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江南风骨】一川烟草青入骨(小说)

绝品 【江南风骨】一川烟草青入骨(小说)


作者:青瓷碗盛雪 秀才,1261.2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798发表时间:2017-02-06 17:43:02
摘要:他的神情自然而又纯粹,像一丛得其真味的芳草,以最朴质,最纯真的姿态,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上站成清风飒飒的卓然风骨,他眼角的皱纹如细草上明晰的脉络。

【江南风骨】一川烟草青入骨(小说)
   起
  
   清晨,穿林而来的秋阳像是裹着香云纱的黄龙玉,这疏薄而又灰黄的光线,偎在凤鸣县衙的竹叶上。巷弄里流动的风悄然地吹进细窄的门缝,吹进雕花的木窗。屋内光影交错,一个身穿墨绿色官袍的男人负手立于窗前,头上的乌纱帽缘中间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白玉饰。男人生得高鼻深目,下巴的山羊胡须如墨似铁。墙上挂着一幅垂壁墨兰画,男人口鼻间发出一声细微的叹息。这时,衙役持刀进来禀告:“陈大人,午时三刻将近,请大人移步法场主持监斩!”男人将捏在手里的一根蒲苇草置于笔搁旁,觑着眼儿忘了一眼墙上的墨兰画,又恍若无事地微闭上眼,眼角的细纹像锦鲤的尾。他朗声道:“备轿!去法场监斩大盗陆图。”衙役微微应答后退,退至五步外才直起身来走出内堂。
   衙役早已在衙门口列队等这个寡言的中年男人,他们的衣服边角上都有一道纯正的红,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侧面望去这些衙役像是长了翅膀的蜻蜓。当轿帘放下那一刻,男人悄然落泪,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流泪。法场的四周是大理石垒起的高墙,墙面上刻有一只巧妙非凡的獬豸。经年的雨水在石面上留下灰黑的印痕,远远望去,獬豸像淡墨勾勒过一般。法场的黑木门闩被衙役打开,囚车里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男子被十来个衙役押赴刑场,奔走而来的人群吵吵嚷嚷却被一排排鹿砦挡在法场外。男人好似负隅而立,强作镇定地将惊堂木奋力一拍。后面的民众纷纷仰首观望,满目的不舍和愤慨。男人手持判文拔高嗓音宣读:“盗贼陆图,梁上蟊虫,啸聚山林,结党作乱。今宣布陆图三大罪状,以飨天下,杀害朝廷官员,此罪一;偷盗士绅之家,此罪二;煽动刁民作乱,此罪三。陆图,你可认罪?”身穿囚服的男子发出一声轻描淡写的笑,深湛的眼神里透出一股视死如归的平静。男人随手丢出木质的敕令,敕令和那一声“行刑”齐声落地。男人目送这个一心赴死的男子跪在法场,立于男子旁边的大汉手持大刀,摘掉囚犯身后的犯由牌,胸阔腰挺,横刀而下,顷刻间人头落地。人群里一个戴笠纱的男子俯身对抱在怀里的小女孩说:“青姿,记住台上那个人,他是你的杀父仇人,名唤陈自如!”
   风穿林而来夹杂着青草的气味飞入凤鸣城,无论是牵马走过的士子还是驱车来往的商旅,都在这场刑杀之后慢慢地沉寂下来。有人说盛世之下容不得侠骨,残存的江湖侠气却渐渐地在老瓦片上长出青苔。阳光被岁月的巧手捻成碎小的草芽,芽儿以柔弱之姿覆于山川,长成透人心骨的雅绿。城外芳草葳蕤,岸汀间曲曲折折的流水像是黄昏闺阁女子细细手指下流下的琴音,烟云桥下一群白鹅随水流悠然游下,叫声也满含水意,仿佛是沾染了蒲苇犹存的绿。少年的眉毛,是三月里新生的春草,传奇与岁月对视便有了风骨和气度,拈花于指,像是捏住了岁月的翅膀。老去的时月则是枯萎的蒲苇草,古旧的故事和枯黄的草一起沾满秋霜,叶尖端的露水是清廉之气的遗韵,抑或是年华过往都随这白露一起滑进阴谋的泥土里。
  
   一、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个身穿灰麻衣服的更夫拎着铜锣,每吆喝一次,便敲两下横挂在腰间的竹筒,又用裹着红布的木头梆子“铛铛铛”敲击锣心三下。
   凉月如眉,夜已子时。此时烟云桥上行人渐稀,茶舍小铺也早早地收摊了。走到城东头,渴了的更夫连讨口水喝的地方都没有。扯着嗓子喊了一路,喉咙已是火烧火燎的难受,一心想找到水源解渴。他想起牡丹巷口的一口古井,远远望去樱花树下的大井像一个端方的瓷碗,温绿的青苔纵横在地面的石缝之间。这时瓦楞上掠过一道黑影,一阵阴风旋地而起,更夫吓得还没走到井边就滑倒了。夜路行得多了,这凤鸣城里的各种奇事他都比寻常人见得多,听得多。异常的动静在他心底抹出几丝恐惧。这时一个黑衣客急速地飞过樱花林,其身后的黑斗篷飞动如旗,只见黑衣客手握一把银色的强弓,背上背着一个黑竹筒。更夫撑着身子不敢动,脸面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黑影,银色的弓像是空中的寒月。黑衣客身后的竹筒里冒着寒气,正当黑衣客借风一跃上了屋顶的瞬间,更夫吓得起身就跑,还没跑出几步就被一道不可名状的寒光打晕在地。
   月光之下,白日里欢闹的凤鸣镇被冷月镀上一层银光,月光如银帛的纱衣,落在人的身上更是能带几分古色古香的仙意,像是绝尘而去的云水仙客,容不得思量就要白日飞升。黑衣客飞步于瓦楞屋角,在一处富贵的大宅旁停了下来,房屋的二楼只一间房屋亮着烛火。黑衣客轻轻地移开一片瓦,屋内陈设精美华贵,地面的砖透着幽微的光。一个中年男子将一把古琴双手捧着递给一位身穿儒服的老者:“王学士,这可是乔家祖传的那把古琴!”老者手指抚过琴身,面露喜色,但为了显示出自己的气度,他佯装欢喜地说:“你大半夜前来,不只是为老夫送琴的吧!有事情你就直说好了!”男子深鞠一躬顺势接了下去:“老宅想翻新,院子扩一扩,但是周边老百姓他们死活不同意啊!”老者右手捋动自己的胡须微微一笑:“何必担心这个,你正常扩建,若有刁民闹事你就去找工部尚书于伯言,就说我让你去找他的!”中年男人毫不掩饰地应承道:“哎哟,那我就在这谢谢王学士了!”说完便屁颠屁颠地拜谢出门去了。
   屋内的红烛抖成细小的蛇形,老者将琴置于书案上,眉目间辗转生辉。古琴上银钩样的花纹是用蔚绿的汁水拖染而成,挑抹琴弦,琴弦下的梅朵似乎要在陶灯的光里绽放出原有的神采。细细端详,老者觉得这古琴上的梅朵像极了翩然于红尘之中的绿萼仙子。正在这时窗不推自开,老者疑心是院里的林风推窗,关上窗户后他得意地转身,还没等他靠近古琴,一枝寒凉的青草直贯喉咙。老者满脸愕然,冒着气泡的血注自脖颈处向四周蔓延开来。一只黑黝黝的小蟋蟀飞到窗户纸上展翅而鸣,洋洋得意地在窗户纸上转了个圈便又振翅飞落在院中的草丛里。月色浓浓,黑衣客一个云燕翻身,脚尖点过槐叶后飞身消失在黑夜里,脚下震落的一片槐叶落入烟云桥下的河水里。
   天刚放亮,就有人在凤鸣县衙击鼓,衙役东包西抄将王学士的府邸团团围住。几个衙役围着老者的尸体,面泛苦色。
   “这已经是第二具了吧!……一根青草怎么能杀人呢?”
   “第二具不打紧,打紧的是我们不知道还会出现第几具,听更夫说他只见一个鬼魅般的黑影穿街飞行……唉,像这样无迹可循的案子,让我们从何查起?”
   “要么等巡按御史到了,我们就奏请大人颁布禁宵令吧?”
   “说啥傻话呢?几年前夜市失火,连连烧掉十几家商户,死伤二十几人也不曾禁宵,这就禁宵?”
   一个衙差习惯性地挑起左边的嘴角,无可奈何地笑道:“哥儿几个赶紧收拾一下将尸首抬回县衙,陈大人还等我们回去复命呢!”
   衙役们又在花园的角角落落探查一遍,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二、
  
   凤鸣城里梨花凋落柳色深青,树杈间挂有透明的蜘蛛网,网上的雨珠,像是昨夜里陨落的星辰,又像归乡游子眼里半含的泪水。瘦马蹄音和街边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薄雨过后天开始放晴,青草叶上的雨露将干未干,一声破空而来的鸟喧让小城兀自生动起来。松柏林荫处是凤鸣县衙,衙前一对石狮子,一面朱漆剥落的大鼓。这时一个身穿白衣罗衫,头束白玉发冠的少年翻身下马。走上衙前台阶,手持钦点圣诏对手持水火棍的衙差说:“麻烦通传陈大人一声,说巡按御史李墨已到!”衙役查阅李墨递过来的官凭后,便热情地领着李墨地进了内院。
   房内一个面色慈雅的老者以手支额,阳光下的微尘飞如细羽。师生再遇已隔十年之久,李墨受京都委派,暗自前来助阵陈自如查清案情并借此监察官员品行。此番前来,既无锣鼓开道,也无人群前呼后拥。李墨双膝跪地叩拜在陈自如的面前,陈自如脸上的皱纹舒展成一笔薄透的薄阶,扶起李墨后师生俩四目相对,一个年荒迟暮泪氤氲,一个眉目清明似流水。
   不管是书生还是商客,都喜欢在茶舍酒肆旁听曲闲侃。听闻近来凤鸣城几名官门中人遇难,李墨为陈自如担心的同时,他几乎拍案而起,暗中调查走访。李墨到茶棚里用一枚铜钱买了一碗粗茶就闲坐下来,他姿貌非凡,沉潜少语,回眸一笑眼角顾盼生辉。他端着碗坐到水缸后面,一柄新鲜的树叶落入碗中。在茶棚旁的随意楼里他听见有人拍手称好,刚好有个肩上搭有洗旧抹布的店小二过来搭讪:“公子,里面请!”李墨睁着一双闪亮的眸子,幡然浅笑。一群人一边称道叫好一边听着微胖的男子打快板,只见男人快板一打,兴味盎然道:“蒲苇草,迎风飘,看尽人间暮和朝。朝闻大道夕可死,天理昭昭应如此;贪官污吏今朝现,一川烟草化利箭……”
   次日,陈自如领着李墨去检查王学士的尸体,撩开白布但见一条青草穿过咽喉,李墨抽出手来想要稳住死者的头,说:“老师,死者身上没有其他伤口,这样说来王学士的确死于这青草之下,只是这一根青草是如何杀人的呢?学生也学过一些拳脚功夫,小时候我听人说有一个大侠练成一种神功叫草木皆兵,他随便捡起一根草就能杀人于无形。”陈自如摇了摇头,眼前的一切似乎缺乏真实感,眼前的一切却又让他不得不信。陈自如长叹一口气说:“墨儿,不可能是他……他已经死了十二年了。”
   李墨接下话茬:“老师说的是大盗陆图么?学生认为凶手应该与陆图有密切的联系,并且掌握了陆图用草杀人的方法。经过学生明察暗访得知,陆图有一个女儿就是在其被抓的那年降生的,排除其他可能性,也许是他流落民间的女儿在替父报仇呢!”李墨若有所思地看了陈自如一眼,他却看到老师脸上的皱痕紧绷,脸色苍白。陈自如的心像决堤的江河,他略带哽咽地问道:“你说什么?他有一个女儿……”阳光下李墨清楚地看到陈自如的放大的眼瞳像两朵绽放的暗花,他点了点头,却不解陈自如的惊诧。回到衙门内堂,李墨捏着一根青草在沉思,袖上沾有几点零星的墨迹,一张清秀的脸辨不清喜恶,这时陈自如抬手接过管家递来的一张请帖。
   陈自如的声调似乎温柔了些:“墨儿,今晚早些休息,明日是白承裕大人六十寿诞,你明日随为师去一趟白府,务必要阻止凶手再度行凶。”李墨正翻看十二年前的卷册,将卷册归放原处后他打了个哈欠准备回房入睡,疲倦了的李墨像是一只栖息在青草榻上的墨蜻蜓,正欲享受精致的睡眠,翻身不慎,腰间的佩环落地而碎。李墨惊醒,坐起身来,他看见院内蹿出火苗的红光,那本陆图刑狱卷册已经烧得不成样子了。李墨觉得大事不妙,匆忙地赶了过去,即刻奔进藏卷室,只见一地狼藉,却看不到凶手踪影。黑红木抽屉上的铆钉上钩挂下一寸的小布条,他疑心是凶手留下的,连忙去禀报陈自如。陈自如若有所思地只问:“这是谁干的呢?到底是谁竟如此胆大妄为?墨儿,你先去休息,此事为师一定查个明白!”说完背着手转身走开,李墨目送陈自如离开,赫然发现他臂后不知是被什么钩破了一道口子,他端详了手里那道灰白的布条,顿时觉得布条像一把锋利的刀正稳稳地在他心上划出一道伤口。
  
   三、
  
   黄昏,一群野鹜飞过天空,茂盛的蒲苇像是天空里的游龙,草叶相叩出的声响混合成一股悦耳的清音,草丛深处水鸟在那里生蛋,软泥上还有竹鸡细小的足印。李墨想探清的真相,却像这一川青草幻如烟,风起时,草飞不止,风停后,草声不绝。草声像是破空而来的龙吟,声音穿透过溪流,透过河川,藏下江湖的恩怨和人世的冷暖,太阳的余光被慢慢地敛进黄昏的硬木花匣。
   白府格外热闹,来贺寿的多是当地名流,在各种声潮中李墨无心于与人推杯换盏,也无心于与人促膝交谈,他故作欢笑地和官绅们寒暄。这时,陈自如一边用手指捋颚下花白的胡须,一边把李墨引荐给方宗回:“墨儿,这位是方大人,他与我既是同僚也是至交啊!方宗回在打量李墨时,猛然发现眼前的少年和官门中人完全不同,他说不上来不同之处在哪里,只觉得此人举手投足之间像是一株谦虚而不卑下的青草。白承裕见高朋满座不由觉得清风吹面,心生欢喜,也上前来和大家说笑。方宗回一幅似笑非笑的模样,李墨上前双手合持为拱,给白承裕和方宗回作了个揖礼:“晚生李墨,拜见方大人、拜见白大人!”方宗回急忙扶起李墨,三人同桌而坐。一壶雪萝春茶喝罢,一个满脸络腮胡须却不失儒雅的男子发问:“陈大人,那个青草杀人案进展如何呀?听闻京都李大人也是来帮忙查案的,这是真的么?”
   李墨走出厅堂,在白府周边独自行走,烟云河里的鱼儿像是一缕薄云,浮出水面后又沉入水底。相比正堂的喧闹,这里寂静许多,四周挂满了小灯笼,突然一粒石头入水溅起清亮的水花。李墨环顾四周,目光恰巧与一个妙龄女子的撞在一起,女子青丝长发如瀑散于肩头,像是一丘绝版的蒹葭。明明是不经意间的寻常一瞥,却给他一种惊心的美,李墨原本想看个真切,一转眼的工夫女子就消失在来往的人群里。李墨心底燃烧起难以言清的疑惑。他蓦地想起陈自如在他孩童时教他的话,君子出仕必正,布衣处事必诚。不知不觉他又走进白府,在觥筹交错的光影里他看到那个和众人把酒言欢的陈自如,心里有一种泛酸的滋味。

共 948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从古至今,衙门口为鱼龙混杂之地,多少人为了一己私利泯灭良心,又有多少人善念回归,从此回头是岸。在这篇小说中,以监斩开始,以监斩结尾,首尾呼应。先后两次监斩,讲述了监斩官陈自如不一样的心情,从惴惴不安到大快人心,整篇小说,伏笔重重,阐述了现实生活中最真实的人性变换。在文章开始以江洋大盗陆图伏法受诛,戴笠纱的男子俯身让抱在怀里的陆图之女记下冤仇,以此为线埋下伏笔。复以十多年后几位贪官被区区青草夺去性命,引申了故事的曲线。一株穿喉而过的青草,埋藏着多少曾经的恩怨,也把故事再一次推送在离奇诡异之中。巡按御史李墨,监察至此,恰逢其事几经挫折,把小说又一次推向了扑朔迷离。李墨恩师陈自如为当代大儒一世清官,深陷案件中,其究竟为大奸?亦或为大善?随着故事的起伏,逐渐牵涉到当年旧案,往日之事也渐次水落石出。原来所谓的大盗陆图本是陈自如的女婿,牵扯在方宗回的阴谋中最终赴死,其妻在陆图被抓当日正好生产,因惊吓过度导致生产脱力,爬下床时在门槛上卡死,孤女青姿被方宗回偷偷抱走。多年后又一次的阴谋再次展开,幸有李墨破开迷惘,使今之阴谋旧之冤枉重见天日,正所谓迢迢河汉,自有青天。“蒲苇草,迎风飘,看尽人间暮和朝。朝闻大道夕可死,天理昭昭应如此;贪官污吏今朝现,一川烟草化利箭……” 衙门,本为诉讼之地,墨汁横流,贪婪者之心由墨染黑。清流者,犹如墨上莲花,自有墨之清香,莲之清雅。俗话说得好,衙门实为修行之地,修心之所,何为黑?何为白?茫茫乾坤自有因果,为人不可为自己一己之私不择手段,正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为政以德,譬如北辰,为人可以卑微,但是不能卑下。为人之道,当为中庸,处上不卑,处下不仰,天地虽大,胸中有丘壑,以最纯粹的姿态,站出独属于自己的风骨!这世上在深沉的心机总会败露,再高明的谋杀也不会是天衣无缝,所谓青草杀人不过是掩人耳目,最后作茧者必自缚。欲壑难平,若不回头是岸,惟有因果循环,果报自受。这篇小说故事曲折,波折之间尽显作者构思巧妙,从头至尾着笔落墨浓淡适宜,以故事的曲折见世俗中的人心相悖,发人深省,引人深思,实为难得一见的佳作!力荐阅读!【编辑:莲香隐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20824】【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70424第826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莲香隐隐        2017-02-06 17:51:20
  欣赏墨墨精彩!按的不好多担待吧,呵呵(偷笑)
莲香隐隐
2 楼        文友:莲香隐隐        2017-02-06 17:52:27
  很精彩的一篇小说,欢迎大家阅读!故事曲折离奇很喜欢!
莲香隐隐
回复2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2-06 18:42:18
  想了很久,写得也很久,谢谢你的辛苦编辑。一川烟草平如剪来的灵感,其实青草不能杀人,和冰凝固成箭就可以杀人了,草是为掩人耳目而已????????????让人无迹可寻,再高明的手段也会找到破解的手法
3 楼        文友:莲香隐隐        2017-02-06 17:57:28
  “蒲苇草,迎风飘,看尽人间暮朝。朝闻大道夕可死,天理昭昭应如此;贪官污吏今朝现,一川烟草化利箭……” 衙门,本为诉讼之地,墨汁横流,贪婪者之心由墨染黑。清流者,犹如墨上莲花,自有墨之清香,莲之清雅。以政为德,譬如北辰,为人可以卑微,但是不能卑下。为人之道,当为中庸,处上不卑,处下不仰,天地虽大,胸中自有沟壑,以最纯粹的姿态,站出独属于自己的风骨!
莲香隐隐
4 楼        文友:水苍玉藏辂        2017-02-06 19:36:08
  墨儿最新力作,人物错纵复杂,情节曲折离奇。虽是一宗宗血案却不见血腥,轻描淡写之余是对正念的执着,对贪念的鞭挞。草木皆兵用草杀人,费夷所思令人胆寒又不得不拍手叫好。肮脏的阴谋和李黑的清正不染形成了水火不容的反差。首尾呼应一气呵成荡气迴肠。通篇文字摇曳多姿缓急有致抽丝剥茧,悬念迭起令人欲罢不能。他是在用最美的语言讲一个最可怕的故事,讲的不动声色毛骨悚然
5 楼        文友:杨花        2017-02-07 10:57:08
  布局精心,思维缜密,语言唯美。喜欢小墨的正直,小青的单纯。
杨花
回复5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2-07 12:41:27
  谢谢花姐姐来访 祝花姐姐新年快乐 身体健康
6 楼        文友:樱水寒        2017-02-07 21:38:27
  胸中有丘壑,以最纯粹的姿态,站出独属于自己的风骨。欣赏小墨精彩小说,问好,祝小墨心想事成。
樱水寒
回复6 楼        文友:青瓷碗盛雪        2017-02-07 22:28:29
  谢谢水寒大大来访留言,也希望水寒大大新年新气象,所有梦想都能如愿以偿
7 楼        文友:苏芥隐        2017-02-10 10:06:57
  徒儿已阅,敬茶,嘻。
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而后生。
8 楼        文友:田舍郎        2017-02-10 12:45:17
  令人窒息的长句。看了个头儿。
想写点什么,一落笔却不知道要写什么……这也是我写作中常碰到的问题。
9 楼        文友:云上云上        2017-02-24 10:08:24
  欣赏学习小墨的精彩小说……
10 楼        文友:老船还行        2017-04-08 20:10:24
  乍一看标题,以为是一篇散文。细读正文方知又是一篇情节引人入胜、直击人性深处的好小说。欣赏,点赞!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