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情书】细雨生寒未有霜(小说)

绝品 【江南情书】细雨生寒未有霜(小说)


作者:青瓷碗盛雪 秀才,1261.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059发表时间:2016-12-30 20:25:34
摘要:隔在天地间的颜色,是一樽透亮的白瓷,白瓷一垂首,细雨和白雪就落了下来。那是凡人意犹未尽的情感纠葛和无法看透的生离死别。

【江南情书】细雨生寒未有霜(小说) 一、飞来横祸
   青灰色天空里,孤孑的云层是墨龙睛的蝶尾,被绵绵幽幽的风吹过后,又幻化成一片蜻蜓的羽翅。雒臣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几条极细的雨丝刚好落在他的眉端,他站在学院的玻璃门前,系上风衣的最后一颗纽扣。凉风穿街而来,雒臣不由觉得耳际生寒,眯起眼睛望向天空,明黄的银杏叶,仿若一朵温和的阳光滑过他的领角。他的头发有些长,但并不邋遢。
   雒臣在授课之余,还要进行化学应用的课题研究工作,在这两方面他都取得骄人的成就。只是长久的专注,消磨掉他对生活的热情。在去往学校上课的每一个清晨,研究完课题后归家的每一个傍晚,那些送外卖的电动车,还优哉游哉地摇晃在街头巷尾,行驶的汽车在地面上摩擦出粗粝的声响,这些都让他心烦意乱。雒臣对生活的热爱,似乎仅来自于对化学元素的痴爱,他爱这个城市的灯火辉煌,这让他更富于对化学研究的构思和想象。只是他不喜欢太嘈杂的喧闹,他觉得这会打断他的思考。行驶的汽车在摩擦地面的声音,小店里卖海鲜的吆喝声,超市促销时夸张而充满商业气味的呐喊,一片混乱的声音让他有些局促不安。正在他晃神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舒寒!你在哪呢?”雒臣的声音坚定而又低回,从大学毕业到任教,这个在长春待了十年的南方人,说话也带有些东北味。“怎么……”雒臣话音未落。电话那头抢着问道:“老公,今天立冬,你不是让我去你单位,等你一起回家吃饺子吗?”雒臣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语气有些用力,又有些惊怕。“什么时候?我说过吗?”“哎呀,我这边有点吵,你到学校东门的大银杏树下等我,这会外面飘细雨呢!我一会才能到!”
   学校附近的商业街开始热闹起来,不厌其烦的车笛声,情侣间的交谈声鱼贯入耳,雒臣不自觉地眨了下左眼,睫毛弯成月牙儿的边沿线。飞驰而过的汽车,扬起地上未完全被打湿的银杏叶,银杏叶像是老去的花下流年,它们落叠在地上,朴素而含清刚之气,看似平淡无奇的扬落,却好似藏着一个异乎寻常的秘密。挂掉电话,一辆银色的车徐徐地驶过来,又很快地开走。他略微停了一下,后一辆车走得太急,车轮带起的泥点飞溅在他的裤腿上,他下颚的胡茬没刮干净,像是田野里未归整利落的草,越想彻底清理干净却又越弄越糟。他突然放慢脚步,将手插进简洁而修长的黑风衣里,思绪如墨,淌进他和舒寒的从前。
   舒寒,也就是雒臣的妻子,她和雒臣是大学同学,在此之前她是郁然的女朋友。而雒臣和郁然就读于同一所大学的不同专业,念化学工程的雒臣机敏而沉稳,念法学的郁然英俊而安静。两人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认识,随即便结交为最要好的兄弟。郁然时常会请雒臣捎给舒寒情书,雒臣每次都会偷偷地拆看这些情书,其中一句戳疼了他的眼睛,上面赫然写道:“舒寒,你是我唯一的法典,并且我保证终生没有修正案。”新鲜抢眼的表白像是乱入船舫的雨,雨在雒臣心间泛出酸酸的滋味,一时间眉毛与嘴角齐飞,唇边激起一抹诡谲的笑意。“呵!刑法都修正案九了,净瞎扯!”说完他把这封信丢进垃圾桶。郁然买了舒寒爱吃的红豆卷,选了一副米灰色的女士手套,一条鱼鳞状的白围巾,他偷偷地来到舒寒寝室楼下,想要给她惊喜。而眼前的一切似乎晃痛了他的眼睛,雒臣的手轻轻地将舒寒搂在怀里,对面寝室楼反射过来的阳光细若麻线,又如蝴蝶细微的吻,他看见雒臣的唇,缓缓地在舒寒绸缎般的唇上滑动,舒寒的睫毛幸福得像三月里的春草,轻轻一挑便成了郁然心上一道带血的笔画,很疼。
   乌云路过,一阵雨水随后滴落,细雨还没来得及落到树上,一阵风狠狠地将它吹斜在玻璃窗上,像是一道透明的伤口,虽不见血水和灰尘混合出的疼痛,却让人能在这雨滴形成的细缝里,窥见自己碎裂了的心。郁然他不敢抬头,天空飘下的细雨,像是要把他的心一点点冰封起来,阶前落叶青黄色,他的爱也在雒臣和舒寒的拥吻里彻底败下阵来,就连分手他都不知该怎么开口。他想以自己的退出来成全舒寒的幸福,于是在他离开这所学校之前,对雒臣温柔而坚定地说:“我希望你们能幸福,结婚的时候我就不过来了”说完了拖着行李箱离开了。此后,郁然再没有半点消息,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雒臣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想起郁然,他想也许这些旧事,舒寒和郁然都已经释然了吧。郁然的存在只在舒寒和自己隐约的谈话间,他对舒寒感情源于微妙的好奇,郁然只是他们之间的第三人,他的存在与否早已与自己无关。时间好像静止了,短短的十几秒雒臣的思绪被尖锐的车笛声掐断一般。雒臣这才看见在等在树下的舒寒,栗色的刘海修剪得一丝不苟,外面套着简洁而修长的米灰色大衣,她的眼神很干净,像是天际里空茫的细雨。等她见到雒臣时脸上涌出一股温柔而纯净的笑意,清寒眼神下敛藏的温柔,似乎在见到丈夫后就落地开花一般,她掩不住内心的喜悦,她握住雒臣的手侧身靠在他的肩头。
   舒寒说:“老公,我们快点回去吧,我给你做你爱吃的酸菜馅饺子!”
   说完,雒臣的心里升起一丝挫败感,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舒寒的亲近让他有些不忍心。他的睫毛上带着光,像是时光从叶面上,滚入青石板细缝里的雨珠。雒臣笑道:“其实我想和你走回家,这样我们能在一起久一点”。舒寒有些惊讶,雒臣没再多说什么,轻轻地将她额前的发拨到耳郭后面,舒寒感觉到他的手指触过皮肤时,她闻到一股清淡的烟草味道,似乎这种温度是她直到白首的爱情。虽然听旁人说起,他和一个叫依云的女子来往甚密,而她还是舍不得放手,不舍得分离。雒臣用力地吸了两口冷风,用自己宽厚的手掌去温暖舒寒的手。他感觉在初上的灯光里看到的舒寒,是象牙白的玉兰,淡然的美,柔顺的发,眼神里端然而又不失温柔,恍若有泪在流动。她喜欢就这样走,仿佛下一个路口,他们就能白头。他耐心地听她说要把万岁街旁的小店盘下来的计划,他内心的摇摆不定正被依云的一条微信消息一点点分解,那份隐约的背叛,似乎就要被她的温柔轻轻压下去了。
   那些私密的交往,他没有太大的把握。也许只是肾上腺一时的澎湃,他却无法控制内心对依云不安分的兴趣。如果说婚姻是爱情摩挲出来的成果,那么恋爱时的承诺,就应该是正在变得坚硬的薄膜。时间一久薄膜就幻成玻璃,如同镶嵌在这座城市半框架建筑上的落地飘窗,居住在里面的人像是鱼缸里的鱼,有些人很想摆脱它,却又渴望得到它的保护。
   正当他们谈论着晚餐是不是该再买些肉回去的时候,一银色的面包车突然加紧油门,速度极快,无法看清司机的脸。这时的车已经不是低矮、密封的交通工具,它像是一只卯足劲的铁兽,发疯似的朝雒臣和舒寒疾冲过来。雒臣好似还没反应过来,舒寒一把推开了雒臣,哐的一声铺天盖地蔓延开来,声响似乎在雒臣身上砸出一个创口。舒寒被车撞到两米开外,舒寒的胸腔里涌起血腥的痛感,小腿传来碎裂的疼。一个空矿泉水瓶子滚到雒臣脚下,他感觉胸口很痛,发了两秒的愣,拉高声调大喊着舒寒的名字,他的嘴唇在颤抖。
   雒臣怀里的舒寒,眼睫上沾了湿漉漉的雾气,她在剧烈的疼痛里睁开眼睛。天空下起细雨,而雒臣抱着她在雨里,她的手很轻盈,似乎已经不听使唤,她的眼角挂着一滴泪,嘴角有一丝庆幸的笑,她在为雒臣的无恙感到心安。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话没到嘴边鲜红的血就涌了出来,不断地落在雒臣的手背上,像是一粒碎裂的红珍珠。那辆来势恶猛的车像是仓皇逃窜的小偷,一转眼便跑得没了踪影。舒寒心中不舍想要多看雒臣几眼,难忍的疼痛像是厚重而又柔软的黑色渔网正沉沉地将她包裹住。
   豆大的汗水湿了雒臣的发丝,他好不容易找到一辆愿意载他的出租车,他的心随着车启动的声音,拧成一张皱巴巴的纸,哽咽地对昏迷了的舒寒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他极力地压抑着内心翻涌的情绪,顺势把舒寒的衣角捏紧。医院的白炽灯从他的头顶倾泻出冷硬的光,这让他脸上的愧疚涂抹得更加层次分明。他担心的舒寒还在抢救中,那些蜂拥而至的不安在他心上拍打出有节奏的闷响。
   初冬里的天黑得很快,像是小猫温柔的脚步,很软,有些像天鹅羽的质地。发生事故的那条玉光街,没有醒目的红绿灯,暗蓝色的天空,似乎要把台阶旁昏黄的灯光吞掉一样。从路灯边沿落下的细雨有暗金色光泽,很细,落到地上似乎没有声音。没有人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马路杀手,更没有人能理清事故责任,一场飞来横祸,也让人无法辨清这人世间的虚实、冷暖。
  
   二、恩爱不移
   医生竭尽全力的施救,是为了挽留病人对尘世的眷念,那些在医院门口焦急等待的家人,无不希望在医生的救治下,自己所等的人能平安地活下来。雒臣也焦急地等在他们之中,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祈盼的是什么。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发丝柔亮细软,在医生告诉他舒寒脱离危险后,雒臣提着的心终于平静下来,他在街角的杂品店选了个安静的角落,急匆匆地吃了几个猪肉灌汤包,喝着咖啡就走进了一家超市。
   当他买完一些日用品正要离开的时候,他看见郁然随着人流走了出来,西装革履,打了一条蓝色的条纹领带。他的举止很优雅,透过挺括的藏青色西装,雒臣差点没认出他来,他茫然地盯着郁然的脸。是的,他的头发像是冬天自然伸进天空的细小树枝,眉目间还留有淡淡的傲气,只是温情脉脉的双眼,多了一丝包收不住的忧郁,隔着岁月依旧可以清晰辨认那熟悉的五官,他透彻的脸依旧很干净,像是过了釉的瓷。作为朋友,郁然曾毫无保留地告诉他一些表白的方法,而他愣是将这些在舒寒身上都用了个遍。他曾以为郁然不会善罢甘休,可他居然离开了,离开得很干净。
   感情,往往经不起跌宕。郁然也看到了雒臣,在他的眼里,雒臣像是细雨生寒处寂寞的景,感情依旧在没有边际地流露。这些年来他用文字收纳了许多他和舒寒的回忆;他以墨为尊,将爱写成文字。他在工作之余都会盛装出行,似乎想以接近于完美的风度去遇见一个人,只是这种炙热的等待,被无情的岁月一寸一寸地冷却下去,他年轻时的锋芒慢慢地变成一道微光,给人以温暖与平和。当他遇到雒臣时他的脸变得严肃起来,雒臣故作镇定地向外瞄了一眼。他想上前问下郁然的情况,话到嘴边又即刻禁止了。
   郁然走近电梯,电梯门咔嗒一声关上了,这时雒臣追了上来电梯门随即又打开了,窄窄的空间里只有他俩。郁然话语盛放出深切而诚实的喜悦。“还能碰上你啊?”雒臣佯装惊喜,二人的谈话似乎敞亮了许多。雒臣一派轻松自若,毫不遮掩地谈论着他和舒寒之间幸福的生活细节。郁然打断了他的谈话,声音像是江南水乡里,清越干净的一声水响。“舒寒,她还好吗?”雒臣看到郁然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东西。雒臣用轻蔑、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说:“她出车祸了,医生说她以后可能不能正常行走了……”
   冷不防的声音滑过耳畔,两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怔住的郁然将拳头握得很紧,指节已然发白,他的心紧缩起来:“我想和你一起去看她”。雒臣没有多作思考地点头应允,路过医院挂号处,在一个个淡绿色的塑料椅上,或坐着,或靠着的病人身上散发出颓废的气质。郁然看到舒寒的时候,一阵浓烈的消毒水气味直贯入鼻。她的身体盖着薄薄的医用被,她的脸很瘦小,轻灵得似凋落在荷叶上的莲瓣。舒寒穿的是蓝色的病人服,一绺儿黑色的发丝突兀地沾在前额上,她闭着眼昏睡在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当中。雒臣越看越碍眼,他习惯性地把舒寒的发丝拨到她的耳际后面。
   郁然转过身,有些憋足的尴尬让他后退了两步:“喂,舒寒都伤成这样了,你还那么心安理得么?”雒臣把擦拭舒寒手的湿巾丢在垃圾桶内,光明正大地要向郁然解释些什么,但不知怎么说起。郁然没有耐心再听下去:“闭嘴!”这两个字如跳动的火苗,从郁然的眼里弹射而出。雒臣的心像是一张薄薄的纸,正被火红的烟头烙出一个灰黄色的孔洞,很痛。他不想再拖延,立即采取了行动。说完将冷水倒进一次性杯子里,用棉签蘸了少许想拿它去湿润舒寒干裂的唇。郁然起身抓住了正在蘸水的手,想要阻止雒臣,他亮清清的眼睛里,闪动着一抹不容置疑的坚定:“这冰水对她不好,等我去找点热水来!”说完转身出去了,郁然展现出来的男人本性里,散发出一股细腻而真实的气息。从客观的角度来讲,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从见面到现在郁然从未谈起过自己的经历,雒臣也害怕他问起舒寒和他的事情。不提才可怕,因为他知道他的心里一直住着舒寒,正如同他心里也住着舒寒一样,他清楚地看到郁然看舒寒的眼神,爱意,疼惜,牵挂……
   “水来了,有些烫!稍等会!”说完郁然用嘴唇在透明的杯面吹出一股均匀的气流,恍若无物的认真,让雒臣不安而又愧疚。郁然先喝了一口,他的嘴边泛起一丝满意的笑,他说:“水温刚好”说完满意地将手心里的水递给雒臣。紫红色的血,交叉在舒寒右腿的绷带上,血顽固地凝结成块,她手背上青红的伤痕下,还能隐约看见紫色的经络。如果相见无可避免,谁又不希望,看到曾经爱过的人喜乐长安,而那些独自等在岁月里的孤独,在郁然看到舒寒那一瞬间,融化成窗外的细雨。他原本以为岁月可以削减掉对她的情感,事实上他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心。他不想知道在舒寒心里,自己是否已经是过气了的爱情,他只想她能好起来。雒臣到楼下去办理续费手续的时候,郁然越想越伤心,周围都是陌生的事物,只有舒寒是熟悉的,眼中咕噜要掉下的泪,被他忍了回去。他掏出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观音,将它轻轻地捏在拇指和十指间,放在自己的眉心,一遍一遍地轻唤舒寒的名字。他是一个纯正的唯物主义者,这尊精巧的观音,是他决定参加司法考试时舒寒送他的,此刻的他虔诚得如同佛脚下的僧侣,虚心而又谦卑地祈求着,他未知知识领域里的力量,能让舒寒苏醒过来。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你一定要好起来,我来了,我是郁然,其实我一直都很挂念你,只是我不能见你,我怕我会舍不得……我怕我会伤害到你……”他用深邃而又忧伤的眼神看着她,一时间跳脱不出内心的疼惜。

共 1026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细雨生寒未有霜,奈何爱已薄凉。在这篇小说中,作者用淡淡的、诗意的笔触,讲述了一种触目惊心的爱情,一种相爱相杀的悲剧。在这篇小说中,有着强烈对比之下的残酷美感。小说开头,雒臣在下班时接到妻子的电话,相约一起回家吃饺子,两人之间亲密恩爱,令人羡慕。接着作者用插叙的手法,讲述雒臣和舒寒相恋的经过,在大学期间,雒臣抢了好朋友郁然的女朋友,也就是舒寒,并最终结为夫妻。这在读者看来,应该是恩爱幸福的一对,而舒寒确实始终沉浸在这种幸福之中,所以她见到雒臣时眼睛里才会有那样温柔纯净的笑意与喜悦。只是回家路上的一场车祸,让舒寒再也无法站起来。之后,雒臣与郁然的相遇,两人一起对舒寒的照顾,仿佛让我们看到了夫妻恩爱不移的典范,雒臣与郁然之间的矛盾,也由于舒寒渐渐淡化。只是后来,舒寒再度被确诊为胃癌,由于无法忍受病痛,选择跳楼自杀。读到这里,还是很让人唏嘘不已。随着舒寒的死,郁然的心碎,以及雒臣与郁然之间的对立看似都应该结束了,然而作者却用极其出人意料的方式,把小说的高潮放在了最后。舒寒之死居然是口口声声说着恩爱不移的雒臣的阴谋!郁然在舒寒去世后,心已成霜。只是后来再次与雒臣相遇时,雒臣与女子依云的亲热让郁然疑窦丛生,最后在那本写满情话的本子后面,找到了雒臣谋杀舒寒的证据,多么讽刺!在最后郁然与雒臣的对峙中,一切真相大白。舒寒如藤蔓般的爱,令雒臣喘不过气来,此时助手依云的温柔体贴成了雒臣唯一的心理安慰,他出轨了,并且与依云一起,设计了那场车祸,最后在陪舒寒住院时,又用加入苯并芘的烧烤诱发舒寒得胃癌。不得不说,作者的构思是极其令人叹服的,伏笔也埋得十分隐秘。在舒寒出车祸前,雒臣的心理描写和不忍心以及车祸之后的歉疚,已经隐隐揭示了车祸的真相。读完整篇小说,为舒寒悲哀,深爱的丈夫却是谋杀自己的凶手,为雒臣感到痛惜,仅仅因为不堪忍受妻子过于热烈的爱便出轨并将之杀死,毁了一生,为郁然心疼,心爱的女子被好朋友横刀夺爱,之后在医院里的照料,无悔陪伴,更能看出郁然对舒寒的爱之深,直到舒寒自杀,他的爱已经成了自己不可跨越的牢笼。整篇小说,语调平缓,优美而忧伤,用词细腻诗意,作者尤其善于运用景物描写来渲染烘托人物的心理活动,看似平缓,波澜不惊,却在最后用极其戏剧化的结尾,把故事推向高潮,伏笔精湛,手法娴熟,成功地抓住了读者的心。细雨生寒未有霜,爱成了相杀的锁链,浓厚的悲剧色彩令人痛惜,一篇非常成功的小说。欣赏佳作,倾情推荐。【编辑:随风逐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10114】【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70117第76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2-30 20:27:08
  小墨兄的文笔真的没得说,优美诗性,即是是悲剧故事,也始终笼着一种诗意美好的氛围,这种对比之下,更是惊心,非常喜欢。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回复1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0 21:38:35
  谢谢随风的精彩编按 我觉得很贴切也很清晰 看起来很舒服
2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2-30 20:28:54
  这应该是我看过的,最让人揪心的小说了。说实话,没有看到最后,真的不敢相信舒寒的死是雒臣的谋杀。这一点你赢了,很成功。拜服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3 楼        文友:随风逐梦        2016-12-30 20:30:09
  期末事情比较多,今天白天又满课,放出来晚了,非常抱歉哈。不过我知道你不会怪我的,我们是好兄弟,嘿嘿~再占一楼
落花谱锦瑟,馨墨描相思。
4 楼        文友:莲香隐隐        2016-12-30 20:44:49
  世间的爱,往往因为时间空间的不同而有所改变,然墨墨的这篇情书独辟蹊径,为大家展现了,一场爱得的变奏曲。一样的深爱,几个人不同的结局,为大家敲响了爱的警钟。令人深思,让人回味,余味悠长,欣赏佳作!冬琪!
莲香隐隐
回复4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0 21:39:24
  谢谢莲香来访 我的文字标点符号很不标准 谢谢你帮我修改哈
5 楼        文友:杨花        2016-12-31 11:23:36
  读完,心里很沉。一声长叹息。
杨花
回复5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1 13:06:25
  谢谢花姐姐到访,人心都有一点恶,然爱本无罪。此篇想说的就是以爱的名义对爱的破坏。那样的爱看似绵和,实则狰狞
回复5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6-12-31 13:10:13
  谢谢花姐姐到访,人心本有一点恶,此篇写的就是以爱的名义对爱的破坏,那些看似绵柔的背后实则狰狞。爱不能如此可怖。
6 楼        文友:樱水寒        2017-01-01 01:38:14
  一个优秀的作者,必然有颗细腻的心,善于捕捉生活的细节。俗话说,创作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在这篇小说中有着许多生活的细节处,她对他爱的细致爱的奋不顾身。而对于人物的心理的处理也是很精彩的。这篇小说读到最后无疑让人心痛,用爱的名义爱或者伤害都揪着读者的心。但愿现实生活中我们都可以遇见对的人懂得相惜相暖,并且能够携手一生。
樱水寒
7 楼        文友:水苍玉藏辂        2017-01-02 17:10:03
  爱在旅途,越来越累,付出之后才知道有去难回。
回复7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1-02 18:22:26
  有去无回
8 楼        文友:漠上花开        2017-01-02 21:26:11
  小说读后令人唏嘘,墨墨才情了得!
回复8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1-03 17:21:39
  谢谢花开姐姐来访 小墨在此给你问好啦
9 楼        文友:老船还行        2017-01-03 16:53:14
  首次拜读青瓷碗的小说,真是太棒了。从从立意到剪裁,从结构到语言,不仅仅是具备小说元素,更重要的是给读者带来不小的情感冲击力。一种悲剧美的余波让你的思绪无法噶然而止。
回复9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1-03 17:20:21
  谢谢先生 也谢谢你的鼓励 很开心你能来访 你的诗歌我很喜欢 苏苏把它朗诵发给我了 有机会希望能向你学习下如何写诗
10 楼        文友:春闺梦里人        2017-01-03 23:35:46
  爱本是两颗心灵的碰撞,一颗扭曲的心为了挣脱温柔的枷锁却不惜辣手摧花双手染满爱人的鲜血,不免令人扼腕叹息。
( (
共 19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