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流年·缘】最接近永恒的时刻(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缘】最接近永恒的时刻(征文·小说)


作者:沧浪夜雨 童生,79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66发表时间:2017-02-03 15:00:18


   七月初的凌晨四点,地上没有一丝风尘。
   这是一条偏僻的街道,白天里也是人群稀疏。几棵法国梧桐树的枝叶,在夏季里绿得太过严实,只是偶尔夹杂着去年秋天里的几片干叶子,在高挑的枝头滴溜溜地打着伶仃的圈儿。银子清扫着街道两侧偶尔旋落的梧桐树叶,手中簸箕柄头绕扎着的一只黑色塑料袋,空空荡荡。那是用来收集废弃饮料瓶的。
   黑蛮在另一条街道扫地。在没有找到比扫大街更挣钱的活儿之前,他和她的日子不免过得糙了点。
   银子的眼睛顺着街道往远处张望,此时,街道上一只饮料瓶都没有,她心里不免有些失望。昨晚的事,又悄然从她的脑子里升起。
   “银子,以后扫地时别捡饮料瓶了,又换不来几个钱。”黑蛮打着赤搏,坐在租房内的床沿边说。
   城北的出租房内,空气热烘烘的,弥漫着馊甜的气味。黑蛮的话银子没接,落在地上就没了。
   她寻了一个大塑料袋,拾掇起散落在地上花花绿绿的空饮料瓶来。并不时拂掸着在瓶口处循甜忙碌的蚂蚁。
   她用红色的塑料丝带将一些零零碎碎压扁了的废纸板捆绑好,竖立在墙角处,又将塞满饮料瓶的大塑料袋与废纸板拥趸起来,尽量不去占用租房十多平米逼仄的空间。
   忙完这些,她惘惘地坐在墙角的小板凳上,似乎在想着刚才黑蛮的话。屋顶一盏昏暗的灯,黄黄的豆光漾开去,满屋影影绰绰。
   银子低下头,搓揉起自己暗黑色的满是垢痕的手来。为了多挣点钱,自打两年前儿子小麦去米家镇初中寄宿上学,她就和黑蛮来到兴城扫大街,顺带着捡些废纸板、饮料瓶。她手指头这些难以愈合的裂口,时刻提醒着她脑子里负责疼痛的那根神经。
   “昨天小麦在电话里说,要去上学校暑假里的几个培训班,缴叁仟块钱学费。”黑蛮又说道。
   银子抬眼扭头去看黑蛮。黑蛮的眉头紧锁,国字脸的线条向下垮着。刚刚四十出头的人,头发已经有了雾白色。他从床头的香烟盒里颠出一支烟来点着,猛吸了几口,随之剧烈地咳嗽起来。
   银子站起身,走到坐在床沿边的黑蛮面前,伸手将他的香烟夺了,掐灭。
   黑蛮的咳嗽平息下来,他伸开手臂环腰抱住正欲走开的银子,将脸埋在了她的胸前。
   “你想在你这个月生日那天买一副白金耳环给你,你一直想要的。”
   “叁仟块钱寄回家,这个月就没有钱买耳环了。我真没用……”
   他低沉地说着,几乎都是气息的声音。这声音在热烘烘的空气里游走,一直钻探到银子的心窝里。
   她的心猛地颤了颤,那张被晒得紫黝黝的鹅蛋脸,染上了红晕。她两只手抚着他雾白色的头发,可是手指的裂口与头发之间的摩擦,又疼得令她心下怅然。于是她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为的是叫他放心,她不在意他是否有钱买耳环给她。
   “黑蛮,只要小麦学习上有出息,咱俩好好干活儿,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银子柔声说道。
   黑蛮仰起头,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夜犹未央时,他和她都已经微笑着在心里把未来细细设想过了一番。
   恍惚间,银子的思绪突然从昨晚拉回到了现在。因为她看到街道东侧红绿灯的路口处,有一只饮料瓶凝定不动地歪在地面上。不及多想,她赶紧拿着簸箕和扫帚,瞅着那只饮料瓶一路走了过去。
   此时的晨光薄如蝉翼,淡金色的阳光集成一束,穿过云层,照在心神恍惚的银子身上。一辆大货车从路口处疾驰而过,将银子的骇叫声,瞬间碾碎。簸箕和扫帚飞散在路边,汩汩流淌的暗红色鲜血,伴着几片偶尔旋落的梧桐树叶,缓缓蔓延到不远处凝定不动的饮料瓶旁,很快就融合在了一起。簸箕柄头黑色的塑料袋当风鼓着,那几片梧桐树叶,绿得很是荒芜。
   黑蛮将安睡在小匣子里的银子带回米家镇家中的那天傍晚,放暑假的小麦并不在家。黑蛮在附近的网吧里找到了小麦。小麦正坐在电脑前,椅子旁的地面上随手扔着的几只空饮料瓶,七倒八歪。
   “爸,你……你怎么回来了?那叁仟块钱,我……我是想要……”小麦侧身推开椅子,惶急地站在一只手用力按住他肩头的父亲黑蛮面前,有些慌不择言。
   网吧老板走过来对黑蛮说了一句什么,黑蛮在网吧老板冷漠的斜乜里,将小麦这两年在网吧的近叁仟块钱欠帐还清。小麦垂着头,与父亲相跟着回到了清冷的家。
   小麦惊愕地看到家中的小匣子,呆滞地站在原地,再也挪不开步子。
   “你妈妈,在街道上扫地时去捡一个饮料瓶,被车撞了。”黑蛮说。
   小麦的眼睛瞬间雾濛濛一片,死死地,继而是充满怨恨地盯着父亲看。旋即“啊……”地大叫一声,推手将父亲搡在一边,拔脚踉跄着冲出了家门。
   黑蛮蓦地有些站不住,倚扶着门框。他望着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十六岁孩子的背影,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起。他突然觉得,自己离开小麦的这两年丢失了太多看不见的东西。而今,银子已是一抹飘渺的云,从此与他和小麦相隔了千山万水,而他与小麦之间哪怕是刚才的近在咫尺,却似乎也同样是相隔了千山万水。
   黑蛮想起途经米家镇砖瓦厂的时候,看到砖瓦厂外贴着的常年招工启事。良久,他决定这几年暂不去兴城打工了,他会留在米家镇。或许,在小麦最需要关爱时不让他独自留守,亲人们在一起,这才是最接近永恒的时刻。
   此时已是薄暮时分,天色却还大亮着。吹拂而过的夏日晚风,把生长在屋外墙缝里的野草一片片拉平。也将黑蛮的心,一点一点地熨帖。

共 200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最接近永恒的时刻》亦是何时念起都会疼痛的时刻。银子和黑蛮夫妻为了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背井离乡去外面打工,对于儿子小麦的要求,从不违背。他们就是想着,只要小麦可以有出息,付出多少都值得。可为了给小麦积攒更多的钱,柔弱的银子背负了太多,以至于为了捡拾一个很不值钱的瓶子,而命丧车轮之下。黑蛮带着银子回家后发现小麦要钱的真相后,并未对小麦斥责,而是认清孩子教育的本质,不是金钱,而是陪伴。此刻,是最接近永恒的时刻吧,可惜,银子已然不在。 小说篇幅并不长,运用了倒叙插叙的描写手法,最后的反转摄人心扉,将之前铺垫的所有疼痛,一瞬爆发。此篇小说关注留守儿童教育问题,具有深远的警示教育意义,当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70212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7-02-03 15:02:23
  读过姐姐的小说,心里好疼。现实中,太多类似的例子,让人懊悔,缺始终抓不住永恒。
2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7-02-03 15:24:50
  读过姐姐的小说,心里好疼。现实中,太多类似的例子,让人懊悔,却始终抓不住永恒。
回复2 楼        文友:沧浪夜雨        2017-02-03 17:58:07
  感谢真真精彩的编者按!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13 11:37:1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