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飘落的松毛(小说)

精品 【流年】飘落的松毛(小说)


作者:山地731828829 探花,15704.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256发表时间:2017-02-06 18:25:26

【流年】飘落的松毛(小说)
   今天发生的事,明珍做一万个梦也梦不到。
   明珍早早起来,像往年一样,在腊月里切白萝卜片。
   “咣当咣当”的刀剁声,像有魔力一样,唤来了阳光,塞满院子,挤走了撩骨的晨冻。明珍切好白萝卜片,用稻草串起来,挂在竹杆上。串串白萝卜片随风摇晃,闪着银光,飘洒出淡淡的清香味。她深吸一口,很得意,看了一眼正在耳房前喂牛草的男人,说:“够明年吃的了。我去做早饭。”
   “嗯。”男人回答。
   男人叫老土豆,他看了一眼妻子的背影,又看了看挂着的白萝卜片,心里热和和的。老土豆抱了几转松毛,看看牛圈铺得差不多了,转身到门口,端起盆,给老黄牛喂水。
   “慧珍回来了!”堂哥肖天所跑进院子,扯开嗓子,对着老土豆说,声音大得像炸雷一样。房顶上,正在嬉闹的几只麻雀吓得扯开翅膀飞走了。
   肖天所是卧萝村出名了的“传话筒”,最喜欢东游西逛,成天在人多的地方凑热闹寡聊,什么事他都是第一个知道。
   “你说啥,哪个来了?”老土豆似乎还未反应过来,懵懵地问。
   “慧—珍—回—来—了!”堂哥抬高嗓门,一字一句地说。“哐当”一声,老土豆手里的盆落了下去,水在地上四溢。老黄牛蹭着圈门,对着主人哼叫起来,似乎表达它的不满。
   明珍从厨房里跑出来,院子里只有牛在瞪着她,牛舌在两个鼻孔舔进舔出,舔得她心慌意乱,好像再舔就要把心给舔出来一般。
   “明珍,真的是慧珍。骗你是狗养的。”老土豆是一路滚着跑回来的,说完这几句话,就往鸡圈大步走去,“已说好,晚上来我们家吃饭,到时好好唠唠。”老土豆拉开圈门。鸡“咯咯咯”乱叫,乱窜。他抓住一只老母鸡,颠了颠,又放进去,再次抓出来一只,点点头:“嗯,这只壮些,就杀这只。明珍,你去后山菜地里,拔几颗白菜、大葱、蒜苗。”
   慧珍来了,真的来了?明珍背着背篓,念着,走着。长满蚊子草的地埂路,在她脚下,弯来弯去。她低着头,高一脚低一脚,往后山走。路边有人一样高的倒挂刺树,刮破她脸颊,她像打了麻醉剂一样,不知道疼。
   明珍来到后山,一时竟想不起,来干什么。她呆呆看着山脚,那儿有条河,河上有座桥。桥是新的,是上面来的人牵头筹措资金修建的。宽宽的水泥桥面,壮实的石砌桥墩,过车、过人、过牲口,非常方便。桥修建以前,可不是这样。那时,是一座木桥,木头腐朽,桥面泥滑烂路,很窄,过桥得十分小心。稍不留神,就滑进河里。
   明珍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想着。当年的一幕幕,就像河水一样“哗啦哗啦”从大脑里朝她眼前淌来。她与慧珍同岁,她生在年头,慧珍生在年尾。两家的地紧挨着,大人做农活时,就把她俩放在一起滚泥巴。两人你抓我一把,我抓你一把,抓着,抓着,就抓到念书的年龄。小学就在隔壁村子,十几分钟就到。两人手拉手,脚挨脚,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放学时,不是明珍等慧珍,就是慧珍等明珍。两人回到家,放下书包,挎上大花蓝,拿起钉耙,在土桥上相遇。她们去山里抓松毛,或搂树叶子来垫圈。
   明珍“噗嗤”“噗嗤”地喘着气,来到土桥,慧珍早已在那儿等着。路上,经过小麦地时,慧珍瞅瞅四周,要明珍放哨,她跑进地里。青黄交接时的麦浪在风中婆娑絮语,麦穗丰盈,麦粒饱满。阳光洒下来,仿佛到处都是跳跃着的金色碎金。很快,慧珍摘得两把麦穗,递给明珍一把。到了山上,点燃松毛,烧麦穗,揉去麦壳,吹着吃。有时,慧珍会带上几个洋芋,在山上烧了吃。柴火烧熟的洋芋,吃起来又沙又面,两人吃得添嘴抹舌,即使今天想起来,明珍依然淌口水。日子就这么在刨洋芋中刨掉了,在抓松毛中抓走了,在找猪草中找过了。两人一晃长成大姑娘,偏生爱扎着一样的麻花辫,长着一样的瓜子脸,扑闪着一样的会淹死人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唯一不同的是,笑起来时,慧珍有两个好看的酒窝。明珍搂着慧珍说,分一个给我。外村的人,以为她俩是双胞胎姐妹,常在她们身后指指点点,看,是卧萝村的两朵花,不知哪家男娃有福气,能讨到她们。她俩听了,不说话,只顾低着头,脸羞得红通通的,红成了山上的松毛尖,把路都染红了。慧珍的妈妈逢人就说:“明珍慧珍不是姐妹胜似姐妹,好得口水都能换着吃。”慢慢的,俩人有了难以启齿的心事。明珍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心事塞满了的日子,黑了又亮,亮了又黑,心事不分黑白地疯长。
   两姐妹犯愁了,暗暗喜欢的人,竟然是同一个,这让她俩多了一份不自然的羞涩和尴尬。
   自从有了心事后,明珍的梦境里,开满了洋芋花,落满了黄生生的松毛。她常与那人在金黄的松毛上缠绵。梦境很美,只有他们两个人。
   “慧珍,经常梦见一个人不会是一种病吧?”明珍手里拿着一根松毛,望着脚下泥巴路,用脚尖踢着石子,轻轻问。
   “傻妮子!”慧珍背着松毛停在柳树下,回过头来说。慧珍额头沁出微微的汗珠,顺着脸颊,落进酒窝里,一缕乌发黏在脸颊,脸红通通的,赛过山上的三角梅,“也是一种病,相思病。我昨天对你说过,咱俩都患病了。”慧珍声色似柳枝揉春光。
   “可是,治相思病的药只有一副,患病的却是两个,咋个办呢?”明珍来到土桥上,低着头,望着河里滔滔的洪水,汹涌澎湃。她把手里的松毛丢入洪水里,松毛瞬间被卷走。
   “那就凉拌!”走在前面的慧珍,头也不回地说完这句话,“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身上背着装满松毛叶子的大花蓝随着笑声一耸一耸的,几根黄色松毛飘入桥下奔腾的洪水中。
   想到这里,明珍叹了一口气,唉,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啊!可那一幕,就如长在她大脑里,生了浓根,让她疼得常常做恶梦。醒来时,她一身的冷汗,心“砰砰”跳个不停,就像慧珍从里面跳出来站在她面前似的。
   “妈!”身后一声喊吓得明珍一大跳,回头一看,是儿子小海,“妈,菜拔够没?爸等着用。”
   “我还没拔呢,儿子,来帮妈妈。”明珍这才反应过来。
  
   二
   离开卧萝村二十多年,可这儿的一切,对慧珍来说,还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踏上桥的一刹那,慧珍的心仿佛被塞进一颗针,一阵阵疼传遍全身。她紧锁眉头,倚在桥栏上。愣了一会,她对身边的父子俩说:“这就是我说的土桥,现在变了,是新修的。”
   河堤上排排的柳树枯黄,光溜溜的枝条抽打着寒风,似乎要抽破藏匿于慧珍心底深处的伤疤,让她感到刺痛噬骨。慧珍望着“哗啦哗啦”往下奔腾的河水,她的心也“哗啦哗啦”地淌着,连泪水也“哗啦哗啦”地涌,溢过她脸颊,流进岁月的长河里。
   那年,正逢雨季,连日的大雨,疯天泼地。好不容易盼到太阳露脸,在家窝了几天的慧珍,约上好姐妹明珍,上山抓松毛。她最好的伙伴就是明珍,找不到明珍,问她保证知道;要找她,问明珍就行。平时呀,一有空,两人就上山抓松毛。松毛垫圈最好,猪呀牛呀睡在上面最舒服,时间久了,松毛就腐成了粪,成了种洋芋最好的肥料。村里种植洋芋大户老土豆,她俩亲切地喊他豆哥,就喜欢用这种肥料。有人说豆哥最傻,放着化肥不用,偏要用牛圈猪圈里的粪,费时费力不说,收成也不如施化肥的。有一次慧珍问:“豆哥,你咋个不像其他人一样,用化肥,多省力啊!”老土豆露出憨厚的笑容,反复搓着手,就像多搓几次,就会搓出一大堆农家肥似的,他说:“我不喜欢用。我发觉用过化肥的土壤,硬板得很。还有,长出来的土豆,没有用农家肥长出来的好吃。”慧珍听了,就回去给爹说了,爹却说:“仗着他多读了几年书,多喝点墨水,就啥都知道了。放着洋芋不叫,偏生叫什么‘土豆’,半土不洋的,我咋个觉得别扭呢。难怪人家喊他‘老土豆’!我种了一辈子的庄稼,筹备农家肥的辛苦,哪个不知哪个不晓?用化肥,省时省力还丰收。他怕是没钱买化肥吧?”“我豆哥有钱!”慧珍嘟囔道,不满地看了爹一眼。“有钱有钱,他有个球的钱!你豆哥,你豆哥,你少与他来往。爹听说村头明珍喜欢他,爹只有你一个闺女,不想让你受气。”慧珍听了,屁股一涮,早溜出门去了。
   慧珍与明珍一到山上,各自抓好松毛,装满大花蓝,两人有说有笑地背着松毛走下山,走过田坝,来到这座当时还是土桥的桥上……
   “慧珍,过去的就过去吧,不要去想了。走吧,回家看爹妈要紧,他们看到失而复得的女儿,不知高兴成是么样子。”男人温暖的催促声,打断了慧珍的思绪。
   慧珍抹抹眼泪,抬起头来。熟悉的路段,埂子上熟悉的串串打浪碗花,朵朵花瓣笑眯眯的,就好像想起她来了,似乎在欢迎她。前面,飘来熟悉的味道,披着金色阳光的卧萝村,升腾着缕缕炊烟。
   对,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又算个什么呢!慧珍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笑意填满圆圆的酒窝,脚下的步子轻快了起来。爹,妈,女儿来了!
  
   三
   院子里,鸡“咯咯咯”地惊叫着,碎鸡毛和着灰尘,尽往阳光里飞扬。老土豆抓住鸡,把鸡头往后捏住,扯下一些鸡脖子上的绒毛,刀使劲一划,一股鲜红的血液滴淌在碗里,碗里是放了盐的清水。看看鸡血淌得差不多了,就把断气了的鸡放在盆里,提过烧好的开水,往盆里倒。浸泡了一会,老土豆把鸡翻了过来。他先把鸡嘴壳子扒下,又把鸡脚鸡腿上的皱皮抹下,这才开始一把一把地拔鸡毛。
   “嘿嘿,真没想到。像做梦,慧珍竟然活得好好的。”老土豆嘟囔着,那些过往,就如一根根鸡毛似的,在眼前晃动起来。
   那天,天与洋芋叶一样绿,朵朵白云,就如盛开的洋芋花。也许是久下雨的缘故吧。老土豆决定把屋后的几座粪堆搅拌一次,让粪堆捂得更肥些。他都是头年把来年需要的农家肥准备充足。
   老土豆很自豪,他搅拌粪堆是有绝招的,多少粪渣掺一粪箕石灰、多少粪渣泼上一桶粪,便达到最好的肥力效果。拌了四五个钟头,全身是汗,腰酸溜溜的,他放下钉耙,来到黄皮梨树下,坐在那个早已废弃的磨盘上。磨盘上放着一壶水,一块沾满汗渍的蓝色毛巾。他拿过毛巾,擦擦汗,抬起水杯,喝了一口茶,一种沁心的舒服感觉让他咂了咂嘴。“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他自言自语地说。
   “老土豆!”堂哥肖天所脸色寡白,慌慌张张跑着,看见他,就喊,“慧珍掉进河里了。”
   “咣当”一声,老土豆手里的茶杯落在地上,瞬间碎了。“我日你妈的洪水!”他疯了般往河边狂奔而去。堂哥也跟在他屁股后面,拼命跑。
   老土豆个子高大,身形壮实,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长有抬头纹,其实并不老,才二十来岁,与慧珍明珍是同班同学。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高中。慧珍明珍卷起铺盖回家,他选择读县职中,学农作物种植。两年后毕业回到村里,承包了十几亩土地。这些地是去外地打工人家的,都乐意得租给他。他的承租费很低,土地闲着也是闲着,有人经管,不长杂草,地就不会荒。他专职种起洋芋来。村里人叫洋芋,他自个儿叫土豆,收起后,他种植黄萝卜白萝卜。不几年,置办了农用汽车、牛车、马车,修通了去地头的路,解决了原来人背马驼运肥料的艰辛,一时出名了起来。真正让他出名的,是他从不使用市场上卖的化肥,只使用农家肥,就是猪圈牛圈里那些腐质东西。现在,他的洋芋才出地,就被运走,主要客户是城里的饭馆和蔬菜市场的商贩。人们都说他家的洋芋好吃,沙沙的,面面的,香醇可口。他笑呵呵的,说:“咱种的土豆啊,有老土豆的味道,醇香,纯沙。”于是,“老土豆”的名声响了起来,也成了他的名字。
   山上的松毛落了一拨又一拨,地里的洋芋花开了一茬又一茬,老土豆对慧珍、明珍格外地好,笑称他是她俩的保护伞。其实,两个女孩子的心里早就有了他,常豆哥长豆哥短地呼叫。起先,三人经常在一起玩,后来,明珍慧珍常常有意无意地单独约他。
   老土豆赶到河边,山洪咆哮的声音不断地撞击耳畔。山洪狰狞,似一群受惊的野黄牛,顺下游狂奔,势不可挡。
   桥边,一个装满松毛的大花蓝躺在那儿,明珍靠在花蓝上,脸色灰得像洋芋地里的泥巴。她屁股坐在稀泥巴地上,身子起伏着,双眼使劲地瞪住洪水,眼泪簌簌地流着。
   老土豆呼喊着慧珍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骂着“狗日的洪水”,顺着河岸疯狂地往下游奔去,几次跌倒,爬起来又跑,弄得全身黄泥稀稀的。
  
   四
   “明珍,你看,谁来了?”正在厨房剁肉的明珍紧绷着脸,听到“慧珍”两个字,手不自主地抖动一下,差乎被刀切着。她按住胸脯,深深呼吸了一下,忙迎了出来。
   真的是慧珍,除了体态有些发福外,基本没有变化。明珍呆呆地站着,似乎还没有从意外中回过神,神色有些迷茫,脚下沉沉的,似有千斤坠。
   慧珍一眼就瞧见明珍,心里“咯噔”地疼了一下。岁月真是一架水磨石,把明珍磨成这样!才四十多岁的女人,两鬓咋个白得这么厉害,额头上布满了皱纹,皮肤粗糙,当年的风采呢,难道埋在洋芋地里了?
   两人静静地站在彼此面前,静得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声。

共 10231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世间最是心结难解。一个缠绕了二十多年的心结,一段尘封的纠葛情缘,在此一时呈现,却让当事人陷入心魔走不出来,并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寻求解脱,让人唏嘘感叹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明珍慧珍这对姐妹花虽不是亲姐妹,但却比亲姐妹还亲,一起上学,辍学后又一起做农活,青春的欢声笑语在卧萝村的大地上悄然绽放。然而,这对姐妹花竟心系老土豆这一个情郎,默默地等待他做出选择。但老土豆却也害怕伤害她们其中的一个人,也在等待她们其中一人出嫁后,他娶另外一个。 正是三个人这样的犹豫不决,才会发生后来慧珍的被洪水冲走,二十多年了无音讯。明珍自然和憨厚能干的老土豆结婚生子,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慧珍回来了,如同给他们这平静的生活扔下一枚炸弹,燃爆点在明珍的心里。 慧珍坎坷的失忆往事,老土豆对明珍的热情,自己与慧珍的容貌区别,无形中都让明珍产生了自卑与惶恐,她的自我了断,是对生活的畏惧,是对自己缺乏足够的自信。 小说在现实与往事中穿梭,但衔接得当,将这段纠葛的三角情缘展现出来,给人深思。小说的地域文化描写很是成功,为文章提供了开阔的背景。标题映射文章内涵,有点睛之妙。欣赏佳作,荐阅!【编辑:一朵怜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2082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17-02-06 18:27:59
  拜读山哥佳作。
  
   祝山哥新的一年迈向新征程,创作大丰收!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回复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7 15:25:40
  谢谢怜幽,精彩精准的编者按语。
回复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10 09:38:20
  怜幽,你配的图片,我也很喜欢。
2 楼        文友:云飞        2017-02-06 21:24:24
  阅毕,出乎意料的结局,太出乎意料了,一万个想不到,但回过头来细细品味,却又是那么合乎情理。
   两个十分丰满栩栩如生的女性人物生动地出现在俺面前,她们就是明珍、慧珍。慧珍心里能装天,能撑船,宽容的女性人物,俺欣赏;明珍塑造很成功,她身上多维性的人性刻画十分到位,可以说入木三分。她人性上的美与丑描写得淋漓尽致。她无法排解她的罪恶的心劫,罪恶这块大石头紧紧地压住她。二十年来她拼命地帮助慧珍的父母,让她活得宽慰些。但慧珍的从天而降打破了这个平衡,她无法面对慧珍,无法面对将来,唯有以死谢罪,方能解脱,直抵人心的作品,震撼俺的心,
   这种不留痕迹的伏笔,妙不可言呐,,
   文中细节的描写也很美妙
   俺期待刀哥多多的佳作(*^__^*) 嘻嘻……
回复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7 15:26:33
  云飞,谢谢,有文友如此,足也。
   过年在法国吧?祝你万事如意。
3 楼        文友:昆仑明月        2017-02-07 01:53:33
  山哥,真勤奋啊!开年就写了好几篇,佩服,佩服啊!月儿向山哥学习了!
回复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7 15:26:50
  月儿谦虚。
4 楼        文友:妖怪山        2017-02-07 09:01:05
  读着,一幅山村自然画面徐徐展开,人物活动其中。人,都有自私的一面,掩盖真相几十年,慧珍的突然出现,让明珍藏于心底的罪责重新泛滥,她过不去这道坎,虽然慧珍并不会揭露出密秘。结局让人振惊,却又在合理之中。好小说。问好山哥,新年快乐。
回复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7 15:27:18
  妖妖多提不足,方便我进步。
5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7-02-07 09:57:25
  结尾,兜了一个包袱,却太虐心!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7 15:28:17
  才女牛牛雁。谢谢。
6 楼        文友:空悟        2017-02-07 13:03:39
  欣赏了!本文作者的文字驾驭能力,确实很强。绝句小说所以这么多人会喜欢,因为前文精炼,结尾出彩,给人的是思索和震撼。同时短小精悍,减少了阅读的时间,适合忙碌的人群喜欢文学的阅读。本文的作者是绝句小说的元老,他把绝句小说的写法用上了,这篇文可以扩大,也可以缩小,篇幅更长,内容更丰富,增加了阅读的味道。这给我们写作的提了个醒,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只要题材好,有思想内容,故事扩大缩小随意了。谢谢,欣赏学习了!
人生在于悟,活到老,悟到老
回复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7 15:28:41
  空悟,谢谢温暖的鼓励。
7 楼        文友:雪飞扬        2017-02-08 21:19:02
  飘落的松毛,一如明珍对爱情的追求,一如她消逝的生命。文章一开始以温婉明丽的笔触在读者面前铺展来一幅靓丽的关于爱情、友情的画卷。中间却笔锋一转,以两个好友中一个去世来结束这场三角恋,接着却又凸峰异起安排死去的好友回来。明珍对慧珍为什么不自然?期间又发生了怎样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小说巧妙地抛出悬念,最后却以明珍以死谢罪收尾,留给人无尽的思索。小说的深刻深刻地揭示了人性中的善与恶、美与丑。明珍在爱情与友情面前显露了她恶的一面,然而,她对慧珍父母的照顾,以及最后惭愧地死去正是她人性中善的一面,这就是人性的复杂性。小说有种警示世人的力量,提示人们,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可施恶,否则,必将自食其果。佳作!
回复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8 21:24:40
  飞扬说得真中肯,把我要表达的主题说得淋漓尽致,谢谢飞扬。
   知道你很忙,保重!
   期待你的佳作!
8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7-02-08 21:29:0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8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8 21:39:48
  为流年自豪,开心写作,守住初心,方得始终。
9 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7-02-08 22:13:07
  这三个人都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应该有好报。
太行飞剑
回复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8 22:24:42
  不全对。
10 楼        文友:雪千寻        2017-02-09 10:43:39
  每次来读山哥的小说,都是一次精神盛宴。精细的景物描写里贯穿着精心的情节设计,细节和语言描写都很传神,置身其中,仿佛亲眼感受到了主人公们不同的心境历程。娓娓道来的许多心理活动,将一个隐藏的矛盾冲突悄悄展开,竟然以意外的结局结尾,增加了作品的思想性,也暗示了多行不义必自毙的结局。故事既喜且悲,开篇以一个喜剧起笔,结尾以一个悲剧结尾。倒装式的叙述,将一个个包袱轻轻抖开,打破了传统小说的架构方式。不得不说,山哥是写小说高手中的高手!
回复10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7-02-09 10:56:12
  惭愧!面对千寻的表扬。
   是这样构思的,但没有达到这个高度,我还不满意,但限于我的文字水平驾驭。我还在学习。
   祝福千寻!你温暖的鼓励,就是我的动力。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