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旧时光(散文)

编辑推荐 【流年】旧时光(散文)


作者:沧浪夜雨 童生,79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08发表时间:2017-05-11 09:28:22

【流年】旧时光(散文) 从茶色玻璃门向内看去,左右两边的出入口除了吞吐幽暗,再无其他。我想再次随着人群进入人民影剧院的放映厅,已是不能。门上一把铁锁,陈迹斑斑。
   影剧院荒芜数年,门前少有人迹。但外侧围栏与台阶之间大片的空地,却非常适合晨练。我很难说清,自己是出于什么念头加入了晨练的健身操队伍。那天清晨,我站在队伍的最后一排。在跳操的间隙,转身拾级而上,倚在影剧院的茶色玻璃门上休息。玻璃里烙有我的影子,我还是那么瘦。岁月,没有刻在影子的形体上,却早已在心里凿凿留痕。
   凿凿留痕的,还有记忆中一九九二年的旧日时光。
   那年冬天的一个午后,天气阴冷。我上白班,穿一件及踝的军大衣工作服。军大衣尺寸太旷,我整个人被裹在里面,行走间显得很有些笨拙。平素里交往不多的姚姐姐来醋酐车间找我,说有人请我下班后去人民影剧院看电影。她双颊饱满的脸上,有一双眼裂短促的圆眼睛,眼睛里分明藏有神秘的笑意。她拉住我一只宽大的衣袖,从衣袖里拽出我的手来,把电影票往手心里塞,凑近我的耳朵,说了一个名字。我的耳朵被她声音的气息拨得发痒,心下一颤,慌乱间接过电影票。她的笑意将四周隆隆的机器声揉和到我的心颤里,加剧了慌乱。
   待她离开,我便循着车间西侧的铁梯上了平台。我站在平台中间,试着张开嘴巴说出那个被工友们提及过若干次的名字来。可它刚刚离开齿唇,便被周遭的声音所湮没。包括音节,以及被我在心里反复赋予它的触手可及的温度。我很庆幸这样的湮没,这使得我不至于太过羞怯。
   我的手指在电影票边缘冰凉的齿痕上划过,旋即又将它缩掩到衣袖里,心下猜度着那张与这齿痕相邻的电影票的模样。念及此,我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钢板搭成的平台地面,在机器运转的震动下,在我不安地来回走动的脚步间,有微微的弹力。我紧紧捏着电影票,掂起脚尖跳了两跳,军大衣随之沉沉地晃了晃下摆。脚下钢板在我的跳动下发出铿实悦耳的金属声,这声音在四周机器的轰鸣声中缓缓漾开,漾开了一道道快乐的棱纹。工友们都在操作间里休息,谁也不会注意到平日里寡言少语,彼时在平台上心神不安的我。
   恍惚间,听见有晨练的同伴在台阶下问我,回家吗?我蓦地从记忆中醒来,摇摇头。
   我不甘心,又在玻璃门外掩手向影剧院内看去。一束晨光从破败的屋顶漏下来,照到入口处西侧的两节玻璃货柜上。那天看电影时他给我的话梅,是在这里买的吗?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记得刚刚坐定,他就起身离开。待返回时,伸手递给我一袋话梅。那时候,我是多喜欢吃话梅。我从未和他说过,而他却已然很是明了。
   四周暗下去了。安全门的侧帘偶被进出的观众掀起又放下,使得放映厅与外界将连欲连、欲断未断。荧幕上流动的光影,让每一位观众的脸庞都显得温柔而润亮。我抿嘴吃着话梅,用眼梢的余光去看他。他的鼻梁很高,侧影便由此有了漂亮的线条。只看到此,我便慌乱收起余光,眼睛盯着荧幕看。可是电影情节,于我的脑子却是一片模糊。单单是荧幕上的光影,就已是缠绵互契的意味。
   我突然想起来,欲转身将话梅袋子递给他,一直只是我一人在吃了。在我转身的一瞬间,我瓷在了那里。他并未看荧幕,而是正盯着我看。四目相对时,他的眼睛在光影里忽明忽暗,却固守着满满当当的怜爱。在那一个瞬间,我的心狠狠地疼了。那一个瞬间心底的疼痛,在最终未能牵手的来日里,一直隐约存在着。
   此时,看晨光摇移,影剧院内的玻璃货柜复又沉浸在幽暗之中。晨练的同伴都已经回家,我也该离开了。不多时,这里将被夷为平地。隐藏着我旧日时光里疼痛的人民影剧院,也终将不复存在。
   然而这疼痛,却同时也是光与暖。如同在许多看似黑漆的时刻,有远处的一家灯火,尚明。

共 144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晨光融合着那年那月的暮光,将作者拉入一个画境,那轰鸣的机器声中,一个少女懵懂悸动的心,那相见却不敢直视的羞涩,被呈现得淋漓尽致。此刻回首,如这老电影院的残破一般,让人疼痛不已。那一场未有结果的爱情,就像这注定消失的老电影院,用一份光与暖的存在,永驻于心。或许,这就是旧时光最安然的归处了。 作者书写此文,心理描写,动作描写尤为细腻,引人入境,仿若旁观,回味悠长。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7-05-11 09:29:20
  特别特别喜欢这篇文章,真的仿佛经历了一般,也仿佛,自己的旧时光里,也曾有过类似的模样。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