵荒马乱的,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了,我看,今天就把你俩的事给办了吧,也好让闺女心里有个底。你说呢?”
   大龙看了一眼桂花:“我听桂花妹子的。”
   桂花羞红了脸,躲到了妈的身后,小声说:“我听爹的。”
   桂花爹从炕席底下拿出红纸说:“好,孩她娘,你和闺女剪几个喜字贴上。大龙,你把那只鸡杀了。咱亲戚也不请了,以后再补吧。我去请农会主任来见个证,这事就算办了。”
   大龙娘从炕席下拿出那块一直珍藏着的银元,塞进桂花的手心里说:“娘也没什么给闺女,这是娘的陪嫁,一直没舍得花,就给闺女留个念想吧。”
   洞房里,桂花摸着大龙厚实的胸脯轻轻地问:“你就要回队伍上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大龙抱着她丰满的身子,看着她充满柔情的大眼睛,坚定地说:“最多等你做好五双新鞋子,我肯定回来!”
   “那我起早贪黑,一个月就把它做好。”
   大龙拍拍她芍药花似的脸蛋:“按规矩,一年一双。或许你才做了一双我就回来了。”
   这时,忽听得外面敲窗棂的声音。大龙使劲地抱住桂花:“该出发了。”
   桂花紧紧地搂着大龙:“不管多久,我等着!你一定要回来!”
   在大门口的金桂树下,大龙紧紧拉着桂花的手坚定地说:“不管多久,我一定到这棵金桂树下找你!”
   桂花柔情地看着大龙:“只要你到了这棵树下,见不到我的人,肯定会见到我的坟!”说完,从贴身衣袋里掏出娘给的那块银元,塞进大龙的手里,“带在身上,辟邪。千万别忘了我,啊?”
   大龙离开后不久,村子里的人遭到了疯狂的报复,桂花的爹妈也惨遭毒手,哥带着全家躲进了大山里。可桂花不论哥嫂怎么劝,死活都不肯离开家。她站在金桂树下对嫂子说:“我走了,大龙要是回来了,叫他到哪里去找我呀?他说过的,一定会到这棵金桂树下找我的。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这棵金桂树的!”白天,她躲在后山的小水沟里,夜深了,就偷偷地来到金桂树下,痴痴地等着自己的心上人。
   经过艰苦奋战,最后胜利了,同村的二狗和水根回来探亲,带来了大龙英勇牺牲的噩耗,桂花抱着金桂树哭得死去活来。听说了大龙牺牲的地方,她立马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一定要去那为大龙收尸。她要把大龙带回到她的金桂树下!二狗为难地说:“别说你到不了,就算你找到了,我们也不知道大龙的尸体埋在哪里呀?”
   “你们是一起出去的老乡,连他葬在哪里都不知道吗?”桂花发疯似的摇着二狗的肩膀吼道。
   “当时这么危急,直到我们撤出来后才发现大龙不见的,部队开始的结论也算作失踪。可整整十年了,还是音讯全无。这才认定大龙牺牲了。”水根嘟囔着回答。
   “这么说你们谁也没有见着大龙的尸体?”她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大龙活着,肯定还活着!”
   哥看着正在金桂树下纳鞋底的桂花说:“妹呀,大龙十五年没音讯,政府把烈士证书都发下来了,咱就别等了吧?妹还年轻,总不能等一辈子呀?”
   桂花不耐烦地打断哥的话:“人还没死,发什么证哪!要发可以,把大龙的尸骨送到再发烈士证!”说完自顾自哧拉哧拉地纳起了自己的鞋底。
   二赖子是一个小头头,他看见桂花天天晚上独坐在金桂树下,觊觎她的美貌,又欺她没男人,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几次欲调戏她,都被她骂得狗血喷头。二赖子恼羞成怒,就造谣说她男人是逃兵,幸亏哥拿出了那本烈士证书,才幸免一难。哥又劝她说:“妹呀,单身女人的日子不好过啊!别等了,找个老实男人过日子吧。”
   桂花说:“哥,你别劝了,三十几年都熬下来了,我这一生就等着他了。哥,我生不能等到他,死也要让他在金桂树下看到我的坟!”话说到这份上,谁也不敢再劝她了。
   在苦苦盼了三十八年后的晚秋清晨,在这棵见证了这段凄美爱情的金桂树下,桂花静静地等待着她生命的另一半。她把自己对大龙的一片痴情化作了永恒!留在世上的,是那一尘不染的木柜里整整齐齐放着的,三十八双新布鞋。
  
   (下)
  
   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经过三天如坐针毡的煎熬,他终于踏上了阔别八十载的故乡之路。原来这位老人就是桂花苦苦等了一辈子的丈夫大龙。老人不顾劝阻,不顾自己已九十八岁的高龄,连夜驱车二百余公里,于半夜时分赶到了他魂牵梦萦的金桂树下。尽管是在意料之中,老人还是经受不住,瘫坐在他朝思暮想的妻子墓前。往事如磐,历历在目。
   八十年前在金桂树下与刚成亲的桂花依依惜别后,部队就连夜向西出发了。大龙和他的战友们,从湘江之滨的鏖战到赤水河畔的奇兵,从嘉陵江上的博击到泸定桥边的呐喊。经过大小数十次的激战,终于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饱经苦难。
   大龙所在的队伍,开辟新的根据地。一天清晨,他们与敌人的骑兵团遭遇了。在激战中,突然一发炮弹在大龙身边爆炸,随着一声巨响,大龙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大龙被冷风冻醒时,伸手不见五指,四周静得可怕。他试着动弹了一下,除了脑袋嗡嗡作响外,全身却意外的没有一点异常。于是赶紧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战场。也不分东南西北,只想离得越远越好。当再次醒来时,他已躺在一个小窝棚的热炕上了。只听见外面一个姑娘的声音:“爷爷,您看这衣服。哥应该是前天在这里路过的那支队伍!”
   “小声点!枣儿,别洗了,赶紧把它烧了。要是有人问起,就说你哥是在外做生意回来的。知道不?”
   “嗯,知道了。”叫枣儿的姑娘应道。
   大龙这才知道他们把自己错当作这位枣儿姑娘的哥了。
   过了一会儿,枣儿姑娘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地瓜粥。大龙整整一天一夜没吃过一点东西,连水都没喝过一口。一见到这碗粥,连感谢都来不及说,接过来就大口大口喝起来。急得枣儿在一旁连声说:“哥,慢点,别烫着了。”
   大龙一口气把这一大碗地瓜粥喝了个底朝天,才抹抹嘴,对枣儿说:“姑娘,对不起,我不是你哥。我是一个侦察排的战士。”
   枣儿听了赶紧朝外面喊:”爷爷,快来呀!我哥脑子摔坏了,他不记得我们了!”
   大龙下了床,边往外走边说:“姑娘,我真不是你哥,你们肯定认错了。要不我到院子里,你们再瞅瞅?”
   在院里,两人上下打量了半天,枣儿还是摇摇头说:“没错呀,是我哥呀。哥,你这是咋的啦?”
   爷爷眯着眼睛对着大龙的眉毛瞅了又瞅:“太像了,太像了!枣儿,这不是你哥。他的眉角没有痣。”
   枣儿不相信似的又走过来仔细看了看大龙的眉毛,才红着脸小声说:“对不起啊,大哥。你们实在太像了。”
   爷爷说:“外面满世界都是敌人,出去你也活不了,不如先在这里住下,等太平些了再作打算吧。”停了停又说,“在这里就当枣儿的哥吧,外人肯定看不出来。”转过身对枣儿说:“他哪些地方要是和你哥不像,你就给他学学,别让那些白狗子嗅了出来。知道不?”说完,就背着背筐出门了。
   “哎!”枣儿望着爷爷的背影响亮地回答。
   大龙思量也没地方可去,看枣儿要下地,就说:“我也去吧,这可是我的老本行了。”
   枣儿说:“哥,你不歇歇?”
   大龙说:“庄稼人,身子哪有这么金贵?”说完,利索地拿起墙角的锄头,跟着枣儿下地去了。
   路上碰到了放羊的罗大爷和枣儿打招呼:“哟,你哥啥时候回来的呀?”
   枣儿笑着说:“今儿天没亮到的家。”
   “几年没见,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勤快。”老人说着,挥挥手,赶着羊沿小路上山去了。大龙心想,自己和枣儿她哥长得还真是一个样,心也就放下了。就这样,和部队失去联系的大龙就以枣儿哥哥的身份,在这个叫枣儿沟的偏僻小山村住下了。大龙为人耿直、义气,还天生一副热心肠,才一两个月,就和当地的村民打成了一片。
   一天,大龙下地路过魏奶奶家,看到魏奶奶正在吃力地起羊圈。赶紧说:“哎呀,快放下,让我来!”不由分说夺下魏奶奶手里的羊粪铲,把身上的小白褂一脱,光着膀子麻利地干了起来。
   魏奶奶站在一旁搓着两只手一个劲地说:“这,这大侄子,这咋好意思呢?”
   大龙边干边笑着说:“魏奶奶,没事。您老以后有事吱一声,我啥也没有,就有一股子傻劲!”
   “怪不得昨儿晌午老杨媳妇跟嫚儿她娘说:‘哪个妮子要是嫁给大龙,准错不了。’听她的口气,是想把嫚儿说给你当媳妇呢!”
   大龙听了随口答到:“那可不敢,我是有……”话到嘴边,急忙活生生地咽了下去。
   魏奶奶见状,笑着凑近大龙的耳朵神秘地说:“其实我们几个老家伙早就知道你不是枣儿的哥,只是没捅破而已。不过放心,谁也不会坏事!你看,老杨媳妇还在为你张罗着媳妇呢!这老东西可是瞎操心了。哈哈哈哈!”
   从魏奶奶家回来,爷爷说:“开春了,你兄妹俩把肥料拉到地头去,我把要用的农具拾掇一下,顺便搁两张煎饼给你们带来,省得你们来回跑,耽误工夫。”
   大龙听了,就和枣儿拉肥料下地了。快晌午时,突然从村里传来几声枪响,大龙一惊。枣儿说:“没事,又是那群疯白狗子。咱也没什么可抢的东西了。你放心吧!”
   正在议论着,只见放羊的罗大爷气喘吁吁地边跑边喊:“枣儿,快回家去看看你爷爷,他快不行啦!”
   枣儿丢下粪叉就往家跑。等他们跑到门口,只见院子里围着一堆人。枣儿推开人群挤进去,见爷爷躺在血泊里,胸口的血还在不停地往外冒。爷爷看见枣儿和大龙,无力地伸出带血的手,费力地把他俩的手握在一起,嘴角微微地动了几下,头一歪,就再也没醒过来。几位大娘费了老鼻子的劲,总算把哭得死去活来的枣儿架到了屋里。大龙在乡亲们的帮助下,以儿子的身份,料理了爷爷的后事。
   看着失去了亲人的枣儿,大龙只好把找部队的事暂时放到一边。安慰说:“你放心,爷爷不在了,有哥在!今后哥就是为你撑起这片天的人!”
   枣儿哭着扑到了大龙的怀里,抽噎着说:“哥,你是部队上的人,迟早总得走呀!”
   大龙握着枣儿的手,坚定地说:“部队,我肯定得回!可既然爷爷临终时把你托付给我,那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从此,大龙一边四处打听部队的消息,一边尽心照顾着苦命的枣儿。
   大龙后来打听到了部队,强压住内心的激动回到家里,可一看到正在锅台旁忙碌着的枣儿,心里就犯了愁:自己走了,剩下枣儿怎么办呢?枣儿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问他怎么了。大龙就把罗大爷带来的消息告诉了她。

共 623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结构精巧,人物塑造栩栩如生,有血有肉,娓娓道来,不偏不倚。整篇小说以大龙和自己的妻子桂花,相伴了一辈子的“妹妹”枣儿为主线,展示了那个特殊时期的爱情。由于时期特殊,大龙在匆忙娶了桂花之后便随着部队离开了,在这段日子里,家中的桂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在家没日没夜地纳鞋,等着自己的丈夫归来。可是已经几十双鞋都已经纳好了,还是没看见丈夫大龙归来的身影。话说两头,大龙因为负伤被当地的老百姓所营救,因为和枣儿的哥哥长得很像,便以这个身份住在了枣儿家。后来枣儿的爷爷去世,留下枣儿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子,想起爷爷临走时的话,大龙也得照顾好枣儿。几个月的相处,让枣儿深深爱上了这个以哥哥名义的大龙,在后来的日子里两个人相伴左右,以兄妹的身份生活了几十年,不离不弃。枣儿终身未嫁,一直以妹子的身份陪伴大龙走过整整六十年,之后离世。大龙回家寻亲,发现新布鞋,看着桂花,想起约定,不禁泪眼朦胧。在桂花树下,有两座新坟——烈女坟。欣赏佳作,倾情推荐共赏!【编辑:墨竹抚寒】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墨竹抚寒        2016-09-18 14:45:59
  一篇不错的小说,喜欢。
墨竹抚寒
2 楼        文友:半步蜗牛        2016-09-18 14:51:30
  构思巧妙,文笔流畅,一篇惊世之作,欣赏了!!
3 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6-09-18 17:46:01
  很好的一篇小说,赞!祝创作愉快,佳作连连!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4 楼        文友:娇娇        2016-09-21 19:11:43
  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娇娇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