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疾驰(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疾驰(小说)


作者:叶临之 秀才,1201.6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93发表时间:2017-01-30 16:18:11


   李轻松给王总打电话的时候,王特正在来开发区的马路上疾驰。前两天,王总去北京出差前夕,他对公司的人下达死命令,对总经理办公室的张秘书说,两天以内,不接听公司任何转移的电话。这个下午,王特好像是去追逐开发区即将坠入渤海的落日,车速极快。他刚从包里掏出手机来,手机响了,来的是李轻松的电话。
   早晨九点零几分,李轻松其实给他打过电话,王特的手机关机,他又将电话打到王特的总经理办公室,张秘书自然不告诉他行踪。李轻松不甘心,这个下午四点零六分,他试着给王特拨了过来。当然,他敢于给王特打电话,一是两人是几十年的哥们,自从开发区创建以来,他和王特就开始通力合作,这种铁杆关系少有;二是情况紧急嘛。
   王特心情出奇的差,去北京的事情没有办成,远洋许可证没有下来,明年的出货量提心吊胆呐,谁也不知道会低到什么程度,他回来的心情比出差前更加差了。现在,李轻松的电话更增加他的不快,他捏着手机拎在空中,恨不得将它抛入高速路,他很不情愿地发话:“什么事,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李轻松初刻是让王特的狠话给惊住,他生怕王特关机,赶紧说,“特哥,我是李轻松呀,轻松呀。”
   “知道。你什么事?”王特开机,本来是想玩玩手机游戏透透气,把一路来的不顺排解掉。他并没有热心来接任何一个电话,不说哥们,哪怕是老婆刘雅丹打来的电话,他也不接,因此,他给了李轻松一个冷脸。
   “特哥,江湖救急。你们的重卡能不能借我用用,三十台,不,二十台就够,急啊。今天到明天,货要全部拉完,欧洲那边下达最后命令,你也知道我没车。等到明天上午货拉完,我亲自上门道谢,特哥,行不行?”
   “嘿,你小子行啊,借车?没门。上次借车你跟我说过没,还有再上上次。每次,你都说借十辆八辆的。有次,嘿,借了我三十辆,连屁都不搁一个。当我是免费快递呐,年终人情赠送呐。油钱是烧我的。车辆折损费算我的,我买车这两年,你小子到底用过多少回啊。到头来,我自己的卡车一年都没用上两回,你说我找谁说理去?”
   “我都火烧眉毛了,以前我知道,都是我不对,我不对好不好,这次,看在老兄弟的面子上,你就行行好吧。王总,王特总。”
   李轻松说这话的时候,都能明显听见电话里传来的哭腔。那是一种男人才有的哭腔,只有男人才能把这种绝望的声调演绎得畅快淋漓、活灵活现。
   对于王特来说,他并不这么认为。现在太习以为常,连哭腔都变得不重要了。他知道它是属于以前的哥们李轻松的,可是,他的重卡在开发区第五大街尽头装运集装箱,腾不出这么多汽车给李轻松当驴使的。何况,现在,他得勒紧裤带呐,还像出差前一样,说不定下一刻他就掉进渤海了。
   有那么几秒钟,因为李轻松的哭腔,电话停滞卡壳。短暂的时间内,王特瞟了一眼后视镜,镜子里,他明显看到自己鬓角的头发花白,不止花白而且开始松动。于是,他心一横,狠狠地说:“不借。我说真不借。你有胆再打,我会关机的。”
   “别,别……”李轻松还想嘟囔辩解几声,果真只听到电话里“嘟嘟”两声,然后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他再打,王特的电话真的关机。李轻松想着刚才的电话,他抱头把自己藏在房间的角落里,他差点哭起来。
   李轻松一通电话让王特出现恐惧。这种感觉,好像蹦到嗓子眼来了。车子已经到达开发区,都要到达他们公司的楼下了,他对驾驶员小温说,“得,公司到了吗?回去吧。我要回家。”
   小温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告诉他已经到公司楼下。王特因为思考李轻松的电话,已经出现迟缓的错觉。他们公司就在这栋三十六层的写字楼的十二层。今天星期四,从十二层的灯光来看,他的秘书和员工都在公司里办公。消失两天,至少应该到公司转转吧。小温也是这个意思。王特却把嘴一努说,“回去。我要洗澡。”
   小温没有吭声。他无奈地打转方向盘,把车开往背离公司大楼的另一条道路。王特的家在滨海,虽然开过去,花不了十分钟。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这几天下来,他跟着老板跑上跑下,在北京的各大部门来回接送,只是觉得有点累了,他想至少应该得空歇一会儿才是。
   王特看了下司机小温,他能感受到小温的情绪,语气温和下来:“行,这一趟我到家后,你就回家休息吧。休息好了,我再叫你。当老板很难的,辛苦你了。”
   见老板语气柔软,小温“呵呵”两声,他说,“我倒没事,反正您也知道我的,开车属于我的爱好。如果不是爱好,当初……”
   他们说话的时候,车已经停在小区门口。王特手一扬,招呼他一声,“那就好,到这儿算了,也不叫你上楼坐了,回家休息吧。”
   二
   因此可以预见,王特是以复杂的心情到达家里的。他从包里掏出牛皮纸文件袋,把包往沙发上一扬去了书房。
   书房面积适中,如果不考虑空中的遮挡物,家里的书房对着公司的方向。王特回来开发区,他本来要召集公司管理人员开会研究申报材料,讨论材料差池,然而,让他的擅自离岗给取消了。因为他出差前的吩咐,总经理办公室没给他打过电话,平时,他的电话像雪片一样飞来。
   手机关机,他看起来轻松了。颇为难得。回来后,没有洗澡,回家洗澡只不过是对小温的托词。他的夫人刘雅丹见他回来了,倒是走了进来,从厨房里给他端了一杯温牛奶进来。
   王特见了,望着乳白色的牛奶说,“哦,今天在家?”
   从昨天晚上开始,刘雅丹其实联系过他几次。她像李轻松一样给他打过电话,只是并没有李轻松那么幸运。见他彻夜未归,电话一直关机,昨天晚上九点,她把电话打给已经下班的张秘书,询问事由,张秘书对她倒是说出原委了,说王总去北京出差。听张秘书好像有难言之隐,刘雅丹在电话里说,“哦,我知道了。原来他没有回来,是去出差的事情。”
   刘雅丹是一位温柔的女性,她是滨海一中的语文教师,平常,王特忙于管理公司的港口贸易和物流,由她分担家里的绝大部分事务。现在,见着丈夫仍然火急火燎的样子,刘雅丹说:“打你电话也是关机,事情办好了吗?”
   见刘雅丹问及公司的事情,王特不再说话。他让刘雅丹把牛奶杯放在工作台上。
   刘雅丹见丈夫没有说话。她也不好问起。她怕她的问话会引起王特的分心。而且,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的“行规”。早在王特创办公司的时候,他就对刘雅丹说过公司的一切事情都不必她担心。刚开始,王特开的只不过是一家小公司,和李轻松等人合伙开的,小公司放在开发区小得像图钉一样,热火朝天的经济浪潮中,公司越做越大,事务越来越多,王特分门独户,开始经营远洋运输了,经过数年的发展,事实上,公司在天津开发区不说排上前几号,排得上号倒是不成问题。
   现在,王特公司的事务让刘雅丹觉得越来越陌生,而且如果他想说起,他自己自然会说起的。她从来不担心丈夫的能力问题。
   可是,王特倒是自己怀疑起自己。他好像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问题。他坐在书房,拿起铅笔,一页一页地翻弄申报的材料,不时拿放大镜,看看细如蚊蝇的报表数据,顺手勾画起来,按理说,申报材料做得滴水不漏,而且有主管领导的关照,他的申请应该通过才对,但是残酷的事实证明,他一个月前亲自做的报表不止有漏洞,而且有很大的漏洞。当领导通知他来北京说有重要的事情,他差不多有预感。
   待到他疾驰在回天津的路上的时候,他得知更大不好的消息。同他一批申报的其他公司都予以通过。如果他不继续申报,如果申报不成功,可以预见,明年的日子决然不会好过。这是竞争力的问题,是他公司价值的问题,说绝一点,是他个人存在的问题。
   这个关键时刻,他绝对不会去想李轻松卡不卡车的问题,哪怕李轻松提出借一辆卡车,他也不会考虑。连思考都没有,那么,他当然不会答应李轻松……
   王特端着牛奶,倒是有一刻想起李轻松来。思路又断掉。不能想。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牛奶,当眼光掠过去看向窗口,这个冬天,他感觉到丝丝寒意。仿佛自己仍然在高速公路上,仿佛在疾驰。另一只手紧张地握住那支中华铅笔。
   夫人刘雅丹仍在书房里,看他心神不定,倒是关心地问起来:“没事吧?怎么了?”
   刚才,刘雅丹给他整理办公桌,这会儿停下来看着他。她在房间里别无他意,只为等着他的牛奶早点喝完,她准备拿走杯子。这天王特滴水未进,妻子端来的牛奶里面放了棉糖,他的思路好像不急躁了一点。
   妻子刘雅丹在书房里,王特有些丝丝的紧张。他说,“要不,你出去吧。待会儿我出来用餐。”
   三
   王特没有待到吃饭。夫人刘雅丹做饭的时候,他要出门了。他最终还是想到李轻松。出门时,刘雅丹在厨房里回头望着他,他自己也怔怔的样子,说,“我会回来吃的,不过你先吃。我先去找李轻松那小子,他碰到难题了,我回来随便吃点蔬果就行。”
   南瓜羹是他最喜欢吃的食物,言下之意,就是给他留点南瓜羹。
   刘雅丹也不抱怨他地说,“那好,给你煲好,回来用微波炉热一下。”
   到这儿,王特并没有吭声。他只是看了夫人刘雅丹一眼。好像临走前的诀别一样。随后,门就砰地关紧了。他走至电梯口,记起把手机开机,开机后,手机上连收两条短信。
   李轻松明知道他关机的情况下,又给他拨过两次电话。就是这两条短信提醒,让王特的心有点软了。说实话,李轻松这几年办公司是半桶水,不上不下的样子,他心里早就看不惯这位当年的哥们。李轻松并没有把心思放到公司经营上,倒是感情经营颇多,这十来年,他离了两次婚,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打情感官司的事情上面,直到前年的时候,走投无路,在他们朋友的关照下,公司才运营下来,但竞争日益激烈,李轻松的公司半死不活,公司连重卡也养不起几辆,成为了朋友们的拖油瓶。
   但是,话是这么说,他仍然不愿看到李轻松破产,好歹十多年的情谊还在,当年若不是李轻松等人的帮助,他一个人虽然有雄心,也不一定能把公司海洋贸易这块做起来。
   还在电梯里。他把电话打给李轻松。李轻松亲热地叫他“大哥”,王特没有应答,而是直截了当地问:“在哪呢?”李轻松没有吭声。王特说:“看你那熊样,跟我去第五大街。马上。”李轻松这时倒轻快地说,“好咧。”看来这个男子汉刚才截住哭腔难过了一阵子。唉,这人啊。王特在电梯里叹息起来。
   在电梯里的时候,他用手机点“滴滴打车”,叫了一辆车去第五大街尽头。以前,他根本是不会叫“滴滴打车”的。这软件是他那去南方上大学的孩子给弄的,说这软件挺实惠,又方便。平时,王特绝对不会想起用这些年轻人才用的东西,眼下倒是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他觉得这个软件挺好用,随着时代进步,看来要加快脚步才行。
   当然,他没有打电话给张秘书。因为打给张秘书,肯定会透露他已经回天津,还是不要惊动公司员工为好,现在快到年底,人员稳定为妙,等待好好想方法解决时难。再说,再给他两天时间,说不定问题解决,危机脱离了呢。
   出电梯的时候已经叫完车,王特到地面的时候,猎猎的海风迎面吹来。风力包含着盐粒和沙粒,吹向他的发际线。让人瑟瑟发抖。他仰头看了一眼上空那小区单元房自己的家。然后收起手机,抹了一把脸,往小区门口走去,说实话,他昨天通夜没睡,即使没睡,也没觉得有困意。虽然申报没成功,他也看起来像一头雄狮,斗志昂扬的样子。
   王特乘坐滴滴打车,到达第五大街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李轻松在装车指挥室里。李轻松戴着工作帽,在等着他,看似为他服务,其实,好像在守着他的重卡一样。
   时间已经是五点二十分。王特公司里的所有重卡都在忙碌地装运物品往集装箱里运送,一点没有空闲。
   见到李轻松,王特没好气地说:“你小子就守在这啊,我说的没错吧?”
   李轻松一脸丧气样,苦着脸说,“王特哥,你就别寒碜我了。你天天那么忙,我跑了你公司两三趟,哥,你吃饭没?”
   王特说:“吃饭?难道你吃了?我人都让你叫着来了。”
   李轻松说,“都让这事整的,哪有心情吃饭。”
   王特到这儿心里才好受了一点,他说:“别说吃饭,我一夜没睡。就刚才喝了点牛奶。要像你一样做公司,怕是喝西北风啰。”
   李轻松说,“哥,那这样吧。待会儿我们去个小酒楼喝点,你的卡车一装完,就去我的场地。我数了数,你卡车五十台,到明天下午两点的时候,也差不多了。”
   王特“呵呵”一笑说,“你小子,尽着自己的好事。不瞒你说,这次的装车费得你付了。”
   李轻松说,“哥,那行,没问题。我都巴不得您这么说呢。”
   王特往庞大壮观的装车现场张望,盘点一圈下来,他心里有了一点数。虽然明年前途未卜,但是眼下确保没有问题。这一连的疾驰过来,越发让他神经紧绷起来,真是不得半点空闲。是不是应该轻松一点才行?风中看着李轻松,觉得现在的李轻松既好笑又可怜。他说,“行,看你也一天没进油水的样子,我们去喝点啥吧。”

共 817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时代感很强的小说。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创业的浪潮汹涌澎湃。有弄潮儿向涛头立的豪迈,也有大浪淘沙的悲壮。而在创业成功的路上,从来都不只留下成功者一人的脚印。成功的前提是要有一个好的大环境,另外,还需朋友的鼎力相助和一个温馨的家庭做坚强的后盾。文中的王特是幸运的,因为有了李轻松等一帮哥们的帮助,靠着一路打拼,事业蒸蒸日上。同时,无论失意还是成功,背后都有妻子刘雅丹一双温暖的手在支撑着。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王特从帮助昔日的伙计李轻松中得到了安慰,也顺利度过了自己的难关。小说以小见大,写的是如战场的商场,不可谓不大,但都是从小处入手,特别注意细节描写,其中,王特妻子刘雅丹的一杯牛奶和一碗南瓜羹给人的印象最为深刻。极富感染力的小说,倾情推荐!问好作者!【编辑:燕剪春光】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7-01-30 16:20:10
  商场如战场,成功者离不开友情的支持和爱情的抚慰。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2 楼        文友:宏声        2017-02-11 13:56:44
  祝文友元宵节快乐!抓紧时间给弟拜个晚年,祝财源滚滚来,事业宏发,万事大吉,方方道路宽阔。相识相聚江山文学网,共同敲打出文字,为民众生产优质精神粮食。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