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专栏作家】孽缘

精品 【专栏作家】孽缘


作者:哪里天涯 探花,14964.0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958发表时间:2017-08-07 18:11:43
摘要:两个幼小的孩子,因为一段孽缘,永远离开了。我把它写出来,也许和事情的真相并不是很吻合。但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希望,两个孩子的灵魂得到安息,如果有来生,就让他们像许多孩子一样,在湛蓝的天空下,幸福快乐地成长吧。

【专栏作家】孽缘 上篇
   一
   刘舒望着脚下这个她已经生活了将近六个月的陕南小镇,思绪万千。这个小镇三面环山,朴实中荡涤着氤氲之气,远离着尘世的繁华,令人神清气爽。小镇上耸立着一座政府集资新盖的家属楼,她这三个月,就和高创创在那个家属楼中的一个两室一厅的单元里生活着。高创创说,那就是他们以后的家。明天,她就要回去了,回到以前的家里,那个她生活了十四年的陕西的一个小村落。那个村子,也算是一个大村了,新修的水泥路面宽阔光滑且平整,但和这里比起来,却显得拥挤而凌乱。那里是她的伤心之地,也有着她割舍不掉的亲情。孩子,两个孩子不知怎么样了。虽然只有半年时间,但刘舒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离开了三个世纪,而在这里,似乎只待了三天。
   “舒,想啥呢?”高创创走过来,坐下来,一只手搂住她的肩说。
   刘舒把目光投向苍茫的远方,轻声说:“没想啥。”
   “明天回去,把那边的事都了了,我们就没啥牵绊了。”刘创创将刘舒嫩白的手握在掌心里,不无向往地说。
   刘舒叹了口气,说:“不知我那两个孩子怎么样了?”
   “怎么,你动摇了?”高创创心里一颤,但他没有把内心的不安表现在脸上,但刘舒还是从他的目光里感觉到了他的惊慌。
   “都这会了,我还谈什么动摇?放心吧,我肚子里都有了你的种了。可那两个,也毕竟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啊。”刘舒宽慰着高创创,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那张丰满的,结实的脸。然而,她的眼里,却有泪光婆娑。
   高创创攥住刘舒在他脸上游走的手,取下来放在腿上,瞪着刘舒婆娑的泪眼,说:“你是属于我的,我不允许你的爱让别人分享。你就不要再牵挂那两个王八羔子了,我不是也有两个吗?舒,你要知道,我不会让任何人成为我们的绊脚石的。”
   刘舒点了点头,将头靠在高创创结实的肩膀上,但她的脑海里,却浮现出邓霄那张冷漠的、英俊的、绝情的脸。
  
   二
   十四年前,刘舒嫁给了邓霄。邓霄当时年轻英俊,刘舒也是秀色可人,他们的结合,令村里的年轻后生们好生羡慕。他们,也曾经幸福而甜蜜地生活着。那时,刘舒是满足的,她发誓要和邓霄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几年后,他们有了儿子,接着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可谓是儿女双全了。那时,高创创在村子里很有名气,人有本事,且会耍。这个耍,是说高创创不但钱耍得好,女人也耍得好。邓霄不止一次在刘舒面前提到高创创在麻将场上出手阔绰,语气里,满是对成功男人的嫉妒。
   刘舒说:“你平时耍耍麻将我不反对,可别学高创创玩女人。”
   邓霄瞪着刘舒好久,才说:“我还怕你嫌我穷,跟那些俗气的女人一样,也傍人家大款去呢。”
   “去你妈的,知道你穷还不争气?”刘舒伸手在邓霄脸上拧了一把,撅着嘴走出了房间。
   邓霄一边叠着被子,一边冲着刘舒的背影喊:“嗳,你不做饭干嘛去?”
   “让你妈去做吧,我去隔壁三嫂子家逛逛去。”
   望着刘舒屁股一扭一扭地出了门,邓霄叹了口气。邓霄觉得,刘舒变了,和刚结婚那会儿不一样了。那会儿,他们是那么幸福,有说不完的情话,有做不完的缠绵交融,他们的爱,就像烈火般熊熊燃烧。可随着孩子渐渐长大,刘舒变得懒了,爱逛了。屋子懒得收拾,饭也懒得做。母亲不止一次在邓霄跟前埋怨诉苦,甚至骂刘舒一些很难听的话。邓霄知道,母亲前几年患过脑梗,虽无大碍,但脑子似乎不灵光了,以前的随和变得经常无理取闹。不让干活偏要干,干了却满腹不平,一脸的不快。怪老伴待在镇上守着个修理自行车的破摊子不回家,怪儿媳妇好吃懒做光知道整天闲逛勾三搭四,怪儿子整天守着媳妇不出去找事干。如此下来,母亲和刘舒的关系日益紧张,为此邓霄和刘舒还干了一架,但邓霄输了。邓霄打了刘舒一个耳光,刘舒扯着邓霄的衣领,还回去了四个耳光。那天,刘舒指着邓霄的鼻子说:“你妈好,你就和你妈过日子去,还娶我干啥?”
   “你……我妈都那么老了,你就不能体谅体谅!”
   “我体谅你妈,谁体谅我呢?你说,我和你妈,你要谁?”
   “都要。”
   “想得美!”
   说完,刘舒躺在床上,拉开被子,蒙住头,在被窝里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说着自己命苦,找了个没本事的男人,跟着受苦。
   也就是那天晚上,邓霄第一次夜不归宿,他钻在村里的麻将馆里,耍了个通宵。也许是心情不好的原因,那晚,邓霄的手气特别差,不但将身上的一千多元输得精光,还欠下了一千元的外债。本来,邓霄把钱输完了,不想耍了,可一旁观战的高创创却说:“兄弟,要像个男人,玩就玩个痛快。哥看得出来,你心情不好,是不是我妹子不让你上床了?说,让哥资助不?”
   “你是哪门子哥!少拿女人说事。”邓霄也没给高创创好。
   “呵呵,我兄弟还挺正经的哈。哥劝你一句,别把女人当回事,不然,男人就没好日子过了。”高创创拍拍邓霄的肩膀,一脸坏笑。
   高创创是村里的上门女婿,陕南人。刚来的时候,在媳妇岳婷的舅舅手下做工。岳婷的舅舅是个水电工,在市上开了一家公司,专门承接单元楼的水电工程项目。高创创很聪明,他去的时间不长,不但掌握了水电技术的各种技巧,对岳婷舅舅的运营手段也了解了个透彻。然后,高创创就拉了几个人,决定离开岳婷舅舅的公司单干。岳婷的舅舅骂高创创是个白眼狼,岳婷也说高创创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高创创说:“我这都是为了你们娘仨。我这个上门女婿,本来就被村里人看不起,我就要让这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我高创创不是平处窝的。”
   “哼,就你能成!没有我舅舅,你能有今天?你就是想自己干,也不用这么心急吧?”岳婷说。
   “我怕你舅舅把我的血榨干了!”
   “你本来就没血,还值得别人榨?”
   面对强大的压力,高创创并没有罢手,依然竖起了属于自己的一面旗帜。但时间不长,高创创那个不起眼的还没成型的小公司,就被人砸了,他也被人暴揍了一顿。看着打着点滴的高创创,岳婷说:“叫你别逞能,你偏不听!”
   “哼,这还不是你舅舅的杰作吗?走着瞧,我一定会比他做的好。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高创创咬着牙说。
   看着高创创一副倔强的模样,岳婷叹了口气,忍着泪,去厨房做饭。对于高创创,她是又爱又恨。她知道,高创创自从进了她家的门,一直委屈着。作为一个大男人,入赘到一个女人家里,一定得承受很多。但她不想让高创创强出头,她只想安安稳稳平平静静地过日子,夫唱妇随,同甘共苦。可高创创不这么想,他就像疯了一样,憋着一股劲,非要让村里的人对他刮目相看不可。还有,让岳婷觉得高创创可怕的是,就是他那发泄不完的疯狂的性欲。
  
   三
   高创创还是成功了,挣了钱,将家里的旧房推了,从前到后,盖了个严实,再一装修,窗明几净,在村上独树一帜,谁见了,都会对高创创竖起大拇指。就连他那点和女人的风流史,也被认为是成功男人的特色,或者被他的成功冲淡了。然后,高创创又给自己买了一辆客货两用的小型汽车,为的是拉货送货和出行方便。
   那天,高创创开着车去送货,碰上邓霄,就停下来说:“喂,兄弟,哥的那一千元你啥时还?”
   邓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哥,这几天不方便,再缓缓。”
   “呵呵,兄弟,你要是还不上来,让哥把你媳妇睡一下,这事就一笔勾销。”
   “你就不是人!钱我一定会给你的,你要是敢打我媳妇的主意,我跟你没完!”邓霄脖子哽着,青筋爆得老高。
   高创创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装什么正经呢,你就不怕你给别人当小白脸的事让你媳妇知道?”
   “你……”邓霄被将了一军,说不出话来。
   高创创没再说什么,发动了车,扬长而去。
   邓霄愣在原地,甚至忘了自己要去干什么,不由得在心里狠狠地骂了高创创一句:这个恶魔!然后,凤姐的影子便浮现在他的眼前。是的,凤姐家在县城,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独自经营着一家小饭馆。其实,邓霄和凤姐的相识,纯粹是偶遇,也可以说是邂逅。虽然邓霄对凤姐有点意思,但直到现在,他依然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邓霄是搞粉刷的,在别人的手底下干活。那天收工之后,邓霄洗了洗,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准备去一家常去的小饭馆填饱肚子。正走着,旁边一个蹬着三轮车的妇女忽然把三轮车停在旁边,一只手按在肚子上,一脸痛苦的蹲在路边。邓霄看了看,本想一走了之,心想着,现在的雷锋可不是那么好学的,弄不好,就给自己挖了个坑,埋了个炸弹,吃不了兜着走。但走了几步,他还是退了回来,站在妇女的跟前,问:“大姐,怎么了?”
   那位妇女仰起苍白的脸,似乎在用全身的力气说:“兄弟,我恐怕是胃病犯了,能帮个忙吗?我家就在附近。”
   “不行的话,我先送你去医院吧?”邓霄试探着问。女人仰起的脸让邓霄很是震惊,虽然那脸此时是苍白而痛苦的,但还是遮不住女人的美丽。那张脸,邓霄只在电视和海报中见过,他不相信,现实中,也有这么美的脸存在。特别是那双眼睛,细细的,长长的,被不加修饰的长睫毛覆盖着,朦胧中充满了诱惑,让人恨不得去触碰,去抚摸。
   “不了,家里有药。”
   “哦,那好,大姐你上来吧。”邓霄说着,就跨上了三轮车。但想着女人此时上车可能有困难,又下来了,将女人扶上车,再次跨上去,在女人的指引下,向女人所说的家里走去。到了才知道,原来女人是一家小饭馆的老板娘,和自己要去吃饭的那家小饭馆相隔不远。饭馆里,只有一个厨师和服务员忙碌着,见老板娘被人送了回来,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将老板娘扶进里屋躺下,又将三轮车上的菜卸下来。邓霄也帮着忙。看忙完了,饭馆里有几个老顾客等着吃饭,厨师和服务员就各自忙活起自己的事来。
   邓霄准备告辞,但被那个女服务员拦了下来,她说:“大哥别走,老板娘让好好招待你呢,厨师都给你弄饭着呢,你坐着等等吧。”
   “哦,算了吧,我走了。”
   “别啊,大哥。”女服务员很热情地拉着邓霄的胳膊,将他硬是拉着坐在一张空桌子旁边。邓霄不好意思难却,就只好坐了下来。心想着,今儿个这雷锋没白学,倒是省了一顿饭钱了。可自己平时竟然没注意到这家小饭馆,而且,老板娘竟是这么迷人的一个女人。
   也许是做了好事加之饿了,邓霄觉得今天的这顿饭特别香。厨师还特意遵照老板娘的吩咐,给他弄了个肉拌菜,拿了一瓶啤酒。邓霄大口大口地吃着,喝着。正吃得香,服了药已经有所缓解的老板娘走了出来,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在一层薄薄的粉黛的掩饰遮盖下,尤显得姿色可佳。看到老板娘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跟前,邓霄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来,有些磕巴地叫了声:“老,老板娘。”
   “叫啥老板娘呢,以后就叫我凤姐吧,我这个小饭馆,随时欢迎你来。”
   “哦,我一定常来。老板……不,是凤,凤姐,你不多休息会?”
   “我这个罪人还休息啥呢,孩子马上就要放学了,我得去接孩子,你慢慢吃吧。”凤姐说着,就要出去。邓霄此时已酒足饭饱,不知是什么促使,他冲着凤姐的背影大声说:“凤姐,我去吧。”
   “你去?”凤姐回过头,看着邓霄一脸的真诚和倔强。
   邓霄点了点头:“告诉我孩子在哪个学校,叫啥名字,我去接。”
   “这不合适吧?”凤姐犹豫着。
   “姐,你还是多休息会吧,让这个帅哥替我当会服务员,我去吧。我接过几回,孩子也认得我。”这时,女服务员插话说。
   “行!”邓霄满口应承着。他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是太冲动了,就算知道了孩子的名字和学校,可孩子和他互相不认识,学校的老师也不认识他,他能去接孩子吗?这样想着,他不由得脸红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呢?
   “哦,那就这样吧。”凤姐好意难却,只好说。
   那天临走时,凤姐把自己的号码给了邓霄,说她的微信就是手机号码,回去了以后加上。名义上说是让邓霄以及工友经常来光顾她的小店,但邓霄明白,聪明的凤姐只是为了感谢他,让他一个人来光顾吧。他怎么能让自己那些五大三粗的工友来这里呢?自己无缘无故认识了一个风姿卓越的老板娘,就算没有什么,就算告诉了他们事情的原委,谁又相信呢?
   以后,邓霄面子上捱不过凤姐的邀请,就隔三差五地去哪里吃饭,有时也带着两个工友。邓霄一人去的时候,凤姐便死活不收钱,要是带着工友,凤姐二话不说毫不客气就把钱收了。渐渐地,邓霄也知道了关于凤姐的一些事情。原来,凤姐已经离婚五年了,她那个在外面做生意,有了小三的丈夫,把县城一个两室一厅的空房子留给了她,还有刚满一岁的孩子。凤姐是和丈夫结婚六年才有孩子的,凤姐曾对邓霄戏说过,她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当不了妈了。可当了妈又怎样呢?孩子又没爸了。为了孩子,凤姐不想再找男人,先把孩子抚养大了再说。于是,她用自己手头上的积蓄,租了这间门面房,做起了饭馆的营生。邓霄也认识了凤姐的孩子,也有意无意地和孩子套近乎,套着套着,孩子也喜欢上了这个叔叔,也便争取到了接送孩子的机会,但也是他活路不太紧的时候。邓霄觉得自己对凤姐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说不清道不明。总之,几天不见,几天不去凤姐的小饭馆嘬一顿,心里就痒痒,几天不见见凤姐那个聪明淘气的孩子,就像丢了魂。

共 1305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个让人心碎的故事。刘舒和邓霄,一个美丽可人,一人英俊潇洒,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村上有个人叫高创创,是个上门女婿,常被人看不起,于是,他想发愤图强,改变人们的看法。结果,他成功了,赚了不少钱,还翻造了新房。但他有个毛病,总对女人想入非非,而且看中了刘舒,并寻机在野外将刘舒压在了身下。刘舒从未经历过如此野兽般的疯狂,竟一下子瘫软在了他的怀中。事后,刘舒哭了,也打了高创创,但在他一番甜言蜜语下又软了。从此,他们两人常在一起幽会,却不料一日被刘舒的丈夫邓霄捉奸在床,一番争斗后邓霄提出让高创创赔偿十万元,高创创为了得到刘舒,咬牙答应了。于是,高创创与老婆离了婚,等着与刘舒光明正大地结为夫妻。谁料,刘舒放不下一双儿女,邓霄又向她作了深深的忏悔,并拆穿了高创创的谎言,因而犹豫了,想结束与高创创的关系。高创创人财两空,家也散了,不禁怒从心上起,决定报复刘舒一家,先是杀了她的一双儿女,接着又放火烧了她家的房。小说文字凝练流畅,人物刻画鲜活饱满,情节铺陈有序、环环相扣,故事编排巧妙,用细腻的笔触,将前因后果剖析得十分透彻,给人警醒,予人启迪,发人深省。野花虽香却有毒,家花生厌则耐品;家庭婚姻需经营,脚踩两船必全倾!耐人寻味的佳作,力荐共赏。【编辑:醉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08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醉童        2017-08-07 18:13:58
  作者你好,小说很精彩,发人深省。期待你下一个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07 21:11:10
  感谢醉童老师辛苦编辑,敬茶!
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8 06:12:00
  这故事真的孽缘。然后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事儿似乎越来越多。故事给我们很好的启示,谢谢作者,拜读了!
寻找姚黄
回复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14 19:11:56
  是啊,其实这件事是真的,就发生在我身边。谢谢姚黄老师,敬茶!
3 楼        文友:吴军        2017-08-08 08:48:22
  老师作品语言生动凝炼,拜读了,学习了。
愿在江山这块文学芳草地,结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一路前行,让笔端不断流泻出文字的芬芳和心灵的碎语。
回复3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14 19:12:43
  感谢朋友来访留评,敬茶!一起学习,一起加油!
4 楼        文友:醉童        2017-08-08 11:22:15
  恭喜天涯老师获评精品,祝你佳作不断!
回复4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14 19:13:20
  再次感谢醉童老师,远握,祝好!
5 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08-08 13:23:34
  拜读老师精彩美文,欣赏学习了,问好!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回复5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14 19:13:50
  感谢来访留评,远握,敬茶!
6 楼        文友:老土        2017-08-08 13:49:11
  欣赏天涯老师的精彩,学习精妙的写法,祝贺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6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14 19:14:43
  感谢老土老师来访鼓励,远握,祝好!
7 楼        文友:岳山        2017-08-09 10:09:17
  写的越来越好,读之欲罢不能!恭喜天涯!
一个对文学永远痴迷的乡下男人
回复7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14 19:15:33
  问好老同学,期待你的长篇大作!
8 楼        文友:雅润        2017-08-09 17:06:02
  恭喜天涯,大作收获精彩!期待下一个哦!
雅润
回复8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14 19:16:02
  问好雅润老师,谢谢你的鼓励,敬茶!
9 楼        文友:秋梧飘絮        2017-09-28 17:33:28
  姐夫,心里沉甸甸的~
回复9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9-29 19:03:55
  絮,好久不见。是啊,我也是。这是真的,那两个孩子前一天还活蹦乱跳的。
10 楼        文友:尊让        2017-12-29 23:33:15
  拜读老师大作!超精彩!学习了!
没有虚伪的文字,只有虚伪的心。
回复10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8-01-23 21:47:33
  感谢留评鼓励,敬茶,祝好!回复晚了,望见谅!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