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征文 >> 【小说征文】那年高考(同题)

精品 【小说征文】那年高考(同题)


作者:老土 举人,3756.8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94发表时间:2017-06-16 15:06:50

六月的季节,大山里的雨水比较多。老天爷的脸像川剧脸谱似的,说变就变。早上还风和日丽,下午就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我参加了高考接送志愿服务队,负责接送考生。眼看考试结束的铃声就要敲响了,这该死的雨,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急忙打伞快步走出办公室,因为走得太急,一跤跌坐在雨水里,那双红皮鞋也脱了脚,差点被湍急的水流冲走。
   雨水顺着公路两边的台阶涌下来,汇集成了一条小河,流过我的身体,冰冰凉。讨厌的还有那风,肆无忌惮地撕扯着伞,我使劲地想抓住它,但是徒劳,看着花伞随着“河流”飘走,雨水瞬间模糊了我的眼睛。衣服已被淋透,裙子紧紧贴在身上,有伞没伞一个样了。我挣扎着站起来,右脚脚脖处一股钻心的疼,我明白是脚崴了。我咬着牙一瘸一拐挪到了自己车前。从单位的办公楼到停车的地方就几十米的路,我却像走了几十年那么久。
   我像一个地狱的逃生者,惊魂未定,坐在驾驶椅上呆若木鸡。稍缓了一口气,我抽出纸巾擦干了脸上的雨水。脚垫已经湿了一片,那是顺着裙子滴下的。我试着踩了踩刹车和油门,还行,这脚还勉强听我的指挥。雨刷器拧到最快也挡不住暴雨的猖狂挑衅,雨水像天塌了一样,倾泻而下,把车窗敲打得“噼噼啪啪”直响,
   道路两旁的树木模糊,我发动了车却不敢起步,呆坐在车里,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那一年,我也参加了高考,那是瞒着大人的。
   我家里孩子多,又是家里老大,虽说我学习成绩不错,但是念到高二的时候,家里说什么也不让我读下去了。他们认为女孩终究是要嫁人的,念得好不如嫁个好人家。我实在没办法违拗大人的意志,就回家帮着大人干活。班主任没有给我办退学手续,帮我找齐了各学期的教科书,我就在出猪食的空档、在地里锄草休息的空闲,拿出来学习。有人问,我就说看闲书,谁也不在意。那个年月都是求生存,谁会在意一个小女孩看什么书。土地就成了我的草稿纸,手中的劳动工具就是我的笔,我拼命地学习,不会的我就趁下山卖蔬菜的时候问老师。我在别人午休的时候到山里刨药材,悄悄积攒在一个自己掏的小山洞里,有收药材的上山来的时候,我就卖了买学习资料。那时,虽然我不去学校,但是学杂费还是要交一些的,包括高考的费用,都是我一撅头一撅头抠出来的。
   高考临近了,我不敢跟大人说,借口例假来了,肚子疼,躲在家里,从头到尾整理各科知识脉络,准备迎接考试。
   终于开考了,同学们都是从就近的旅馆或者亲戚家里走向考场。只有我是早早起床骑着加重自行车从山里赶下来的。我朝班主任领了准考证,急匆匆进了考场。上午的考试很顺利,撤卷的哨声一响,我撒腿就往外跑,别人可以悠闲地回家或去饭馆补充点营养,而我还得骑车回二十里外的家做饭,有七八里坡太陡,蹬不上去,需要推着走。一路上看见还有人在地里劳动,心里就踏实些。他们劳累了一上午,一回家就要吃饭了。山里地远,看着是在对面的山坡上,这边说话那边也能听得见,可是你要走过去,没有二、三十分钟到不了跟前。所以,地里的营生总要做完了才收工,要不那么远还得再去一次,饭点就不那么准时。还好,我刚做好饭,他们回来了。我匆匆吃过了饭,推着自行车就走了。父亲问我大中午干什么去,我说上午摘了点菜趁新鲜赶紧去卖了。其实那些菜都是伙伴们帮忙弄的。
   七月份,大中午的太阳毒辣辣的,能把人烤熟了,好想有点风吹来凉快一些。还别说,心里这么想着,路两旁的荒草就“哗哗”的抖动着身躯,我可没有心思欣赏它们的舞姿,我现在只是一门心思赶到县城考场。眼看再拐几个弯就下山了,天色却突然暗了下来。我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可是抬头看看天,刚才还恶狠狠等着我的火辣太阳不知道躲哪儿去了,乌云翻滚直压下来。我越发着急,知道这样的天气,雨来得一定会很快,也一定小不了。我得快些赶到山下的公路上,要不,一下雨,山路泥泞,自行车陷进去,特别费劲。一路上,我两手死死捏着车闸,酸痛。山路奇陡,一点都不敢放松。我还学那些顽皮的男孩子,把前挡风板摘掉,在车叉上吊了一块一寸厚的橡胶皮,用一只脚踏上去,靠橡胶皮摩擦自行车轮胎产生阻力,减慢速度。抬头看看天空黑压压的乌云,心里着了慌,脚放开了橡胶皮,两手也略微放松,就觉得耳旁的风“呼呼”吹过,衣袖都飘了起来。结果,拐弯的时候,自行车失控了,撞到一堆隆起的土,将胳膊肘和膝盖擦破了,我来不及揉疼痛的肢体,爬起来将车把扭正,继续赶路。
   老天爷却不可怜我一个小女生大中午在山路上拼命奔波,一声响雷过后,豆大的雨点毫不留情地砸下来。我倒不怕雨淋,我是怕淋坏了准考证进不了考场,幸好路侧崖壁下有一块突出的岩石,我急忙爬上去。
   我抱着膝盖盯着路面上雨水打起的尘雾,默默地祈祷,“求求你,求求你,老天爷快停了吧!”大雨却没有停歇的意思。狂风呼啸,像要把山头的树木掀翻,天昏地暗。我那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临了,抚摸着刚才摔伤的地方,已一片一片的青紫。我只好用记忆公式的方法来忘记周围恐怖的景象。幸好,雷声渐渐远去,雨也跟着小了,我急忙爬下崖壁,山路上已经泥泞不堪,到处是一个一个的小水坑。自行车是没法骑了,我只好深一脚浅一脚推着往前挪动。
   总算上了公路,再看脚底镶了蝴蝶的小布鞋,已经被污泥裹满了。顾不上整理自己的衣装,我抬起酸痛的腿骑着自行车,拼了命地往县城赶。临近县城的时候,一条污浊的河横在了我眼前。这儿原来是护城河的一部分,后来铺了路,在下雨的时候就又成了一条排水河。我心里寻思,唯一的一座桥还在下游十里远的地方,如果要绕行的话,考试就赶不上了。这可怎么办?这时,我的一股狠劲儿就上来了,骑着自行车向后退了十来米,然后疯了般蹬得飞快,想要冲过去。但是我错了,河床底部有石头,前轮一顶,我栽下了自行车。还好,手没有离开车把,我左右摇晃着,迅速扶住了自行车。那些挂在车把上的蔬菜被河水无情地冲走了。我已顾不上那些了,抬脚推着自行车朝对岸走,鞋却陷进淤泥里,我一使劲儿,拔出来的是脚,鞋却不见了。我正要蹲下身摸鞋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手连我带自行车一把拉到了临近城门的岸上,耳边随着传来一声大吼:“你不要命了!每年夏天发大水,不知道送走了多少性命,你往后看看!”声音来自一位一脸络腮胡子的大爷。
   其实我都不用回头,我已经听见了身后排山倒海般的呼啸声,我知道是山洪下来了,河水里漂的木桩撞上人那还有的活?我不敢想象没有大爷的帮助,我是不是还能站在河岸上。来不及后怕,我急慌慌跟大爷说了声谢谢,骑自行车就往城里赶。身后的大爷还在喊:“喂!疯丫头,慢点儿!”
   还好,考试预备铃响的时候,我冲进了校门,将一张湿漉漉的准考证交到监考老师手里。他们看看狼狈的我,又看看准考证上的照片,然后把准考证还给了我,示意我赶紧坐下。我的考号安排在考场第一位,也就是一进教室门的第一张课桌。当我忐忑不安坐下的时候,这才感觉到整个考场上的目光都向我射了过来,我以为他们只是看我散乱的头发,和落水后浸透了的衣服。我才不管了,这是好不容易拼了命赢来的一场考试。我不会计较别人的目光,我把袖子上的水拧干,擦了擦脸,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河水。
   试卷发下来的时候,我全部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试题上,根本没有心思琢磨别人诧异的神情。我高度集中的注意力是被考场巡视员打破的。她轻轻敲了敲我的课桌,用手往下指了指。我依稀记得她刚才已经出去了,怎么又转回来了?心里犹豫着,就低头往下一瞅,才发现桌子底下湿漉漉一片。两只泥乎乎的小脚丫就踩在冰凉的水泥地上的“小水塘”里,我的脸红了。这“小水塘”是从我浸透的衣服上滴下的水形成的。
   “穿上吧!”巡视员轻声说。我这才注意到,在“小水塘”边儿上,摆着一双半旧的红皮鞋。我看看泥乎乎的脚,再看看漂亮的红皮鞋,摇了摇头。巡视员老师却误解了我的意思,低下头小声说:“这是我穿过的,小了,不合脚了,给你穿了吧!”她说完了,我还是没动,不争气的泪水却忍不住夺眶而出。也许是她怕影响我的情绪,和监考老师点了点头,出去了。
   我怕脏了鞋,实在不舍得穿,就把两只脚丫子搭在桌子下面的横杠上。这份试卷,我答得出奇的顺利。交卷以后,我不管考生们怎样看我,光着脚丫,提着两只红皮鞋,跑到校园柳树下的水龙头边,把脏兮兮的脚伸了过去,肆无忌惮地轮番搓洗着裤腿上的泥斑和脚丫子上的污泥。我记得当时的柳树下形成了一道风景,好多人围着一个疯丫头指指点点。我可不在乎,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把洗净的脚穿进了红皮鞋,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穿皮鞋,走起路来,那样的舒服,令人陶醉。我竟然像野小子似的吹起了口哨,把自己散乱的头发扎成了两条乌黑发亮的马尾辫。
   当然,回家后这双红皮鞋出卖了我,我不得不坦白自己参加了高考的事情。我以为会有疾风骤雨般的训骂。那夜,破旧的屋里出奇的安静,暗淡的煤油灯下,父亲“吧嗒吧嗒”一口接一口抽着旱烟。母亲早早上了土炕,躲进被窝里,我能看到她的肩头一耸一耸的。后来的考试都是父亲陪着我进的考点,我脚上穿着那双红皮鞋,暖暖的自信。父亲也不闲着,当我在考场专心答题的时候,他在街上吆喝着卖菜。
   父亲一路陪着我走进了大学校园。报名的时候,我还是穿着那双半旧的红皮鞋。
   雨渐渐停了,我也从回忆中走回现实。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我仿佛看见考生们在雨中焦急等待的身影。我急忙放下手刹,挂了档,汽车缓缓驶上通往考场的路。沿途,贴着“志愿送考”标志的车辆在风雨中有序前行着。路面的积水,在汽车的追赶中,“咯咯”地笑着,跳着……
  

共 375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通过一位女士因参加了高考志愿服务车活动,逢风雨交加的天气,想开车去接送高考考生,无意中,却把脚崴了。从而忆起自己年少高考时的心酸与悲哀。那个年代的农村女孩,一生也许就面临着两个转折点,一个是嫁人,一个是高考。在那个贫困时期,家庭温饱已是大问题,考大学那更是奢侈的梦想了,远不如回家种地,多打粮食,多卖几个钱来得实在。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也是根深蒂固。所以文章中父母采用了强制手段,勒令孩子退了学。面对父母的专权和不理解,是选择认命还是选择继续追逐梦想,这个抉择就决定了自己未来的人生走向。不甘被命运摆布,不甘平庸的女孩在风雨来临时,坚持心底的信念,靠自己的不懈努力,终于迈进了大学校门,勇敢地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空。小说主线、暗线明暗交错,由浅入深,深化主题,诠释为了梦想而努力拼搏的精神内涵。语言流畅,细腻,形象,情感饱满,具有积极的正能量,荐赏!【编辑:雅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617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雅润        2017-06-16 15:11:08
  问候作者,祝创作愉快!读着这篇文章,也想起自己曾经经历的考试了,感概啊!
雅润
回复1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6 15:29:40
  谢谢雅润老师牺牲中午休息时间辛苦编辑,感激涕零!认真学习老师润笔之处,以后作文时定当注意,再次感谢!
2 楼        文友:谢尚尧        2017-06-16 16:50:31
  读文章时真还以为老土老师原来是位女士,结果最后看了雅润的编者按,思维又回到了从前,老土老师仍是男的~~
回复2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6 18:43:06
  哈哈,谢老师风趣!我以第一人称手法写的,自己没有参加过高考,只好拿别人的故事来充数,幸亏有大家指点,才修改成文。谢谢老师留墨!
3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7-06-16 17:29:08
  祝老土老师创作愉快,敬茶。
文章从来无中求, 耻踩他人脚印走。 语不惊人死不休, 篇无新意不出手。 文如新柳看新绿, 莫折旧枝送他人。 练意练句他山石, 惜墨惜名自重情。 老树开花最为奇, 旧题贵能翻新声。 文海后浪推前浪, 还看潮头弄旗人。
回复3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6 18:44:33
  谢谢专业兄关注,你的砖头硬,拍得挺结实,看看还有哪些问题?
4 楼        文友:雅润        2017-06-16 18:29:35
  感慨。打错了字。汗汗!
雅润
5 楼        文友:前进        2017-06-17 07:17:51
  祝贺获精,再接再励,再攀高峰,问好朋友!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回复5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7 07:50:34
  谢谢前进老师关注与鼓励,很想编辑您的小说,希望投稿短篇小说栏目。也祝您写作愉快!
6 楼        文友:雅润        2017-06-17 07:47:35
  恭喜老土,收获精品。期待下一个啊!呵呵!
雅润
回复6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7 07:51:29
  没问题。这个月杂事缠身,量有点少了。唉!
7 楼        文友:醉童        2017-06-17 11:18:46
  恭喜老土再获精品,期待你下一个精彩!
回复7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7 13:11:39
  谢谢醉童兄鼓励,敬茶!
8 楼        文友:雪里红梅        2017-06-17 14:31:38
  恭贺老土!作品加精!期待更多精彩!
我把心语诉诸于文字,留下我在这个世界的足迹。
回复8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7 14:41:32
  谢谢红梅鼓励,祝安!
9 楼        文友:清纯芳心        2017-06-17 14:50:16
  这么细腻的感人的文笔,居然是老土老师写的,恭喜获得精品!
清纯芳心
回复9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7 16:20:50
  谢谢芳心老师雅评,祝您开心每一天!
10 楼        文友:古月银河        2017-06-17 16:20:34
  恭贺佳作,永恒的记忆。
差不多共和国同岁,历经大跃进、文革、改革中沦为下岗失业人,闲来无事码点文字,消费时光,见证沧桑。
回复10 楼        文友:老土        2017-06-17 17:22:27
  谢谢银河老师鼓励,敬茶!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