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专栏作家】女村官

精品 【专栏作家】女村官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23发表时间:2017-07-26 15:34:45
摘要:六月的乡村,原本是最美的。茂密的白杨树,翠绿的秧苗,栀子如雪,榴花如燃。然而,这一切,随着连续多日的干旱,都改变了颜色。就连遥远的地平线也被烈日烧烤的颤抖不已。

【专栏作家】女村官
   六月的乡村,原本是最美的。茂密的白杨树,翠绿的秧苗,栀子如雪,榴花如燃。然而,这一切,随着连续多日的干旱,都改变了颜色。就连遥远的地平线也被烈日烧烤的颤抖不已。上达碧霄,下接地气,燥热塞满了全部空间。拨开没膝的秧苗,可见田里拇指宽干裂的缝隙。秧苗统统卷起了叶子,努力地缩小暴露在阳光下的身体,以保护水分,苟延残喘。
   “一组一井”工程发挥了作用。当农户的压水井无水可压时,这口深水井就成为人们的救命稻草。但是,你要是用这口井水浇地就是奢望了。因为,井里的水位显著下降。人们站在井口往下看,根本看不见井里的水,只能看见烧饼那么大的一个泛着白光的圆。抽上来的水仅仅供上村民们的饮用。
   这场旱灾惊动了市县乡三级领导,一把手们现场办公,决定抽取月牙湖小型水库里的水拯救秧苗。在县水利局施工队的协助下,一条蜿蜒三千多米的简易水渠修到了张营村。在张营村的下方,还有四个村需用水库里的水救急。所以,每个村民小组只能放水一天一夜。张营村有八个村民小组,放水八天。这样粗略算来,五个村全部浇一遍,少说也得四十多天。现在的问题是,一个村民小组浇一天水根本不够用;而水库里水可能支撑不到四十天。所以,目前全乡的焦点就是水了。为了协调各村用水,乡政府专门派了一位副乡长坐镇指挥。
   今天放水,张营村第一村民小组的群众都扛着铁锹在各自的地头构筑田埂,防止渗漏。
   村官杨玲玲一大早就骑着电摩来到村委会。这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是去年年初考上村官的。五一之后,被县组织部分配到张营村做了村长助理。
   张营村的村长是由老支部书记张大印兼任的。张大印六十多岁,在张营村已经干了三十多年的支部书记了。现在人老体衰,经常生病。所以,很多工作他都放手让玲玲去干。杨玲玲对农村工作是很感兴趣的。她觉得农村像田园诗一般浪漫。天高地广,空气清新,比关在机关里舒服多了。所以,她下了班,就骑上电摩回城,第二天,又骑着电摩赶来上班。其实,杨玲玲最适合的工作应该是舞蹈,因为她的身材极好,人又漂亮。做农村工作是对自身资源的浪费。
   杨玲玲把电摩锁在村部大院里,打算到放水现场去看看。刚走到第一村民小组的地界,就看见张大傻急三火四地走过来。杨玲玲问:“干什么呀大傻?”
   张大傻说:“俺正要去找你呢!张之谓这个孬货不叫俺放水!”
   杨玲玲说:“不是叫你们按顺序放吗?你也不能越位啊!”
   张大傻说:“俺是第一个,俺不放谁放?可张之谓不让,他非要俺等他把养鱼塘放满了!你说这不是欺负人吗?”
   张大傻是杨玲玲来张营村认识的第一个村民,是他一直把她领到老书记的家。这个人单纯,热心肠、扛直理、打抱不平、钻牛角尖,农村人说他是个“二百五”。家有一个老母,因患青光眼而双目失明。由于母亲的拖累,大傻已近三十,尚未娶妻。所以,杨玲玲非常同情他。杨玲玲问:“张之谓那养鱼塘不是有水吗?”
   大傻说:“就是啊!还有半塘水呢!”在张营村,所有的沟塘全都干涸了。只有张之谓的养鱼塘还有小半塘水。前几天,杨玲玲曾鼓动几个村民抽养鱼塘里的水救秧苗,但没人敢做,只好作罢。据说,张之谓有兄弟四人,在村里没人敢惹。当然,杨玲玲也不会去碰这个钉子的。可现在张之谓的养鱼塘并不需要水,凭什么不让别人先放呢?
   “你先回吧,”杨玲玲说:“我去找老书记请示请示。保证给你一个答复!”没想到,张大傻不以为然:“去也白去!那老头啥病呀?怕事儿的病!他知道这回放水不会顺利,就又装病了!”
   杨玲玲说:“别胡说了,怎么会呢?我去看看。”说着,撂下张大傻,径直去了张书记的家。
   张之印正在院子里浇花,见杨玲玲走进来,放下水壶,用手捶着后腰,说:“真是老了,动一动腰就痛!”
   杨玲玲扶张书记先坐,而后才在他的对面坐下。问:“腰疼病还没好转吗?”
   张书记叹口气说:“不仅没好,反而加重了。”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了,猛抽一口,又吐出来,说:“你好好干,秋里我把村长交给你,我呢,挂个书记的名,给你掌个舵。”
   杨玲玲笑道:“打死我也干不了,我只能给你老人家跑跑腿。”
   张书记说:“大学生就是谦虚。其实现在村里也没啥要紧的工作了,不用村里收农业税了,也不用村里管计划生育了。‘要钱’跟‘要命’的事都撂下了,就没什么可怕的了!”过去,村里有两大任务,一是催“公粮”,二是搞“计划生育”。所以,村里人都说这是“要钱”和“要命”。村干部对这两项工作也是非常头疼的。怕得罪人,村里的工作就上不去,就要受乡政府领导的批评;不怕得罪人的,你村干部就得挨老百姓的骂。现在好了,公粮不仅取消了,政府还有补贴;计划生育也被乡政府接管,不用村干部操心了。因而,村里的工作比以前好做多了。
   杨玲玲说:“我看村里的工作还是挺重的。比如,放水。张之谓那养鱼塘里明明有水。可他还要先放,这怎么行呢?群众都反映强烈了!”
   张书记说:“他放就放吧!我们村里管不了他。”
   杨玲玲问:“为什么?他不是这里的村民吗?”
   张书记吸着烟说:“你不知道,张之谓在部队当兵时,赶上唐山闹地震,他们的部队开去救灾,张之谓帮过一位老干部。这个老干部的儿子如今在中纪委工作。现在的国家干部,哪个不怕中纪委啊!张之谓就打着他的旗号。市县领导来视察时,特意安排乡领导,要照顾张之谓。你说,我们还咋说呀?由他去吧!反正现在农民家里都有存粮,秋季颗粒不收,也饿不坏人!你说对吧小杨?”杨玲玲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告辞。
   出了大门,杨玲玲本来打算回村部去,可偏偏又碰见了张大傻。他正站在村口对一群老百姓演讲。张大傻说:“咱小组总共才给一天一夜的水,可他张之谓一口养鱼塘就得放大半天。你们说,咱们的庄稼还救不救啦?俺知道老书记不去管,他也管不了。不如咱们上乡里找乡长去!”
   一些妇女起哄说:“好啊!你前边走,咱们随后跟啊!”
   张大傻说:“这可是你们说的!谁不去谁是婊子养的!”说着,转身就走。杨玲玲拦住他说:“慢!你动不动就要闹到乡里去,这不太好吧?”
   张大傻说:“眼看咱们的秧苗能点着火了,这心里能不急吗?你说你去找老书记,咋样啊?你不说俺也知道,没用!”
   杨玲玲说:“老书记说了,这是上边批的!你闹到乡里去,有用吗?”
   一妇女说:“批个鬼!那养鱼塘放满了,人家弟兄四个,再加上老书记,都有水用了,他还管你百姓的死活啊!”
   一中年男人说:“要是上边批的,咋不额外给他家抽半天呢?何必占用咱们的时间啊?”
   “对对!”张大傻接着说:“这话俺爱听!有本事他张之谓多要半天水啊!”杨玲玲想想村民们说得很有道理。既然上级照顾,就该特殊对待,不该挤占群众浇地用水。她说:“大家该干啥干啥去,我去找张之谓,让他和乡长商量,多要半天时间。你们有愿意跟我一起去的,就来吧!”说着,先走了。可一大群人“哄”地散了,只有张大傻跟在她的后面。
   放水现场,一群老年人拄着铁锹把,齐刷刷地站在水渠两边。水渠的小闸门正开着,清清的湖水卷着浪花从闸门泻出,流到了一条小沟渠里。沟渠的一边被挖开一个口子,湖水便拐了个弯,朝张之谓的养鱼塘流去。张之谓兄弟四个都在现场,每人手里都有一把铁锹。他们表情严肃地站在那里,好像随时准备打架似的。杨玲玲来到张之谓的面前,陪着笑脸说:“大叔,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好吗?”
   张之谓说:“你说吧,什么事儿?”
   杨玲玲说:“你能不能找乡长多要一天水呢?哪怕半天也行啊!”
   张之谓冷冷地说:“我哪有那个功夫啊!多要半天,那是你们村干部的事,关我屁事!”
   杨玲玲碰了一个钉子,依然笑着说:“因为你占用了村民的浇地用水,你不去要谁去要啊?”
   张之谓说:“放——”本来他要说“放屁”,但觉得对一个女孩不太合适,就咽下去一个字,接着说:“我这是市县乡一把手特批的,等我的养鱼塘放满了,他们才能浇地!”
   张大傻在一旁插话说:“你那个养鱼塘本来是大家伙的,又不是你个人的!你养鱼也就罢了,还不叫咱们用水!你够意思吗你?”
   张之谓说:“不叫你用咋的?你小子去告啊!”
   张大傻说:“你以为俺不敢啊!”
   张之谓说:“去去!你去告状,我管你稀饭,你不去是孬种!”
   杨玲玲说:“大叔也太狂了。他告状你管饭,还没听说过呢!”
   张之谓说:“我没说你,你别找不痛快!”
   杨玲玲说:“不合理的事儿人人都能反映,我作为一个村干部,也有这个责任!”
   张之谓哼了一下,说:“我又没说不让你反映啊!你最好反映到中纪委去!”
   “中纪委”是张之谓的“口头语”,他动不动就说这句话。特别是跟上级干部谈话时,他几乎一口一个“中纪委”,把上级领导说得点头哈腰的。确实,如今的干部都害怕“纪委”,“中纪委”就更不用说了。据说,张之谓与他在地震中救的那个老干部一直保持着联系,上世纪80年代末,那位老干部的儿子调到中纪委工作,老干部给张之谓写信,愿意帮他一个忙,张之谓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说他当兵复员后一直在家务农,想在政府机关找个工作。老干部让儿子给市长打个电话,市长又给县长打个电话,最后将张之谓安排在水利局工作。但他不在编制内,单位发不掉工资,他和十几个人都无法上班。后来,这批不上班的人员,由单位交养老保险金,六十岁之后可以领到养老金。如今,张之谓已经领了三年的养老金了,每月近两千元。此外,他还种地、养鱼,其收入比政府公务员还要高。
   “我看没那个必要!”杨玲玲说,“村里的事儿由我们村里解决,犯不着惊动中纪委!”
   “好啊!”张之谓冷笑道,“那你就解决吧!还等啥呢?你最好把我这豁口堵住,再把我逮派出所里关几天!”
   在水渠两边站立的中老年人都围拢过来。看女村官与老兵斗嘴。杨玲玲来张营村的时间不长,可遇到的事儿已经不少了。但不管遇到多么麻烦的事儿,她都没有生过气。然而今天她真的生气了。她知道,在张之谓的养鱼塘里,尚有小半塘水,可张之谓兄弟几个不但不让村民抽水浇地,就连人家用盆子端了浇菜园也不允许。这种霸道的行为,早让这位柔弱的女子憋了一肚子气。听了张之谓近乎威胁的话,她提高嗓门说:“你如果不去乡里要水,就请你先让村民们浇地。等他们浇完了,再往你那养鱼塘里放!因为你那养鱼塘里目前还不急需用水!”
   养鱼塘就是村民小组的共有水塘,被张之谓侵占了,作为自家的养鱼塘,他不仅没有跟村民签订合同,甚至连跟村长、小组长招呼也不打。每年春节,养鱼塘起上来几千斤鲤鱼、草鱼、鲢鱼等,能卖两万多元,而村民们一分钱也拿不到。大家敢怒不敢言,唯有私下嘀嘀咕咕,杨玲玲当然有所耳闻。
   “放——屁!”张之谓终于把放屁两个字毫无顾忌地吐了出来。“你说的连屁都不如!我就要先放,你能把老子怎么样?一个破村长助理有啥资格在我面前耍威风?就是乡长来了,县长来了,市长来了,也不敢这样跟老子说话!”
   杨玲玲被张之谓说得又羞又愧,她两眼噙着泪水,坚持不让泪水掉出来。看热闹的人,都麻木了似的,没有一个替她说话的。杨玲玲说:“我的官职再怎么小,也是政府任命的。我不管乡长、县长、市长对你这种人多么恭敬,我不贪污不受贿,就不怕什么中纪委!当然,也不会怕你这个村霸!”
   张之谓说:“老子就‘霸’了,你能怎么样?难道我能怕你这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
   杨玲玲说:“今天,小女子得罪了。”说完,扫了一眼张大傻,见张大傻手里没有铁锹。就转向一个青年,用命令的口气说:“请你把那个口子给我堵住!”杨玲玲以为,既然大家都反对张之谓首先放水,那么让他们堵住口子,想来不会没有人执行的。可是,被她看中的那个模样俊俏的青年不但不执行,反而缩到张之谓的背后去了。好像能够拯救他的人是这个村霸!杨玲玲又对一个中年人说:“他不堵你堵!”这个中年人立即低下脑袋,装着没有听见。杨玲玲无奈,只得用祈求的目光扫了一下另外一个老年人,那个老年人立即扛着铁锹,吹着口哨,没事儿似的走了。这种尴尬的场面使杨玲玲血脉贲张,义无反顾。她跳到一个中年人的面前,伸手去抢夺他手里的铁锹,可中年人死死地攥住不放。杨玲玲用力拽了几下,都未能拽掉。她急了,趁身边的张之谓不注意,突如其来地扑上去,将张之谓的铁锹夺了去。张之谓根本没有料到杨玲玲会抢夺他的铁锹,一时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杨玲玲手握铁锹,用力挖了一下土,可她的力气毕竟太小,只挖了半锹黄土,倒进豁口里,瞬间就被流水冲跑了。又挖了一锹甩下去,仍然重复刚才的情景。她生气地哭了。她哭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她哭自己孤立无援!她哭自己不该考这个破村官!但是,她哭的时候,并没有停止运动手中的铁锹。眼看着力气用尽,仍然没有一点成效。她发怒了,把铁锹随手一掷,“噗通”跳进豁口里,用自己的身体堵住流水。在场的村民都静静地看着她,一时全场鸦雀无声。

共 601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女大学生当村官为民做主的故事。村民张之谓依仗中纪委有后台撑腰,对市长、县长、乡长,村长都不放眼里,仗势欺人。在禾苗缺水,农民见水如见亲人的情况下,他竟然只顾自己鱼塘,不让老百姓放水。还和村官杨玲玲耍横,叫嚣,这种自私蛮横的行为,遭到村官的抵制,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流水,打压了他嚣张的气焰。在闻讯赶来的乡长面前,他得知他的后台已退休,他无奈的认输了。小说语言细腻,人物鲜活,贴近社会现实,对于那种拉大旗作虎皮的势利小人,具有极强的讽刺意义。也赞扬了新时代的新青年做村官,为民做主,坚持正义的高大形象。荐赏!【编辑:雅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7263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雅润        2017-07-26 15:36:56
  感谢作者赐稿江山,问好,祝创作愉快!
雅润
回复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6 15:52:21
  谢谢啦!支持小说版!编制辛苦了!
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6 15:54:05
  唯一一篇歌颂版正能量小说!欢迎批评指导!
寻找姚黄
3 楼        文友:樱雪        2017-07-26 16:17:54
  杨玲玲,正义的化身,面对恶霸不低头。小说充满正能量,很给力!当下正是“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候,面对天灾,众人齐心协力,却有那么个村霸借着“中纪委”作威作福,情节一波三折,好在正义战胜了邪恶。很给力的作品,问好老师!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3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6 20:37:41
  老弟过奖了!谢谢您!
4 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07-26 22:39:16
  欣赏佳作,祝贺美文摘精!问夏安。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回复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05:28:19
  谢谢您。
5 楼        文友:樱雪        2017-07-27 07:31:48
  祝贺老师美文夺精,很精彩,问好老师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5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10:33:20
  谢谢雪先生一贯的支持!
6 楼        文友:老土        2017-07-27 07:47:42
  取材紧随时代,学习了。祝贺美文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6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10:33:58
  谢谢老土先生!
7 楼        文友:雅润        2017-07-27 08:46:01
  问候作者,精彩频现,恭喜恭喜!
雅润
回复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10:34:13
  谢谢您!
8 楼        文友:醉童        2017-07-27 11:39:27
  恭喜作者获评精品,祝佳作不断!
回复8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18:33:48
  谢谢编辑老师!
9 楼        文友:清纯芳心        2017-07-27 16:16:41
  拜读佳作!恭喜获得精品!
清纯芳心
回复9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18:34:06
  谢谢编辑老师!
10 楼        文友:知音闲亭        2017-07-27 16:35:24
  张老师好,嘻嘻,,,
   无涯说这里很好玩,纯正的文学。——果然!
   祝老师玩的开心,写作愉快!
梦想,一直在午夜飞翔,犹如这一刻感性的捕捉……
回复10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18:33:19
  可以去丁香看看无涯的作品
回复10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27 18:39:45
  这里是纯文学网站,说话要文明。不可以任性。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