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红河(小说)

精品 【荷塘】红河(小说)


作者:甲申之变 进士,6273.5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14发表时间:2017-06-01 11:31:23
摘要:我能肯定我早就失联,在一个莫名的山麓下面,或者说,在每一块周转不止、踩过就忘的泥土之上,来回默然地寻找、摸索哪怕是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应该是第三天,亦或是第三次不明方位与时间的夜色,已悄然降落。惨淡的灰黄颜色像一针慢性毒液缓缓地渗染天空,同时夹杂着伯劳鸟凄厉的叫声,在不停地映衬着各自的哀愁。几棵叫不上名字的所谓蓊郁的树,在虩虩寒冷的风声下,叶子抖抖落落,纷飞不止。我的身体一阵顺然地抽搐着,如一只受到惊吓的白鼠,恨不得用卯尽一切的卑微之力,钻进一处足可以让自己安生安命的土洞里去。
   我能肯定我早就失联了,在一个莫名的山麓下面,或者说,在每一块周转不止、踩过就忘的泥土之上,来回默然地寻找、摸索着,哪怕是那么一点点的希望。
   从苏州出发,从遥远的苏州出发,到昆明,到红河看一场唯美浪漫的日出,只为和阿霞一起。阿霞是一个欢喜旅行的女孩,而我骨子里却总是蜗居不出、安于现状、慵懒不堪的人,在我的身体里面,寄居着太多关于下雨天可以发散无聊的心情来畅听几卷不痛不痒的专辑的想法,也想着在公司里庸庸碌碌地忙完一个上午,像一只病恹恹的加菲一样点一份外卖然后坐享其成地混完半个下午。对于我来说,在认识阿霞之前,已然是一个失却了梦想与天真的家伙,有时,应该是大多数,胡頾留在面孔占据了整个下巴都懒得剔除一下。至于参加个酒会什么的吗?大多也是随随便便的,穿着米奇色的衬衫和白色的衬衣,歪着个领带就匆忙地赶时间出门了。
   “你像个什么样子!”在相亲之前,母亲大多数会这样训斥我一遍,几次以后,就和我一样,懒了,懒得再说了。
   和阿霞是在一个联谊会上认识的,几个要好的朋友带上我这个拖油瓶见见难得的世面。接着,一眼就瞥见了一个素脸白面不施粉黛却倩笑自然的温婉女孩。再接着,我盯着她微笑,开始泛红了双颊。再接着,本以为是没有然后的结局,因为有太多的前车之鉴,我不再抱这样那样的温怀的希冀,只求那个女孩能始终对着我微笑即可。
   后来,阿霞和我走在一起。当然,也是朋友的一再撮合和我一反常理的变态地软磨硬泡。本以为阿霞会尖尖地甩我一个悲惨的耳光,或者抛出一个同样位置但却捎带着同情味道的微笑。好在,我难得地以一场刻骨铭心的深情告白加上一个幸福备至的吻锁住了阿霞的心房。在此之后,我改掉了之前的邋遢,开始穿得体的正装,开始打领带,开始刮胡子,开始走出去陪她逛街吃路边摊,去商店买衣裳。最好在没有雨季的晚晴,牵着温暖的手握住夕阳,执手黄昏,像两只不知倦的燕雀不知倦地啭呦,不知倦地啁啾。
   在认识阿霞之前,阿霞在一家酒店做服务员,就是每天给客人端茶、端菜的工作。后来,因其漂亮端庄,酒店老板让阿霞去陪客人喝酒吃饭,类似于女招待这种,让阿霞备受侮辱和羞耻,在没有领完前一个月工资的当天,阿霞就愤然辞职离开了。我认可阿霞的勇气,在诉说那段经历之后,我更私以为是该深爱这个和我同龄的姑娘了。我在一家建材公司上班了几年之后,也并不知晓阿霞就在隔壁的广告公司做文案。有时候得感慨世界那么小,总是让理想与现实碰撞,撮合了美的巧合;可有时候,又觉得世界那么大,被定格在城市角落里朝朝暮暮,总想着走出去看看。
   “黑子,我想去云南。”某一天,阿霞突发奇想,打电话与我爽快地对话,让我丝毫不敢有拒绝的意思。
   其实,我想反驳,我想说,我还有一大堆被老板催斥得焦头烂额的业务,可是,我还是答应了阿霞。在加班加点提前完成任务的前提下,我特意向公司老板请了15天的假期。好了,我应该在自己的手心写个大大的“舒心”两字,即便对于旅行有那么一点未知与彷徨,但在爱情面前,一切又是浮云。
   前几天,特意买了一整本关于云南地理风情的地理志,还有指南针、地图、摄像机、杂志……当然还有一个据说是阿霞闺蜜朋友的朋友的女向导,至于可靠与否,只要阿霞同意,我就绝对服从。同时为了一路营造浪漫与温馨的气氛,也同意了阿霞自驾出游的要求。
   “昆明,大理,丽江,红河县……”阿霞一口气道出很多梦想的地方,在车上听着轻音乐,闭上眼,似乎就进入了梦乡。
   向导呢,是个三十好几的自信开朗的会讲傣族语的女人。她和阿霞是朋友的朋友,因为同是驴友的关系,彼此自然更近一步。她叫容蓉,喜欢戴着一顶白色的鸭舌帽,穿着一件白色T恤,她说高原的阳光并不热烈,像一杯甜腻而清苦的咖啡;梯田很美,像一幅立体质感的油彩;古国很神秘,南诏和大理就在梦中飘萦。我跟容蓉聊过如何讲傣族语言,如何笑对泼水节那种狂欢的准备,还包括一些关于历史民俗的话题,在她眼中的云南,有太多美轮美奂的天堂。当然,到最后,我和阿霞还是热忱于容蓉口中的美食与风景。
   从红河的旅社出来以后,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仅仅是为了趋近地理志上面所誊录的溶洞方位而误入一片密林的那天开始,我就再也找不到阿霞和容蓉了,连喊了几声,嗓子都哑了,连飘渺的回声都没有。
   连续第三天了,第三个日落告知我是失联的第三天。不吃不喝,靠着清晨的雨露和野果充饥,每靠前一步,总思想着最恐惧的念头。我仿佛越走越远了,攥在手心的手机完全没有信号,相机失去了探索风景的欲望,指南针呢?翻寻了几遍背包,怎么都抠不出来带金属的物品。至于那几本地理杂志,对于生人地不熟的我,对于前无人后无物的这片地域,完全起不到一点作用。
   下了毛毛雨,粘在衣服上有股“清香”黏稠的像是昆虫腐变的味道。我的头发上依附了几颗晶莹的水珠子,被脚步牵引着身子,蹭着树枝抖落掉油绿的叶片上的几滴雨水,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由于对孤独世界产生的莫名敌意,加之一个人安之若离的惶恐,时不时听得几声咕咕呜呜的声音,别说是伯劳鸟凶残得欢喜吃荤腥,再说红河之谷里面,冷不丁从地面游过一条黑腹毒蛇,便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死在这片是非之地了。未知的,未知的,未知的前方还有后方,到底是哪里,总之没有出路。
   “喂——喂——”喊着没有用处,试图打电话,无论怎样喑哑,都无从改变这一荒蛮地带没有信号的事实。在绝望与惶恐之中,脸颊上的冷汗融着腥草味道的露珠,一起簌簌流下。
   此时,我想着的不是听到泊在远边的发动机的声音,也不是阿霞在我面前的念头,甚至能够靠一己之力快点走出无人区谷底的窘境,只求每一分每一秒能够活下来,能被人发现,即便是有一丝生存的希望,也够了。
   谁说逃避遁世是一种消隐、孤独,在车水马龙的世界里,每天被水泥地上蒸发的热气迷乱,每一天在电梯、楼道、办公室内外的24小时,像一路碾压信念的车辙印一般,永远短促,永远踧踖。曾有人用天价的荒诞要求促成清新空气的合理买卖,也有一路被鸩害掉信任危机的商客趋之若鹜。我是从来反感于此,阿霞也一样,可是现在,我却又极端地反感于缺少人文关怀的纯自然世界。
   我太渺小了,渺小的只剩下自己,和一片吞噬掉自己的绿色围城。
   日光似乎能窥探到密林深处,我旁边的低矮丛林,有的可以遮住焦躁,有的却不能。至于我现在是何种心情,完全无可嘱托。如同一只病恹恹的树懒,比十分之一的清醒都少一些。运气好时,还有啃食野果的意识,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手扶着略显沉重的单反相机,一阵发困无聊地触摸着,再触摸着每一条塑胶轮廓和玻璃镜面。
   相机本来用以索取美的感情,现在也跟我一样,没有任何亲吻美的价值。
   在我混混沌沌产生饥饿感的时候,仿佛又做起关于和阿霞息息相关的梦。在梦里,我听到她甜美的歌喉,像傣族女子幽幽轻叹的情歌一样,深深地叩开了我的不设防的心室。记得她喜欢听葫芦丝吹出的纯音乐,有浓厚的清幽悦耳之感,携带着天真与烂漫,携带着幸福与无争。黄竹和夏风,月光和诗歌,从一开始就注脚了向往昆明、丽江、红河县的天堂。
   “黑子,你喜欢听《彩云之南》这首歌吗?”我记忆里听到阿霞在念叨,无论她在路边摊用嘴咀嚼着碳烤味道的羊肉,还是在路边跟我挽着夕阳作为爱情礼赞的时候,她都喜欢用这首歌献祭着自己的青春爱情,作为和我在一起的寄托。
   “喜欢啊,那是你的故乡吗?”
   “不是,我喜欢那个地方。云南,纯粹的地方……”
   我甜蜜地笑了笑,用手捂住她同样微笑成弯月一样的嘴唇上的余温,痴痴地看了许久,不再说下去。
   彩云之南,我心的方向
   孔雀飞去,回忆悠长
   玉龙雪山,闪耀着银光
   ……
   原谅我无法陪你走那么长
   别人的天堂不是我们的远方
   不虚此行别遗憾
   我在梦里云牵梦绕的不是我的理想,因为我很久没有理想了。阿霞是揣着梦来到苏州,却想把另一个梦捎到云南,她捂住我的耳朵,透出一股温柔的气息,对我说:“我的梦想是放下包袱,周游世界!”
   爱一个人,就陪着她一起疯癫、一起从容。阿霞跟我短暂地讲过她的拮据度日的过去,在做酒店服务员的几年时间里,和一个女同乡一起租住在一间密不透风的车库里,只为节省点房租钱。现实很容易击垮一个人,包括唯美的梦想。我和很多跟我一样的苏州人和正在苏州扎下根的年轻人擦肩而过,没有交集,没有感恩,只觉得苏州是一个和杭州并列为天堂的城市,是一道象征着淮扬菜、一座弥漫小资情调的古典乡。但城市只属于城市的,我走在里面很多年,并不能探知它的过去的繁华,也无所期冀它的温婉。如果这座城市是我所爱的,必是在这个城市里有我所爱的人。
   阿霞当然是其中之一。
   可是,在一个我觉得陌生的地方,我仿佛已经柔弱地无法醒来。天很黑,黑得冒着浓黑色的诅咒,拔起绿色的落叶,烧成灰,随风飘摇。在我潜意识里,没有能用手挓挲的依靠,即便是一棵蓊郁的树下躲避一分钟,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我感觉酸雨即将要来了,我感觉随时随地,一场旷古持久的灭绝行动要来了。
   “我会死吗……我……可能……”我几乎是断断续续支支吾吾的。嘴唇发干,天晓得说了多少的胡话。
   我的意识开始从模糊走向清晰,睁开眼的一刹那,瞥见的是一块阴凉、拥挤却足够容纳得下几个人的岩石空洞。准确地说,我躺在一块洞穴里面,脊背靠着破损的竹席,头上的甘草十足凌乱地盖住汗腺,导致一股黏答答的汗臭味道席卷四周,令我难受不堪。
   “这是哪里?”我试探地自言,一旁并没有人,而我的身体并未出现异样,没有缺胳膊少腿,没有感冒发烧,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我爬下来,踱步几下,用手试着抹掉额头上的腐臭的甘草,背依靠着洞穴的墙岩,极为轻蹑地碎步着。
   这是白天,却始终能闻到一股阴凉渗人的风声。我每走一步,似乎就能听到一两声关于爬行动物的虩叫声。我在思索一个问题,我既然被无意识地从洞中醒来,想必里面一定住着人。
   我瞬间想起食人族,惊恐中竖起的汗毛,仿佛一根孑立的锋刃,随时都要折杀对面的一切。
   不过,在我探着步子走近一点的时候,我心中的疑窦开始慢慢消解。只见足有四五米的洞穴深处,躺着一张卧榻,上面卧坐着一个黑发褐面、皮肤褶皱如黄土地的男人。他眼睛深邃如壑,精神矍铄,穿着一件蓝色的布衣,像是哈尼族的贝玛。他看见我点头,并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用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扶着一根苍老的黑色烟枪,反复地吐纳着。
   或许是我的一身城市现代装,让我冒昧地不合时宜。也许,这里是一处隐蔽的桃源,只有属于哈尼族的一切东西,并没有其它。也可能,纯粹的在我的脑海中想多了而已。毕竟在此之前或者在此之后,我感恩地嗫嗫地说了一句“谢谢”之后,只是想着在天黑之前就离开这里罢了。
   可是,我又遗失了背囊中的一切导航,寻路又无从谈起。
   “你一个人吗?”我在转身之间踯躅,终于让自己坐下来,拍拍岩石上的尘土,靠近着说。
   洞中的深处,确有家居的味道,除了一张卧榻,还有像样的木椅、桌子、草药罐、柱杖、烧火器皿……一切想必是与世隔绝,却又自给自足。我可能回到了原始世界,原始却又只是一个假命题,一切的原始只是逃避未来的假意识,对于亟待走出困惑的我来说,太过虚假了。
   接着,像贝玛一样的哈尼族男人没有说话,继续蜷缩着腿,只是用手扶着烟杆,吐纳着气息。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样诉说自己的间歇,洞口外几声脚步声慢慢寻来,而我脑海中的神经也由此不断地变化着,从紧张到缓解,完全是从见到一个女孩的面容开始。
   脚步声,是一个背负着草药背篓的女孩子传递出来的,她应该像很多俗套了的电视剧里面的情节相埒的,是解救我的人,也就是洞中的女主人。她习惯穿着属于自己民族特色的短裙,头顶遮盖着一顶拖到发辫之后的白色毡帽,像是一个奕车女子。女孩皮肤有些黝黑,面孔却是稚嫩的,手指尖有着被破损的痂茧,想必是久在山间劳作所致。
   她冲我笑了笑,有些褐黄的眼角眉纹,像一条很柔和的夕阳下的云烟,有着别有的亲切感。可是,这份亲切感之外又附带着一种疏离感,从我的心底莫名传来。

共 18316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情感小说。“如果这座城市是我所爱的,必是在这个城市里有我所爱的人。”经别人介绍,主人公黑子和阿霞相识相爱了。爱一个人,陪着她一起疯癫,一起从容。阿霞喜欢旅行,她说要去云南,黑子请了十五天的假,陪她从遥远的苏州出发,到昆明,到红河看一场唯美浪漫的日出。向导容蓉是阿霞朋友的朋友,一个三十好几的自信、开朗的会讲傣族语的女人。她却用别人对她的信任开走了他们的车。骗黑子阿霞走入溶洞,黑子在红河谷却误入一片密林,走入一片无人区,黑子与阿霞他们彻底失联了。手机没有信号,黑子充满了恐惧,他以为自己要死在这片密林里。“我太渺小了,渺小地只剩下自己,和一片吞噬掉自己的绿色围城。”一对奕车父女救了黑子。由于语言不通,女孩实在听不懂黑子说的只言片语,黑子只好折着树枝在润了水的泥地上涂画方位图。对黑子来说,活着就是幸运的。“我极其渴望自己回到苏州去,去苏州听一曲小桥流水的昆曲,陪着阿霞去看一场倾城之恋的电影,两个人走上桥头,依偎着夕阳魂断天涯。”最后被三个搜山队员救了。想到所发生的一切,犹如做了一场梦。小说着重描写了主人公失联后的真实心理,恐惧、无助、没有安全感,充满了对生的向往,情感真实,一篇别具一格的游记小说,值得细细品茗,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6022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7-06-01 11:32:34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阿巧
2 楼        文友:阿巧        2017-06-01 11:34:35
  作者善于描写人物的心理,把人物失联后那种恐惧、无助、没有安全感的真实心境刻画得惟妙惟肖,让人如临其境,感同身受。
阿巧
回复2 楼        文友:甲申之变        2017-06-01 11:44:57
  辛苦了老师,问好,祝节日快乐~~~~
3 楼        文友:阿巧        2017-06-01 11:35:14
  问候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
阿巧
4 楼        文友:天龙        2017-06-01 20:18:32
  祝老师在荷塘写作快乐、佳作频频!!
回复4 楼        文友:甲申之变        2017-06-02 20:55:20
  问好天龙老师@_@
5 楼        文友:天龙        2017-06-02 17:14:07
  祝贺老师佳作斩获精品,精彩继续哦!!
6 楼        文友:阿巧        2017-06-02 19:33:00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品!精彩无限!
阿巧
7 楼        文友:幽谷静雅        2017-06-02 20:12:01
  甲申,终于来了,祝贺你开门红。来了就不许走,当心我删你好友。哈
回复7 楼        文友:甲申之变        2017-06-02 20:54:44
  e_e≧﹏≦我这么受还迎吗……
8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7-06-02 22:07:02
  祝贺老师美文获精!向老师问好。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