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时光日记

精品 时光日记


作者:染雨 童生,996.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09发表时间:2016-10-02 08:06:44
摘要:这篇文章写于去年,现在的心境已经发生变化,不再符合当时,觉得今后的文字也不会再这样去写。经过一年时间,对文字有了新的认识,但这篇日记算是对时光的见证,所以愿意把它发出来。

时光日记
   夜间起来上厕所,一开门,又看见昨夜那只老鼠,沿着猪圈爬过进入洞里,是与它积了百世的缘分,才有如此机缘巧遇,几颗米粒形状的黑色老鼠屎,闲置在水泥抹过的猪圈边缘。自奶奶过世后,梦里不得安息,她时常光顾我的梦境,醒来的时候,却又不记得梦里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她来过,在脑海里模模糊糊地微笑,想来老天待我也算仁义,可以让我在梦里与她见面,白日与黑夜,也不过是一场轮回,心里所存的一切亦真亦幻。
   天不亮,姨娘姨父上街买菜,晨光熹微的时候,我才起来打清水洗脸、刷牙,老屋底下的花香飘上来,闻得出是紫茉莉的余味。去园子里摘新鲜的玉米,整个玉米脱离茎秆,震落了剑形长叶上的露珠,落在头发上、衣服上,再去旁边的地里,用镰刀挖了一个半大的红薯,生火、做饭。
   早饭过后,阳光普照,洗衣台被晒到发烫,昨夜换下的衣服,便要等到下午才洗,姨娘回来后,去摘园子里的豇豆,摘完后,烧火加水煮到半熟,摊在大的簸箕里晒干,用口袋存放在柜子里,等冬天和排骨一起炖了吃,有一股晒干的太阳味儿留在汤里。
   前几日新挖的花生,晒在二楼的阳台上,水分每天随太阳慢慢蒸干,种子一日比一日干。大朵黄色丝瓜花向阳开着,绿色卷须朝搭建的竹竿上爬,去鸭圈旁拉开栅栏,放了鸭子出来觅食,母鸡的“咯咯”声响起,进去一看,稻草堆好的鸡窝里,正躺着一枚黄色椭圆鸡蛋,伸手捡蛋,母鸡体内的温度还残留在蛋壳上。
   黄昏时分,邻居邀了姨父一起,去打大树上的核桃,核桃树下是大片荒草,先锄去荒草再打核桃,才能捡到核桃,竹竿一伸,手用力一挥,小酒杯大的青色核桃,从树上咕噜噜地落下地来,提了竹兜去捡,黑蚂蚁爬上小腿,黑白相间的野蚊子叮咬皮肤,核桃捡了一大堆,身上却起了大大小小的红疙瘩。
   核桃树生在邻居家门前,屋里有个女人长得肥胖,她听到声响,摇着身子走出来,走路颠簸,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观看,时而叮嘱在树上的丈夫,小心脚下的树枝,她的孙儿也闻声而来,男孩子走路也是异常,颠簸难行,他嬉皮笑脸割了毛茸茸的植物,朝我身上摇晃,我皱眉不理,他只好撤去。不过多久,又抱着个篮球在我眼前摇晃、尖吼,我拿镰刀在地上一戳,吼了一声,他又只好撤去。第三次,他又滑着滑板车朝我冲来,我躲,他一路冲到前面去,后来便不再来烦我。
   提回来两兜兜新鲜核桃,和姨父去屋后的荒地里,烧高过人的野草茎秆,用镰刀砍茎秆底部,堆成一堆,点火烧燃,去附近地里摘新鲜玉米,剥皮,捂在火堆深处,青烟飘起,天黑至青灰色,不远处的田里,也有堆烟升起,丝瓜花闭合花冠,马兰花开浅浅淡紫色头状花,点缀在荒草崖间,处处可见,摘小坡上的艾草放在鼻前,散发芳香,还有薄荷草,摘来闻,清凉刺鼻到肠胃深处。
   离开时刨开草木灰,取烤熟的玉米,摘南瓜叶包裹着,以免烫手,回家后分着吃几颗,尝尝野味。
   夜里云遮月,蝉鸣透过山林,不见星光,正好入睡。
  
   二
   晨起后,收了老屋废土地上的高粱,天气阴凉,不见太阳,公路边居住的邻居早起进城,要姨娘帮忙喂猪,大头黑母猪站在食槽旁,对角有四个刚出生不久的小乳猪,眼神明亮如婴儿,身体蜷缩如两只狗,一直朝人狂吠,出来下了三两雨点,地面未湿,屋外结了一坨坨青油油的柚子,摘了一颗抱在手上,有青涩宁人的气息。沿公路旁一棵板栗树,果实攒在绿叶间,青色幼小还未成熟,狼尾草上爬了背部有三只十颗星的黄色瓢虫,黑色蚂蚁沿草间来回,触角灵动活跃。后坡的园子里种萝卜,胚芽突破种皮,小绿芽在土里营养生长。草丛里野棉花开了,粉红色花朵,征兆着种蚕豆的时节到来。
   一个人在夜凉如水的初秋夜里,想着忽近忽远的事情,孤独与黑暗使心里沉沦,喜欢这种优美的颓败感,白日里的笑容和话语,只是当时情景使内心有感所发,有时被时间和人事限定,说的话都不算最真的话。只有一个人在夜里慢慢想起,透过心底层层纱布的过滤,才会看清自己的真实,人生而彷徨,把外界动荡的存在,显现在心底,带来会嫉妒、愤恨、猜疑,愈想得到快乐,愈是觉得快乐遥不可及。
   父母长年在外,有时觉得与他们毫无关联,自己的人格慢慢得到独立,电话里只说琐碎的话,回头来,心里不再有从前的波澜。热络的友谊使人疲倦,不会有一个人真正的理解另一个人,大学里的人,都只在为自己的心情编织一块锦布,所以会慢慢成长,保护自己的心,不去对任何人抱有希望,有的人对你好,是满于道德感的优越,有的人对你好,是为疯狂的存在感,还有的人会不满于你、厌恶于你,曾经用心过后会力不从心,不愿意再从情感上得到任何人的依赖。
  
   三
   早晨,浓雾流淌在山与山的沟壑之间,阵阵清气透过衣襟,和姨娘走公路上去串门。那家人的猫,生了一只黄色小猫,娇小可爱,猫生性灵异,眼神警惕,不愿靠近生人,放猫碗的木楼上,堆满锄头和镰刀等杂物,还有一口红色箱子,里面养蜜蜂,工蜂流连在箱缝间。女主人的园里,结了满树梨子,怕蜜蜂咬食,靠塑料袋与纸袋包裹,葡萄架上只留了零星的青红串子,大多被蜜蜂吃掉,一池绿水旁长了一棵高大的柿子树,结了满树青色果子,果子尚小,看样子是野生柿子树,地里种了西瓜,绿油油的一片,被茂盛的南瓜叶遮住,三行香葱排在南瓜叶与池塘之间。女主人给我们摘了葡萄、梨子、西瓜,又叫姨娘自己摘了香葱回来,收获颇多,道谢后,照原路回去,路旁遇到一条黑色乌梢蛇,身子两摆钻进草丛里去,黄色眼蝶飞快从身旁飞过。
   山峦熠熠生辉,浓雾渐渐变薄,去田里看稻谷,路上看见开得如火如荼的彼岸花,想着待会儿回去,摘一两朵插在花瓶里。谷穗饱满下垂,满田黄澄澄的谷子有些耀眼,田里的水已经看不见了,冰了裂缝,这几天阴湿,土壤依旧水分充足,只等再过四五个太阳就能收割稻谷,也有迟熟品种正处在扬花期,穗子上有黄色花蕊。路旁的牡荆树,开满树紫色小花,圆锥花絮,伸手去摘,不小心抖落小花纷纷下落,落在发间,不舍拂去。
   和姨娘去路旁的邻居家里看养的肥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刚从田间回来,满额汗水,头发半湿半干,皮肤黑黄。她热情好客,开冰箱拿冰棍给我,姨娘见她家里小孩来往更多,替我拒绝回去,她又开储物柜拿了饮料给我,这次便不再拒绝她的好意了,接了过来,彼此都喜笑颜开。猪圈里有一头黑色大母猪睡得正打鼾,肚子浑圆,已经怀了几个月的猪宝宝,番薯叶子被吃光,只剩下茎秆。
   出来的时候,太阳照过半边山林,浓雾消散,晨风带着露水,如阳光倾泻而下打湿蒙尘,天空蓝得不深,大朵白云似绵阳的绒毛隆起。姨娘要走无草的小路回去,我心里惦念那丛红花,和她分道扬镳。如手掌般伸向天空的曼珠沙华,生长在各种杂草之间,微弱的力量与命运之间的抗衡,茎秆中空,笔直向上,红得妖艳决绝,走向颓美之末。伸手摘了两朵回去,插在清水瓶中。
  
   四
   第二天是鬼节,晚上弄纸钱和姨娘发生矛盾,我生性敏感,从她的脸上看出各种情绪,明里暗里、家里或个人,如电影般在脑海里放映。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如一场游戏,一直玩不来这场游戏,不谙世事、不明游戏规则,时而在深夜里掉入游戏黑洞,无法自拔。大人们白日里相谈甚欢,笑容在风和太阳下至真至纯,局外的人会倍感舒适,离开后,却相互说对方的短处,等到再次见面,又能把持好言相加的缓和状态,彼此生活还是一样毫无变化,他们或是得了这游戏中的什么真理,才能这般收放自如。
   情绪常常在夜里变得僵硬,思维的门找不到出口,听一切微妙的声音,都让人遁入荒漠之感。夜里做梦,幼时和少年时期的玩伴,涌进老屋的房子里,说说笑笑,场景变化之后,自己又坐在奶奶以前睡觉的木床上,保持着幼童的模样。床对面的木门朝外开,院里的孩童,牵着一只长鼻子白色小狗朝我走来,一起坐在木床上聊天,我抱着那条狗,莫名其妙的伤心,思绪渐渐清醒,一切化为虚有。醒来后,剩下眼角的泪一直往下流,此后一直失眠到天亮,听到姨娘用刀砍竹子的声音,心湖被石子打破平静,想起昨晚和她争论后的冷战,不知道要如何相处下去。
   梦境如海市蜃楼一般,重现往日光景,让人无比思念,午夜梦回,会成为无数写作者手中的话,不是因为它惯用,而是尝过那种滋味的深沉,才感到坠落深渊,无可救药。
  
   五
   天阴树凉,鸟雀乱飞,农历七月十四,人间鬼节来临。
   午间下了一场细雨,持续的时间不长,斑鸠清幽的叫声从山中传来,蝉鸣声依旧聒噪,却少了炎热。农间传言,这天忌吃丝瓜,忌吃粉条,故去的先人要回家,需做好饭菜端上桌,等先人吃好后自家才吃,半夜不能出门,因为夜里鬼魂乱窜。
   午后睡在床上,看天光透过蓝色布帘,光微弱得像心里的动辄起念处,屋内的摆设安静稳妥,木椅子的影子,画在水泥墙上,看不见边的轮廓,如此时无岸的心,海一样波澜不惊。另一面又堕入思维的空洞里探寻,像藤蔓植物寻找可攀援的附属物一样,在阳光下抖动自己的卷须,颤颤巍巍将手爪伸向高处,让生命可靠。人也需要有所栖息,不然就像随风漂浮的蒲公英,看似自由无所束缚,实则是在被比自己更强大的命运之手,强推到未知的角落里,继续繁衍生息。
   然而,心还是飘忽不定,能信的,就只有命的神灵,她把人间一切话剧写好,只等角色一一上场,演绎属于自己的一生。有人幸运地扮演了命运的宠儿,有人不幸地扮演了命运的苦难者,不管他在戏中的身份地位有多高或多低,不管他享尽荣华或颠沛流离,最终都要走向命的衰竭,死是我们最终的归属,它是生的延续,命的神灵,见你前世颠沛流离,会在你的下世,让你走一场繁华,生命即是如此轮回,所有的美貌和金钱,都是一霎烟云,一切都在稳妥又迅疾的变化中,能追随的,只有内心的平静,守住朴素的底念。
   傍晚蹲在院里烧纸钱,捎给故去的先人和孤魂野鬼们,月亮圆得还不完整,天空里有风,月亮在云层里穿梭。月光忽而明亮,忽而阴暗,云层像水荡起的涟漪,朝后扩散去,卷了又舒,舒了又卷。心里无比想念爷爷奶奶,他们会在月亮的一角里,静赏另一片星空,月桂树会开花,散发淡淡的清香,他们不会记得在这个世界里的人了,他们走过的,都成为了洪荒中的幻境,推向时间的末端,秘密在泥土里埋葬,我们所知道的,也会变得模模糊糊。很多年后,连坟上荒草也不再是现在的荒草,坟地会沦陷成桑田,白骨棺木成灰,人最终都是尘土,路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建筑物也改朝换代,所有人拥有一张全新的面孔,血统的交融,让人不能辨识与自己有微豪联系的人群,然而,他们曾经却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家人。
  
   六
   晨雾蒙蒙扑打在脸上,夏天的气味被赶远,不能再睡凉席,昨夜铺了床单,盖了棉绒被子,暑气全消,只剩下不甘的蝉鸣声,声音也微小了许多。
   瓦檐上,不知名的鸟叫得深沉,和秋日里的青天混成一色,“哇、哇”的苦叫声,给天空添了几分凄凉之感,洗衣池里的水成汩流下,水冰凉,带丝丝寒气,昨天中午秋雷滚滚而来,却不见雨水下了多少。夜晚的月光,透过上空的气流,朦胧清冷,像清晨的阳光穿过浓雾时的样子,但夜冷得更加深沉凝重,无可挑剔。
   一只黑灰色的蝽,爬在纱窗上好几日不动,不知道它是死是活,还是找不到出去的路。夜里要凌晨才入睡,早晨很早就醒,心里不能安静,醒来时,觉得时间被荒废得可怕,胃里像翻江倒海一样胡乱蠕动,心里要寻找的东西,好像天边的月亮,遥不可及。听到汽车从山林里走过的喇叭声,觉得山的那边人山人海,隐藏着不能知晓的世事,天空越大,心里觉得越渺茫。人类的记忆,就像计算机里的数据库一样,有一天被清除毁灭,寻不到痕迹,如果很多年后生命重新来过,会不会还有一群中国人,他们的文字,也会发展成这般模样么?
   一切轮回都没有底牌,宇宙大得浩瀚无边,人类的生存,对于外界来看,犹如人看着蚂蚁搬家、蜉蝣朝生暮死、蝼蚁求生,它们在人类面前微如毫末,人类在茫茫宇宙之中微小如尘埃,可以因为任何偶然因素,瞬间灰飞烟灭。
  
   七
   每天傍晚,可以听见有人弹琴吹笛,混乱在八十年代的老歌,听来没有多大切身感受,只觉得曲调沉闷,心里并不觉得欣赏。期待一位如高山流水的知音在云里弹奏,音符从层云间而下,不染世俗尘埃,直达内心深处,如蝴蝶破茧,心里的幻像,使知觉羽化登仙。
   竭力想让遥远时候的事,在记忆中变得模糊,这样可以去记得一些新鲜事物,但是,却发现思维的疲倦,让人不愿意去记得现在发生过的事,昨天做过的事很快就忘记,偶尔想起,也只像浑水里的鱼群一样,在水里游荡,泥土和水,就像记忆和现实的状态搅在一起。
  
   八
   愿意相信月亮是一位披了面纱的女子,避世在山林,把松树的轮廓映入眼帘,月亮和松树,是一对前世的恋人,被宇宙的神分割两端,只能在夜里遥遥相望。

共 794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心的絮语,多半与梦想有关。文章中的这个“我”,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于暑假期间住在姨娘的家里,感受着农村乡下的各种气息,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而梦境又总是与现实交织在一起,时不时地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碰撞,使“我”既感到乡下的美好,又感到乡下的杂乱无章。现实中,“我”与姨父在山地中打核桃:核桃树下是大片荒草,先锄去荒草再打核桃,才能捡到核桃,竹竿一伸,手用力一挥,小酒杯大的青色核桃,从树上咕噜噜地落下地来,提了竹兜去捡,黑蚂蚁爬上小腿,黑白相间的野蚊子叮咬皮肤,核桃捡了一大堆,身上却起了大大小小的红疙瘩。梦境里,“我”背着背篓,篓里装了莲花,花开得不茂盛,还有荷叶,叶下有莲藕。白皙的莲藕被切断,漂浮在清水中,水却不从背篓里落下。“我”就这样背着清水、莲藕、莲花和荷叶,穿行在貌似江南一带的小镇上,镇上的人带着一股水汽,“我”应该是去卖莲花或藕的,却只看见那些人来来往往,说说笑笑,我在他们面前好像一个透明的物体。文章语言流畅,叙述自然,描写生动,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004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6-10-02 10:50:22
  活在时光里的人,能记起的时光实在不多,顶也只是像这篇文章一样,记起一些有趣的时光碎片。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2 楼        文友:春雨阳光        2016-10-05 21:54:33
  这是一篇乡土气息浓郁的文章。读着文章,如同跟随作者走在作者的乡间田野,看到了作者乡间的山草树木,看到了作者家乡的民俗活动,看到了一种纯朴自然的美。期待朋友更多好文章的到来。
语文教师
3 楼        文友:秋天的风        2016-10-06 06:24:01
  所有的时光,都是旋律,都是诗行,更是美丽的图画。恭喜获得精品!问候,期待更多的佳作!
活到老,学到老,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做真实的自己。
4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6-10-06 09:03:34
  记录时光,斩获精品,期待更多精彩奉献。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