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流年】饿(微型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饿(微型小说)


作者:茉莉花香香满苑 童生,772.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01发表时间:2017-10-19 16:03:59

旺财垂头丧气地一步一步走在回家的路上,羞愧地想着,今天借粮没有借到,孩子们又得饿肚子。
   月亮还没有完全升起,像旺财的身体一样懒洋洋地挂在树梢,小路上一片寂静,只有旺财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九月冷冷清清的空气中充满了寒意,肚里没粮的人们早早躲在被窝里抵御寒冷。玉米快成熟了,孱弱地耸立在路旁,但玉米棒子还是吐着长长的红缨,散发着一股一股浓浓的嫩香,勾引得旺财鼻子痒痒的。旺财用劲儿吸了几下鼻子,好像多吸几口就能填饱空空的肚子一样。
   忽然一阵内急,旺财觉得都不可思议,明明一天都没有吃饭了,还怎么会内急?可内急又是实实在在的,不容忽视,赶紧回头瞅瞅,又往前看看,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满地的蛐蛐叫和玉米叶子沙沙的声音。管他呢,旺财一头就钻进了玉米地。
   良久,旺财一边系着细细的裤腰带,紧了又紧,一边走出了玉米地。肚子空空如也的感觉,让旺财觉得好像有只小猫在胃里轻轻地挠来挠去,疼里带着点痒,可又痒得没着没落的。蹲在地里的那一刻,旺财看着黑夜里一垄接一垄的玉米,玉米地里的玉米棒子味儿比飘在路上的还诱人,旺财仿佛看到了金灿灿香喷喷的玉米饼,不禁浮想联翩,这要是让二宝三宝吃上一口实实在在的玉米饼该多美,瘦的突出的喉结不由得上下随着口水动了好几回。
   旺财三十多岁,按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可现在的旺财即没有血气也没有方刚,满脑子都是怎样才能让一家人吃饱饭。旺财为了让家里人能填饱肚子,除了刨弄自己的几亩山薄田,也挖野菜、采蘑菇、撸树皮,恨不得有“上山捉虎,下洋捉鳖”的本事,可奈何田薄石多又靠天吃饭,七八张嘴,孩子们又都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不说,关键没油水,只靠吃糠咽菜在肚里根本存不住货。大宝就是因为吃不饱营养不良夭折了,临死肚子倒大得像只青肚皮蝈蝈。抱着大宝的小身体去掩埋的时候,十岁的大宝轻飘飘的,体重轻的像三四岁的孩子,那一刻旺财如被人挖了心肝一样难受。所以从那以后,吃饭时,旺财都是让孩子们先吃,自己最后吃,不够就再添一碗水,反正再稀也稀不到那里去,总得想办法不能让孩子们挨饿,旺财实在不忍心看孩子们伸出舌头把碗舔的净光的样子。
   这次出来借粮食,也没有抱多大希望。旺财知道,兵荒马乱的年代,除了像村里莫百万那样的大宅,谁家也没有余粮,都不容易,能顾命就很可以的了。可除了挖野菜充饥,总得想想办法,万一借上了不就阿弥陀佛啦。一早,旺财一个菜团子哄着喝了三碗照影子的稀汤出发了,窜窜了一天,果然一粒粮食没有借到,要不是惦记家里老老少少,连走回家的力气都没有了。
   嗅着玉米清香的旺财,分明听到二宝三宝呼喊着。爹,我要吃玉米棒子。爹,我也要吃玉米棒子,我也饿了。脑子里不由得想象起二宝三宝歪着头啃玉米时舔嘴咂舌的满足样子,“嗤”一声笑出了声儿,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原来自己饿得都出现幻觉了。
   迷迷糊糊中,旺财的手慢慢伸向了一棵粗壮如胖娃娃的红缨玉米,“咔嚓”就掰下来了,没想到“咔嚓”声在夜里这么清晰。声音传到旺财的耳朵里如炸雷一样,吓得旺财一哆嗦,脊背上就渗出了一溜汗珠,玉米棒子像烫手一样掉在了地上。旺财看着地上的玉米棒子,懊恼得揪着头发发愁,自己怎么就伸手了呢?恍恍惚惚听见一声,没办法,饿得呗。对,没办法,就是饿的,孩子们还等着呢。旺财赶紧把玉米棒子捡起来塞到衣服里,紧紧搂着,再不敢伸手,只管埋头实急慌忙往家赶,好似吃了一顿红烧肉一样浑身充满了力气。
   突然,一束马蹄灯的光笼罩在了旺财的肚子上。谁?衣服里包的什么?随着说话声,马蹄灯昏暗的光就移到了旺财的脸上,旺财下意识地拿手遮挡了一下眼睛,没想到,手一松,玉米棒子从饿瘪的肚皮上“哧溜”滑了出来,“哐当”一下砸在了地上,马蹄灯跟着声音就笼罩在了玉米棒子上。
   旺财觉得这一刻如闪电击中了心脏,看着那个孤零零躺在地上的玉米棒子,旺财感觉自己像被人掰玉米皮一样一层层把自己掰光了,赤裸裸的羞煞人。吓得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捡的……捡的,不是偷,偷的。那个人鼻子重重哼了一下,捡的?你再给我捡一个试试,逮了个现行,还想狡辩,嗯?知不知道这样就是做贼?就是“三只手”?让东家逮住是要剁手的。旺财一听,这么大的“贼”帽子“忽呛”就扣到了自己头上,一下子腿软的站不住,要不是天黑,早看到脸羞成了红布头。
   旺财活了三十多年,谨小慎微,从不行偏踏错,更别说“三只手”了,要不是家里孩子们还在饿肚子,实在没办法,头脑一热才办出了这个丢人的事儿。看着马蹄灯后面黑乎乎的高大人影,人影的两只眼睛却像两盏明灯瞪着自己,旺财如扎破的气球一样委顿到了地上。
   知道饶不过去的旺财索性不管不顾地哭着说,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大哥,我家几亩玉米因为地薄天灾,粮种子都折进去了,家里老人孩子还在挨饿,就想着掰一颗玉米棒子填填肚子,真的,就一颗,也是饿得没办法了,要是想偷,我不会只偷一棵,行行好,别告诉东家了,玉米棒子我也不要了,让我走吧。
   那位大哥看着旺财痛哭流涕的样子不像是做戏,再说没有这样偷东西不知道遮掩的,知道旺财说的是实话,自己现在就饿着肚子不是?可“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东家让自己看秋,那可是攥着自家一家老小的活路,要是知道了怎么办?瞪着地上瘦瘦的魔怔一样唠唠叨叨的旺财,良久,咬了咬牙花子,朝地上啐了一口,你走吧,就当我没有看到。说完,捡起玉米棒子,拿着马蹄灯一晃一晃的走远了。
   秋天的夜里,清凉入骨,旺财被地上的露气激得一个哆嗦才站了起来,又气又急的旺财扇了自己两个耳光,觉得丢人丢大了,真是人穷志短,不仅玉米没有偷到,还白担了一个小偷的罪名,越想越难过,越想越生气。自己的运气真是背到了姥姥家,一辈子伸了一回手就让逮了个正着。人要脸树要皮,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自己在村里还怎么活。
   羞愧的旺财左思思右想想,比比别人想想自己,恨自己无能,恨自己不长眼。悔恨占满了旺财的心,空落落的胃也跟着做闹,不知不觉想起了很多。仿佛眼前看到炕上的老娘虚弱的躺在破棉絮里,孩子们也饿得昏昏欲睡,老婆愁眉苦脸地坐在灶边。一年四季孩子老人饿得呱呱叫,冬天棉袄薄的像糊了两层棉纸。旺财觉得自己真没本事,借不上粮,眼看着又得挨饿,怎么倒腾连家里人的嘴都顾不全乎,可那些地主家却一个个吃得肠满脑肥,村里也不是没有人偷粮食,还不是都为了这张嘴,自己却在这里因为一个玉米棒子懊恼,没出息的样。
   想到这里,旺财凭白激起了一口气,血往头上涌,恶从胆边生,脸皮值多少钱?填不饱肚子,要脸皮有什么用?不行,为了老娘儿子豁出去了,剁手就剁手,既然已经担了小偷的罪名,不能白担,一次也是偷,二次也是偷,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如再偷几个玉米棒子让孩子们解解馋,我就不相信还会被逮着。
   旺财一路狠狠想着,一路狠狠算计着,又走到了一块玉米地旁,月亮这时候已经升到了半空,整个大地照得白晃晃的,旺财分明看到那一个个鼓鼓的玉米棒子在向自己挤眉弄眼,勾引得旺财血脉喷张,心里想着,这次有心里准备,肯定不会让人发现。旺财站在原地打转了几圈,又跑到地两边看了看,远处的村子朦朦胧胧的早已经漆黑一片,连狗都没有叫一声,明晃晃的路上也一个人影没有,竖着耳朵听了听,地里也没有动静,心虚地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月亮好像明白旺财的心思一样,把半个脸躲在了云彩里。此时不偷,更待何时,除非有鬼,要不肯定不会有人知道。
   旺财一个箭步就窜到了最惹眼的玉米棒子旁。让你朝我挤眼,让你朝我挤眼,就掰你,就掰你。说话间两颗玉米棒子就到了怀里,这次旺财被激情澎湃得根本没有听到掰玉米的“咔嚓”声,耳朵里早被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填满,更没有听到远处传来的阵阵脚步声……

共 304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从古到今,人类是以粮食赖以生存的,人一旦离开粮食,亦如鱼儿离开了水,生命将会枯竭。所以,吃饱饭,是人的首要任务。旺财是个上有老下有小的男子汉,却为家里揭不开锅而发愁。他从早上出去借粮食,借到天黑还是两手空空。也难怪,在那个青黄不接的季节,除了地主老财家有吃的外,穷苦人家有几家能揭开锅?旺财走进玉米地后,嗅到了玉米樱子散发出的清香,眼前浮现出了儿子、老娘饿得昏昏欲睡的情景,便忍不住掰下了一个玉米棒。可被看秋的人发现了,旺财惊慌失措,羞愧难当——他认为自己做了小偷,看秋人却放了他。可是当看秋的人走后,旺财又想起了家里的孩子和老人,他全然不顾地又去掰玉米棒子,这时,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小说意蕴丰厚,构思巧妙,人物形象饱满,细节的描写仔细,结尾留白,让人产生无限遐想。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7-10-19 16:06:31
  茉莉的小说写得真好,短小精悍,还五脏俱全!
   欣赏学习了!愿茉莉在流年如鱼得水,快乐的畅游!
五十玫瑰
2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17-10-19 21:06:17
  谢谢玫瑰姐精彩的编按,向你们学习,流年最棒
3 楼        文友:昆仑明月        2017-10-21 22:52:52
  在那个贫穷填不饱肚子时代,地主撑死了,贫民饿死了。为了自己的老娘和孩子不被饿死,旺财豁出去偷一回又算得了什么呢。作者对旺财的细节和心理描写很好。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