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专栏作家】我的十二岁生日

精品 【专栏作家】我的十二岁生日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73发表时间:2017-08-26 17:28:27
摘要:这时,一条灰色小草驴一边大叫着,一边向我的大叫驴冲过来。这灰毛小驴十分可恶,竟然不顾我的反对,扑上来就跟大叫驴亲嘴儿。大叫驴显得很高兴,草也不吃了,把个长脸贴在小草驴的脸上揉来揉去。

【专栏作家】我的十二岁生日 打我记事儿那一刻起,我就没有见过爸妈。但姐姐记得他们,她详细地给我描述过爸爸妈妈的样子。她说:“你看看大伯就知道爸爸长啥样了,他俩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至于妈妈,眼睛大大的,眉毛细细的,脸子白白的,鼻子高高的,比大娘漂亮多了。”听姐姐说,爸爸是得了治不好的病死去的,爸爸一死,妈妈就嫁到了很远的地方。是大伯和大娘,收养了姐姐和我。
   我不能说伯伯对我和姐姐不好,可伯伯家里也有两个小哥和小姐,加上我和姐姐,四个小孩,都要靠两个大人养活,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伯伯就让姐姐跟着大娘干活,让我放那头小叫驴。让小哥和小姐上学。我觉得这个分工很合理.因为我就喜欢放驴,不喜欢上学。
   这头叫驴还是小驴驹的时候,我们生产队散了伙,田地分了,牛马分了,驴也分了。伯伯经常要去街道搬运站干活,他说咱要一头叫驴拉架子车,省些力气好扛麻袋。
   这一年是1979的春天,我刚满六岁,就目睹了那一场发自农村的大变革。
   我和这头小驴驹相依为命地生活了四年,到了1983年,小驴驹变成了大叫驴,我仍然牵着它到处寻找茂盛的青草地。
   当小叫驴在不知不觉中长大,并且在肚子底下经常暴出一条黑色的橡皮棒槌的时候,比我大八岁的姐姐也长成了美少女。她不仅个子像个大人,而且胸脯那儿也突出了两坨鼓鼓囊囊的东西。
   这一年的盛夏,地里的庄稼长的出奇得好。伯伯对我说:“好好放驴,过中秋节的时候,给你扯一条裤子穿。”能穿上新裤子,当然是很高兴的事情。从我记事儿那年起,我一直是拣小哥哥穿过的又上了几层补丁的旧衣服。穿新衣的滋味,我还从来没有体验过呢!
   在一个非常晴朗的上午,太阳很毒,晒得我们放牛、放驴、放羊的孩子们像要燃烧似的。我们就把缰绳缠在牲口的脖子上,任由它们在河滩上乱跑乱叫。我们则跑到小河沟里洗澡。
   半晌午的时候,姐姐把我从小河沟里叫上来。我急忙穿上衣裳,把缀着两块补丁的小屁股撅起来,等着挨姐姐的巴掌。姐姐说:“今天不打了。”
   我问:“咋不打了?”
   姐姐说:“今天是你过生的日子,就不打了。”
   我向来就喜欢洗澡,常常和小伙伴们泡在水里。姐姐对我盯得很紧,每次把我从水里叫上来,就要在我的屁股上打两巴掌。说实话,姐姐打我屁股就等于给我挠痒痒。她那小手又软又不肯用力,所以我感觉很舒服。
   我问:“姐姐,啥子是过生呀?”
   姐姐说:“过生就是识字人说的过生日。今天是你十二整岁生日,姐来替你放驴,你去那树荫下歇着。”
   我说:“放驴又不累,还是你去树荫下歇着吧!我是男孩,晒黑了不打紧。姐姐的脸可不能晒黑了,黑了就不好看了。”
   姐姐说:“有钱人过生都吃蛋糕。姐姐没有钱,就替你放一天驴。听姐姐的话,快去歇着吧!”
   我说:“蛋糕有啥好吃的呀!姐姐都十八岁了,不是也没吃过那东西吗?姐姐要不走,我就在这儿陪着姐姐吧!”
   姐姐想了想说:“那好吧!”
   我和姐姐就坐在松软的草地上。我的叫驴在不远处一边吃着青草,一边不停地打着响鼻儿。
   我问:“姐姐,咱们放驴唱的歌你会吗?”
   姐姐问:“啥歌?”
   我说:“放驴歌呗!我唱给你听:‘小白妮,放驴驹;驴驹长大了,白妮出嫁了。’你说,咱们的驴子长大了,你会不会出嫁呀?”
   姐姐的脸蛋突地一红,说:“胡说八道!看我撕烂你的嘴!”说着,叹了一口气,“姐姐要等你先娶了人,再出嫁。”
   我问:“我要不娶人,姐姐就一辈子不出嫁吗?”
   姐姐点点头说:“是啊!”
   我说:“那我就一辈子不娶人,姐姐一辈子不出嫁,就像现在这样子不是很好吗?”
   姐姐摇摇头说:“这不好,这不好。等我长到二十岁,我就带着你单独过。种好咱们的几亩地。姐姐要给你盖房子娶媳妇。”
   我说:“我不要房子,也不要媳妇,我就要姐姐!”
   姐姐说:“别胡说了,哪有跟姐姐过一辈子的呀!”
   说着,站起来,朝西边的公路上看了看,说:“你看,这条公路是通向县城的。姐姐要是有钱,就坐上班车,去县城给你买一个大蛋糕来!”
   我顺着姐姐指的方向看了看,公路上有挑担的、有步行的、有骑车的、有坐车的,什么人都有。偶而也有一二辆大卡车呼啸而过。这时,一辆驴子拉的架子车由南往北走,一辆大卡车鸣着响亮的喇叭开过来了,驴子大约受到惊吓,突然横穿公路,被大卡车“嘭”地一下撞翻在路边的洼地里。架子车上的苹果“骨碌碌”滚了一地。
   姐姐说:“驴子是活不成了,不知道人咋样?你看好咱的驴子,我去看看撞坏人没有。”
   我说:“你去吧。”
   正当姐姐朝公路那边走的时候,住在附近村庄的大人和小孩像抢米吃的小鸡似的,都去抢散落在田地里的苹果。我本来也想去抢几个,但姐姐让我看好驴子,我怎么能擅自离开呢?
   过了一会儿,大卡车掉头往县城跑去了,姐姐才返回来。她手里拿了两只又红又大的苹果,递给我说:“人还没有死,送县城抢救去了。可村里的人把人家的苹果抢光了,我也拿了两个。算姐姐给你买生日蛋糕了。”
   我说:“我吃一个,你吃一个。”
   姐姐说:“我不吃。你过生,得吃两个,吃一个不吉利。”
   我说:“姐姐不吃,我也不吃!”
   姐姐说:“好,我吃皮儿。”说着,就用两片红嘴唇儿啃光了苹果皮儿。然后说:“你再不吃,姐姐可要生气了!”
   我就接过来吃。这苹果又脆又甜,真的很好吃呢!以前我看见人家吃苹果,就要流口水。姐姐对我说,苹果是酸的,难吃死了。现在吃起来才知道苹果并不酸呀!我边吃边问:“姐姐为啥不多拿几个呢?我俩都吃饱了,就不回家吃饭了,省得看大娘的脸子!”
   姐姐说:“别人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呢?不是你过生,咱一个也不能拿!”
   吃完苹果,我的小肚子几乎半饱。我问:“姐姐,你啥时过生啊?”
   姐姐说:“三月十五,早过去了。”
   我说:“明年三月十五,我一定给你弄俩苹果吃!”
   姐姐说:“尽说假话,你没有钱,上哪儿弄去?”
   我说:“想办法呗!”
   姐姐说:“别瞎想了,以后长大了,啥都有了。”
   正说着话儿,公路上突然跑来了一辆怪声怪气的轿车。我听大人说过,这车叫警车,跑起来车上面闪烁着红光。人见了都得躲开,不躲的撞死了不抵命!
   警车停在公路上,一群戴大盖帽的人走下来。他们把抢苹果的大人和小孩都围起来了。一个大盖帽朝这边指了指,接着,就有俩警察走过来。其中一个问姐姐说:“你,多大了?”
   姐姐回答:“十八。”
   又问:“这个呢?”
   姐姐说:“十二岁。”
   警察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姐姐站起身要走。我吓得哭了起来。另一警察说:“哭什么呀?不是太小,连你一起抓!”
   姐姐倒是不害怕,对我说:“姐姐没事儿。你牵驴回家吧!”
   我边哭边点了点头。
   姐姐和一群大人都被带到公社里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姐姐还没有回来。我自己盛了一碗面条,放在凳子上,可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姐姐在家的时候,怕我被热饭烫着,总是先给我盛一碗,放在板凳上,一边用筷子搅,一边嘬起小嘴吹风。然后,端着碗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吃。刚分地那会儿,日子很苦,每顿饭都是大娘掌勺。她把稠一点的都盛给了小哥哥,我和姐姐碗里就稀了许多。姐姐把稀汤喝完了,就将稠的倒给我。后来日子虽然好了,但吃肉吃鱼还是极少的。偶而吃一顿,姐姐也是先让我吃好了,自己才吃。现在姐姐走了,我的对面是个空位。没有姐姐在,我真的不想吃饭,尽管我的肚子很饿。
   大娘端着饭碗坐在我的对面,埋怨说:“我真不知道这个死妮子是饿死鬼托生的,咋就恁好吃!放着活儿不去干,跑去抢人家的苹果!”
   我听了很生气,就顶了大娘一句:“姐姐没有吃苹果,是俺吃的!俺今天过生!”
   大娘说:“俩小鬼没一个好东西!天天没给你饭吃吗?哪一顿不是加了又加,撑得半死?像得了饿死痨似的,去抢人家苹果吃!过生?过啥生?有爹有妈的谁过生了?”
   “闭上你那鸟嘴!”大伯把饭碗往板凳上一撂,说,“没爹没妈咋了?不就两个苹果吗?叨咕一遍又一遍!再说没爹没妈,我撕你那鸟嘴!”
   大娘说:“我就知道你护犊子!护来护去护成啥了?一个‘老抢’!”
   大伯抓起饭碗“啪”地摔地上了,俩眼瞪着大娘,说:“狗日的再说一遍!”
   大娘不再吱声,端着饭碗上屋里去了。
   我小声说:“大伯,咱买俩苹果还人家吧?”
   大伯说:“吃了饭放驴去!小孩子知道什么!”
   我把碗里的饭掺着眼泪咽进肚里。然后解开大叫驴,独自到小河边去了。
   刚刚过午,小河边还没有放牲口的。我牵着大叫驴,急急地走到公路旁,在撞翻驴车的洼地里细细地寻找。我想找到两个漏网的苹果,再拿苹果换回姐姐。可我一连找了几遍,连一个苹果皮儿也没有找到。我失望地哭了。
   虽然没有找到我渴望的苹果,但我还是有收获的。因为我看见了一张印着蓝字的长纸条儿。我知道,这纸条儿是那些坐车的人使用的车票。有了车票,就可以坐上班车去县城。去县城就能看到姐姐了。我还知道,县城里的班车每天来一趟。于是,我把这张可爱的车票小心翼翼地折叠好,放进裤兜里。
   放牲口的小伙伴陆续地来到小河边。他们仍旧把绳子缠在牲口的脖子上,跳到河里洗澡。我没那个心思洗澡,就坐在河埂上想我的姐姐。
   这时,一条灰色小草驴一边大叫着,一边向我的大叫驴冲过来。这灰毛小驴十分可恶,竟然不顾我的反对,扑上来就跟大叫驴亲嘴儿。大叫驴显得很高兴,草也不吃了,把个长脸贴在小草驴的脸上揉来揉去。大伯告诉过我,千万不能让咱的叫驴爬人家的草驴,爬一次比拉一天架子车还累。我知道,草驴就是母驴,是能生出小驴驹的那种驴。现在的两头驴已经亲热得像电影上的男人和女人。再不阻止就要爬到人家背上去了。我操起棍子,朝灰毛驴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小草驴后腿一踢,颠着屁股跑了。我刚松了一口气,就见我的大叫驴掉转驴头,撒腿就追小草驴去了。我只好跟在它们的后面跑。
   我和驴们穿过一个小村庄,越过一座土窑,来到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旁边。灰毛驴站住了,仰着头冲天长鸣。我的大叫驴也积极响应。两头驴的叫声抵得上一百头水牛的叫声。
   等我赶到的时候,叫声已经停止,俩驴子又开始重复先前的动作。接着,大叫驴爬上了小草驴的后背,并且从两腿之间暴出那根黑色的橡皮棒槌。那棒槌试探着刺进了草驴的屁股。我想,一切都晚了。反正这两天大叫驴也没活干,累累它倒也老实些。我便丢下驴子们,独自来到树林里玩耍。令人惊奇的是,这片树林竟是一片狭长的苹果园。一个老爷爷正站在凳子上摘苹果。听到我的脚步声,老爷爷回头看,一下子从凳子上跌下来。我赶忙跑过去,把老爷爷搀起来,问:“爷爷,你是要摘苹果吗?”
   老爷爷说:“是啊!可人老了,站一会头就晕。”
   我说:“我可以帮你摘吗?”老爷爷拍着屁股上的泥土说:“你行吗?”
   我有两大技术,外人一般不知道。一是可以在水里憋很长时间;二是能爬很高很高的树,去掏窝里的鸟蛋。我抱着一棵苹果树,三两下就爬了上去。我在树上摘,老爷爷在下面用筛子接。不大一会儿就摘了一小堆。老爷爷说:“行了,快下来吧!”
   我从树上溜下来,看见大叫驴正在非常认真地舔着小草驴的屁股。
   老爷爷拣一只大个儿的苹果用毛巾擦了擦,递给我说:“谢谢小朋友,这是给你的奖品!”
   我接过苹果,两眼盯着老爷爷。老爷爷说:“孩子,快吃呀!”
   我问:“可以再给我一个吗?”老爷爷说:“当然可以。你想吃几个都行!”
   我说:“只要两个!”
   老爷爷又给我挑了一个大的。说实话,这两个苹果比姐姐给我的生日苹果还要大。我把苹果攥在手里,眼睛里忽然跑出两行热泪。我的小裤兜塞不下两只大苹果,我只好脱掉小褂子,把苹果放在里面,然后用袖子扎紧。一直站在旁边看我的老爷爷问:“孩子,你是想带回去吗?我这里有的是苹果,你吃饱了再走吧!”
   我说:“不,我从此再也不吃苹果了!”说着,我提了小褂子,牵着大叫驴,离开了老爷爷的苹果园。
   有了去县城的车票和两只苹果,我的情绪好多了。可我不能把苹果带回家,要是被小哥哥小姐姐发现了,他们一定抢去吃。我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办法。我在小河边挖了一个坑,把两只苹果埋进去,然后做了记号。
   这一夜我激动得很,我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把姐姐换回来!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早早地牵了大叫驴,来到小河边。昨天晚上,我还特意准备了一条长长的绳子,我把叫驴縻在河埂上,这样,既跑不了它又饿不着它。然后,我扒出两个大苹果,依旧用小褂子包裹好。

共 817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童话似的凄凉而温馨的小说:小说的小主人公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很小的时候就爹死娘嫁人了,所以,他对父母没有任何印象,只有一位姐姐陪伴着他。他和姐姐被大伯收养。姐姐对他很好,姐弟俩的感情深厚。在弟弟过生日的时候,姐姐替他放驴,让弟弟歇着,还拿了公路上被撞翻的驴车而散落的苹果给弟弟过十二周岁生日。谁知这一下惹祸了,姐姐被抓,送到县城关押。弟弟天真地认为用相同数量的苹果可以换回姐姐。于是,他千方百计地找到了两个苹果,试图去县城换姐姐。他没有钱买到车票,就捉“知了”卖钱。小说中的老爷爷是一位善良的老人,他给予孩子很多关爱和帮助,还要带着孩子去县城寻找姐姐。这篇看似荒诞的小说,其实并不荒诞。如果我们把它放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中考量,用孩子的视角去审视,那就非常真实了。小说以某此“严打”为背景,描写了一个少年儿童的遭遇和困境,以及他的情感世界纤细的心理和思维,读后让人泪奔。也从侧面反映了现实生活中的苦辣酸甜。小说人物鲜活,语言简洁,形象生动,情节以小见大,针砭时弊,值得深思回味的一篇文章。荐赏!【编辑:雅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27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雅润        2017-08-26 17:30:48
  问候作者,感谢赐稿短篇小说,祝创作愉快!
雅润
回复1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26 22:18:37
  感谢这么快就编辑出来了。谢谢!
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26 22:19:14
  很少写儿童小说,这是试试水。
寻找姚黄
3 楼        文友:老土        2017-08-27 10:24:36
  学习老师的精彩,感受儿童小说的魅力,祝贺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3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27 10:50:42
  跟您的《杏花》一样,都是儿童的视角。
4 楼        文友:醉童        2017-08-27 10:57:30
  恭喜朋友获评精品,祝你佳作不断
5 楼        文友:阳媚        2017-08-27 12:30:28
  祝贺友友小说精品!期待佳作连连!
回复5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28 04:52:35
  都是在老妹领导下取得的成绩。
6 楼        文友:樱雪        2017-08-28 12:45:30
  情感是贯穿全文的主线:驴与驴,人与人。姐姐为给弟弟过生日,而“涉嫌”偷了俩苹果,结果被抓走了。弟弟为了救回姐姐,天真地以为用“苹果”可以换回来。因而衍生了一系列的故事。令人感动。作品以十二岁的小孩为主角,描写了艰苦岁月里的亲情以及生活的苦闷、无奈。很棒,期待更多精彩。问好老师!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7 楼        文友:樱雪        2017-08-28 12:45:54
  祝贺老师作品加精,期待更多精彩。问好老师,遥祝秋安。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28 16:04:00
  1983年发生的事情,先生可能没有经历过,那是一个可以与“镇压反革命”相提并论的运动。全国监狱爆满,被冤枉的人不在少数,但确实对社会治安形势的好转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8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31 11:04:52
  恭喜获得精品,短篇栏目因你而更加精彩!
哪里天涯
回复8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31 16:51:22
  兄弟过奖了。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