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疼】疼(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疼】疼(征文·小说)


作者:山地731828829 探花,15703.4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225发表时间:2016-10-13 15:31:25

【流年·疼】疼(征文·小说)
   保兰婷关上门,长长舒出一口气。
   柜台,根雕品摆放规整。大件的,放在底层;不大不小的,放在中间;小件的,放上面。搬家公司工人按照保兰婷的要求,从车上搬下来,小心轻放,用抹布擦干净,一件一件放在柜台上。几个搬运工不小心不行,保兰婷与搬家公司签有协议,损坏东西照价赔偿。搬家公司与搬运工同样签有协议,损坏东西不仅照价赔偿,还要扣除当月的奖金。再说了,根雕上标明的价格,也让人直吐舌头。有的是三万元,有的一万,最便宜的也是一千。
   不就是田间地头、河边水沟和山上刨来的木头疙瘩吗?咱家也有,做柴烧,煮猪食的。
   保兰婷像有穿透眼的功能一样,看出搬运工的心思,笑着说:“不要不服气。木疙瘩经过我这双手,就值价了。”说着,她把一盆兰花轻轻放在窗台上,微风一吹,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搬运工也笑笑。也是,刚才不是就有人用六千元才买走一个吗?那个木疙瘩造型就如仙人指路一样,栩栩如生。人家说是艺术品,这年头,会赚钱的就是不一样。一件东西就够我们辛苦两个月,还挣不来呢。这年轻的女店主不仅人长得好看,而且很有本事啊。
   “如果你们家里有木疙瘩,或者从山上刨着木疙瘩,可以卖给我。”听到保兰婷说有木疙瘩就拿来卖给她,搬运工一点也不怀疑。刚才就有一个小伙子拿着一个木疙瘩来,说是看到这个木疙瘩造型很独特,有点像双龙抱珠,特意从山上带回来的,问她要不要,如果要,可以一千元卖给她。最后她用六百元从小伙子手里买下。
   保兰婷是有心说的。她经常通过这样不经意的方式,买到很多有用的木疙瘩。很多农村出来打工的,家里其实不缺这样的“宝贝”,他们不是专门做这类生意的人,要价不高,往往是由她说了算。从那些专门收购木疙瘩的商人手里买,不便宜不说,嘴皮都要磨破一层,还会买着经过处理的却是不中用的。真个是心黑啊!而这些来自乌蒙山的当地农民,占着天时地利人和,经常往来于山林间,不经意间,获得很多木疙瘩,他们捡来的目的就只有一个,做柴烧。她出钱买,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保兰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窗前。刚刚还悬在对面那栋楼顶的太阳,散尽最后一抹余辉,被月亮取代了。月光从窗子里倾泻进来,铺满了一地。她知道,那栋楼是地质队的,有一个地矿勘探研究院在里面,是这一条老街唯一的高楼。她早就对这条老街了如指掌,好不容易盘下这个门面。这条老街大多是两层的木质老房,房子古香古色的,雕龙刻凤,冬暖夏凉,通风好,最适合她的根雕精品店经营。这比她之前在临边县城的门面好多了。搬到西平市来,一是这个城市是地级市,繁华,人们有钱,人的消费品味自然要比边境县城高一些。她这些根雕品好卖,这不,今天还未开张就卖出一个;二呢,是刚过世的师父的意思。师父叫她回到故乡来发展,这儿空间大。在西平市老街盘一个门面,专心做事。原本师父早就要这样做了,可惜岁月不饶人,身体越来越不对了,只好改变了想法。他嘱托徒儿保兰婷等他过世后,一定要搬回故乡,并把他与师母的骨灰撒在南盘江。
   一想起师父,保兰婷眼睛红了起来。师父于自己,不仅传授根雕技艺,更有救命抚养之恩,待自己如亲生父亲一般,所以她一直尊称他为师父,而不是仅仅是师傅。师父撒手去了天堂。她无比哀伤、悲痛。她望着爬上楼顶的月亮,大颗大颗的泪珠挂在脸颊上,在月色里发着光,向星星诉说着哀思。保兰婷情不自禁地说:“师父,徒儿按你的吩咐,已经在西平市老街盘到了门面,你在那边不要再操心了,你要保佑婷儿万事顺意。”她又走到柜台正中间,注视着一尊红木雕像,默默念道:“妈,女儿有出息了,你看得见吗?女儿完全能自己照顾自己,你放心吧。我可怜的妈妈。”
  
   二
   保兰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盘下这个门面,其实只有一楼。二楼已经被人长期租用。这条老街,商家基本上一楼二楼都租,一楼做铺面,二楼供人住。好在原来租这个门面的也是只租了一楼,装修时做了隔断,分里间外间,外间作铺面,里间供人住生活用。保兰婷看中的是,里间有一道后门,后面有一个带顶棚的小院子,用来堆放她未成型的木疙瘩,同时做她的工作间,兼厨房,光线也不错。
   在里间把床铺好后,已是十点多钟。累了一天的保兰婷,全身如散了架般,倒在床上就不想动。喜欢热水泡脚的她,连脚也不洗,倒头就睡。
   营业才两三天,保兰婷就烦恼起来。不是生意不好,生意很好。她的烦恼来自于楼上的住户。连续三个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没有睡多久,就被一阵阵响声吵醒了。她睡觉有一个习惯,睡着了不能被吵醒,吵醒后就难以入睡。一看,才夜间两点。
   声音是楼上发出的。应该是踩踏楼板发出的。这楼房是老式木楼,一楼二楼的隔断层是老式木板。“难道不可以轻点吗?走路如此沉,以至于楼板踩得咯吱咯吱响。一点也不考虑楼下有人,更何况是深更半夜的,真不像话!讲点功德行不?”保兰婷不满地嘟囔道,一股莫名的怒火升腾了起来。
   她翻了一个身,那声音又响起,好像故意似的,像大象走路,走得很重,就如重重一脚一脚地踩在木板上,发出很大的响声。保兰婷真想冲上楼去骂一通。
   等那讨厌的脚步声终于停下来,没有了响声,可保兰婷再也没有一丝睡意。身子是疲倦的,人就是睡不着。她觉得她的睡眠真是可怜,难怪这么瘦,任吃得好,就是不长肉。医生说她有些神经衰弱,要注意休息和保养。如果楼上经常这样,岂不麻烦!不行,事不过三,明天必须找楼上的住户说一说,大家是邻居,互相体谅一些才好。
   保兰婷就这样想着,翻个身,又想着,越发睡不着。看看手表,已经四点半,她干脆起床,来到院子里,打开工具箱。
   这些工具,都是师父传给她的。无论斧头、锯子、木钻、木锤,还是木锉、凿子、刻刀、剪刀等,无不是师父用过,并手把手教会她,利用这些工具进行根雕创作。师傅本是乌蒙山区的雕刻名家。根桩,只要经师傅的手,都能雕刻成栩栩如生的兽鸟、花卉、人物的模样。西平市当地报纸曾报道,师傅的作品是神奇的根雕艺术。师父生前对她说过:“根雕作品讲究‘三分人工,七分天成’,展现的是自然美和加工艺术,这就是一种创作。虽然很多雕刻师都会去皮清污、构思造型、雕刻成型、打磨、上色等基本工序,但出精华根雕艺术作品还是需要悟性的。师父没有看错,你就很有悟性。在雕刻中,你能巧借自然形态,妙施雕琢,又能运用夸张、幻想、抽象等多种手法,融会贯通,成就了你的这双手。坚持,你会有出息的。”保兰婷知足,人是要讲缘分的,他碰到师父就是缘分。不然命都没有了,还学什么根雕呢?现在,根雕既是她的事业又是她过日子的衣钵饭碗。
   那个小伙子卖给她的木疙瘩是乌蒙山上的花梨木,也许他并不知道,否则不会这么便宜地卖给她。这种根材具有雕刻的全部优点,是根雕的上等材料。关键是造型传神,就如两条龙玩耍一个大珠子一般。她一见就喜欢上了。如能好好雕刻,最起码可以卖到一万元以上的好价钱。
   中午,太阳当头,直直射下来,落在老街的青石板上,反光后,照在店里的根雕上,五光十色。保兰婷一袭白裙,头发梳成马尾状,扎在脑后。她在店里呆呆地望着门外,忽然看到那个小伙子进店来。小伙子很英俊,头发略卷,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穿一件黑色圆领衬衣,一条天蓝色牛仔裤,一双运动鞋,身上斜挎着一个皮包,一只手背在身后。
   “是你?”保兰婷起身,顾客就是上帝,微笑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她笑容满面地迎了过去,“你要买根雕,还是又要来卖我木疙瘩?”
   “不!都不是。”小伙子看上去没有休息好,眼睛里有血丝,“我是来道歉的。我住在你楼上。昨晚,一定又吵着你了。”
   “啊?你住在楼上?我正要找楼上的住户,原来就是你。道歉管什么用。我睡眠不好,吵醒了无法再睡。”保兰婷一听是楼上的住户,顿时变了脸色,火就上来了,“你年纪轻轻的,搞什么名堂?我们是邻居,要互相着想。不要再搞出声响了,文明些,好不?”
   “对不起,好的,我尽量。”小伙子一脸的无奈,满是愧疚的神色。
   “什么尽量?是必须啊。再这样,我要去告你干扰他人休息。”保兰婷话不饶人。她必须这么说,再睡不好,神经衰弱更严重。师父说过,什么都没有身体健康重要。
   看着小伙子离去的背影,保兰婷这才发现,他放在身后的手里提着一袋袋中药。难道他有病?梦游症?
  
   三
   入夜,保兰婷打了一壶热水,泡泡脚,早早就上床。她想好了,也许这个小伙子真的有梦游症,那有什么办法呢?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早早入睡,可以多睡一会。要是被他弄出的声音吵醒,那就不睡了,起来干活。
   果然,夜里她又被吵醒,正是昨天晚上醒来的那个时间。那走路的声音又响了。不同之前的响声,这回是闷响,就像双脚包上软的东西,再走路一样,发出小心翼翼的,低沉的,“嘭”“嘭”的声音。不用说了,这个小伙子,一定在梦游。他会不会梦游到楼下来呀?真让人害怕,她一个激灵,连忙起来,把所有门窗看一遍,检查是否关好。看看都关好,她心才踏实。“真倒霉!”她嘟囔着,又躺在床上。就说嘛,怎么容易盘下这间门面,原来原因在这儿!以前的店主一定是呆不下去了。夜夜这样的闹心,又闹人又怕人!不行,明晚得把店里的小工小张留下,与自己一块儿睡,才睡得安生。
   当再听到低沉的,“嘭”“嘭”的声音时,保兰婷忍无可忍,大声骂道:“坏蛋!夜游鬼!不讲信用。”她跳起来,跑到门后,拿起拖把,使劲地敲打顶板,发出“咚”“咚”的敲击声。顿时,楼上没有声音了。
   保兰婷“哼”了一声,钻进被窝,把被子拉起来,盖住头。还是睡不着,只要睡不着,她就胡思乱想。唉,自己好命苦。这么多年来,夜里只要醒着,堆积了十多年的疼就那么不依商量地钻进她的大脑,折磨和吞噬着她。
   她有一个可怜的身世。在她五岁时,父亲在山地里干活被泥石流埋了。那时很穷,父亲的离去,让已经很穷的家庭雪上加霜。母亲本来就多病,领着她,好不容易熬过三年。她从邻居的谈话中,隐隐约约听到母亲得了什么大病,要一大笔钱才能医好。母亲打听到乡上敖老师爱人不会生育,有心领养孩子,于是,母亲领着她来到了敖老师家。敖老师后来就成了他的师父。母亲回去后不久,不忍病痛折磨,在七月的一个大雨天,跳了洪水滔滔的南盘江,连尸首都没有找到,不知被冲到那里去了。
   保兰婷认为,母亲用南盘江的水,洗尽了身体的疼,却把这疼,流进了她的心窝里,融进了她的血液里,将让她终生地疼,伴随着生命的终止。得知母亲跳江的噩耗,她哭了很久,夜夜做噩梦,夜夜疼,是师父师母没日没夜地陪她,后来供她上学。
   师父爱好根雕,她也很感兴趣,师父就教她。再后来,乌蒙山一带兴起“下海潮”,师父辞去工作,一家人离开原来住的地方,去了珠海。三年后,师父领着她、师母又回来,去临边的县城开起了根雕精品店。
   花开花谢,南盘江两岸的树叶青了又黄,黄了又青。保兰婷渐渐长大了,她常常独自一人来到江边,静静地望着滔滔东流的江水发呆,大滴大滴的泪水滚了下来,落入江里,心也落入江里。江水被她哭疼了,浪花飞溅,汹涌澎湃,发出咆哮的声音,顺着下游,狂泻而去。
   保兰婷熬不住疼,终于有一天,她用上好红木刻了一尊母亲的雕像,放在身边,表达她那疼得要命的思母之情。雕像释放出母亲的味道,分解着她的疼,融化她的疼,温暖她的疼。
   保兰婷在职业学院林学专业读书期间,师母病逝。毕业后,师父把他的所有技艺尽数传授给她,然后叫她全权管理根雕精品店,直至师父离世。
   胡思乱想到这里,保兰婷翻个身坐了起来,指着楼上又骂了一句“害人的梦游鬼”。她褪去睡衣,扣好内衣,套上一条连衣裙。天已经大亮了。她洗漱之后,打开店门。“烧饵块,炸油条!”经常叫卖烧饵块的那个大妈,边喊边推着火炉过来了。“大妈,我买根油条,用饵块包上,多放点卤腐噶。”
   “保姐,怎么每天都起这么早啊?”店员小张走了进来,见保兰婷在拖地,有些不好意思。
   “小张,从今晚起,我再铺张床,你留在店里睡。我怕。”保兰婷见小张进来,急忙说。
   “保姐,我很愿意。就是,就是我鼾声很大,影响你不?”小张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
   “啊?那还是算了!天啊,算我倒霉,我怎么就碰上你们这些人!小张,把这几盆兰花抬出去,等会让阳光亲亲。”
   小张听了,吐了吐舌头,赶紧去忙了。
  
   四
   保兰婷站在柜台前,望着那尊红木雕塑出神。“喂,你好!”听到声音,她转身一看,正是楼上那个讨厌的患夜游症的家伙!
   “干什么?又夜游了,现在可是朗朗白天。”她见到他就有些气,紧绷着脸。

共 829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疼,是一种超越肉体痛意的心灵感知。心中有疼的人,虽然活得风生水起,表面安定,但内心深处的颤栗与疼痛已深入骨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蚕食着灵魂。 根雕艺师保兰婷承名师,手艺精良,根雕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她身世凄楚,深入骨髓的疼意一直折磨着她。她结识的一位卖根桩给他的小伙子杨树安,一直保持着神秘的姿态,住在他家楼下保兰婷也深受其扰,夜里总是发出扰人清梦的声响。一次暴雨致使根雕店进水,为了阻止根雕泡水的损失,在杨树安的帮助下,将根雕搬入他家,随着保兰婷进入二楼,一切疑窦尽解,而最让保兰婷大吃一惊的是,杨树安的继母竟然就是自己那个不忍病痛折磨而投江的亲生母亲。 那些掩埋在时光深处的故事随着母女相逢而水落石出,保兰婷的母亲投江后被杨父救起,她回去再找保兰婷,但其师傅也带着她离开,一对母女从此断了联系任由思念之苦折磨着二人。有缘的人终会邂逅,一如保兰婷和杨树安,暂时断了的血脉亲情也终会再连上,一如保兰婷与母亲。 小说的伏笔埋得很好,曲曲折折,读者看了开头猜不到结局。人物的设定很好,根雕艺师的身份不落俗套,杨树安这个人物的塑造也充满昂扬向上的力量,待继母犹如生母,挖桩筹钱为母治病,崇尚孝道的中华民族的人性光辉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小说思想积极,细节处理得当,文末收束有力,留白恰如其分,不失为一篇佳作。欣赏,荐阅!【编辑:一朵怜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014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16-10-13 15:35:13
  喜欢山哥设定的这个保兰婷的人物形象。
   问候山哥,祝文丰笔健。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回复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3 23:18:28
  谢谢怜幽!你最近那么忙,拙文你编辑修改,辛苦了。
   喜欢你配文的图,钦佩你的编辑按语,向你学习!
2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6-10-13 21:20:11
  一场邂逅,一场惊喜,这场邂逅的背后,却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读来感人之深,令人唏嘘不已。保兰婷的身世在曲折、坎坷的故事情节中真相大白。杨树安的无私助人,憨厚的人物个性,跃然在纸上。小说层层拨开,如同一场迷雾终见阳光。两个有故事的人终于走到一起。这场美丽的邂逅,却蕴藏着回忆的疼痛,爱的疼痛,爱的回归,人性的美好。突显了杨树安一家人性的光芒。小说语言朴实,生动,自然,小说情节细腻、丰满。很吸引人的小说,山哥的素材真多啊!欣赏佳作!为山哥点赞!向山哥学习了!山哥真棒!
永远红梅
回复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3 23:19:42
  红梅,谢谢。
   这篇文你读了两遍,谢谢,这是一种鼓励,继续努力吧!向红梅学习!
3 楼        文友:雪飞扬        2016-10-13 22:35:13
  山哥的这篇小说真是太精彩了!全文围绕一个“疼”字,却又处处充满暖意,就像夜里扰得保兰婷无法入睡的动静,就像投江的保母。原来都是疼着的暖!塑造的两个主人公都可爱极了――重情孝顺的杨树安,之恩感恩的保兰婷。
   山哥涉猎的范围真是广啊!写起根雕艺术来也这么头头是道!分明就是个行家嘛!结尾干净利落,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真是太棒了!向山哥学习!
回复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3 23:21:57
  谢谢飞扬!知你很忙,但我万分期待你的新作,尤其是这次征文!
   谢谢你的鼓励,一如既往的支持!
   祝你快乐,写作开心!一起写啊……
4 楼        文友:樱水寒        2016-10-13 23:40:51
  故事很精彩,一波三折。故事主题突出,抓住着“疼”得主题。问好山地哥哥。
樱水寒
回复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4 07:11:55
  谢谢小寒!你总是鼓励我,很温暖。
   温暖的鼓励,总能给我力量和创作的劲头。
   祝你写作快乐!文丰笔健!
5 楼        文友:花瓣雨小么姐        2016-10-14 20:25:26
  祝贺山哥又一力作,花瓣认真学习。
回复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4 20:55:58
  谢谢相云。快乐写作。
6 楼        文友:花瓣雨小么姐        2016-10-14 23:39:35
  孩子睡了,才得空看文,山哥,看完,我哭了。
回复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4 23:45:28
  你哭了,我就放心了。说明我不敢懈怠,尽力写了。
7 楼        文友:昆仑明月        2016-10-14 23:55:57
  山哥,真佩服你哈!把我心看疼了,不过疼后又是暖暖的惬意。小说人物形象刻画惟妙惟肖,立体、动感,给人疼痛的震撼!好美呀,感受着你的《疼》与《邂逅》的异曲同工的精彩!山哥,你挖掘故事的潜能,源源不断呀!天,哪天我能有这本事,试试这招!祝贺山哥获精!
回复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5 00:06:20
  读得好仔细,眼光真独到。
   正是受到那个故事核的启发,创作的,但已发生了质的变化。
   谢谢月儿!与你共勉!
8 楼        文友:回味        2016-10-15 14:55:34
  问好山地老师!拜读佳作,受益匪浅!
回味
回复8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5 22:37:37
  谢谢回味,有你的鼓励,我努力。
9 楼        文友:蒺藜秧子        2016-10-15 15:54:24
  棒,真棒,这样的好小说,当今真的是不多见,拜读了。
回复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5 22:38:04
  向你学习,与你共勉!
10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16-10-17 14:29:34
  经过山哥的生花妙笔,他和她的形象更加丰满立体,有血有肉。山哥的情节铺设和故事架构能力实在高超,而最让我佩服的是,从容写来的这份耐心和信心,他对自己笔下的人物了如指掌,轻松驾驭,从来不急于揭示什么,而是让人物自己出来说话,通过情节的步步推进,自然而然地引出作者想要表达的主题。对山哥,我膜拜中……
闲云落雪
回复10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6-10-17 14:53:29
  哈哈哈!膜拜啥呀?互相学习呗!
   落雪很棒的!一起加油啊!
共 18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