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心灵之约 >> 短篇 >> 微型小说 >> 【心灵】郭老汉的梨果梦(微型小说)

编辑推荐 【心灵】郭老汉的梨果梦(微型小说)


作者:毕雨民 秀才,2064.5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66发表时间:2016-10-11 18:42:17
摘要:郭老汉大半生种梨树养家活口,学会了许多技术,也成了一种乐趣。可年龄大了,身体不行了,最终果园被砍伐了。目睹横躺竖卧的断枝、树干,老两口丰富的思想感情爆发出来。小人物,也有人生的乐趣或事业,充满着朴素的感情。

【心灵】郭老汉的梨果梦(微型小说)
   2016年的国庆节郭老汉一家发生了大事。从城里回来的儿子、女儿强拉着郭老汉两口子到县城做了体检,一直身体健康的老两口竟然也检查出了一些问题。这也难怪,郭老汉今年六十八,老伴六十七,即将跨入古稀之年的老两口,看着硬朗,实际上身体各方面机能都自然减弱,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儿子女儿不这样认为,迅速召开了家庭会议。
   参加会议的有郭老汉老两口、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会议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通过:郭老汉老俩不能再种果树了。鉴于老两口习惯了田地劳动的生活模式,可以再种一、两年大田作物,古稀之年后,慢慢停止劳动,享受晚年幸福生活。
   郭老汉看着儿女们一片孝心,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可心里头却七上八下,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一百多棵三十多年树龄、大海碗碗口粗细的梨树,是郭老汉两口子半生的心血,像自己的儿孙一样,有着深厚的感情。有经典、优质的鸭梨、雪花梨树,有高位嫁接的皇冠梨、绿宝石、大水晶梨,还有老品种早酥、晚酥梨,都是市场紧俏货。经过郭老汉数年改造,树体高度都在两米半,好像空中平削了一样的高度,大开心形,三到五个主干枝与竖直方向成六十度开角伸向不同方向。
   每到春暖花开,洁白的梨花开满树体。蜂啊,碟啊穿梭其间,清香的花粉弥漫空中,真是人间仙境啊。老两口劳作其中,除草啊,疏花啊,蔬果啊,也是一种享受。到了秋天,黄橙橙的梨果挂满枝头,压弯了伸向四周的骨干枝,低垂了骨干枝两侧的分支,黄橙橙的梨果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摘下一个,迫不及待地咬上一口,甜甜的梨汁冒了出来;正当美美地享受梨果时,手中果子的津液从咬开的地方开始流,小溪一般从指缝流动下来,滴落地面;于是,慌不迭地大口咬下第二口,这可不得了,梨汁溢出,喷涌出来;便顾不上仪表,狼吞虎咽,果肉在嘴里迅速融化,感觉满满的汁液,几乎没有果渣。郭老汉两口子看着满树黄橙橙的果子,想到卖出后一摞摞的钞票子,心花怒放。这些年,幸亏这片果园,让生活无忧,好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
   到了上世纪末本世纪之初,黒木浆套袋技术在梨果上的全面推开,早早地为梨果穿上了一身新衣裳,红袋子、黄袋子、蓝袋子,五花八门,绿叶彩袋子,着实好看,成为一道景观。引来无数城里人观赏拍照,人们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新衣裳里面没有见过阳光的该是何等尤物:白白的、精灵剔透的、水晶般透明的,展开无数想象。
   郭老汉的老伴更是心里不舍。三十年前,两元钱买到一个成活的梨芽。那个时候,一个公务员月薪才三十多元,他们投资300多元,巨资啊。第一年,冒出的芽儿长成手指那么粗;第二年,在80公分高度开始定干,侧生出几个不同方向的分支;第三年,居然开出了几朵小花。两口子像照顾自己儿子、女儿一样,浇水施肥,喷洒农药,看到自己种的树上结出的几个果子,心里充满了快乐。不知不觉,树长大了一些,果子开始上产量,卖到市场,成了一笔收入,之后连续几年翻翻。恰逢儿子、女儿上高中、上大学,这笔收入来的好及时,可帮了他们一家人。那个时候,郭老汉两口子把这一片果园看成了摇钱树,可上心劲呢。
   郭老汉虽然小学毕业,但是有脑子,买来有关书籍,精心研读,字字句句反复揣摩,可弄明白了不少的学问。在果树修剪上,他弄明白了要合理留主干枝,去掉重叠枝、交叉枝,做到层次分明,错落有致,让每片叶子分享到阳光。他有他的鉴定标准,中午时,树荫地面上有阳光穿透的光点,均匀分布为最佳。在施肥技术上,郭老汉最先明白N、P、K是梨树赖以生存的生命元素,缺一不可;在果子生长期间,尤其彭大果实时候,N、K的需求量超过P的一倍,从而合理有效地使用化学肥料,节省成本,没有一点浪费;随着化肥技术的精细化进程,郭老汉明白了中量元素在梨果品质上和进一步提高产量上所起的巨大作用,他与时俱进,走在别人前面;不断有果树专家下乡讲课,木桶原理让郭老汉心服口服。组合木桶的每一块木板,不管它有多宽多窄,只要达不到高度,就影响盛水的量。微量元素就是那块又窄又细的板子,它的施用量对果子产量有直接影响,更对果品品质以及生理病害有相当大的关系。
   郭老汉对科学种果树津津乐道,慢慢积累了很成熟的经验。不知不觉中,孩子们长大成人,结婚生子,郭老汉也老了,但他心里真的不服气。
   老两口在家庭会议的那个晚上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过往之事浮想联翩,都是和自己那片果园子有关联的。梦见自家的果园被大风连根拔起,梦见梨果掉落了一地,一片狼藉。一个晚上,总是不断从恶梦中醒来。好像自己的孩子即将离去那样不舍,好像自己的心爱之物被毁掉那样心痛,魂不守舍的样子。
   中午儿子兴冲冲地跑回家,一进门就兴冲冲地嚷着:“搞定了,搞定了。”郭老汉问儿子搞定啥了,儿子说还能有啥,一百多棵梨树一个上午全部卧倒了,偌大一片绿油油的立体园林,夷为平地。郭老汉听罢,迈开双脚,大步流星,朝向果园飞奔。老伴跟在后面大声嘱咐:“老头子,可别着急上火的,该去的就让它去吧,孩子们是好心。”老汉头也不回地径直而去。
   穿过村庄,便是一条河,河水潺潺,鱼儿游动,不断浮上水面,好像有氧呼吸,或是寻找食物。河边垂柳低低,伸向水面;鸟儿跳跃其间,叽叽喳喳不停。所有这些,郭老汉都没有看到眼里,听到耳朵里,他想知道他的果园子成了啥样子。他一脸严肃、冷冰,像即将面对一场大事。
   河的西侧便是一大片果园,郭老汉家的果园便在纵深处。老汉一边疾步,一边伸长脖子眺望,却怎么也看不到自家地头上那棵树冠最大的水晶梨树,那是这个园子里最大的一棵树,人们都称它树王,来果园干活的人们都认识它。共有五大主干枝,正北一主干枝,其余四枝均匀伸向不同方向,大开心,像一个巨大的盘子。
   直到近前,郭老汉震惊了,眼前的一切触目惊心。一根根茶碗粗细的树干被截得一米多长,零乱地躺在地面上;每隔三四米,便是海碗口粗细,一米左右的树身子,不同方向的卧倒;地上满是残枝、树叶,厚厚的一层。就像一场战争,尸体遍野,一片狼藉。郭老汉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住一样,使劲往上提,心开始疼痛起来,感觉开始流血,一滴一滴地,渐渐成了小流。开始站立不稳,急忙蹲下来。掏出老旱烟,拧了一支,点燃,猛抽几口;又开始拧另一支,不一会儿,地上便满是烟屁股,混杂在残枝杂叶中,更显杂乱不堪。老汉好像不是在抽烟,而是在使劲吸入尼古丁,让自己的神经中毒,减弱心的疼痛。好一会儿,老汉站立起来,却是弯弯曲曲,一点儿也不像刚才飞奔而来的那个郭老汉,却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
   弯着腰,在狼藉的地面上蹒跚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卸磨杀驴呀,卸磨杀驴啊。”
   “罪孽啊,罪孽。”
   郭老汉走到一片瘦弱的枝干前面止步,细细观察辨认。
   “小黄叶,你一生勤奋啊。别看你面黄肌瘦的样子,很少冒出旺条子长身体,却总是卖着力气长果子。真的是:马不扬鞭,自奋蹄。”
   老汉又来到一片粗壮的枝干前面,徘徊了几圈。
   “大壮啊,你粗腿大膀的,有的是劲头,又长树,又长果的,总是充满力量。”
   老汉又去往别处,每到一处,总是念念有词,说不尽的话语。
   “小懒懒,你可总是不卖力气,长了个好身板,果子却长得很小。”
   “大块头,你可卖力气了,每年不低于1000个果子,早早上市,看你这身子,滚圆滚圆的,身大力不亏。”
   郭老汉嘴里念叨着,不断地低下头看这看那。拿起一段胳膊粗细的树干,念叨着:“长40个果子没问题,可惜了,可惜了。”眼里分明湿润起来。
   老汉从果园的这一端,蹒跚着走到另一端,又斜向另一个方向走着,仿佛是向每一棵树做最后的告别。三十年的朝夕相处,老汉和他的果园,和果园里的每棵树,都有了感情。如今这些树就要送到木厂,或粉碎成颗粒压缩成板材,或锯成板子做成家具,或精雕细刻成工艺品,不管怎样,他的果园没有了,老汉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郭老汉从年轻开始,半辈子多了都是在种树,有收成,有快乐,慢慢成了乐趣。这些果树让他心里充实,改变了他的生活,还让他获得了知识,成就了他的人生。让他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完成了责任,尽了应该的义务,成了村里叫得响当的郭老汉,让他挺直了腰板。
   如今,果树没了,老汉腰也直不起来了。
   “老头子,还是别看了,都半晌午了,你还饿着肚子呢。”
   郭老汉抬头望去,只见老伴站在地头上,手里端着他喝水的大茶缸子,肯定里面是牛奶什么的,老伴照顾他很周到。阳光下老伴白发飘飘,有些散乱,年轻时高挑的身材已经弯曲的不得了,瘦弱而弯曲的两条腿像两根弯曲的树枝插在地上,在秋风中晃动着,稍有劲风,就会吹倒似的。
   “老了,都老了。”郭老汉嘴里念叨着,朝向老伴的方向蹒跚着,抬起脚来,迈过树的枝干,他不愿把它们踩在脚下。
   老汉的孙女、外孙子跟着老伴来了,冲进横躺竖卧的梨园子里,抽出长长的树枝,抽打着地上的树枝、树叶子,不停地跳来跳去。
   一辆拖拉机冲进梨园子里,冒着黑烟,碾压着地上枝干、叶子,是来拉走树枝、树干的,这些梨树很快就被运往木厂,变成木板或颗粒,郭老汉的果园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了。
   郭老汉和老伴相互搀扶着,呆呆地目视着这一切,仿佛做了一场梦,一场长长的梦。
   “去吧,都去吧。”老伴念叨着。

共 359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郭老汉侍弄梨园半辈子,梨树就像他的儿女一样,凝结了他无数的心血。他的希望和梦想都寄托在了上面。但最后却因为儿女的孝心使他失去了整片梨园。通过读这篇小说,我们知道了一个道理,即使儿女行孝,也要认真考虑和理解父母的心情和意愿,不要到了最后事与愿违。对父母最大的孝行就是真的理解他们,陪伴他们,成为他们的“梨树”。小说充满了教育意义,推荐共赏。【编辑:不屈的棋子】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不屈的棋子        2016-10-11 18:43:48
  感谢赐稿心灵,祝秋安。
2 楼        文友:毕雨民        2016-10-11 20:12:13
  谢谢棋子老师,辛苦啦。
码排文字亦如品茶,享受品味其乐无穷。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